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49章 這才是我鳳家的嫡女

神醫嫡女 第149章 這才是我鳳家的嫡女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過了沈家的關卡,鳳家一行人很快便進了鳳梧縣。比•奇•中•文•網•首•發鳳瑾元謝絕了鳳梧縣令的宴請,帶著一家子人直奔鳳家祖宅。

    沈家那些人最開始默默地跟在鳳家車隊後面,仍是怒氣沖冠,卻在接近鳳家祖宅時繞了道沒再跟著。

    鳳家祖族並不氣派,古樸平實的小院落,卻帶著點點書香之氣。

    人們到時,祖宅那邊已經有人站于門口等待接應,鳳羽珩往那人處看去,就見是個說有八十歲都不為過的老者,一身藏藍長衫,頭發眉『毛』胡子全部花白,卻不似沈家那兩個舅祖那般身形佝僂,反到面堂紅潤,身材挺拔。

    鳳瑾元與老太太二人快步上前,對著那老者直接就跪了下來,開口道︰“族長。”

    鳳家人趕緊全部跟著跪下,齊聲叫道︰“族長。”

    鳳羽珩在來的這十幾天听姚氏講了一些關于祖宅這邊的事,據說這里自從鳳瑾元一脈做了京官之後,鳳家族人66續續都各謀高就,留下的人不多,基本全是老弱。

    如今的這位族長所過八十,是鳳瑾元的祖父輩,在鳳家極有威望。據說是個很公正嚴明的人,小輩的事他基本不管,可一旦經了他的手,就沒有偏袒偏向可講。

    思緒間,就听那族長說︰“瑾元,你是當朝丞相,按說不該向我行此大禮。但鳳家族規不能破,你們是回鄉祭祖的,該有的禮節便一個都不能少。”

    鳳瑾元道︰“族長說得是。”

    “恩。”那族長點了點頭,“你們都起吧。”

    鳳瑾元最先起身,再攙扶起老太太,緊接著,鳳家眾人才呼呼啦啦地站了起來。

    鳳羽珩注意到那族長的目光似乎往她這邊掃了一眼,但並未停留,轉而又向沉魚處看去,也只是一眼,便又收回。最終,落在了金珍身上。

    鳳瑾元一下想起來,收金珍入房這個事,族里還不知道呢,趕緊解釋道︰“是孫兒新收的妾室。”

    老族長擺了擺手︰“這等小事無需告知族里,妾室是入不得族譜的,你自己作主便可。隨我進去吧。”

    他說完,猶自轉身,負手踱步進了大宅。有下人引領著車夫將馬車繞到宅後安頓,鳳家眾人便一個跟著一個的也進了院子。

    族人回祖宅,若是年年都回自然規矩就少,若是像鳳瑾元這樣多少年都沒回過一次,那說道可就多了。

    都不等她們歇個腳,房間都還沒分呢,就听那老族長又開口道︰“祠堂已開,瑾元,你扶著你母親,還有你的正妻和嫡女隨我去拜宗祠吧。”

    這話一出口,沉魚就又抹起了眼淚,委屈地道︰“族長,我的母親已經過世了。”

    老族長看了沉魚一眼,不解地問鳳瑾元︰“這是你哪個妾室生下的女兒?這樣不懂規矩?”

    鳳瑾元一陣尷尬︰“這是沉魚,並非妾室所生,而是孫兒嫡出的大女兒。”

    “嫡出?”老族長看著沉魚自琢磨了半晌,“恩,我有些印象,你的大女兒是叫鳳沉魚,可你的長女並非嫡出,次女才是啊!”說著又看向鳳羽珩,沖著她招了招手︰“你是阿珩?來,到祖爺爺這里來。”

    阿珩面上掛著盈盈笑意款步上前,沖著老族長躬身下拜︰“阿珩見過祖爺爺。”

    老族長虛扶了她一把,道︰“這才是我鳳家的嫡女。”

    沉魚眼里的淚一下就涌了出來,接連對著老太太和鳳瑾元投去委屈的目光,可是老族長站在這里,老太太都成了小字輩,又能說什麼?

    鳳沉魚狠得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鳳羽珩的存在于她來說越來越礙眼,她狠不能將這人丟進深山里去喂狼。

    鳳瑾元知道對于祖宅里的人來說,姚氏和鳳羽珩才是正妻和嫡女,老家的人都是老觀念,他不願在這種時候與族長過多計較,便對著姚氏道︰“走吧,你同本相一齊進去。”

    姚氏默不作聲,鳳瑾元和老太太在前面走,她就在後面跟著,面無表情,就算是經過了老族長身邊,也沒有多一句言語。

    幾人進了祠堂,跪下之後有下人上來分香,一人三支在手,均已點燃。

    有個專門負責族人祭宗祠的人唱了一陣禮,然後指揮著眾人不停叩首。終于一套程序結束,老太太帶頭將香『插』入香爐,這才算正式拜完。

    鳳羽珩和姚氏都是按著主母和嫡女的規矩行的大禮,姚氏這一套做下來到不覺得什麼,畢竟她本就是主母,對這些事宜是熟得不能再熟。但鳳羽珩就有些為難了,要不是有下人指揮著,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做,即便這樣,還是有些動作做得不夠標準,惹得那唱禮的人多看了她好幾眼。

    她也無所謂,在香『插』好之後主動給族長行禮致歉︰“阿珩在山村住久了,大宅門里的規矩也沒怎麼接觸,有失禮的地方,還請祖爺爺原諒則個。”

    鳳瑾元氣得就想抽她一巴掌,山村山村,到哪她都不忘提山村,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山村里面住過是怎麼著?

    他面上表情被鳳羽珩看了個一清二楚,不由得心中暗笑。

    這時候知道這種事情好說不好听了?當初寵妾滅妻的時候想什麼來著?你自己不要臉的事都做完了,還想著別人再把臉給你找回來?姑『奶』『奶』不但不給你找,非得給你多撕下來幾層才叫過癮。

    “今日阿珩和姚姨娘進了祠堂祭拜祖先一事,還望祖爺爺能叮囑家人不要對外張揚吧。”鳳羽珩面上浮現一絲為難之『色』,一邊說一邊扭回頭去往沉魚所在的方向去看,神情緊張。

    老族長十分不解︰“為何?”

    “因為……阿珩畢竟不是真正的嫡女,姚姨娘也不是真正的主母啊!剛剛沈家人還攔在縣門口喊打喊殺,如果讓他們知道阿珩和姚姨娘進了祠堂而大姐姐卻沒進來,說不定……會下毒手的。”

    “他們敢?”老族長眼楮一立,胡子都跟著翹了起來,再琢磨起鳳羽珩的話,便問向老太太︰“你們那一枝若是『亂』成這樣,也就沒有必要再回鄉祭祖了!”

    老太太被他嚇得一哆嗦,趕緊躬身道︰“族長言重了,家里的事是老身沒有處理好,以後不會了。”一邊說一邊在心里暗怪鳳羽珩,只道這孫女什麼時候攪局不好,偏偏要在這族長面前。這祖宅祭不祭其實無所謂,但鳳老爺子的墓地還在這塊兒啊!

    鳳瑾元也連聲道︰“家里的事情勞煩您費心了,沈家不過一群烏合之眾,不足為道。”

    老族長點了點頭,再看向院子里站著的那一群人,特別是鳳沉魚,那模樣讓他看著就覺得不是好事。

    他活了八十多年,閱人無數,早听說鳳瑾元這一枝出了個身帶鳳命的女兒,可若是這鳳沉魚……他怎麼瞅都是不像的。

    “罷了,你們歇著吧,會有下人帶你們到各自的房間。至于嫡女庶女的事,回去你們怎麼論都是自己的事,但在我這里,鳳家只認姚氏和阿珩。”

    扔下這句話,老族長抬步而去。

    鳳沉魚扭過頭不願看他,心里早將這老頭咒罵了無數次。

    鳳羽珩看著沉魚氣得那個模樣就覺痛快,拉著姚氏走出祠堂,故意到她面前站下,說了句︰“這些日子可就委屈大姐姐了,都是族長的意思,阿珩也無能為力。”你要是不樂意,找族長說去啊!你敢麼?

    鳳沉魚能說什麼?一轉身帶著倚月走了。、

    老太太問了下人一句︰“鳳子皓少爺呢?”

    那下人微怔了下,認真地想了想,才回道︰“老太太您說的是那位守陵的少爺嗎?他一直住在山上,老族長就在陵墓邊給他蓋了間屋子,還留了專人侍候著。”

    老太太一陣心疼,不由得瞪了鳳瑾元一眼。

    鳳瑾元也沒想到老族長竟然直接把子皓趕到山上去住,可當初是他發的話說讓子皓回來守陵,如今那孩子真的是在守陵,他又能說什麼?只好寬慰老太太說︰“明日一早我就上山去看看。”

    下人們將眾人各自引領到房間,鳳羽珩先幫著姚氏安頓好,看著她躺到榻上休息,這才回到自己房間。

    忘川幫著她鋪好了床,黃泉也從外頭接過了下人送來的午飯,“小姐快來吃點東西掂掂肚子吧,夫人那邊我看到也有下人去送呢。”

    鳳家族宅主人不多,下人卻是不少,多半是留著給偶爾回來的族人預備的。

    鳳羽珩吃飯的時候又掃了一遍這間屋子,發現有筆墨,眼珠一轉,心下便有主意打起。

    她起身走到擺放筆墨的桌前,兩個丫頭不明就理,只好跟著。就見鳳羽珩撕下一張紙條,提起筆,寫了一行狗扒一樣的字上去。

    黃泉撫額︰“小姐你是甩鞭子久了,字跡都退步了麼?”

    她白了黃泉一眼︰“好好看看這字跡像誰的?”

    忘川心細,去讀上的字,就見鳳羽珩寫到︰“今晚子時來棲鳳山。這筆跡,這語氣……鳳子皓?”

    鳳羽珩投給了她一個贊許的目光,然後將紙條塞到忘川手里,“找個機會丟到鳳沉魚的房間,務必讓她看見。”

    黃泉納悶︰“這是為何?”

    鳳羽珩也不賣關子,自與她們解釋︰“鳳沉魚費了這麼大的勁把我弄回鳳桐縣來,是為什麼?你們還真以為是祭祖?”

    “小姐是懷疑她跟鳳子皓兩人會設計陷害?”

    “只是猜測,不管猜的對不對,折騰她一回對我們總也沒什麼影響。”

    干了壞事就是心情好,鳳羽珩一連吃了兩碗飯,然後才躺下休息。

    一個時辰後,倚月在窗前發現這張紙條,納悶地拿給鳳沉魚︰“小姐你看。”

    沉魚將紙條打開,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跡,立即便確定是鳳子皓所書,她吩咐倚月︰“點根蠟燭把這紙條燒了。”

    倚月照做,卻也好奇地問了一句︰“是大少爺送來的嗎?”

    沉魚瞪了她一眼,一聲冷哼,“不是他還能有誰。今晚子時你陪我往棲鳳山走一趟。”</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