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81章 和離之權

神醫嫡女 第181章 和離之權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瑾元不敢怠慢,一撩衣袍跪到了地上,“臣鳳瑾元,接旨!”

    身後一眾女眷也跟著跪到地上,姚氏也繞到她身前跪了下來。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人人心中忐忑,人人都在猜測著這道聖旨究竟是什麼內容。

    但實際上,聖旨的內容很簡單,短短一句話便宣判了鳳府的格局再度洗牌︰“姚氏之女姚芊柔,朕賜你與鳳瑾元和離之權。”

    鳳瑾元听傻了,猛地一下抬起頭來,沖口就問︰“你說什麼?”

    姚氏亦大驚,先前還在思量著重新做回主母,今後該如何跟鳳瑾元相處,若鳳瑾元要留宿同生軒,她趕不趕得走的問題。但一轉眼,鳳羽珩便給她宣讀了這麼一個大權利。

    “父親失言了。”鳳羽珩將手中聖旨轉過來,正對著鳳瑾元的視線,“是父皇上說,並不是阿珩的意思。”

    “這……”鳳瑾元完全想不到大順這個任『性』的皇帝居然還能下出這麼一道聖旨來!賜給一個女子跟丈夫和離之權,這別說是大順,即便是歷史上也是前所未有之事啊!

    鳳瑾元都無語了。

    鳳家人也無語了。

    老太太躺在榻上張著嘴巴發不出一點聲音,這個二孫女,不回來時她天天想,回來之後卻又給鳳家帶來了這麼一道晴天霹靂。和離之權掌握在女子手里,這對男人來說是多大的侮辱啊?

    當然,有人歡喜就有人憂愁,有人憂愁自然也會有人歡喜。比如沉魚和粉黛還有韓氏在听了這道聖旨之後就很開心。那韓氏更是笑鳳羽珩聰明反被聰明誤,居然給母親請了這麼一道旨,真不知道是在幫姚氏還是在坑姚氏。

    她卻不知,鳳家主母這個名份在人家姚氏和鳳羽珩的眼里根本一文都不值,鳳羽珩絕不允許自己以及姚氏的命運被這座鳳府來主宰。我命由我不由天,連天都不由,憑什麼由你鳳府?

    “母親。”鳳羽珩看著姚氏,“聖旨您收好,將來若是……”

    “不必將來了!”姚氏伸手將聖旨接下,還不等鳳羽珩說完,便做了決定,“我今日便與鳳瑾元和離!我以主母之身與之和離,我的兒女依然是鳳家的嫡子嫡女。當然,若鳳相有其它安排,我也沒有話說,我相信我的兒女也不只依靠著鳳家的榮耀過日子,他們一個是皇上親封的有著自己獨立封地的縣主,一個是帝師葉榮的入室弟子,還怕沒有好的前程麼!”

    姚氏這是明白著的威脅,亮出自己一雙兒女的尊貴身份,鳳瑾元你自己合計合計,這樣的兒女你敢不敢動?

    鳳瑾元氣得幾乎吐血!他心里明白,即便與姚氏和離,這一雙兒女也注定是鳳家的嫡子嫡女,這輩子除非皇上開口,否則他是不敢動那姐弟分毫的。

    “芊柔!”老太太扯著啞嗓子喊她,“要三思啊!”

    就連安氏都有些著急地扯扯姚氏的袖子︰“姐姐,好不容易熬出頭了,你這又是何苦?”

    想容卻微搖了頭,拉了安氏一把,小聲道︰“母親做得沒錯。”

    安氏不理解,埋怨想容︰“小孩子家家你懂什麼?”再勸姚氏︰“這麼多年的苦都熬過來了,如今這府里的主母又回到姐姐手上,你為何還要往出推讓呢?”

    姚氏淡淡地笑著,起了身,轉向鳳家眾人,直接將手中聖旨揚了起來,高聲道——“我,姚顯之女姚芊柔,今日宣布與鳳瑾元和離,從此以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聖旨在手,鳳瑾元縱是有萬般不願他又能說什麼?只狠狠地瞪著姚氏,咬牙道︰“但願你不要後悔!”

    “絕不後悔。”

    一句話,斷絕了她跟鳳瑾元全部的情義。

    鳳羽珩笑意盈盈地看著姚氏,立即改了口,“娘親,從今往後,阿珩和子睿來保護你。”

    想容也站起身走到姚氏面前,行了個禮︰“姚姨,恭喜。”

    “混賬!”想容一聲恭喜,氣得鳳瑾元火冒三丈。縣主他打不得,這個女兒可是能打的。于是站起身,揚了手就要往想容的頭上拍去。

    “父親。”趕在他的巴掌落下之前,鳳羽珩又開口了,“您最好不要一下子把女兒全都得罪了,動手之前,先想想還剩下什麼。”

    鳳瑾元的手生生的就止了住,鳳羽珩說的沒錯,打了想容,他就又失了一個女兒的心。這個三女兒本就是跟鳳羽珩她們一條心的,他若再動手,便會更寒了去。剩下的兩個,沉魚已經是個半廢人,而粉黛,卻是個根本上不了台面的。

    他堵得心都在哆嗦,揚起來的手就那麼尷尬地放了下來,看看想容,再看看姚氏,終于,目光落在鳳羽珩臉上。

    鳳瑾元開始後悔了,後悔當年趕姚氏下堂,後悔當年把她們娘仨送到西北,只是當初誰又能想到盛怒的皇上會對姚家的態度有所緩和?誰又能想到今日的鳳羽珩竟會有這樣的出息?還有,誰又能想到,一向任『性』妄為的九皇子,居然會對他這二女兒如此上心?

    鳳瑾元心底升出無限絕望,看著鳳羽珩怔怔地就問了句︰“如果當初為父沒有送你們去西北,今日還會是這樣的結果嗎?”

    鳳羽珩忽然就展了一個燦爛的笑來,就像浴火重生的鳳凰,展著耀眼的雙翅錚錚地告訴鳳瑾元一個事實︰“若是沒有當年西北三年,也不會有今日的我。父親,你的女兒,已經跟從前不一樣了。”

    鳳瑾元是被沉魚攙扶著出了舒雅園的,雖然沉魚不停地在與他說︰“父親不要傷心,無論如何,沉魚都永遠站在父親身邊,沉魚不會離開父親的。”

    可他要沉魚又有什麼用?

    三皇妃的病好了,三皇子的玉礦也沒了,外頭養的那些兵馬眼瞅著就要斷了糧草,他鳳家也沒了沈家的支撐,這一場幾乎還不算正式開始的合作,難道就要這樣子結束?他千選萬選的挑中了三皇子,沒成想,卻是這樣的結果。

    “父親。”二人走在前,沉魚湊近了鳳瑾元低聲開口,“從鳳桐縣臨回時,三舅舅來看過沉魚,帶了些銀票,如果父親需要周轉,可一定要跟沉魚說。”

    他一愣,下意識地就問道︰“有多少?”

    “一百萬兩。”

    “這麼多?”鳳瑾元有些吃驚,“沈家不是已經撒了京城的生意,怎麼的還能拿出這麼大一筆銀子?”更深的話他就沒說,但心里卻在合計,這麼一大筆錢直接就給了沉魚,如此看來,沈家的家底還是殷實的。

    “京城是撒了,但外省的生意都還在做著。”沉魚伴著鳳瑾元到了松園院口,沒再往里走,“沉魚不知道能幫上父親什麼,心里甚是失落,希望父親能保重身子,有難處的時候一定來跟沉魚說。”她扔下這話便轉身走了。

    鳳瑾元看著沉魚的背景,又想著這些年對這個女兒的培養,心里對鳳子皓的恨那真是把尸體挖出來鞭尸都解不了的。如果沒有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他的沉魚就還是嫡女,鳳羽珩也沒機會變成縣主,姚氏更沒本事跟他和離,鳳家還是原本的模樣。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鳳子皓造成的!

    對!帳要找鳳子皓來算,雖然人已死,但他是沈氏所出,這筆帳就由沈家來代勞也不錯。

    沈家能拿出一百萬給外甥女,他就絕對有辦法再從那家人手里榨出更多銀子來。

    可惜,他想得到是不錯,但此時此刻的同生軒,鳳羽珩卻在吩咐著忘川黃泉去做一件與鳳瑾元心中所想息息相關的事——“你們去查查沈家在大順都有些什麼生意,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太順了,以至于還有工夫在鳳梧縣圍堵我。我這麼記仇的人,怎麼能把這茬兒給忘了呢?”

    黃泉忘川二人對鳳羽珩的決定那是絕對的服從,特別是黃泉,當下就表示︰“查到一個燒一個。”

    鳳羽珩撫額,“你們御王府的人都喜歡放火麼?”

    忘川答︰“殿下曾經說過,放火是最省事兒的。”

    她趕緊搖頭,“那可不行,王府燒也就燒了,生意鋪子萬萬不能燒。你們先查著,查好了整理一下交給清玉,讓她琢磨琢磨怎麼能把沈家的錢變成我們的錢。”

    黃泉忘川覺得這個主意甚好,笑嘻嘻地出去做事了。

    姚氏一直坐在鳳羽珩的身邊,听著她們說話,覺得又新鮮又嚇人,更讓她有點緊張。

    見兩個丫頭出去,她趕緊就問︰“這樣做能行嗎?沈家人個個都是做生意的好手,那些生意他們經營了十好幾年,哪里是說破壞掉就能破壞得掉的?”

    鳳羽珩笑著告訴她︰“娘親寬心,沈家人是好手沒錯,咱們清玉也不是好招惹的。再說,不是還有忘川和黃泉嘛,她們在王府里那麼些年,去外省使點小手段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姚氏見她說得篤定,便也不再多言,只道︰“娘親相信你不管做什麼,都能成的。”說著又輕嘆了一聲,抬眼看看這同生軒,猶自感慨︰“從此以後就不用再去那邊了,那座府宅我住了近二十年,終于住到了頭。”

    鳳羽珩起身走到姚氏近前,握住姚氏的手說︰“皇上在宮宴時就說了,將這同生軒改成縣主府,開正門,娘親以後可以隨意進出,再也不需要看鳳家人的臉『色』。嵐姨很想念您,沒事您就多走動走動。”見姚氏還是一副厭厭的樣子,她想了想,又道︰“看皇上如今的意思,外公一家早晚有一天是要回京城來的。娘親再也不能像從前一樣只依附于鳳家來生活,姚家回京之後能不能馬上站得住腳,這些還得靠您的運作。所以您必須得打起精神來,就算不為了自己,也為姚家想想,為我跟子睿想想,咱們必須得給自己爭一個好的未來。”

    她的話感染了姚氏,一種難以言表的激動之情呼之欲出。好像女兒給她描繪的是一個光明的未來,一個與回到京之後的鳳羽珩一樣的新生。</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