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61章 外人都有情有意,你呢?

第161章 外人都有情有意,你呢?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玄天冥的馬車走了多日,很快便接近京城,而與此同時,鳳家的車隊也在其後緩緩地朝著京城的方向行進著。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之所以行得慢,是因為打著大喪,整個車隊的所有馬車都被白棉布鋪蓋著,就連馬匹都帶著白布扎成的大花,下人們挑著幡,一路上揚灑著紙錢,淒淒哀哀,令人唏噓。

    姚氏在黃泉和忘川兩人的陪伴下坐在馬車里,對著白布車簾子起了冷笑︰“一個畜生都不如的兒子,還有什麼可祭奠的。”

    黃泉撇撇嘴,“人家可是說還有二小姐的份兒呢,都不怕二小姐將來活活把他們都掐死。”

    姚氏心里又是“咯 ”一下,趕緊又問了句︰“你們真的確定阿珩沒死嗎?”

    忘川笑著拍拍她的手背︰“夫人放心,這真的不是哄您,班走親自遞回的消息,二小姐如今在殿下的馬車里,七殿下也在,算算日子,應該快到京城了呢。”

    姚氏長出了一口氣,“這樣我就放心了。還是九殿下有本事,咱們找了這些天都沒能把人找到,他一來阿珩就平安了。”

    黃泉笑嘻嘻地說︰“人家是找自個兒的媳『婦』兒,當然更上心一些。”

    姚氏也被她逗笑了,只嘆︰“當年我還是鳳家主母時,總算也為我的女兒做了點事。”

    忘川同她說︰“小姐隨殿下回京是秘事,對外只宣稱二小姐與鳳家大少爺都在大火中燒死,夫人在人前可還是得裝著點兒,咱們得幫小姐把這一出戲給唱圓滿了。”

    姚氏點頭︰“我懂得,我們……”她話還沒說完,馬車猛地一下就停了住,好在走得慢,車里的人都沒受到太大驚訝,卻也都犯起了糊涂。“外面什麼聲音?”姚氏皺著眉挑起車簾去看,“好像有人來了。”

    忘川陪在姚氏身邊,黃泉到是起身出了車廂,不一會兒又探頭進來,同她們說︰“有人攔了路。”

    姚氏這時也看出點門道,順著車窗指著前頭的一個人對忘川道︰“不知道你認不認得步家的人,你看那個,像不像步聰?”

    忘川常年跟在玄天冥身邊,自然是曉得步聰這個人的,雖說多年沒見了,但印象總也還在。

    她只看了一眼便點了點頭︰“沒錯,就是步聰。”

    這邊兩人剛將步聰給認出來,就見那步聰竟二話不說打馬向前,直奔著鳳家的車隊就沖了過來。

    看到的人下意識地齊聲驚呼,可步聰動作不停,竟是扛起手中長槍,對著他面前的一輛馬車就挑了去。

    步聰是武將,又是有名的大力士,他的這桿長槍據說曾經挑起過入百斤重的大石,眼前的馬車在他眼里形同無物,竟沒見他費多大力氣,輕輕一挑,車廂的頂蓋便被瞬間掀翻。

    這是鳳瑾元的馬車,他早得到消息知道攔路人是那步聰,本意是躲在車里不願去見,可卻沒想到,突然之間頭頂便一陣冷風刮過,再抬頭去看,竟只見朗朗晴天,車廂的頂蓋早就飛了。

    “鳳相!還不出來嗎?”步聰一聲怒吼,一如林另走獸,“要不要本將軍把你這車全都給拆了?”

    鳳瑾元氣得火冒三丈,一彎身從馬車里出來,指著那步聰道︰“自稱本將軍?那你可還記得本相是朝中正一品大員?步聰,你這是要造反不成?”

    一句造反,給步聰安了個極大的罪名。

    可步聰根本就不在意這個,“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鳳瑾元,本將軍今日來此就是要看看,你死了女兒有沒有悲傷?”他一邊說一邊搖頭,“可惜,你的兒子也死了,你面上的悲傷是在祭奠你的兒子,與阿珩無關。”

    鳳瑾元臉都氣青了,特別是在听明白這步聰居然是在為鳳羽珩抱不平後,更加的憋悶。

    “步聰,你這是在管我鳳府的家事?誰給你的權力?”到底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步聰的長槍還正對著鳳瑾元的腦門兒,不過一臂的距離,這讓鳳瑾元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忽視那桿長槍給他造成的壓力。心里縱是有氣,再狠的話也不太能說得上來。

    但他不說並不代表步聰也不說,就听那人又道︰“鳳瑾元,你可別讓我知道阿珩是冤死的,否則我步聰拼著造反,也要帶兵把你的丞相府給平了!”

    說罷,竟收起長槍高舉右手,就在鳳瑾元詫異之際,步聰身後跟著的數十名將士居然齊齊舉弓,上滿了弦,箭頭紛紛對準了鳳家的車隊。

    後面有女眷的尖叫聲響起,一撥接著一撥,就連鳳瑾元都多嗦了。

    “你……你到底要干什麼?”

    步聰冷聲一笑,“我若說謀殺朝廷命官,你信麼?”

    鳳瑾元倒吸一口冷氣,箭尖兒都對準了,他還有什麼不信的?多年前的往事匆匆記起,當年鳳羽珩才六歲,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寶貝嫡女。步聰央著家里上門求親,被他冷言相據……

    “步聰。”他面上戾『色』緩解了些,“我知道你對阿珩的心意,可祖宅失火,這是誰也不能預料的事啊!不只是阿珩,就連我的長子步聰也死在那場大火里,這又怎能是我所願?”

    步聰看著他那一臉虛偽,只覺得惡心,“我真不明白,阿珩那樣好的女子,怎麼會是你這種人生出來的?姚家那樣好的女兒,怎麼會嫁進你鳳府的大門?”

    他話說完,竟是喘息的機會都不給,高舉著的右手突然放下,身後那些拉滿了弦的將士齊齊將箭羽放出,每一支都『射』向鳳家的車隊。

    鳳瑾元嚇得臉都白了,身後的尖叫聲也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他心說,完了。

    卻只听無數“砰砰砰”的聲音傳來,並未听到女眷們中箭的叫喊。

    壯著膽扭頭去看,這才發現,原來所有的箭支都『射』到了車廂的框架上,每輛馬車上都有,並沒有一支『射』到人,連坐在車外的下人都是平安的。

    鳳瑾元這才松了口氣,看來步聰不過就是嚇嚇他,並不敢真的動手。

    箭支『射』完,步聰不再說話,只打馬上前,從一輛馬車上拽下一截白布條來扎在腰間,他說︰“算是我送阿珩一場。”

    而後再一揮手,帶著整個隊伍返身離去。

    鳳瑾元的心總算是放回了肚里,趕緊下了車去看老太太有沒有受到驚嚇。

    掀開車簾時,就見老太太一手扶著窗框一手捻著念珠,緊閉著眼正在車里不停地叨咕著︰“阿彌陀佛。”

    鳳瑾元松了口氣,“母親,沒嚇著吧?”

    老太太停下念佛,把眼緩緩睜開,沒回答鳳瑾元的話,卻反問了他一句︰“外人都如此有情有意,做為父親,你呢?”

    鳳瑾元被老太太問得啞口無言,卻又有幾分不甘,他也認為老太太太偏向了阿珩一些,便沉下臉說了句︰“兒子也很心疼子皓。”說罷,放下車簾,走了。

    鳳家的隊伍繼續前行,鳳瑾元坐到了金珍的馬車上。金珍因為鳳羽珩的事面『色』一直都不太好看,慘白慘白的,鳳瑾元只當她是被家里的事情嚇的,也沒多想什麼。

    整個鳳家都他下了封口令,這樣的命令他不怕家里人不听,因為一旦傳出去,鳳家敗,她們也一樣得跟著敗。就連興災樂禍的韓氏也知深淺,閉了口什麼也不敢再提。

    鳳家人的速度照著玄天冥慢了一半還多,還沒等鳳家走過全程的一半,玄天冥的隊伍就已經進了京城。

    馬車直奔皇宮,到宮門口換乘小轎,抬著就往天武帝的昭合殿走去。

    他們進宮時剛好是傍晚,天武帝正在昭合殿思量著要不要再到月寒宮去踫踫釘子。他認為,月夕那晚雲妃都出來逛了,就說明那女人的心思已經轉活,如果自己再努努力,沒準兒可以見她一面。

    一旁侍候著的章遠就看著天武帝在大殿里來來回回地走啊走,看得眼都快花了,不由得開口道︰“皇上啊!您要是想去月寒宮咱們去趕緊去,晚了雲妃娘娘該歇下了。”

    “她歇這麼早干麼?”天武翻了個白眼,自問自答,“也是,她從家都不想著還要等等朕,沒什麼事可不就得早早睡下麼。走!咱們過去看看!”

    就準備帶著章遠再往月寒宮去一趟,就見外頭有個小太監一溜小跑地進了來,跪地報奏︰“皇上,御王殿下和淳王殿下來了。”

    天武氣得胡子都立起來了——“兩個小畜生!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可說歸說,卻還是返身走回龍椅上,揮了揮手跟那太監說︰“讓他們進來吧!”

    章遠聳聳肩,到是松了口氣,看來今晚不用到月寒宮去踫釘子了。不過再一轉念,最近似乎听說鳳家的二女兒在鳳桐縣祖宅里被一場大火給燒死了,那二女兒他可是有印象的,不是別人,正是御王殿下未過門的王妃,就連皇上也十分器重,不但賞鳳頭金釵,還軟賜了後羿弓。他見過鳳羽珩,靈氣十足的一個小姑娘,如果就這麼被大火燒死了實在是可惜。

    “听說冥兒和華兒出遠門了?”天武的聲音傳來,是問章遠。

    章遠趕緊回道︰“是離了京,但具體往哪邊去,奴才不知。”

    正說著話,殿外的人已經進了來,就听玄天冥人沒進殿聲音先揚了起來——“我就是往鳳桐縣去走了一趟。”

    話音剛落,就見一個素衣女子推著玄天冥的輪椅,與玄天華二人並肩走進殿來。

    天武帝眯著眼看向那女子,心中起了與章遠一樣的想法——好像听說這丫頭被大火燒死了?

    “兒臣(兒媳)叩見父皇。”玄天華與鳳羽珩二人雙雙跪地,就只有玄天冥依然坐在輪椅上,只說了聲︰“珩珩替我多拜一拜。”

    天武悶哼一聲,“行了,整些沒用的。”一抬手,玄天華帶著鳳羽珩起了身來。“媳『婦』兒走到哪你就跟到哪,還有沒有點出息?”天武瞪了玄天冥一眼,然後看向鳳羽珩,足看了有半柱香的工夫,這才問了句︰“听說,你死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