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64章 還我命來

第164章 還我命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不得不匆匆將最後一口早飯吃下,然後在宮女的侍候下漱了口,這才跟那小宮女道︰“替我跟母妃說一聲,就說我到皇後娘娘那邊去了。www.wuruo.com”

    小宮女一邊應著聲一邊幫她整理了下衣裙,這才放心地讓鳳羽珩跟著那太監去了。

    為了保證鳳羽珩不被人看到,軟轎已經抬到了月寒宮里,她一出寢殿的門就鑽到軟轎里,由著抬轎的大力太監抬著往皇後的中宮走了去。

    到時,皇後正陪著襄王妃坐在偏殿的暖閣里。襄王妃病得自己已經坐不住,要靠一個小丫頭扶著,皇後正勸她︰“你躺著就行了,等珩丫頭來了自會給你瞧病。”

    襄王妃很固執,堅決地搖頭︰“多謝母後體恤,兒媳頭一次見弟妹,總不好病歪歪的連坐都坐不住。”

    皇後輕嘆了口氣︰“她是大夫,怎麼可能會挑病人的理,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襄王妃還是搖頭,堅持坐著。

    鳳羽珩一看這情況,趕緊快走了兩步到二人進來,跪地下拜︰“阿珩叩見皇後娘娘,娘娘千歲千千歲。”

    皇後笑著道︰“正說著你就來了,快別多禮,起來吧。”

    “多謝娘娘。”鳳羽珩起了身,又沖著襄王妃拜了拜︰“給王妃請安。”

    襄王妃看著她,目光中帶著些許的審視。

    鳳羽珩也不躲,坦然地對上她的目光,二人對視半晌,襄王妃終于堅持不住,疲憊地敗下陣來,卻也松了一口氣,道︰“你跟你那個絕美傾城的姐姐,是不同的。”

    鳳羽珩明白,沉魚想要進襄王府做正妃的事,這個多年纏著病榻的正主兒不可能一點都不清楚。雖說今日她是要來治病的大夫,但畢竟是鳳沉魚的妹妹,對方有如此一番審視也是必然的。

    她笑了笑,上前半步,親手去扶襄王妃︰“皇上準許我叫一聲父皇,那阿珩也就不見外,叫您一聲三嫂了。三嫂還是先躺下,待阿珩先幫您診過脈咱們再說其它的。”

    皇後從床榻上站起身,也開口道︰“請你進宮是皇上的意思,讓阿珩為你瞧病也是皇上的意思。你就安安心心的讓她給你看看,不管治不治得好,這總歸是皇上的一個態度。”襄王正妃只能是你,鳳沉魚想進襄王府,門兒都沒有。

    襄王妃是個聰明的人,自然明白帝後如此費心是何用意,趕緊道︰“兒媳多謝父皇母後。”再看看鳳羽珩,面『色』緩合,“有勞弟妹了。”

    她笑笑,見人總算躺了,這才自顧地坐到榻邊,牽了對方手腕,悉心撫起脈來。

    “三嫂每日晨起時是否眼楮及面部會呈現較嚴重的水腫?午後下肢亦有水腫現場,但經過休息後會有減緩或者消失。每日均感體乏無力,易出虛汗,『尿』頻,甚至『尿』血,並伴有眩暈、氣急,胸腹積水癥狀?”

    襄王妃點頭,“你說的這些『毛』病全有。”再想想,補充道︰“阿珩確實是比旁的大夫說得更精確些。”

    鳳羽珩將她的手腕放下來,又去翻了翻她的眼皮,然後道︰“三嫂張開嘴巴,將舌頭伸出來。”

    襄王妃照做。

    鳳羽珩看過舌苔後,心里已經有了數。腎嚴,嚴重的腎小球腎嚴,但到底是原發『性』還是繼發『性』她還沒辦法判斷。

    這種屬于慢『性』病,不會立即要命,但時日久了會引發病變,貧血心衰等狀況也會愈發明顯。在二十一世紀可以用『藥』物控制住,但在這個年代,就是熬心血的重病,熬上幾年,直把人熬得油盡燈枯才算完事,真真是折磨人。

    “三嫂娘家那邊可有長輩生過同樣的病?”她必須得了解到襄王妃的家族病始,因為這種病多半是家族遺傳,若排除了這一點,搞不好就是有心人故意為之。當然,繼發『性』腎小球腎嚴的可能『性』便也大了些。

    襄王妃听她這樣問,到是也認真地想了想,然後搖頭,“沒有,我娘家人體身康健,從未生過像我這樣的重病。”

    鳳羽珩在心里嘆了口氣,如此一來便基本可以斷定這病可不是空『穴』來風,多半是從其它病癥上轉化過來。再加上這個年代的醫療水平不夠,中醫去病慢,如果有心人在這里面再動些手腳,病能好了才怪。

    她再仔細看這襄王妃,只見這人面無血『色』,嘴唇干裂,雙眼亦無神,頭發都有些枯黃。明明還不到三十的歲數,看起來竟是比皇後娘娘還老氣。

    “三嫂你听我說,從現在起,以前吃的『藥』就先停了,再也不要繼續服用。我會親自再給你重新配『藥』,無需經他人之手。”她一邊說一邊看向皇後︰“不知皇後娘娘這里方不方便讓三嫂住下,阿珩怕她回了襄王府,一切又都有功盡棄了。”

    皇後哪里能不明白好話里的意思,既然讓停了『藥』,就說明之前的『藥』不是沒有用就是出了問題,如今連襄王府都不讓回了,可見從前襄王府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皇後嘆了口氣,點點頭︰“這偏殿本就是特地給你們準備同來的,皇上早有吩咐,讓襄王妃在宮里將病養好再回府去。阿珩你也別回月寒宮了,來回走總歸容易被人瞧見,側殿還有個小暖閣,你先住著。”

    鳳羽珩點點頭,“還是皇後娘娘考慮得周到。”

    皇後上前一步握住襄王妃的手,道︰“你且安心住著,這事兒是你父皇點了頭的,誰也說不出什麼。縱是夜兒有心接你,他也絕對進不到我這中宮來。”

    襄王妃感激地就要起身,被皇後按了住︰“別折騰了,你與阿珩先說著話,本宮去看看皇上下朝了沒,總要是回個話的。”

    皇後說話起身出了暖閣,鳳羽珩也揮手退了屋內侍候著的宮人,等暖閣里只剩下她二人時,這才看著襄王妃,幽幽地道了句︰“其實三嫂心知肚明自己這病是如何重成這樣的吧?”

    襄王妃微怔了下,隨即苦笑開來︰“阿珩你何苦說得這樣直接。”

    “我若不直接,根本不知道三嫂到底是想活還是想死。”她也無奈,“你被人用『藥』物控制這麼久,都沒想過反抗麼?”

    襄王妃撐著起身,鳳羽珩將一只軟墊放到她身後讓她靠著,然後就听襄王妃說道︰“怎麼沒有反抗呢,最初生病時我是信了的,可後來不但治不好還越治越嚴重,我就已經起了疑心。有一次我蹤自己貼身服侍的丫頭,看到她與玄天夜身邊的一個侍衛往來甚密,而我的『藥』全部都是她經手的。那一次我鬧著不再吃『藥』,玄天夜便將那丫頭換了去,新來的人是從我娘家請來的嬤嬤,大夫也重新換過,『藥』也重新開過,我這才放了心。可這身子就是不好,直到現在,我連走路都費勁了。”

    果然。

    鳳羽珩輕嘆一聲,“都說嫁進王候宅院能有多好,一輩子吃穿不愁,卻不知一個不小心,就會把命給搭里。”

    襄王妃抱著一絲希望問她︰“我這病能治麼?”再想想,干脆與她坦白︰“我不想死!玄天夜當初娶我時,他是皇上最不待見的一個兒子,是我娘家爭氣,幫著他立了幾次大功,這才讓他能有了今日與其它皇子平起平坐的王位。可如今他羽翼豐滿,我的價值也被榨得一干二淨,他便想再尋新人,做為他的下一個跳板,我怎麼能讓他得逞?”

    雖病著,但提起曾經深愛如今亦痛恨至深的男人,襄王妃的眼里流『露』出一股狠意,沒精打采的面上總算是泛起一點光輝。

    鳳羽珩喜歡這樣脾氣的人,嫉惡如仇,總好過像姚氏那樣一味忍讓。有些人就是不要臉,你越是忍他,他就越是變本加利,鳳瑾元如此,現在看來三皇子玄天夜也沒好到哪去。

    “三嫂放心。”她給襄王妃吃了一顆定心丸,“你的治阿珩治得好,只是今日沒有準備,三嫂且先在這里歇著,容阿珩做些準備,明日便可為你治病。”

    “如此,便多謝弟妹了。”襄王妃笑笑,面上狠厲瞬間卸去,人又開始疲憊起來。

    鳳羽珩想了想,伸手入袖,從空間里調出一片西『藥』來。親自倒了碗水讓襄王妃送服,這才道︰“歇著吧,我就在旁邊另一間暖閣。你記著,除了我之外,任何人給你『藥』都別吃,午膳我過用來與你一起用,雖說這里是皇宮,但難保哪個宮人就被三殿下收賣。不瞞三嫂,您那位娘家來的嬤嬤,只怕也是三殿下的人呢。”

    鳳羽珩說完再不多留,轉身出了去。

    其實她並不需要什麼準備,所有的『藥』品和器械都在她的空間里,但她必須為這些『藥』品找到一個合理的來源。想來想去,她決定請皇後安排她去一趟太醫院,只要在里面待上幾個時辰便好。

    她的這個要求皇後自然是同意,于是這一整天,鳳羽珩都窩在太醫院的『藥』局里,直到傍晚的時候才重新回來。

    她回來時手上就多了個竹筐,筐里盡是從空間里翻找出來的『藥』和針劑。

    三日後,鳳家車隊行至京城城門前,趕車的車夫們集體松了口氣,只道總算是走完了一漫長的路,他們還真怕再來一次步聰事件,萬一踫到個脾氣更不好的,只怕他們的小命都難保。

    鳳家人與車夫們的心情也一樣,鳳瑾元最先掀了車簾子往城門方向瞅了瞅,直到看到熟悉的景象時,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早在半路,安氏便帶著想容去跟姚氏同乘一輛馬車,此時姚氏正緊張地抓著安氏的手問她︰“你說阿珩會不會在家里?”

    安氏搖搖頭,“應該不會。九殿下既然把她接了回來,就不可能那麼輕易的就還給鳳家。鳳家想要把二小姐接回來,只怕要付出點代價呢。”

    兩人正說著話,就在這時,忽然有一陣琴聲傳入耳來,音調淒哀悲慟,很明顯是喪曲。隨之一起傳來的是一聲花旦唱腔,依呀一聲,出口之詞竟是︰“鳳大人,請還二小姐的命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