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69章 朕要給縣主壓驚

第169章 朕要給縣主壓驚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老太太心里著急,每次來聖旨都能給鳳府帶來地震一樣的效果,這次又會是什麼呢?

    “您可別著急起來。復制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69%71%69%2e%6d%65”趙嬤嬤見老太太撐著身子咬著牙就要起身,嚇得趕緊把她按住,“大夫說了,下地早了恢復得更慢,您可得听大夫的話呀!”

    老太太疼得直喘,不用趙嬤嬤按,她自己根本也起不來,只能是干著急︰“快去看看聖旨都說些什麼了!我不能親自接旨,皇上知道了可是要怪罪的呀!”

    趙嬤嬤說︰“老爺已經帶領府中小姐和姨娘們在前院兒接旨了,也跟宣旨的太監說了您重病在榻起不了身,那公公很是通人情理的,直說著不礙事,讓老太太好好養著,皇上不會怪罪。”

    老太太這才放下心,也不鬧了,就靜靜地躺在榻上等著消息。

    約莫過了小半個時辰,鳳瑾元帶著金珍與韓氏安氏還有姚氏一齊來到了舒雅園。

    因為要接聖旨,姚氏難得一見地出了同生軒的門,老太太一看到姚氏就跟看到親人似的,眼淚唰地一下就流下來了。

    姚氏見狀也是一陣唏噓,她都听說了這些日子老太太因為阿珩跟鳳瑾元鬧得也不太愉快,也听說老太太終日躺在榻上哭阿珩死得早。雖說可能是因為這個腰病才讓她更想念鳳羽珩,但到底在半路遇到步聰時,老太太也說了一句“別只都有情有意,你呢?”

    姚氏本就不是一個硬心腸的人,之所以如今強勢起來,完全是被“女兒已死”這個事情給刺激的。眼下她心知阿珩還活著,又覺得老太太多多少少還算念些人情,心里的怨氣便也少了些。

    她上前一步,從袖袋里掏出一小摞子膏『藥』來︰“這是在同生軒阿珩留下的『藥』室里找到的,一共就這麼些了,以前阿珩給您拿膏『藥』的時候我見過,就是這種。老太太先用著吧,好歹也能撐一陣子,但願能好得快些。”

    老太太一見這些膏『藥』比見到錢還親,兩眼都直放光啊,趕緊伸手把膏『藥』接過來揣到懷里,然後拉著姚氏淚眼婆娑地說︰“你在同生軒過得還好不好啊?府里有沒有苛待我們?如今我病著下不了地,保不齊就有別有用心的人去欺負你。”她一邊說一邊瞪了韓氏一眼。

    這一眼把韓氏瞪得那個冤啊——“老太太!妾身我到是想去同生軒,問題是我進得去嗎?您可不要什麼壞事都推以我身上!”

    “我不是說再也不想看到這個賤『婦』麼?”老太太看向鳳瑾元,“你還把她帶來干什麼?”

    鳳瑾元如今也討厭韓氏,這女人以前招人喜歡的樣子不怎麼的就突然變了,而且變得越來越讓人厭煩。但是今天,韓氏卻是必須得來。

    他正準備眼老太太解釋幾句,就听老太太拉著姚氏的手又道︰“你們有沒有再派人找一找阿珩啊?我總覺著她還沒死。那麼機靈的丫頭怎麼可能就被火燒死呢?”

    鳳瑾元最不愛听的就是這個,當即清了清嗓,打斷了老太太的話——“母親,宮里有聖旨下來。”

    老太太一愣,這才又想起聖旨的事。比起打听鳳羽珩,眼下還是聖旨的事要緊一些,于是趕緊收了話茬轉問起來︰“聖旨是下給誰的?上面怎麼說?”

    鳳瑾元道︰“是下給整上鳳府的。不只鳳府,只怕眼下所有四品以上官員家里都上到了同樣的旨意。”

    “到底是什麼旨意呀?”老太太有些著急。

    鳳瑾元這才道︰“皇上新封了一位濟安縣主,不但給了封號,還賜了封地。听說這位濟安縣主前陣子受了些驚嚇,皇上下旨,要在宮中舉辦宴會為她壓驚,邀請在京所有正四品以上官員及家眷參加,日子就定在本月初十。”

    老太太掐指算了算,“初十……那不就是後天麼?”

    鳳瑾元點了點頭,“時間上是有些倉促,下到咱們府上的旨意,除了邀請了兒子之外,還點明了要府上所有小姐悉數到場。”

    韓氏掩口輕笑出聲︰“皇上的意思是,讓四小姐也必須得進宮去!”她著重強調了必須二字,又氣得老太太臉『色』一陣發青。

    可再氣她也沒有辦法,鳳瑾元不可能拿聖旨開玩笑,說了是府上所有小姐,那就一定是所有小姐。

    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無奈地道︰“那就派人去把她接回來吧。”

    韓氏面上難掩的笑意,“老太太,是不是得著人加緊做幾件衣裳給四小姐?如今都入冬了,四小姐還在長身體的時候,去年冬天的衣裳早都不能穿了。”

    老太太哪能不知道這個道理,但她就是不想給做,她就是一想到那鳳粉黛干的事兒就覺得惡心。于是狠狠地道︰“你也知道入冬了!冬天的衣裳怎麼可能一日就做完?你是想讓她後天進宮時穿著裁剪到一半的衣裳去?”

    韓氏眼一瞪︰“那也該到成衣鋪子去買!”

    老太太這下到是點了頭,“恩,街邊兒的成衣鋪子不少,讓小人去買吧,至于價錢,左右是你自己出,想買什麼樣就買什麼樣的。”

    韓氏氣得扯著鳳瑾元的袖子就開哭︰“老爺!四小姐是您的親生女兒啊!雖說是庶女,但如今府里頭……哎呀老爺,老太太這樣太欺負人了吧?”

    鳳瑾元可不覺得老太太欺負人,要不是聖旨上說讓所有小姐都去,他是說什麼也不想讓鳳粉黛回來的。

    金珍在旁邊看出了鳳瑾元的意思,便開口勸起韓氏︰“姐姐不要為難老爺了,左右一件衣裳而已,姐姐在府里這麼久,總不會連這點銀子都拿不出吧?”

    “你懂什麼?一個下人,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兒?”要說韓氏在這個府里最討厭誰,除去鳳羽珩,那肯定就是金珍了。她原本是鳳瑾元的專寵,自從有了金珍,鳳瑾元連她的院子都不肯再進,都是這個賤人,搶了所有本該是她的恩寵。韓氏看著金珍,眼里都能噴出火來,不由得又罵道︰“下賤的東西!”

    “你……”金珍面上盡是委屈,伏在鳳瑾元肩頭就哭了起來。

    老太太指著韓氏道︰“你給我滾出去!以後我的舒雅園,不準你踏足一步!滾!”

    韓氏哪里肯走,帶一個勁兒地說著︰“四小姐就要回來了,老太太怎麼也得給四小姐的屋子再添些東西才好。”

    鳳瑾元厲目一瞪,也跟著說了句︰“滾!”他話說完,身邊的小廝一步沖上前,揪著韓氏的衣領子就往外扯。

    韓氏哪里有小廝的力氣,一會兒的工夫就被拽了出去。就听得她的吵鬧聲越來越遠,老太太總算覺得能透過氣來,再看看金珍,不由得安慰道︰“別哭了,那韓氏到是給我提了醒,上了冬,你們的衣裳都還沒錯,趙嬤嬤,明兒你就著人去做吧!”

    “哎,老奴記下了。”老嬤嬤連連應聲,又道︰“只是幾位小姐入宮的衣裳實在是有些趕不急,聖旨來得太突然了。”

    鳳瑾元道︰“沉魚新衣裳有的是,不必再做的,想容和粉黛就到外頭成衣鋪子去看看吧!”

    安氏趕緊接話說︰“三小姐入冬的衣裳妾身這邊提前添置了幾件,就不用再置辦了。”

    “那就這麼定吧!”老太太把話封死,“你們回去各自準備,把規矩都講一講,可別進了宮給鳳家丟人。行了,回去吧,我要歇著了。”

    歇著什麼呀,她根本就是想快點把人都趕走,好趕緊貼上姚氏帶來的膏『藥』。

    姚氏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帶著頭主動俯了俯身︰“那妾身就先回去了。”什麼在『藥』室里翻出來的啊,根本就是班走從鳳羽珩那里帶到的,並且也帶了話來,老太太現在可不能倒下,至少還能替二小姐多說說話。這些膏『藥』也讓姚氏安了心,至少知道她的阿珩是真的沒事。

    老太太感激地看了姚氏一眼,輕言輕語地說︰“去吧!”

    鳳瑾元沒說什麼,只道︰“那母您好好休息。”轉身帶著一眾小妾走了。

    見人一走,老太太趕緊招呼趙嬤嬤︰“快快!燒開水給我後背擦一擦,我要貼膏『藥』!”

    趙嬤嬤笑著說︰“姚姨娘把膏『藥』拿來時,老奴就已經吩咐下去了,這會兒都快開了呢。”

    老太太眯著眼笑開了花,可很快就又哀傷起來,“要是阿珩還在,該有多好。”

    趙嬤嬤也跟著嘆了口氣,“要是二小姐還在,老太太的腰病怎致于如此嚴重。”

    老太太糾正她︰“要是阿珩還在,我怎麼會閃了腰!”

    “是,是。”趙嬤嬤趕緊順著她的話說,“都怪那個韓氏,太不懂規矩了。”

    “要說最好的,還得是姚氏,那可是正正經經的大家閨秀。她掌家的那些年,鳳家多麼的平順,就連瑾元的仕途也是一路高升。可惜……唉。”她重重地嘆了口氣,“如今瑾元走到哪,身後都眼著一堆妾,連個主母都沒有,像什麼樣子!”

    趙嬤嬤心里一動,老太太這意思是……

    “等宮宴結束後,鳳家是時候重新立個祖母了。”老太太果然如是道,“避了幾年姚家的風頭,如今看來似乎也沒什麼大事,子睿不是都到雲麓書院去讀書了麼!還拜了葉山長為師,想來咱們府上把姚氏重新抬回祖母之位,也是應該的。”

    趙嬤嬤跟著點頭︰“的確,姚……夫人的確是上佳人選。”

    次日一早,鳳粉黛回府,是鳳瑾元親自派的人去接。

    一大早的韓氏就在門口等著,府里其它人出于好奇,到是也跟著湊到門口,除去姚氏還在同生軒外,就連沉魚都出來了。

    不多時,就見一輛馬車自遠處而來,到鳳家門前停下。

    有下人上前去放了腳凳,再掀了車簾,就見里頭一個衣著樸素的小姑娘款款走了下來。身形消瘦,面龐也有些微黑。

    韓氏哭天搶地的就撲了上去︰“我的粉黛啊!你怎麼瘦成了這樣兒!”</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