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71章 有些美夢是做不得的

第171章 有些美夢是做不得的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一句話,把屋里人都給說『迷』糊了。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淳王府?那不就是七皇子的府上麼?

    七皇子往鳳府送了一件衣裳,還是給想容的?

    想容張著嘴巴驚訝得說不出話,而老太太幾乎以為是鳳羽珩的魂兒附到想容身上了。

    要說玄天華對鳳羽珩好,那是人們已經習慣了的,畢竟有九皇子的關系擺在那呢。可如今他居然給想容送了一件衣裳來,這叫人該往哪個方向去想?

    老太太愣了一會兒,這才想起來問那丫頭︰“送衣裳的人呢?”

    丫頭道︰“送到府門就走了,何管家說是個小太監。”

    老太太心說那是沒錯了,除了宮里,就只有王府里才用太監。她不由得看向想容,納悶地問她︰“你與七殿下很熟?”

    想容搖搖頭,實話實說︰“稱不上熟,只是從前與二姐姐在一塊兒時,見過幾次。但七殿下從來都是跟二姐姐說話的,想容也不知道殿下為什麼送衣裳給我。”

    小丫頭說這話時,臉頰紅紅的。不管怎麼說,能收到七皇子送的衣裳,還是讓她心里裝了滿滿的激動。

    七皇子是什麼人啊!那是公認的全天下長得最好的人,就像個神仙,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甚至每一個眼神都能讓人銘記一生。她原本以為沾了二姐姐的光跟七皇子說過幾次話,已經是人生幸事了,卻不想,今天竟收到了他親手送的一件衣裳。

    老太太在榻上躺了半天沒再說話,她覺得有點兒『亂』,腦子有點兒不好使。直到想容小聲地探問了句︰“祖母,我能否把衣裳拿回去?”她這才回過神來,怔怔地道︰“去吧,去吧,可要仔細些,七殿下賞的衣裳一定差不了。”

    想容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從那丫頭手上接過托盤,都沒敢交給自己隨身帶的丫頭,親自捧著回了院子。

    直到見了安氏,這才長出一口氣,略有些興奮地道︰“姨娘猜猜,剛剛在舒雅園發生了什麼?”

    安氏自然是猜不到的,想容的丫頭趕緊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包括沉魚跟粉黛兩人的一番爭吵都繪聲繪『色』地講了出來。

    安氏對沉魚跟粉黛的事到沒什麼興趣,只道︰“早上瞧著粉黛回來時的那個樣子,就知道回府了也是不願安生。”隨後,目光就一直盯在想容捧回來的那件衣裳上。“快把紙包打開。”她催促道。

    想容點點頭,這才將托盤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再小心翼翼地將外頭包著的紙給拆開,隨即,一件素藍『色』的華服就展在了眼前。

    兩人眼前一亮,那丫頭干脆就“哇”了一聲,直呼︰“這到底是什麼料子?怎的看起來就像是湖水?”

    小丫頭形容的十分貼切,這料子看起來就像是清澈的湖水,一目見底。

    想容也不知道是什麼料子,就怔怔地盯著衣裳,腦子里全是玄天華那出塵的笑。

    安氏看了一會兒,感嘆道︰“雖不是五寶,卻也不比五寶差到哪去。這種料子我若沒猜錯,應該是北邊千周國的皇後娘娘最喜歡的湖心鍛。”

    想容臉上都開了花,下意識地就道︰“姨娘,你說七殿下送這樣的衣裳給我,是什麼意思?”

    安氏在想容的面上看到了期待這『色』,心中就是一驚,趕緊出言將想容的美夢打斷︰“你且莫『亂』想!在你前面有你大姐姐和四妹妹的教訓在,想容,我不希望你再存了攀高枝的心思。皇子不是人人都能嫁的,也不是嫁過去的人都能過得好的,更何況那七殿下出塵若仙,看似慈心良善,可不招他待見的人,什麼時候在他那里得到過好處?他跟九皇子其實是一類人,你萬萬不可覬覦。”

    想容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怎麼會呢,姨娘,我沒有那麼大的奢望。七殿下送這衣裳,只怕是顧念著二姐姐從前對我的照顧吧!一輩子能得一件七殿下送的禮物已經是難得了,想容再沒有別的指望。”

    安氏這才放下心來,輕拍拍想容的肩︰“你別怪我姨娘,這都是為了你好。雖然庶女的命運不是給嫡子做側,就是給庶子做正妻,但總好過嫁給皇子為妃。如今看似風光,但將來有一天皇子奪嫡,還指不定誰活誰死。”

    想容到底年紀還小,听不懂太多大道理,卻也知道安氏是真心為她好的。于是感激地點點頭,再伸手往那湖心鍛上『摸』了『摸』,心里微微嘆息,隨即便揚起笑臉來︰“想容才十歲,五年之後還指不定是什麼樣的光景呢,不急。”

    安氏也知道不急,可淳王送來的這件衣服還是讓她有些擔憂,這一場宮宴究竟是福是禍,一切都是未知。

    次日清早,鳳家已經在為三位小姐進宮做起準備。

    想容收了淳王送來的衣裳,這事兒打從昨兒夜里就傳遍了整個府宅,沉魚一邊任由倚林給她涂著那皇後賞下的黑胭脂,一邊狠狠地瞪著銅鏡。手里的帕子死死擰巴著,都快被她扯斷了。

    倚林小心地與她說話︰“大小姐應該開心才是。”

    “有什麼好開心的?”沉魚狠狠地剜了倚林一眼,“人家進宮還有皇子給送衣裳,我卻要涂黑了臉,這叫我如何開得了心?破宮宴,不去也罷!”

    她說著就要去拆頭上的裝飾,嚇得倚月趕緊給她雙手按住。這頭發整整梳了一個時辰,要是弄『亂』了她可就白忙了。

    “大小姐想想,當初皇後娘娘還說不讓您進宮呢,這次不也又改口說讓府上所有小姐都去麼。照奴婢看,這黑胭脂多半也就是皇後當時正在氣頭兒上,這次宮宴之後指不定就把這責罰給消了。”

    這話到是說到沉魚心底去了,這次能進宮的確有點出乎她的意料,不過能不能免了她這黑胭脂,卻還是個未知。

    “你這丫頭,到是比從前的倚月會說話些。”

    “是小姐教導的好。奴婢比倚月多跟了小姐三年,這三年可不是白跟的。”

    鳳沉魚點點頭,“恩,你懂事就好。行了行了,夠黑了,別再涂了。”沉魚打開倚林的手,又看了一眼銅鏡,氣得一把將鏡子扣到桌面上,“真是煩人。”

    “小姐換衣裳吧。”倚林拎著一件淡黃『色』的冬裝到沉魚面前,“這次就不要穿紅了,免得惹了皇上生氣。”她提醒著沉魚上次的教訓,沉魚到是沒說什麼,卻看著她手里那件冬裝皺了眉,“這好像是以前母親在的時候為我置辦的?”

    “正是。”倚林一邊幫她換上一邊說,“昨兒從老太太那里拿回來的成衣不是很合身,現改又來不急,更何況,外頭買的成衣怎的也不如自己家用料子做的好,小姐還是穿這件吧。”

    沉魚點點頭,“成衣鋪子能舍得用什麼好料子,這件衣裳我沒記錯的話,還是去年三舅舅從外省拿回的料子送給我的。”

    “可不,三老爺最疼愛小姐了。”倚林下意識地接了句口,卻又立即意識到說錯了話,不由得哆嗦一下,不再作聲。

    沉魚也沒責好,只是嘆息道︰“想想從前的光景,真是恍如隔世啊!”

    終于,三位小姐都穿戴整齊到了府門口,鳳瑾元早已經等在那里。

    眼看著三個出落得一個比一個好看的女兒,他不由得也有些感嘆,再看著想容身上穿的湖心鍛,心底思量便更甚了幾分。

    淳王,向來處于中立,出塵若仙的淳王,居然主動給他的庶女送來了一件衣裳,還是這樣名貴的布料,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他絕對不相信是淳王看上了想容,且不說兩人見面次數本就不多,想容還是做為鳳羽珩的附屬品存在的。單是淳王那『性』子,怎麼可能對一個才十歲的小丫頭起心。他們臣工間私下里小聚,說起淳王時,多半都是搖搖頭,都覺得他這輩子就算一直不娶,也是正常的。

    但若不是因為動了心,那又是為了什麼?

    鳳瑾元皺著眉看向想容,待人走近,卻又換了笑臉,“想容穿這件衣裳,很是好看。”他不能給想容臉『色』看,畢竟淳王有禮在前,他若連個笑臉都沒有,傳出去只怕又要生事端。

    想容沖著鳳瑾元俯了俯身,道︰“多謝父親。”不親不疏,恭敬有加。

    粉黛和沉魚齊齊看了想容一眼,眼中的妒火一個比一個燒得熱烈。

    特別是粉黛,她穿的就是昨兒從老太太那里挑來的衣裳,還自認為挑了件最好看的,卻沒想到這一姐一妹干脆誰也沒穿那成衣。這麼一比起來,到是她最上不得檔次台面,這可跟她原本料想的將兩人踩在腳下差距甚大。

    想容感受到身邊的兩束目光,卻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能低垂著頭,一句話都不說。

    府里眾人都出來送三位小姐進宮,就連姚氏都來了。

    但對于沉魚和粉黛來說,身後的人既沒有老太太,也沒有主母,她們的身份最為貴重,自然不會回頭看一眼那些妾室。

    只有想容,在出府前回過身來,沖著後面站著的姚氏安氏韓氏還有金珍俯了俯身,然後才跟著大家一起上了馬車。

    安氏瞅著粉黛被韓氏打扮得那個模樣就一直搖頭,小聲與姚氏說︰“怎麼看都有一股子鳳塵味道,小小年紀就被韓氏弄成這樣,長大了可怎麼了得。”

    姚氏也無奈地道︰“鳳家的孩子總是心高氣傲,卻不知爬到高處並沒有多少好處。當然我姚家何等風光,如今又如何呢?妹妹一定要好好教導想容,可不能讓那孩子隨了鳳家人的『性』子。”

    安氏點頭,“那是自然,姐姐放心,想容是跟著二小姐學出來的,不會差了。”

    提到鳳羽珩,姚氏又是一聲感嘆,心下卻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她知道,這次的宮宴,一定會發生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也絕對不會讓她的阿珩吃了虧去。</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