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59章 七哥送你回家

神醫嫡女 第159章 七哥送你回家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騎兵八人一入棲鳳山的範圍,其中一人立即將手圈成哨子裝放在嘴邊,打了一聲人間婉轉又響亮的哨響來。(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隨即,騎兵與那馬車停在原地,不多時,就見一個黑影一閃而過,在馬車面前停了下來,俯身下跪,沉聲道︰“屬下班走,叩見殿下。”

    馬車車簾一掀,里面坐著兩個人,一個紫衣,一個青衣,一個戴著黃金面具邪魅陰森,一個容貌出塵飄然若仙。

    赫然是九皇子玄天冥,與七皇子玄天華。

    跪于馬車前的人正是班走,只見他雙膝著地,一副做了錯事隨君處置的模樣。

    玄天冥看著班走,目光里透著死神一樣的冰冷。

    “你的飛鴿傳書被鳳瑾元劫了兩次。”他終于開口,卻直指班走的失誤。

    班走跪在地上不敢言語。

    玄天冥又問︰“第三次本王收到時,還差二十里地就到鳳桐縣了。”

    班走額上漸了汗。

    “本王問你,你家主子人呢?”

    “叭嗒。”深秋時節,班走一滴汗落進了山地里。

    “屬下無能。”他真的盡力了,找了這麼多天,鳳羽珩卻一點影子都沒有。

    “該當何罪?”

    “死。”

    玄天冥再不做聲,班走等了一會兒,面上漸漸浮現絕望。

    “屬下拜別殿下。”他一個頭磕到地上,再起來時,翻手成掌,照著自己的腦門兒就拍了下去。

    掌門劃過皮膚,直『逼』心脈。

    卻在掌落之前的最後一剎,突然手腕一麻,再使不上一點力氣,人卻隨著慣『性』往後倒了下去。

    班走心里一驚,隨即一喜,趕緊爬起來重新跪好,喘著粗氣道︰“屬下謝殿下不殺之恩。”

    玄天冥不願理他,在旁的玄天華卻開了口,問那班走︰“你都找過了哪些地方?”

    班走答︰“方圓五十里,全部搜過。”

    玄天華起身站到車前,環看了下四周,再道︰“這棲鳳山脈地勢險要,若有心之人藏身于此,也不是不可能。”

    班走無奈地說︰“黃泉與忘川二人還要照顧著姚夫人,只屬下一個人在搜尋,有些地方……自是無法全部找遍。”

    啪!

    玄天冥又一鞭子甩過來,“那你還敢說全部搜過?”

    “屬下該死!”

    誰也沒看到,黃金面具下面的臉逐漸猙獰起來。他原以為鳳羽珩就算被劫持,有班走在,最多兩日光景怎麼也該有點線索,可如今看來,這事大有蹊蹺啊!

    玄天冥很快冷靜下來,沉聲吩咐,“你留下與本王在棲鳳山里繼續找人。”再看向玄天華,“七哥今天夜里往鳳家祖宅去一趟吧,把那間燒毀的屋子再好好找找。我坐著輪椅,行動總是不便的。”

    玄天華點頭,“放心,上了夜我便過去看看。”

    這一整天,玄天冥這一伙人就在棲鳳山脈搜尋開來。忘川和黃泉也被班走通知來此,見了玄天冥卻只得一句話︰“若是人找不到,就把你們扔到天台上去喂雕。”

    此時此刻,昏『迷』在『藥』房空間的鳳羽珩終于悠悠轉醒,隨著視線的逐漸恢復,記憶也跟隨而來。

    她強撐著起身,身子一晃,差點又倒了下去。

    鳳羽珩不像沉魚,中毒後立即有鳳子皓過來與她行解,她是硬靠著自己的意志撐過來的,即便醒來,身體也弱得很。

    一步三晃地走到樓梯邊,鳳羽珩咬著牙上了二樓,累得滿頭大汗。

    她顧不上別的,直奔著手術室就跌撞進去,抽屜里翻到了一只針劑,努力讓自己進下心來,穩穩地給自己來了一針靜脈注『射』,再到『藥』房櫃台里翻出兩片清腦片吞下,這才重新坐回地面,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氣來。

    太危險了,她至今想想都覺後怕。

    那些烈『性』又純粹的『藥』,如果吸得再多一點,只怕她這一睡就再也無法醒來,又或者干脆沒睡呢,就已經全身血脈爆裂而亡。

    能給她下這麼狠的『藥』,究竟恨她有多深?

    鳳羽珩不知道此時外界是過了多久,但這『藥』『性』如此猛烈,想要過了勁兒,至少也得個兩三天光景。不由得擔心起來,班走他們若找不到她,該有多著急?姚氏會不會急瘋了?鳳家該如何處置她?算失蹤?還是死亡?

    正想著,就听到外界好像有聲音傳來。她凝神仔細去听,似乎是有人的腳步,還有翻找的聲音。

    鳳羽珩不知道外頭已經燒了,卻知道自己如今在『藥』房二樓,如果就這樣出空間,如今這身體條件只怕撐不住會從半空摔到地面。

    于是咬著牙又爬回一屋,就準備估算一下屋子的大小,再回憶下有沒有掩體能讓她現身的。卻在這時,外頭那個在翻找的腳步突然就停了下來,就在她身邊不遠站住腳,然後,有一個輕若出塵的聲音呢喃道︰“鳳羽珩,你到底在哪?”

    她心中一動,立即將聲音的主人分辨出來。

    七皇子玄天華,那個救過她一次、被她叫做七哥的人!

    他怎麼來了?

    鳳羽珩心思一動,立即意識到外頭很有可能出了大事,不然就算玄天冥和玄天華追到鳳桐縣來,也不該是玄天華以這種方式進入她的房間,又說出這麼一句話。

    就在她愣神的工夫,外頭那人好像又動了開,卻是腳步越來越遠,很快就要听不到了。

    鳳羽珩著了急,再不顧其它,意念一動直接就出了空間。

    隨即,一股子濃烈的燻烤味道撲鼻而來,她看到的並不是祖宅分給她住的那個房間,而是一片焦糊一片漆黑。

    她人還趴在地上,一抬頭,剛好能看到前面有個青衣身影正拔步向前,鳳羽珩虛弱地喊了聲︰“七哥!”

    那身影立時停下,再回頭時,縱是那樣淡然若仙輕逸出塵的人,面上也現了滿滿的驚訝。

    “七哥!”她再叫了一句,嗓子卻已近沙啞。

    玄天華趕緊朝她這邊走了回來,幾步就到近前,然後彎下身,一把將她從地上撈起。

    鳳羽珩身子打晃根本就站不住,就那麼癱軟地倚在玄天華的懷里,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感概。

    “阿珩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她這話說完,又是一陣眩暈襲上頭來,眼一閉,再度昏厥。

    玄天華看著懷里的這個丫頭,陣陣心疼匆匆泛起,不由得抬手撫上她散在前額的發,竟在她的眼角抹出了一滴淚痕。

    他一怔,記憶中這個女孩從來都是聰慧又帶著點小小狡黠的,即便有再大的事攤在她的頭上,也從未見她哭過,何以今日竟流了淚來?

    玄天華其實很想知道鳳羽珩到底藏在什麼地方,為何他剛剛完整地翻遍了這里的每一個角落,就連鳳家祖宅的其它屋子都找過了也沒瞧見她半個人影?偏偏就在他轉身離去時,這丫頭叫了一聲七哥。就這一聲,竟叫出了他心底從來對任何人都不曾有過的憐惜。

    “別怕。”他輕聲開口,將懷里的女孩打著橫抱了起來,“七哥送你回家。”

    鳳羽珩也不知道自己這一覺睡了多久,總之醒來時,是在一個特別舒適的懷抱里,暖暖的,有一只大手還在她背上一下一下地輕拍著,拍得她都不想睜眼。

    “你再這麼睡,餓也把自己餓死了。”頭頂一個聲音傳來,帶著戲謔,甚至還輕笑了兩聲。

    鳳羽珩氣得抬手就要去打他,手腕卻被人家一把握住,“謀殺親夫啊!”

    她憋屈地抬頭,正對上那副黃金面具下深邃的雙眸。他唇角勾起的弧度就像初遇時那樣,剛好符合她苛刻的審美觀,特別是眉心那朵紫蓮,更映入她的心里,一生無法拔除。

    “玄天冥。”她開口,嗓音還帶著點點的啞,听起來卻十分好听,“玄天冥,你怎麼才來呢?”小鼻子一酸,很沒出息地就掉了兩串淚來。

    玄天冥愣了,她從沒看過鳳羽珩哭,這個丫頭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堅強的,他曾一度認為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會讓這丫頭害怕。再加上她一身好本事,好醫術,背後又有他在撐腰,能被誰欺負了去?

    可是這一次,鳳羽珩卻哭了。

    他心疼地把她的小臉兒捧住,精心擦去臉頰淚痕,就像在看一樣珍寶似的,目光溫柔,小心翼翼。

    誰知,手心里的珍寶被他捧著看了一會兒,他便開始納悶,這丫頭怎麼只哭了一下下就不哭了,也不向他訴苦,正準備問問她受了什麼委屈,然後就听到鳳羽珩死盯著他來了一句︰“你再不給我吃的,我就要餓死了。”

    玄天冥無語。

    敢情是餓哭了?

    這死丫頭還有沒有點出息了?

    無奈地把人從懷里抱起來,鳳羽珩這才發現她竟是在一輛馬車上,這馬車極大,像是一個將近十平方米的房間。外頭趕車人揮鞭的響聲分著兩個節奏,應該是雙人在趕車,而拉車的馬至少有四匹。

    再扭頭看看,原來在玄天冥的身側還坐著一人,正是把她從燒毀的屋子里撿回來的玄天華。

    鳳羽珩沖著玄天華展了一個燦爛的笑臉,真的就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那樣無邪的笑著,然後說︰“謝謝七哥,你又救了阿珩一次。”

    玄天華亦笑了開,那笑就像和煦的春風,在這秋冬交替的季節里為整個車廂都覆了一層暖意。

    “再走不到半個辰就能到鎮上,班走已經先去買吃的了,一會兒就能送回來。”玄天華一邊說話一邊將一盤糕點遞到鳳羽珩面前︰“你先吃些掂掂肚子吧!”

    玄天冥替她將盤子接過,苦笑著說,“從你失蹤那日算起,這都第五天了,怪不得要餓。”

    “這麼久了?”鳳羽珩愣了一下,“那我娘呢?”

    “放心。”他拍拍她的頭,隨手捏了快點心塞到她嘴里,“有忘川和黃泉看著,量你那個爹也興不起什麼風浪。”

    “只是你最好幫那兩個丫頭還有班走求求情。”玄天華笑道︰“冥兒要砍了他們每人一條胳膊呢。”

    鳳羽珩撫額,“這樣暴力不好。”

    “她們沒有保護好你。”

    “是我自己藏起來的,她們當然找不到。”

    這是玄天華最關心的話題,不由得開口問道︰“你到底藏到了哪里?”</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