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83章 步霓裳我送你一場報應

神醫嫡女 第183章 步霓裳我送你一場報應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玄天華被請到同生軒鳳羽珩的院子里,忘川黃泉將人讓到堂廳坐等,鳳羽珩則提著那只木盒一頭扎進『藥』室。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藥』室的窗簾是常年都遮著的,因為她說屋子里的『藥』材需要背光,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遮上之後她便可以隨時隨地進到空間里面。同生軒的人早就知道她的習慣,只要人一進了『藥』室,外頭肯定不會有人打擾,除非很要緊的事,不然鳳羽珩在里面可以保證絕對的私密。

    空間的手術室里有一套檢驗設備,她當軍醫那麼些年,治過活人也驗過死人,雖說不是法醫,但對尸體解剖與鑒別也並不是完全一無所知。

    貓的尸體在她手下折騰了近一個小時,身體組織經過各項現代科學器械的鑒定,總算讓鳳羽珩得出結論來。

    的確是那根手指惹的禍!

    讓她驚奇的是,饅頭中的毒竟與她之前所中的『迷』。『藥』是完全一樣的。

    她緊緊握拳,一直就在猜測為鳳沉魚和鳳子皓提供『藥』品的人是誰,如今竟是以這種方式讓她知道了答案。步霓裳,如果是她,就很好理解了。作案理由作案動機全部都有,再加上饅頭的死,鳳羽珩已經可以肯定步霓裳是將毒『藥』藏到了指甲里帶進宮來,如果不出那個意外,只怕在宮宴現場還是要向她下手的。

    她撫『摸』著饅頭的尸體,只道這小家伙其實是替她擋了一劫,卻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步霓裳,血債必須血還,也不知道這個道理她懂不懂。

    終于走出『藥』室,玄天華還坐在堂廳的客座上喝茶。鳳羽珩將那只盒子遞給他,道︰“就埋在宮中吧,父皇一定也想這麼做。”

    玄天華點頭,問她︰“原因可查到了?”

    “步霓裳的手指有問題。”她將檢驗結果又跟玄天華重復了一遍。

    玄天華听得直皺眉頭,“如此說來,鳳桐縣一事步霓裳也有參與。這只貓的死,父皇一定會追究,但你若想自己動手,我也可以幫你周旋。只是步家現在連根拔除還不是最佳時機,步聰還在外面。”他將形勢與鳳羽珩做著分析。

    鳳羽珩也明白這個道理,步聰的事情她自己也心里有數,自然知道皇上不可能放任那只大魚還在外面時就對步家動了手腳。“我只要步霓裳。”她做了決定。

    玄天華點頭,“好,那你自己保重,有事就到淳王府去找我。”他不再多留,提起木盒子就走了出去。

    鳳羽珩往外追了兩步,急著問了聲︰“七哥,玄天冥什麼時候能回來?”

    他站住腳,轉頭道︰“還不好說。”

    “哦。”她有些失落,“沒事,七哥回吧,路上小心。”

    他輕輕地應了一聲,面上掛著淡淡的話,一轉身出了院子。

    鳳羽珩拉了一把身邊的忘川,“我總覺得七哥今日情緒似乎不大對勁。”

    忘川想了想,突然“呀”了一聲,“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

    “什麼事?”她奇怪。

    “七殿下生母的祭日就在冬日,具體是哪一天奴婢也不記得,總之每年冬日里七殿下都要去祭拜生母。”

    “怪不得。”她總算明白為何今日在玄天華的身上總是能看出幾許落寞來,想來那祭日也就最近幾天了吧。

    當天晚上,鳳羽珩帶著班走溜出縣主府,直奔著步家府邸就『摸』了過去。

    班走向來嫌棄鳳羽珩不會輕功,連帶著他也只好慢悠悠地配合速度,但明明會跑還偏要走路,實在是別扭。“主子你如果實在走不快,我背你也行。”

    鳳羽珩抓住班走的胳膊,對他說︰“你這樣帶著我跑兩步。”

    班走試了幾次,發現也可以,心情便大好起來。

    有了輕功代步,速度自然快了不少,兩人一路奔到通往步家的那條小巷時,班走突然又慢了下來。

    鳳羽珩沒問他原因,她知道班走不會無緣無故停下,而她自己也在這時听到了一些動靜傳來。

    兩人找了個角落藏身,再往街上看去,卻見到竟有兩名女子匆匆忙忙地往這邊走來,一邊走還一邊四下張望,明顯的警惕著四周動靜,生怕被人發現的樣子。

    鳳羽珩大樂,因為她看到,那兩人正是步霓裳和她的丫鬟。

    她扯扯班走︰“哎!你猜這步霓裳三更半夜的出府,是干什麼去了?”

    班走搖頭,“我怎麼知道。”

    “我猜是去會情郎。”鳳羽珩一邊說一邊指向步霓裳,“你看她領口的盤扣,有一顆系錯了地方,明顯是系的時候十分匆忙也有些緊張。這大半夜的到外頭脫衣服,不是會情郎還能干什麼。”

    班走都無奈了,“主子你能不能不當著我的面什麼都說。”

    鳳羽珩可沒這些個忌諱,也沒想再理班走,她就是沖著步霓裳來的,如今人自己送上門,還省了她再往步府走一趟的麻煩。

    當下伸手入袖,直接拿了把麻醉槍出來,對著小巷里迎面走來的兩人就是兩槍『射』出。

    班走愣愣地看著鳳羽珩又施展這種暗器,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主子,其實按你這種打法,不帶我來都行。”

    “不帶你來誰給我扛人?”鳳羽珩白了他一眼,指著前頭兩個已經倒地昏『迷』的人道︰“快!趕緊的!”

    班走二話不說,直奔著步霓裳就去了。到了近前,手里變戲法一樣拿出個小紙包,打開之後里頭是白『色』的粉沫,捏了步霓裳的嘴就往里頭倒了去。

    “這東西雖然比不上她用的那種『藥』厲害,但也是這京城花樓里數一數二的『迷』。『藥』,主子放心,效果是一樣的。”

    鳳羽珩點頭,“那就行,總得讓她嘗嘗這種『藥』是什麼滋味。”

    “這個怎麼辦?”班走給步霓裳灌完『藥』,又看向邊上的丫頭,“殺了?”

    “別啊!”鳳羽珩挑唇笑了開,“我暗器上的『藥』足夠她睡到天亮,一會兒我們把人扔到官府門口,等她醒了正好直接報案。”

    班走沒說話,直接把兩個人一背一扛的弄到自己身上,然後沖著鳳羽珩揚揚下巴︰“走吧!先去官府,然後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班走所說的好地方,其實就是京郊的男人堆兒。當鳳羽珩听他講過男人堆的情況後,就差沒有拍手叫好。

    步霓裳就應該落得那樣的歸宿,她真想看看這女人醒來之後會不會一頭撞死。

    “主子,她好像有反應了。”兩人已經到了京郊,再往前走一小段路就到男人堆兒了。班走突然神『色』極不自然地說︰“我能不能把她放到地上拖著走?”

    “不行!”鳳羽珩眼一立,“把她弄傷了弄丑了弄髒了,可就達不到最佳效果了。”

    班走勸她︰“主子你想太多了,那地方就是扔進去一條母狗,都不一定能活著出來。”

    “那也不行。”鳳羽珩還是不干,“你再忍忍,不是說就快到了麼。”

    班走是真的在忍,步霓裳的『藥』『性』發作,再加上鳳羽珩給她吃了點東西解了麻『藥』,眼下正在班走身後糾纏呢。一會兒纏過來兩條胳膊,一會兒又盤上去兩條大腿,嘴巴也不老實,總是往班走後脖子上蹭。再加上那種蝕骨的聲音,直磨得班走臉頰通紅,身體都僵硬了。

    鳳羽珩心里也急,不由得腳步加快,努力跟上班走的速度往男人堆兒那邊趕。

    終于到時,班走再忍不住,施展輕功直竄起來,一把就將步霓裳給扔到了棚區中間。

    步霓裳落地時被摔的挺狠,砰地一聲,摔得她下意識地嗷嗷叫喊。

    這叫聲卻將那些本來已經睡著的男人驚了起來,這些對女人聲音極其敏感的男人腦子里的某一根神經“騰”地一下就繃到最緊,難掩的興奮溢上心頭,一個個衣裳都顧不得穿就往外頭沖,生怕出去晚了被別人搶了先。

    鳳羽珩被班走帶著蹲上牆頭,眼瞅著那些男人最開始為了掙搶步霓裳而相互撕打,那步霓裳在听到男人的聲音後干脆就往人家身上爬,然後男人們放棄打架,干脆一涌而上,就地將步霓裳給辦了。

    她扯扯班走的袖子,“走吧,咱們回去,後面沒什麼好看的了。”

    班走挑眉,沒什麼好看的了嗎?精彩才剛剛開始呢。

    他很想調侃鳳羽珩兩句,卻發現他家主子面『色』不善,于是一句話都不敢多話,拉著她就跳下牆頭,兩人開始往回走。

    鳳羽珩問班走︰“你會不會覺得我太殘忍了?”

    班走愣了下,隨即搖頭,“這怎麼能叫殘忍,這叫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

    “恩。”鳳羽珩也是這麼想的,“我這人從來愛憎分明,對我好的,我護之愛之,對我動過手腳的,我便也不會讓她們好過了去。今天是步霓裳,之後一定還會有更多的人,你們跟在我身邊,希望不要被這樣的我嚇到,你們也必須得明白,在這樣一個世界,你不強大,就要任人欺凌。”

    這是鳳羽珩在上次中毒之後總結出來的,對待敵人不能只逞口舌之快,嘴皮子工夫耍得再好,對方也得不到實質『性』的傷害。有的時候必須要動手,一巴掌拍過去,讓那些害她之人再也沒有還擊的能力,這才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方式。

    兩人回了同生軒時,天都快亮了,忘川和黃泉一直守在院里等她們,一見人回來了趕緊圍上前問情況如何。

    鳳羽珩告訴忘川︰“天大亮之後就著人去報案,找個眼生的,就說在京郊的男人堆兒里有血案發生,讓京兆尹帶人去查查。”

    “奴婢明白。”忘川點頭應下,侍候著鳳羽珩回房休息。

    這日頭午,京里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同生軒——步家的大小姐步霓裳被人在京郊發現,全身無衣,下身狼藉。</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