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87章 冬災

神醫嫡女 第187章 冬災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北邊?

    鳳羽珩失笑,“那不就是冷宮麼。復制本地址瀏覽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皇宮北邊最冷,也最荒涼,據傳說當年被九殿下一鞭子抽死的那個寵妃,死後就是從北門運出宮去的,直接進了『亂』葬崗,連皇陵都沒入。”

    老太太一哆嗦,她上了年紀,頂不愛听死人的話,但步貴妃的這個事還是透『露』了一個訊息來︰步家怕是要遭殃了。

    其實步家早就遭殃了,從步尚書被步貴妃給砸死的那一刻起,皇上對于那一家就已經不再有任何憐憫。但畢竟貴妃之位還在,步聰的將軍也還在,失寵的感覺就不是那麼明顯。

    但如今,貴妃一失勢,步家大勢就也漸行漸遠了。

    “你說……”老太太遲疑著開口︰“皇上莫不是要大動朝臣?那你父親會不會有事?”

    鳳羽珩反問︰“父親到底有沒有事呢?”

    老太太微怔,細細品著鳳羽珩的話,很快就明白她問的是鳳瑾元到底有沒有做過什麼能惹得皇上大怒的事。

    可這個要怎麼答呢?

    “你父親平日里所行所為你也是看在眼里的,有些事情在家里說說就好,阿珩,咱們鳳家可不能走步家的路啊!”

    鳳羽珩做完最後一下推拿,然後道︰“能不能走步家的後路孫女不知,一切還得看父親如何打算,畢竟他是一家之主,咱們誰都說了不算。”

    老太太也知道鳳瑾元不是一個很能听得進去勸的人,雖說有時候她說的話他也能听,但回頭照不照做就又是另一回事。她們到底就是女人,一個家族的興衰從來都不是靠女人的。

    老太太嘆了一聲,由著鳳羽珩重新扶著她靠到後頭的墊子上,然後一伸手,從枕頭底下『摸』出一樣東西來。

    “這個是給你的。”老太太將一張紙遞給鳳羽珩,“你那院子成了縣主府,我听說好多人都去道賀了,這是祖母的一點心意,你別嫌棄。”

    鳳羽珩愣了下,將那張紙展開,竟是個京中的鋪面。

    “這是我的體己鋪子,其實還有幾個,都是給你留著的,等你出嫁的時候給你添妝。”

    老太太這話說得到也有幾分真誠,鳳羽珩心了心中乍暖,將那紙地契折好放到衣袖里,“祖母這間鋪子離百草堂還不遠,回頭我合計合計該派點什麼用場,到時候賺了銀子分給祖母一半可好?”

    老太太一听眼楮就亮了,“還分銀子啊?”然後反應過來這銀子自己不能要,擺手,“不行不行,送給你的就是送給你的,別人都送了那麼多好東西到你府上,我做祖母的怎麼能一點都不表示。”

    鳳羽珩拍拍老太太的手︰“祖母把體己鋪子給了阿珩,阿珩怎麼能讓祖母手里緊巴著。您的心意阿珩收了,也希望祖母同樣能收下阿珩的心意。”

    老太太越听越覺得這個孫女懂事,不由得贊道︰“要讓還得是皇上心明眼亮,知道什麼樣的女兒才有資格做鳳家的嫡女。阿珩人品貴重,又知道孝敬長輩,這才是鳳家的好女兒。”

    兩人相視而笑,表面上的平和看起來到也讓人賞心悅目。卻不知,老太太心里想的是絕對不能再得罪這個二孫女,鳳家是福是禍都還要看她如何衡量。而鳳羽珩則是在算計著,老太太當初拿沈氏和鳳沉魚的錢財更是不計其數,可翻起臉來依然是比誰都快。如今二孫女二孫女叫得親,當年听了紫陽道長一句她是克星的話,還不是頭一個就張羅著要將她送走。

    可惜了!她是回來了,但真正的鳳羽珩卻早已經死在西北的大山里,她答應過那個女孩,這個仇,一定替她報的。

    第二天頭午,鳳羽珩起的晚些,忘川進來時捧了一套新做好的冬裝,看起來比之前的還要厚上一些。

    鳳羽珩起了身去『摸』那衣裳,無奈地道︰“這麼厚,穿起來很笨重的。”

    忘川笑著說︰“笨重也沒辦法,外頭下雪了,冷得很呢。”

    “下雪了?”鳳羽珩一愣,隨即眼里有些小驚喜,“下雪了好,寒雪會覆蓋病菌,生病的人就會少一些。”

    忘川可沒她那麼樂觀,一邊侍候鳳羽珩穿衣一邊說︰“只是有一些貧苦人家,一到冬天就會過得更苦。”

    她穿衣裳的動作頓了一頓,忽就想起上次玄天冥說的冬災,心下便起了擔憂,一邊穿外袍一邊就往門口走。

    忘川怕她著涼,緊著跟在後面把披風給她披了起來。

    房門一推,外頭鵝『毛』大雪紛飛而至,冷風灌腔而來,吹得她一陣咳嗽。

    “小姐快進屋吧!”忘川把人給拉了回來,“雪下的有些大,還挺急,您才剛起來,還是不要到外面去的好。”

    鳳羽珩沒與她爭辯,解了披風去洗漱,清霜把早飯給她端到屋里來吃,才剛吃完,姚氏那邊的清靈就跑了過來,頂了一頭的雪跟她說︰“夫人請小姐過去一趟呢,安姨娘和想容小姐到了。”

    鳳羽珩點點頭,叫忘川給準備個暖手的湯婆子,這才跟著清靈一道往姚氏的小院去。

    雪似乎越下越大,走著走著就要看不見路了,要不是她熟悉同生軒,只怕根本也不敢再往前走。

    姚氏站到屋門口迎著鳳羽珩,一見她們來了,趕緊撐了傘親自去接。可這麼大的雪,撐傘根本沒用,風吹得傘都要散掉了。

    鳳羽珩拉著姚氏快步進屋,好在同生軒改為縣主府之後又添了好些下人,她們幾個一進來,立即有人圍上來把幾人的披風全都摘了去,暖茶也同時遞到了手邊。

    安氏也迎上前不住地自責道︰“早知道這雪能下這麼大,我就不趕著今兒過來了,還讓你們都跟著折騰,萬一凍著了可怎麼整。”

    鳳羽珩喝了口茶,身子也回暖了些,趕緊張羅著大家都坐下,然後才開口道︰“安姨娘說的哪里話,你跟想容能過來我高興還來不及,我左右也是要過這邊來看母親的。”

    姚氏起身,從桌上捧過來一摞子衣裳遞到鳳羽珩面前,道︰“你看,這些都是你安姨娘親手給子睿做的衣裳,一共三件,她沒日沒夜的做了好幾晚。”

    鳳羽珩欣喜地把衣裳接過來翻看,全部都是冬裝,有夾襖,有外袍,還有件斗篷,料子上好,樣式新穎,手工也十分精致。她不由得贊道︰“姨娘好手藝啊!”

    安氏笑著說︰“也就這點能拿得出手了,我每天瞧著縣主府人來人往的都是送禮的人,心里就著急不知道該送點什麼給大小姐賀一賀喜。你們又不缺錢又不缺物件兒的,我想來想去就合計二少爺一個人在蕭州,不如就給他做幾件衣裳,算是盡點心意,還忘二小姐跟姚姐姐不要嫌棄。”

    姚氏趕緊道︰“這麼好的衣裳,怎麼會嫌棄,比我給子睿帶走的那些都要好呢。”

    鳳羽珩也對這份賀禮特別滿意,“安姨娘才是最貼心的。”再看看想容,道︰“這些日子你也沒過來跑步,我也懶了幾天,明兒就恢復過來吧。”

    想容很開心,連連點頭︰“好,二姐姐說什麼時候跑就什麼時候跑。”

    幾人又坐著說了一會兒話,安氏幾次想走,可外頭的雪不但沒有停的意思,反到是越來越大,到最後就像是有人在天上一桶一桶的往下倒雪一樣,恐怖得很。

    想容有些害怕了,一個勁兒地問安氏︰“再這麼下去,咱們還能回得去嗎?”

    鳳羽珩趕緊安慰她︰“回不去就住下,我這府里還缺你們兩間屋子不成?”

    黃泉推了窗子,往外扔了個東西去,再看一會兒,然後回過頭來跟她們說︰“現在雪的厚度至少也要到大腿根,別說是走,怕是想推開門都不容易。”

    听她這一說,鳳羽珩跟忘川趕緊到門口去看,試著推了幾次,只推開一個小縫,立即就有雪塊兒從外頭落了進來。

    兩人趕緊把門又關上,忘川無奈地跟想容說︰“三小姐看來真的得住這兒了。”

    其實住到哪邊,對于安氏和想容來說都沒所謂,左右出來的時候院子里也留了人,也說了是到縣主府來,鳳家人若地問起也有個交待。更何況,她們出不去屋,鳳家人就能麼?只怕鳳瑾元今早去上朝都要被困在宮里。

    而真正讓安氏擔心的,是這場雪即將帶來的災難。

    “往年京中都不下這麼大的雪的。”安氏一邊說一邊走回座位來,將下人煮好的湯婆子給想容拿了一個,再道︰“我听說在大順北界才有這種像是從天上倒下來一樣的雪勢,每年北邊都要有五六個州縣要遭受冬災,最嚴重的時候要發展到近十個受災地。災民南遷,一路上有冷死的有餓死的,真正能活下來的少之又少。”

    姚氏也把話接了過來,“沒錯,當年我父親就往北邊去過,甚至在半路上開了一個義診堂。但畢竟人力有限,能救的人還是少數,多半人排著隊就凍死了。但那只是北界的幾個州縣,何曾听說過京城也能下起這樣的雪?”

    听兩人的話,鳳羽珩皺著眉問了句︰“母親和姨娘的意思是說,這種雪的下法,從前只在北界才有的?”

    “是。”兩人齊齊點頭。

    鳳羽珩忽然就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來,難不成,今年的冬災要蔓延到京中?可如果京城都受了災,其它地方呢?情況豈不是要更差?

    她再也坐不住了,往窗邊踱去,推開窗子看了一陣,然後回過身來跟眾人道︰“母親幫著安姨娘和三妹妹安排個房間休息,我得回去到『藥』室看看,至少咱們同生軒在『藥』品上要做些準備。”

    姚氏點點頭,“你放心去吧,安姨娘和想容今天就住我這院子里,到是你自己,回去這一路可得小心。”

    忘川把話接了過來︰“夫人不必惦記,有班走呢,讓他背著小姐。”

    姚氏知道鳳羽珩自然有辦法回去,便點點頭不再多說。

    就見鳳羽珩推開窗,靈巧地站了上去,人剛往外一鑽,外頭就有一個身影立時將她接住,然後運起輕功直接騰空而走。

    卻不知,鳳羽珩去『藥』室備『藥』只是個幌子,她真正的目地,是出府。</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