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63章 要了皇上一個恩典

第163章 要了皇上一個恩典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三皇子玄天夜的正妃這幾年一直病著,宮里的太醫去了不知道多少次,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一年一年的拖下去,據說人是一天比一天憔悴。

    章遠听得天武問話,上前一步回到︰“襄王妃的病依然無人能治,最近听說愈發的不好,只怕挺不過這個冬天。”

    天武皺著眉沉思了一會兒,目光卻幽幽的轉向鳳羽珩。

    鳳羽珩哪里能不明白皇上的意思,趕緊主動開口道︰“兒媳試試看吧。”

    天武很滿意鳳羽珩的主動,又追著問了句︰“可有把握能治好?”

    鳳羽珩搖搖頭,“沒有,兒媳從未見過襄王妃,也不知道她究竟是生了什麼病。”

    “恩。”天武覺得她說得有道理,又對章遠道︰“去通知皇後,讓她明日宣襄王妃進宮,若是病得不能走,抬也給朕抬進來。”

    章遠再度應下,親自往皇後宮里跑了去。

    天武到底上了年紀,這會兒有些乏力。玄天華親自將他扶到暖閣的龍榻邊,親手幫他更衣、淨面、洗口。

    鳳羽珩則借用了昭合殿側殿的茶水間親自調配出一道安神的茶來。

    但其實,借用茶水間不過是個幌子,她那安神的茶是從空間里直接調用出來的,不但茶葉的質量更好,最主要是制茶的方法與工藝盛過這個年代不知多少倍,茶香更濃,口感更純。

    一碗茶從茶水間端出來,一直到龍榻近前,蓋子一開,天武只覺一陣茶香撲鼻而來,卻又不那麼濃烈刺激,清清淡淡的,讓人聞了還想再聞。

    “這是什麼茶?”他接過來放到鼻下嗅了一會兒,沒聞出來。

    “兒媳調配出來的,給父皇安神用。”她避重就輕,給了個含糊的解釋。

    天武也不覺奇怪,捧起來喝了一口,入口之後竟是比聞起來更加香醇。他多喝了兩口,最後忍不住,竟是一仰脖將整碗茶一飲而盡。

    鳳羽珩笑著道︰“若是父皇喜歡,待阿珩回去之後多配一些給您送進宮來可好?”

    天武看著她,有些好笑,“你父親打著喪幡正回京來,那喪幡可是為你和他的嫡子打出來的。”

    鳳羽珩無奈地笑笑,沒說什麼。

    天武再道︰“朕也給你一個機會,你若治好襄王妃的病,便許你一個恩典,可好?”

    鳳羽珩後退一步,跪了下來,鄭重地道︰“兒媳謝父皇隆恩。”

    這一句謝恩到是謝得天武一愣,隨即反應這來︰“你到底是想跟朕要一個什麼樣的恩典?”

    鳳羽珩抿著嘴,不再說話。

    天武擺擺手︰“罷了,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朕答應你就是。”

    鳳羽珩再叩了一次頭︰“多謝父皇能讓兒媳為襄王妃治病。”

    天武點點頭,“是個聰明的丫頭。治好了襄王妃,你那個想嫁進襄王府的大姐姐可又要多一番坎坷了。”

    鳳羽珩但笑不語。

    天武翻身上了龍榻,玄天華為他褪去鞋襪,錦被翻上的同時,就听天武再度感慨道︰“治好誰都不如治好冥兒的腿,待你家里的事情安穩一些,就給冥兒治腿吧。”

    “兒媳遵旨。”

    當晚,玄天華出宮回了淳王府,玄天冥則陪著鳳羽珩雲妃的月寒宮里。

    一來是到了宮里怎麼也得跟雲妃打個照面,二來,鳳羽珩還是決定住在月寒宮里。因為月寒宮除去兩位皇子之外,根本就沒有外人來,雲妃怎麼說也算是自己人,于她如今避難的身份來說,實在是最合適不過。

    這一路是鳳羽珩推著玄天冥的,十二歲的小身板推動一個大男人還是有些吃力,特別是古代這種笨重的木制輪椅,本身就有很大的重量,再加上玄天冥的體重,對她來說還真是一種挑戰。

    鳳羽珩一邊走一邊嘆︰“你的腿就算要治,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治得好的,改天我還給你換一種輪椅吧。”她想起『藥』房空間里的現代化輪椅,既輕巧又因有橡膠做輪減震極好,如果玄天冥坐在那樣的輪椅上她推起來才更方便。

    玄天冥對這種東西到是沒什麼概念,總之鳳羽珩說給他換,他便點頭說好。再想想,到是跟鳳羽珩講了一下班走帶回來的消息︰“想不想知道鳳子皓是怎麼死的?”

    她當然想。

    于是,玄天冥聲形並茂地給她講了當時鳳家祖宅里發生的事。當然,這些都是忘川和黃泉二人說的,他只不過添油加醋說得更具體了些。本意是想看看鳳羽珩這丫頭听了這樣的事之後臉紅的小模樣,誰知,這丫頭不但臉沒紅,居然還一臉興奮地大叫道︰“這麼說,鳳子皓終于得逞了?哈哈哈哈!玄天冥,這真是一個好消息。”

    他撇嘴,什麼嘛!十二歲的小姑娘听到這種事情怎麼會是這種反應?

    但他也表達了自己的態度︰“鳳子皓死了,鳳沉魚卻還活著,要不要我我幫你折騰折騰她?”

    鳳羽珩把頭搖得撥浪鼓一樣︰“不要不要!敢給我下『藥』,她的下場就絕對不該只是死亡那麼簡直。玄天冥你看著吧,鳳沉魚的那層皮我非得在人前一層一層給她扒下去不可!”

    她說這話時帶了狠厲,目光也凌厲了幾分,玄天冥剛好扭回頭去看她,不由得勸了幾句︰“收拾別人可以,但別氣著了自己。”

    她隨即回過神來,笑嘻嘻地道︰“放心吧!我會把收拾她當成一種樂趣。更何況,我絕對不相信這件事情就只有鳳沉魚和鳳子皓兩個人經手,就比如說那種『藥』,到底是鳳沉魚從什麼地方得來的就很直得人深量,總得留著她引出幕後的人。”

    “真的不要我幫忙?”

    “不用。”她唇角上揚到一個好看的弧度,“女人家勾心斗角的小心思,你個大男人別『插』手,平白的失了身份。到是父皇說了,待我家里的事情一處理完,就該著手給你治腿了。”

    “好。”玄天冥點頭,卻也與她約法三章︰“但你得答應我,以後不管有什麼事,一定得跟我說,萬萬不可瞞著我。過段日子在營那邊就要『操』練,我晚上怕是不能過同生軒去,你自己小心著點。”

    “沒事。”她輕巧地答,“你忙你的,我右有需要一定會去找你。”

    兩人到了月寒宮時,雲妃還沒歇下,正在近月樓下面的大殿里逗弄一只貓。

    那只貓呈灰『色』,體形圓胖,四肢粗短發達,被『毛』又短又密,頭大臉圓,可愛極了。

    鳳羽珩對小動物不是很有研究,卻也看得出這只貓多半就是後世那種叫做英國短『毛』的品種,只嘆在這種年代就有英短了麼?

    她推著玄天冥走上前,然後松開輪椅推手,上前去給雲妃請安︰“兒媳見過母妃,母妃萬安。”

    還不等雲妃接話,突然,那只小胖貓“喵”地一聲跑了過來,直接就往鳳羽珩身上沖。那股子黏糊勁兒不知道的還以為小貓見到了娘,在鳳羽珩下意識伸手去抱住它後,它甚至還伸出小舌頭『舔』了她幾口。

    雲妃不由得驚嘆道︰“這貓我逗了近一個月,都沒見它與我親近,就算是喂食它也是離我遠遠的,更別提想抱它一抱。到是你得它心意……罷了,既是有緣之人,便送給你吧。”

    英國短『毛』貓是一種很討人喜歡的品種,一般來說,只要不是很排斥小動物的人,都會忍不住地喜歡它。

    鳳羽珩也一樣。

    這貓抱起來她就不願撒手,听雲妃說要送給她,不由得大樂,趕緊彎身道︰“兒媳謝謝母妃賞賜。”再想想︰“不知母妃可給這貓兒取了名字?”

    雲妃點點頭,“叫包子。”

    鳳羽珩和玄天冥齊齊贊道︰“果然形象。”

    雲妃卻只是笑笑,說︰“解悶的而已。”再看鳳羽珩,直奔主題︰“來我這躲人的?”

    鳳羽珩尷尬地答︰“不瞞母妃,正是。”

    “那就住下吧,左右這月寒宮也沒有人來,你到是可以陪我說說話,也省得憋悶。”

    鳳羽珩本還想與她再寒暄幾句,可一呼一吸間,卻總聞得這大殿里的香氣不太對勁。左右尋尋,目光最終落在殿中間的一只巨型香爐上︰“母妃燃的這是什麼香?”

    雲妃盯看著她,半晌才道︰“懂醫的就是鼻子好使。沒什麼,皇上賞給貴妃的,我覺得不錯,拿來用用。”

    鳳羽珩搖著頭不贊成︰“母妃可知這香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嗎?”

    雲妃冷笑,“當然知道,聞久了便生不出孩子,皇上就會來這一套。”

    “還有呢?”

    “老得比常人快些。”雲妃這話說得十分輕松,就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卻不知,這香她自己已經用了一個多月。

    玄天冥生氣了,“知道你還用?”

    她卻說︰“老點好,老了就沒人惦記。”

    “這麼多年了,你這是何苦?”玄天冥對于雲妃的行為萬分不解,“這樣同他置氣有用麼?”

    雲妃面上起了細微的變化,似陷入回憶,卻又帶著絲絲怨恨,有不舍,更有絕情。

    “惡心。”她只扔下這一句,轉身便走,卻也在走動間扔下一句︰“你們去歇息吧,別在近月樓待太久,小丫頭聞不得這個味道的。”

    玄天冥卻揚了聲沖她道︰“你也不能再用了!”他面上現了怒氣,一揮手吩咐下人︰“把這香給本王撤去!全都揚了,以後不許再用!”

    雲妃只幽幽地說︰“隨你吧。”人已出了大殿。

    鳳羽珩瞧出玄天冥是真的生氣了,趕緊安慰他道︰“沒事,我回頭再配一味『藥』香出來,給母妃調調身子,會好的。”

    終于回了休息寢殿,玄天冥送她進屋就出了宮,她抱著那只名叫包子的貓上站在窗前。窗口剛好對著鳳府的方向。女孩的唇角微微挑起,她的同生軒,還真是有幾分想念呢。

    次日,還不及去給雲妃請安,月寒宮的宮女就領了個陌生的太監站到鳳羽珩面前,那太監沖著她行了一番大禮,隨後捏著嗓子道︰“襄王妃今兒一早就進宮了,如今人正在皇後娘娘宮里坐著,娘娘讓奴才來請您過去,軟轎都已經備好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