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65章 做鬼也不能放過你們

第165章 做鬼也不能放過你們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一嗓子調著唱腔,又尖又亮,拖了好長的尾聲,足夠一個小範圍內的所有人都听了個真切。biqi.me

    想容下意識地發出一個聲音︰“咦?”

    姚氏和安氏也扒在車窗邊往外看去。

    鳳家的車隊已行至京城城門根兒底下,此時正值晌午,太陽雖不至于像夏秋時節那麼烈,但也像是審判一樣高懸當空,直照得鳳家人眯起眼楮。

    車隊隨著這一聲唱腔停了下來,就見城門外車隊前,有一個青衣花旦著了一身純白喪服,披散著頭發,正甩著寬長的水袖在唱著喪曲。在她旁邊還有個彈琴的女子,也是一身白衣,鬢上還別了一朵白花,正配合著唱腔自顧地彈著。

    兩人顯然是配合已久,琴音與唱腔完美地結合到一處,悲傷得讓人听了直想掉淚。

    有往來出城進城的人經過這里,紛紛駐足圍觀,甚至有些『婦』人女子竟跟著抹起眼淚來。

    可就在人們被這唱腔與琴聲吸引住時,卻听到鳳車馬車隊伍里有人怒聲大喝︰“胡鬧!”人們嚇了一跳,鳳家人也跟著一哆嗦,卻知道是鳳瑾元生氣了。

    也不怪鳳瑾元生氣,那花旦唱的是什麼呀?什麼鳳家二小姐慘死,鳳丞相還二小姐的命來。這哪里是唱戲,分明是叫魂。

    鳳瑾元氣得臉都白了,匆匆下了馬車吩咐身邊小廝到︰“把鬧事者給本相拿下!”

    小廝答應了一聲,叫上幾個下人一齊就上了前,擼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動手。

    可那唱戲的花旦心理素質極好,理都沒理這些人,該唱什麼還唱什麼,一聲聲二小姐,一聲聲鳳羽珩,訴得那叫一個悲。

    鳳家的下人們也怒了,這太欺負人了,現如今一個唱戲的敢跟丞相府對著干了?

    幾個怒從心頭起,幾步沖上前,揚起手,照著那花旦就要打下去。

    卻在這時,就听到有個颯爽的女聲揚了起來︰“我看誰敢打?”

    鳳家的下們一愣,可揚起的手卻因慣『性』沒能及時收得住,眼瞅著一巴掌就要拍上那花旦臉,常年跟在鳳瑾元身邊的小廝卻反應這來,一把將身邊同伴的手就給抓了住,同時小聲道︰“快住手!”

    那下人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可小廝的眼楮是很尖的,就在那女聲說出“我看誰敢打”這話時,他的目光就隨著聲音去尋找了,結果,一眼就被他發現站在人群里的幾位齊唰唰地穿著白裙的姑娘。其中一位他認得,正是文宣王府的舞陽郡主。

    他看到的鳳瑾元顯然也看到了,他只覺陣陣頭大,卻還是得快步上前,對著玄天歌站著的方向就拜了下去︰“臣鳳瑾元,見過舞陽郡主。”

    玄天歌這才往前走了幾步,跟在她身邊的幾位姑娘也紛紛上前,赫然是鳳羽珩的好姐妹任惜楓、鳳天玉和白芙蓉。

    四人皆是一身白衣加一朵白花,未施半點胭脂,素面朝天地站到了鳳瑾元面前。

    鳳瑾元深知這四人與鳳羽珩交情甚好,如今她們堵在城門口,又弄了個唱戲的來,明擺著就是找茬兒的。可舞陽郡主玄天歌在這里,他又能說什麼?又敢說什麼?

    玄天歌理都沒理鳳瑾元,只看著那已經不再唱戲的花旦,不解地問她︰“誰讓你停下的?”

    花旦很聰明,一點就透,隨即便與那彈琴的女子對視一番,二人齊動,依依呀呀地又唱了起來。

    這一回唱得之比前還要離譜——“鳳丞相你兒女多,自然不差鳳羽珩這一個,可她生是你鳳家的人,死是你鳳家的鬼,身上流著你鳳家的血呢,你何以這樣狠心,竟將自己的親生女兒燒死在屋子里?”

    鳳瑾元听得直『迷』糊,不由得納悶道︰“這都是哪里來的謠言?”

    花旦還在唱——“這世上無風不起浪,鳳丞相你若不做虧心事,民間何以傳你殺害親生女兒,傳得沸沸揚揚?”

    鳳瑾元氣得心都直突突,鳳家眾人再在馬車里坐不住了,紛紛下車圍上前來。

    姚氏往前多走了兩步,看著玄天歌幾人,目光帶了感激。

    玄天歌亦沖著她點了點頭,而後目光竟轉向鳳老太太,半晌,開口問她︰“阿珩就這麼去了,老夫人,您可想她?”

    老太太本來就舍不得鳳羽珩,被玄天歌這麼一問,再加上邊上喪曲這麼一彈,心哪能不碎?當下就抹起了眼淚。

    玄天歌又道︰“阿珩在時,每每老夫人腰酸腿痛,她熬夜不睡也要想著給她的祖母備好膏『藥』。本郡主曾問過她為何要這麼累,她卻說,在這個家里,父親不疼她,但祖母卻是好的,她多年未曾在祖母身邊盡孝,如今終于能回來,再累也是應該。可惜,從今往後,再沒有這樣體貼人心又精通醫術的孫女侍候在老夫人身邊了。”

    老太太哭聲更大了,一邊哭一邊道︰“阿珩,我的阿珩啊!”漸漸地,已經變成了嚎啕。

    鳳瑾元被老太太哭得頭都大了,就想勸兩句,卻見任惜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搬來一只炭盆,就擺在路中間,然後下人又遞過來一摞子紙錢,用火什子點著了火,蹲在地上就燒了起來,一邊燒一邊念叨︰“阿珩,咱們姐妹一場,卻不想緣份竟是如此短暫。你只知自己是回鄉祭祖,卻不知這一走竟有去無回。堂堂鳳家,那麼多下人,居然也能在自己的宅院里把小姐給燒死?阿珩,是不是枉死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如若真的被人謀害,你可要記得去找那人算帳,就算做了鬼,也不能放他們繼續喜樂人生!”說完,頭一抬,厲目掃,刀子一樣掃過鳳沉魚的臉。

    鳳沉魚涂了張黑臉站在隊伍里,本來是看熱鬧的,誰知道任惜楓竟能準確地找到她,嚇得她錚錚後退,逃也似的回了馬車里。如今她已經不用怎麼裝,經了這麼一出,她的精神已經不是很好,輕微的刺激便可經受不住。

    任惜楓看著她逃離的背影,一聲冷哼,蹲在那里繼續燒紙。

    而風天玉跟白芙蓉二人則一人抓了一大把紙錢站在原地開始揚著,配合著花旦的唱腔,唱一句她們揚一把,節奏感十足。

    圍觀的百姓開始沖著鳳家人指指點點,有多多少少听說過一些鳳家事的人小聲議論道︰“那位二小姐從小就被鳳丞相扔到了西北的大山里,本來就是打算餓死的,誰成想人家命大,不但沒死成,還平安的回來了。”

    還有人說︰“二小姐是從前那位姚神醫的外孫女,如今還在京里經營著百草堂呢。”

    “如此說來,鳳相不管那個女兒死活的事,是真的?”

    “有這個可能,舞陽郡主都樣說了,怎會有假。”

    百姓對鳳瑾元的鄙夷越來越甚,鳳瑾元終于忍無可忍,沖著玄天歌大聲質問道︰“舞陽郡主,你到底想干什麼?”

    誰知人家玄天歌還是不理他,到是又往鳳家人堆兒里掃了一眼,最終,目光在韓氏身上停了下來,就見她皺著眉道︰“家里大喪居然還穿著有花邊兒的衣裳,你們鳳家人就願意這一套麼?”說罷,伸手一指︰“來人,把她那衣裳給本郡主撕了!”

    也不知從什麼地方沖上來兩名侍衛,二話不說,直奔韓氏就過了去,就在鳳瑾元大叫住手和韓氏哇哇的『亂』叫聲中,將韓氏袖口領口以及裙角的花邊兒全撕了下去。

    侍衛捧著撕下來的布條回到玄天歌面前︰“郡主!”

    玄天歌點了點頭,“把這些東西收好,以後若是鳳相要上告,咱們也好有個證據。”

    鳳瑾元氣得直喘粗氣,就著玄天歌的話就點了點頭︰“本相一定要請皇上給評評理!不能因為你是郡主就這般侮辱朝廷命官!”

    玄天歌怎麼可能怕他這個,下巴一揚,亦大聲回他︰“你去告啊!就跟皇伯伯說你把他未來的兒媳『婦』給燒死了,讓皇伯伯好好查一查這事到底是怎麼個情況!當然,本郡主也會派人到鳳桐縣去查!鳳瑾元,你心里虧不虧你自己知道,如果真讓我們查到線索,你小心九哥一把火把你們所有鳳家人都燒死在鳳府里,給阿珩陪葬!”

    她狠狠地扔下這麼一句話,與此同時,任惜楓的紙燒完了,鳳天玉跟白芙蓉的紙錢也揚完了。幾人重新站回到玄天歌身側,就听玄天歌一聲令下︰“我們走!”幾位姑娘轉身就往城門里走了去。

    鳳瑾元松了口氣,心說總算是不鬧了,再這麼鬧下去他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可卻听那還未走遠的玄天歌又揚起聲喊了句︰“你們給我繼續唱,繼續彈,鳳家要進城也不用攔著,就在後頭給我跟著,一直跟到鳳府,唱到天黑,賞錢翻倍!”

    一句話,老太太只覺嗓子里一陣腥甜,一口血氣就涌了上來。她死死地捂住嘴巴將這口血給憋了回去,卻也把臉憋得通紅,血壓一下就竄了上來。

    趙嬤嬤嚇得趕緊給她找『藥』,老太太吃了『藥』就更想念鳳羽珩,不由得再次嚎啕大哭。

    鳳沉魚坐在馬車里,听著外頭傳來的老太太的哭聲,氣得一口銀牙都快咬碎了。下意識地就抬手想去打身邊的丫鬟,可手抬起來了才發現,根本就沒有可供她發泄之人。她這一趟只帶了倚月來,如今倚月死了,守在她身邊的,是鳳瑾元的暗衛。

    那暗衛看出鳳沉魚的心思,心中暗笑,鄙夷地白了她一眼,別過臉去。

    鳳瑾元見老太太哭個不停,沒辦法只能上前去安慰,他這一來,老太太到是不哭了,可卻一下就想起來剛才玄天歌撕韓氏衣服的事。

    再一偏頭,那韓氏正站在原地抹著眼淚哭呢,領口子都被人撕開了卻也不知道捂上點兒,就那麼四敞大開著。旁邊圍觀人群中,有不老實的目光早就往領子里頭瞄了,甚至她都看見了有男人偷偷的吞咽口水。

    老太太氣得火冒三丈,幾步沖上前,抬起腿,照著朝氏就踹了過去。

    韓氏感到不對勁,條件反『射』地那麼一躲,老太太一腳就踹了空。

    這一踹空不要緊,整個兒人都跟著往前沖了去,腿還劈著叉,撲通一下就坐到了地上!</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