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50章 祖墳頭兒上行樂啊

神醫嫡女 第150章 祖墳頭兒上行樂啊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夜亥時末,鳳沉魚披了件全黑的連帽斗篷,帶著丫頭倚月悄悄地從側門溜出祖宅。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兩人走得萬分小心,生怕被人發現,好在縣里不比京城,上了夜路上根本就沒人,連打更敲梆的人都沒有。

    她們幾乎是一路小跑的到了棲鳳山腳下,沉魚靠在一棵大樹上呼呼直喘。

    “小姐再堅持一下,進了山就好了。”倚月看著沉魚像是再走不動的樣子,有點著急。

    沉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罵道︰“賤蹄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一會兒見了我哥哥,把你的心嘴和眼楮都給我管嚴一點,否則,仔細你的皮!”

    倚月一個激靈,趕緊跟她保證︰“奴婢只管陪著小姐,看都不會看大少爺一眼的。”

    “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

    倚月都快急哭了,“小姐,奴婢不是著急見大少爺,實在是這地方不穩妥,咱們好歹先進了山再休息吧。”

    沉魚冷哼一聲,到也不再歇著,緊裹了裹披風拔腿就往山里走。卻不知,就在她們身後,還有兩個人一如鬼影子般跟在身後,腳步輕盈細若無聲,卻將沉魚二人的行動和對話全部收入耳中眼底。

    鳳羽珩笑嘻嘻地挽著忘川,小聲道︰“沒想到鳳子皓還收了他妹妹身邊的丫頭啊!”

    忘川覺得她家小姐也忒八卦了,不過再想想那鳳子皓的所作所為,到也不足為奇,“不是說她還睡過鳳家大小姐的床榻麼,鳳家的孩子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奇葩。”

    鳳羽珩挑眉看她,忘川頓覺自己說錯了話,趕緊又道︰“除了小姐之外。”

    她這才滿意地笑笑,拉著忘川繼續跟蹤,這時,耳邊卻飄來班走似風般的一句話︰“別光顧著閑聊,看好腳下的路。”

    鳳羽珩抓狂,咬牙切齒地回他︰“你家主子我還沒瞎到那種程度。”

    忘川一味地笑,不說一句話。

    而走在前面的沉魚和倚月二人以前都沒進過棲鳳山,兩人東繞西繞地轉了好大一圈,倚月突然驚訝地叫了聲︰“壞了!”

    沉魚嚇了一跳,急忙問她︰“出了什麼事?”

    “大少爺的字條上只說約我們來山里,卻沒說山里什麼地方啊?這棲鳳山這麼大,要到哪里去找他?”

    沉魚這才反應過來,倚月說得對,偌大的棲鳳山,她要去哪里找鳳子皓?

    她看看四周,再想了想,才道︰“去山頂吧,听說哥哥就住在山頂的小屋里,我們去那里找他準沒錯。”

    兩人有了主意,並肩向上頂進發,後面的鳳羽珩『摸』『摸』鼻子,直覺告訴她,一會兒定會有一場好戲看。

    鳳沉魚只記得山頂住著鳳子皓,卻忽略了鳳子皓為何住在山頂。

    因為那是鳳家的祖墳,鳳子皓是作為守陵人住下的,她們想見到鳳子皓,勢必就要先見到一片一片的墳包。

    于是,當二人終于上了山頂時,鳳羽珩和忘川二人成功地听到了沉魚的驚聲尖叫——“啊!”

    鳳羽珩撇嘴,“不就是進了墳地麼,值得這麼大驚叫怪?”

    忘川很認真地回答她︰“一般來說,大家小姐在三更半夜時看到墳墓,是應該尖叫的。”

    不過沉魚的叫聲並沒有持續多久,倚月被嚇得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巴,急聲道︰“小姐千萬不能喊!這里除了大少爺還有祖宅的人啊!”

    沉魚被墳地驚出一聲冷汗,又被倚月的話嚇得面『色』慘白,那種白連倚月看了都想要別過頭去。

    從京城到鳳桐縣,鳳沉魚涂了一路的黑胭脂,終于夜晚外出時才能輕松一些。可看了她十幾天黑面的倚月如今又對上一張白臉,心里總是有些別別扭扭的。

    “誰在那邊?”突然一個男聲傳來,又嚇和沉魚一哆嗦。

    倚月卻眼楮一亮,將那聲音听了個真切,略帶著點激動地說︰“小姐別怕,是大少爺。”

    沉魚目光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投了去,果然見到鳳子皓的身影正從墓地的另一則繞到近前。

    她松了一口氣,一把打開倚月捂著她嘴巴的手,快步迎著鳳子皓就走了去。

    倚月趕緊在後面跟著,眼楮卻一直瞄著越走越近的鳳子皓,心里十分歡喜。

    鳳子皓也看清楚她二人,快走了幾步急著問︰“你們怎麼來了?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們還來干什麼?大半夜的萬一被發現,豈不是前功盡棄了?”

    沉魚一愣,“不是你叫我來的麼?”

    “我什麼時候叫你來了?”

    鳳子皓的回答讓鳳沉心里立時就涼了半截兒,被騙了?

    再去看鳳子皓,卻見他根本沒看自己,反到是一眼精亮的往她身後看去。

    沉魚心中一動,猛地回過頭,果然,倚月正一臉俏『色』地迎著子皓的目光,兩人四目相望,好一番濃情蜜意啊!

    “原來是你!”沉魚狠狠地扔出這麼一句話來,揚起手,“啪”地打了倚月一巴掌。“好你個賤婢!為了見我哥哥,居然想出這等招數半夜匡我上山!”

    倚月撲通一下跪到地上,手捂著臉委屈地道︰“小姐息怒,真的不是奴婢啊!奴婢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呀!”

    “那紙條明明就是你給我的,不是你又是誰?”她心底火氣騰騰地竄了上來,再怒轉頭瞪向鳳子皓——“我在家里被鳳羽珩欺負,老太太一門心思的向著她,給了我多少氣受?好不容易把人騙回老家了,就指望你的計策能成,結果你跟這丫頭居然合伙騙我?鳳子皓,你對得起誰?對得起死去的母親嗎?”

    鳳子皓被她給罵傻了,“什麼叫合伙騙你?我什麼時候騙你了?”他從小到大最見不得沉魚委屈,他這個妹妹生得太美了,美到一流淚一生氣,就讓人忍不住的想要疼愛。鳳子皓上前兩步就要去抱沉魚︰“好妹妹,哥哥真沒騙你。”

    沉魚嚇得趕緊往後退了兩步︰“你別過來!”她面帶嫌惡地拍了拍被鳳子皓踫到的衣角︰“連妹妹身邊的丫鬟你都要沾染,真不要臉!”

    扔下這句,沉魚轉身就往山下跑。任憑鳳子皓在身後喊著︰“沉魚!你別跑,听哥哥說!”可也就喊了兩聲便不再喊了,而那倚月更是半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沉魚就覺得這事兒太惡心了,她這個哥哥從小到大沒干這一件正經事,沈氏早在十二歲那年就給他安排了曉事人,從那之後,這鳳子皓就跟上了癮一樣,沒日沒夜地就重復著兩件事︰找女人和換女人。居然手都伸到了她身邊的丫鬟身上,這樣的哥哥,她要來究竟是有何用?

    沉魚一邊跑一邊哭,卻沒看到,就在她才跑出沒多遠,倚月跟鳳子皓兩人就抱到了一起。

    忘川有點不好意思地別過頭,小聲道︰“鳳家大少爺這是要干什麼?這可是在祖墳前啊!”

    鳳羽珩一聲冷哼︰“精蟲上腦的人還會管那些?”

    果然讓她說著了,鳳子皓壓根就沒把祖不祖墳的放在眼里,抱住倚月就開始上下其手,沒幾下工夫就把倚月上身衣裳給撕扯開了。

    那倚月也是想念鳳子皓想念得緊,被這樣一撩撥,媚態也上了來,兩人不分時間不分地點,竟然就在鳳家的祖墳前行起好事來。

    鳳羽珩都看樂了︰“忘川你說,鳳家後輩在祖宗面前干這事兒,風水還能好了?”

    忘川看都不好意思看,一個勁兒地拽鳳羽珩︰“小姐咱們回去吧。”

    鳳羽珩笑嘻嘻地說︰“別著急,再看一會兒。忘川你別總閉著眼,這種科普教育可不多得,將來你成婚嫁人要是什麼都不會可不行。”

    忘川被她說得面紅耳赤,她實在想不明白自家小姐怎麼什麼話都敢往外說啊!

    就在忘川執拗的工夫,忽然听到下坡的方向又傳來奔跑的聲音。

    鳳羽珩回頭,就見原本已經跑開的鳳沉魚又跑了回來。她大樂︰“忘川忘川,快睜眼!要有好戲啦!”

    忘川被她說也起了興趣,把眼楮睜開,就見鳳沉魚瘋了一樣的沖向鳳子皓和倚月,一邊跑一邊喊︰“賤人!畜生!”

    鳳羽珩眼尖,一眼就看到沉魚手里拎著的一塊大石頭,心說這是要拼命啊!

    果然,正在忘情中的鳳子皓和倚月一見沉魚返回來都嚇了一跳,還不待兩人有所反應,沉魚拎著石頭的手已經舉了起來,照著倚月的頭狠狠地壓了下去!

    可憐那倚月一點聲音都沒發出,直接就被盛怒失態的沉魚砸得腦袋開花,當場就沒了氣息。

    鳳羽珩一撇嘴︰“下手真狠啊!”

    “啊!”她話音剛落,鳳子皓突然一聲大喊,再看去,竟是沉魚在打死倚月之後去掐鳳子皓的脖子。

    “我殺了你這個畜生!”沉魚幾乎崩潰了,拼命地去掐鳳子皓。可到底力氣不如個男人,三下兩下就被鳳子皓給推了開。

    “你瘋了?”鳳子皓氣得跳腳,不停地咳嗽,“媽的,老子寵個丫頭而已,你鬧騰個屁?”

    “寵丫頭?哈哈!”沉魚笑得瘋狂,“寵丫頭寵到你妹妹身邊?寵丫頭寵到祖墳頭上干好事?鳳子皓,你就是個畜生!你怎麼不死了?”她喊得聲嘶力竭,眼里迸著血絲。她就不明白,自己好好的一個姑娘,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同胞哥哥?

    鳳子皓也氣急了,沖上前來拽沉魚的胳膊,眼神漸漸渾濁︰“好妹妹,是不是哥哥疼那丫頭你生氣了?不哭不哭,哥哥也疼你!哥哥最疼我家沉魚了!”說著,竟是身子前探,一下就把站立不穩的沉魚給撲倒在地,惡心的嘴巴就勢就往沉魚臉頰上湊了過去……</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