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66章 阿珩,你可真幸福

第166章 阿珩,你可真幸福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趙嬤嬤大叫一聲︰“老太太。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人跟著就撲上前。

    老太太被摔傻了,叫了半天都沒動靜。

    鳳瑾元也害怕了,半跪在老太太身邊不停地叫著︰“母親!母親!”

    終于,老太太能動了,卻是單手托腰,臉都跟著扭曲起來,口中只會叫著一個字︰“疼!疼!”

    鳳瑾元心說壞了,這一定是傷了腰,趕緊吩咐下人︰“快!把老太太抬到車上去,回府,立即回府!”

    下人們七手八腳地上來抬人,老太太疼得直冒冷汗,不停地叫著︰“輕點!輕點!疼!疼啊!”

    終于,老太太被抬上馬車,鳳家人再不理那唱戲的花旦,快馬加鞭地進了城門。

    那花旦跟彈琴的姑娘到也執著,竟跟在鳳家車隊後頭一路小跑起來,盡管費得呼呼直喘,可到底有玄天歌那句“賞錢翻倍”刺激著,終于還是讓她們跟到鳳府門口。

    兩人稍做休息調整,很快便恢復了狀態,一個彈一個唱又在鳳府門前表演起來。

    鳳瑾元頭都要炸了,可趕又趕不走,人家一句“舞陽郡主吩咐的”就把他的話徹底堵死。要他去跟玄天歌講理?玄家的人什麼時候講過道理!

    沒辦法,只得待所有人都入了府之後緊關府門,卻還是能听到外頭的喪曲喪樂。

    老太太被人抬著口中還不忘了大喊︰“阿珩啊!我的阿珩啊!”一眼掃到韓氏,又狠狠地說了句︰“臉都被你丟盡了!”可外頭就這麼唱著彈著也不行啊,到底丟的是他們鳳家的臉,于是老太太強忍著腰疼跟姚氏求情︰“你能不能去跟她們說說,讓她們別唱了吧?”

    姚氏從鳳桐縣祖宅出事那日起就一直冷著個眼,那陰寒的程度可不差于鳳羽珩翻臉時。眼下听老太太如此說,就見她眼一翻,不帶絲毫感情地回道︰“我女兒死了,送個喪都不行嗎?”說完,頭也不回,轉身就走了。

    老太太看著姚氏離去的背景又是一聲唉聲嘆氣,腰疼得又厲害了。

    鳳瑾元也顧不上別的,急著張羅給老太太請大夫。而另一邊,姚氏則帶著忘川黃泉以及清靈三人快步往同生軒走去。

    直到過了柳園那邊開著的小門兒,總算是心情回暖了一些,不由得道︰“還是自己的家里好,那座鳳府,不進也罷。”說罷,又小聲問忘川︰“能漢有讓我見見阿珩?見不到她我這心里總也是不踏實。”

    忘川寬慰她︰“夫人別急,應該就快能見到小姐了,今晚奴婢回王府去打听下情況。”

    黃泉也道︰“夫人今日就踏踏實實的休息,明兒一早就能得到小姐的消息了。”

    姚氏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忘川卻又想到了什麼,趕緊跟清靈道︰“你可一定要記著,我們這邊的事,半句都不可對外人講,就是同生軒的下人之間也不許嚼舌根子,知道嗎?”

    清靈鄭重地點了點頭,“忘川姑娘放心,在去鳳桐縣之前清玉就同奴婢們講過了,同生軒的規矩雖然嚴得很,但咱們一條一條都記在心里,也是很樂意遵守的。”鳳羽珩可是在鳳府發放月例之外又多給了她們一份的,能為這樣的主子做事,誰會閑著沒事兒砸自己的飯碗?

    見清靈懂事,忘川這才放下心來。她知道,九皇子和七皇子既然救走了鳳羽珩,那定是要拿這件事做些文章的,搞不好連皇上都要參與進來,她可一定得看著這些下人點,千萬不要給說『露』了。

    這幾日,身在皇宮的鳳羽珩主要任何就是給襄王妃治病。皇帝皇後十分通情理,根本不來打擾,只是在一日三餐上盡量的為她準備些好吃的。

    玄天冥到是每天都來看她,然後對著她奇怪的治病方法不停琢磨。

    就比如說此時此刻,鳳羽珩正在給襄王妃掛吊瓶,玄天冥就特別不能理解︰“還能把水往人的身體里面打?”

    鳳羽珩糾正他︰“不是你所想像的身體里,而是血管里。這里面的也不是水,而是『藥』。”

    “哦。”玄天冥點點頭,“你剛剛說這種東西叫什麼?”

    鳳羽珩再次告訴他︰“叫輸『液』。就是通過靜脈滴注的方法將大劑量的『藥』品輸入人體靜脈,以此來為人體提供所需物質。簡單的說,就是比吃『藥』來得快。”

    “也是那位波斯師傅教給你的?”

    她點頭,“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教給我的。”

    “那這些東西呢?”玄天冥指著她的滴流瓶子,“你進宮的時候身上可沒帶這個,這玩意是什麼材質的?”

    他就要上前去『摸』,被鳳羽珩給攔下了,“不許『亂』踫,三嫂還在輸『液』呢,你一踫扎到手背上的針可就會跟著動的。”她嚇唬玄天冥,到也真給嚇唬住。玄天冥瞅了眼襄王妃手背上扎進去的針,默默轉動輪椅又退了回去,但卻依然看著鳳羽珩,等著她給答案。

    鳳羽珩十分郁悶,早知道不讓他來了。

    “就是一種跟琉璃差不多的東西,我自己找出來的,就在宮里找的。”她含糊地答著,同時向玄天冥遞去了一個求饒的目光。

    玄天冥翻了個白眼,不說?算了,他不問便是。這丫頭從遇到他的第一天起就奇事奇物百出,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什麼在宮里自己找出來的,宮里哪個角落不是他從小到大玩遍了的?能找出這種東西才怪。

    襄王妃瞅著兩人的相處方式,只覺十分新鮮。在她印象里,這位九皇子從來都是特立獨行的,沒有人管得了他,也沒有人制得住他。他跟他的母妃一樣,是最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如今看來,九皇子怕鳳羽珩?

    她沖著鳳羽珩眨眨眼,小聲道︰“你可真幸福。”

    鳳羽珩也沖她笑笑,“對三嫂來說,把身子養好才是最幸福的事。有了一個好身體,往後的日子才有奔頭。”

    襄王妃點點頭︰“你說得對。這些日子你又是給我吃『藥』又是給我弄這種針,我是真的覺得好多了,也不像從前那樣終日累乏。”

    鳳羽珩告訴她︰“這只是開始,再過幾日效果會更明顯些。只是……三嫂,有一事阿珩還要再囑咐你一次。”

    襄王妃主動接話道︰“你放心,你給我吃的什麼『藥』,還有用的什麼樣的針,我絕對不會對旁人說半個字,哪怕是父問我,我也不說。”

    鳳羽珩這才放下心來,“也不是阿珩小心眼,只是我那波斯師父傳授的醫術與咱們大順這邊不太一樣,我怕一時間別人接受不了。”

    襄王妃對此表示十分理解。

    別說旁人接受不了,就連她最開始也是無法接受的。

    她所見過的扎針只是針灸,哪里見過要往手背上扎的?還扎到了血管里!這還不算,針上居然還有個小孔,可以把『液』體的『藥』送到她體內。這都是什麼怪東西!

    可鳳羽珩是皇上軟點的給她治病的人,她不信服也得信服。更何況她的病治了這麼多年都沒好,如今基本是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治好算,治不好也沒什麼改變。

    卻不想,鳳羽珩治了幾日,她竟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今日晨起還在小花園里轉了一圈,這可是近一年來都不曾有過的狀態。

    襄王妃越來越相信鳳羽珩。

    鳳羽珩卻心知肚明治這病有多費勁!

    皇上明擺著是想要在短時間內就看到效果,可治慢『性』病最好的當然是中『藥』,然而,中『藥』見效慢,根本不可能在短短幾天就有成效。

    西『藥』呢?西『藥』見效到是快,可治標不治本,用過了西『藥』將來再想慢慢的去根兒可就難了。

    想來想去,她大膽地啟用了介于中『藥』和西『藥』之外的一種存在——藏『藥』。

    這種東西並不是大眾產品,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紀,藏『藥』應用的地域也絕對稱不上廣泛,這個年代人們就更是聞所未聞。

    但她卻知道,藏『藥』是在廣泛吸收融合了中醫『藥』學、印度醫『藥』學和大食醫『藥』學等理論的基礎上,通過長期實踐所形成的獨特的醫『藥』體系,很多奇病怪病難治愈的慢『性』病,都可以在服用藏『藥』之後得到很好的醫療效果,並不會影響到今後的治療。

    鳳羽珩給襄王妃吃的『藥』便全部都是藏『藥』。

    當然,她不會給任何人解釋她用的是什麼『藥』,在她還沒有大力發展百草堂之前,有一些東西還是只有她一人知道比較好。至于今後,總歸要看百草堂發展到什麼程度,若是與她預想的*不離,她也並不排斥親自用現代醫療知識培養一批古代醫生,也並不排斥將她『藥』房空間里大量『藥』品都介紹給這個年代的人們。

    “對了。”她想起個事來,趕緊轉回身問玄天冥︰“讓你跟我娘親說一聲,替我報個平安,你沒有忘記吧?”

    玄天冥苦笑,“怎麼可能會忘,班走每晚都回同生軒,你娘親好著呢。”

    她這才松一口氣,卻對玄天冥說姚氏“好著呢”不敢認同。她不在家,姚氏怎麼可能好。

    這段日子,鳳家一片死氣,所有人都被下了封口令,老老實實地待在自己屋里,三緘其口。

    同生軒外,鳳瑾元派了好多人把守,連他的暗衛都派出去了兩個,就是防止姚氏外出。

    但能攔得住別人,卻攔不住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班走。

    班走來來往往同生軒,鳳瑾元的白痴暗衛連影子都沒看見,人家都坐在屋里跟忘川黃泉還有姚氏說話了,他們還跟鳳瑾元回稟說“鳳生軒未見一點動靜”呢。

    有了班走的每日匯報,姚氏的心也跟著安了不少,她明白了鳳羽珩是在宮里給襄王妃治病,便也不再催著想要見女兒。她知道,女兒在做的是正事,她只要安安心心的守在家里,早晚有一天,她女兒會風風光光的回到鳳府來,到時候,鳳家所有人,都要為她的浴火重生而悔青了肚腸!</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