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89章 京郊出事了

神醫嫡女 第189章 京郊出事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一百萬三個字一出口,鳳沉魚立即就知道自己是被耍了。比•奇•中•文•網•首•發

    她瞪著鳳羽珩,咬牙切齒地道︰“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知道我手里有那一百萬銀票,便想方設法的要騙了去!對不對?”

    鳳羽珩點點頭,很誠實地道︰“對,全對。只是我並沒有想方設法,而是你自己找上門兒的。”

    鳳沉魚氣得一口銀牙都快要咬碎了!可又能怎麼辦呢?的確是她找上門兒的,而且這個事兒還非求鳳羽珩不可。

    她穩了穩情緒,又問了句︰“一點都沒得商量?”

    鳳羽珩冷笑,“有人要拿『迷』。『藥』毒我的時候,怎麼不來跟我打個商量?”她死盯著鳳沉魚,眼里迸『射』出豹子一個精銳的光。“大姐姐,破財免災,這個道理你不懂麼?”

    沉魚當然懂,只是這一百萬她一早就許給了鳳瑾元,雖說父親還沒找她要,但依她對鳳瑾元的了解,對不方不是不要,而是在想那一百萬應該往什麼地方花。

    “先做你說的那個驗孕。”鳳沉魚心里有了算計,確定了我是真的懷孕之後,咱們再來談下一步。

    “可以。”鳳羽珩沖她伸出手,“拿來。”

    “什麼?”沉魚一愣,“你要什麼?”

    “銀票啊!要不你付現銀也行,我就受點累,派下人到你院子里抬一趟。”

    “不用。”鳳沉魚氣得直翻白眼,“你先幫我看了診,我這就叫人回去取。”一邊說一邊走到門口,將房門打開,對著站在外頭的倚林耳語兩句,就見倚林又在大雪中艱難地往回去走。

    再回來時,鳳羽珩的手里已經多了一樣東西,沉魚不認識那是什麼,自然也就沒太在意,只對鳳羽珩道︰“倚林已經回去拿了,你先看診吧。”

    鳳羽珩將手里的東西遞給她,一個長條形的物件兒,一只透明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小碗。

    沉魚拿在手里只覺新奇,可待鳳羽珩與她講了一下這兩樣東西是做什麼用的之後,她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怎麼……怎麼可以那樣?”

    “怎麼就不可以?”鳳羽珩不干了,“你沒上過茅房啊?我告訴你,這可是最準確的確定是否懷孕的方法,就我這兩樣東西值多少錢你知道麼?關鍵是多少錢都買不到啊!這可是波斯的好物。別以為你那一萬兩銀子花的冤枉,我還覺得我要少了呢。”

    沉魚再一次體會到跟鳳羽珩根本沒法正常溝通的郁悶,那些她覺得難以啟齒的話在對方嘴里隨口就出,絲毫都不覺得害羞。自己若再嬌情,只會在鳳羽珩面前更丟人,到不如咬咬牙去把這東西用了,左右也沒有人能看到。

    鳳沉魚下定決心,拿著東西就進了茅房,再出來時將那長形物交給了鳳羽珩。

    兩條紅杠,鳳羽珩聳聳肩︰“早孕。”

    “什麼?”沉魚沒听明白。

    她又解釋了一遍,“就是說你懷孕了,已經確定了。”

    “這樣就能確定?”

    “能。”鳳羽珩點頭,再道︰“你把右腕伸過來,既然不放心,我就再給你掐個脈吧。”

    沉魚趕緊遞腕上去,就見鳳羽珩掐了一會兒就放了開,還是之前那樣的話︰“早孕。”

    沉魚絕望地嘆了口氣,看來在前途與錢財之間,她必須得做出選擇了。

    “你再好好想想。”鳳羽珩起了身,“我今日要出府去,一會兒你們的銀票拿來就直接送到縣主府的帳房吧,清玉今日正好也在,交給她就行。”她話說完,推了門就走,忘川趕緊進屋給她取了斗篷,與黃泉一起跟在緊隨其後匆匆出了院子。

    鳳沉魚一人留在屋內,桌上還擺著那個她剛剛用過、還明顯的能看出兩條紅線的東西。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但鳳羽珩告訴她,兩條線出現就代表懷孕,如果只有一條,那才是沒懷。她相信鳳羽珩的話,因為懷孕的跡象已經十分明顯了。

    強壓住心底涌上來的一陣惡心,又坐了一會兒,直到倚林踩著厚雪累得呼哧呼哧的回來,這才起了身,帶著倚林一起往同生軒的帳房那邊去。

    此時的鳳羽珩已經走在了大街上,昨天的雪下得太大了,以至于街上根本走不了馬車,想出門就只能一腳沉一腳淺地在雪里趟著走。很多人家都在掃雪,卻也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掃完的就堆到了一邊,以至于道路被雪堆得越來越窄。

    京兆尹也派了人出來掃雪,但畢竟人力有限,偌大京城,總不可能一下子全都掃完,更何況還有那些達官顯貴們得佔點便宜搞搞特殊,所以基本上京兆尹派出去的人都去為那些家族服務了。

    幾人好不容易走到百草堂,大冷的天竟累出絲絲細汗。百草堂里的伙計一看到鳳羽珩來了,趕緊就迎上來,一邊接過鳳羽珩的披風一邊說︰“東家,今天來看病的人不多,但昨兒夜里凍暈在門口的卻不少。王掌櫃作主把他們都抬到鋪子里了,正在救治呢。”

    鳳羽珩點頭,“你們做得對。”一邊說一邊往里走,穿過外堂,里頭的簾子一掀,就看到至少得有七八個人正躺在里面,王林正指揮著幾個小伙計給那些人灌『藥』湯,屋子里生了火盆,很是暖和。

    鳳羽珩沒多說話,猶自上前動手給那些病患診脈。這些人多半是老人,還有兩個孩子,一看就是平日里以乞討為生的人,昨天的大雪實在是災難『性』的,他們無處可躲,凍暈在街頭也是正常。

    那些人一看有位穿著講究的小姑娘親自來診脈,都有些不好意思,髒兮兮的手腕都願往上遞。

    王林也看到了鳳羽珩,但見其沒吱聲直接就干了活,便也沒多客氣,只跟眾人解釋道︰“這位就是我們百草堂的東家,也就是皇上親封的濟安縣主。”

    他這麼一說,人們正覺得受寵若驚了。堂堂縣主啊!居然親自給一群叫花子診脈,這是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王林又解釋道︰“大家不要拘束,咱們縣主精通醫術,百草堂遠近聞名的中成『藥』丸就是縣主親手制作出來的。”

    在王林的解釋聲中,鳳羽珩挨著個兒的給這些人診了一圈脈,之後也略微的放下心來。雖然因為平日里生活環境就不好,導致了體力有很多慢『性』病的存在,但至少這個雪災給他們帶來的僅僅是最初的凍僵凍暈,百草堂救治得及時,這才沒有更深的影響。

    她告訴眾人︰“不用擔心,既然進了百草堂來,救治你們就是我們的義務。”她又看了看伙計們端著的『藥』湯,然後點點頭︰“這些都是驅寒暖體的湯『藥』,還有增強人體抵抗力的成份,大家都喝下去,最多一日就能好起來。”

    人們听不懂什麼叫增強人體抵抗力,但卻知道鳳羽珩的意思是這『藥』很好,于是一個個搶著把『藥』都給喝光。

    有位五十出頭的『婦』人懷里抱著一個小孩,抹著眼淚說︰“昨兒夜里,大雪壓塌了我們原本住著的窩棚,我以為快要活不下去了,就想著往街里走一走,找一戶好人家看看能不能把孩子送出去,好歹得讓他活著。可是敲誰家的門也敲不開,這麼大的雪,我們也走不動了,有人說百草堂就在前面,東家和掌櫃的都是活菩薩,興許到了那里能有救,我們這才奔著百草堂來。”

    她這麼一說,其它人也紛紛接話,意思差不多,都是覺得來到百草堂至少還能有一條活路。

    鳳羽珩听了很感動,也贊許地看了王林一眼。她知道,這個『藥』鋪她自己並沒有『操』太多的心,多數都王林在管著。百草堂能有今日這樣的聲望,與王林的用心經營和善良心『性』是分不開的。

    王林得到贊許,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張羅著伙計繼續加炭,讓屋子更暖和起來,並且告訴人們︰“外面的雪已經停了,看天氣應該是不會再下,你們就放心吧。百草堂雖說不能永遠留著你們,但至少還是能幫著大家把這個難關熬過去,不會讓你們凍死餓死在街頭。”

    眾人又是一陣感激,王林客氣了一番,趕緊拉了鳳羽珩到偏堂去。

    “小姐,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額上漸了汗,也不知道是急的還是熱的。“我們救八個人行,但如果有八十個人呢?這一場大雪幾乎把京城全給蓋了,受災的人絕對不只這些。如果听到消息都往百草堂來,我們就沒那個能力了呀?”

    “沒事,你別急。”鳳羽珩吩咐黃泉忘川把手里提著的幾個大紙包放到桌上,“我從府里出來時帶了暖茶,不需要熬煮,直接泡水就好。你去準備幾口大鍋,多燒開水,再去多找些碗來,咱們就在百草堂的門口支起個棚子,人來人往的,不管是什麼人,都免費送一碗暖茶喝。”

    “好。”王林點頭,“這樣一來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人凍暈過去,外頭有暖茶喝,他們也不會搶著往百草堂里擠。”他答應下,提了幾個紙包就去準備。

    忘川不放心,跟黃泉道︰“你也去看看,最好跟附近的館子說一聲,看能不能多借一些碗,少付點銀子也是可以的。”

    黃泉點點頭,也跟著去了。

    鳳羽珩總算是能坐下來喘口氣,一路趟著雪走過來,她還真有些累了。

    “虧了是冬災,這要是夏季的洪災,麻煩可就大了。”她喝了口忘川到的熱茶,心里還是惦記著玄天冥那邊,不由得問道︰“你說郊外的官道會不會有人掃雪?咱們要去大營,如果靠腳走路的話,得走多久啊?”

    忘川無奈搖頭,“走著去就不要想了,這麼大的雪,很有可能走上三天三夜也走不到。京城里面都是這樣的狀況,京郊怎麼可能有人掃雪。”

    鳳羽珩嘆了口氣,知道干著急也沒辦法,只能再等幾日看看雪能不能化些,總要官道能走馬車才行。

    兩人正坐著等王林那邊準備完畢就一齊到外頭去給人分發暖茶,突然門簾子一掀,黃泉急匆匆地趕了回來,一臉焦急之『色』,見到她二人急著就道︰“京郊出事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