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91章 丫頭,七哥心里難過

神醫嫡女 第191章 丫頭,七哥心里難過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七哥!”

    “七殿下!”

    鳳羽珩與班走二人的耳朵都尖,立即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去。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就見雪山深處,似有個身影繞了過來,腳步很慢,行走艱難。

    鳳羽珩從地上爬起來,迎著那身影就飛奔了去。

    她認得出來,那就是玄天華,雖然走得很慢,雖然有些狼狽,但那就是飄然若仙的七皇子,她太熟悉那種感覺,仿若平地生蓮,無論何時何地,都能讓人一眼心靜,哪怕她此時此刻這樣的心神不安,在看到玄天華的那一刻,也都平靜了下來。

    “別跑,小心摔了。”玄天華眼瞅著一個小小的身影朝著自己就沖了過來,跑跑滑滑的,幾次都險些跌倒。他有心快走幾步迎上她,無奈雪崩的時候壓到了腳踝,實在行動有些不便。

    “七哥!”終于她站到了玄天華面前,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小臉蛋紅撲撲的,就像個年畫里的娃娃。

    玄天華下意識地就抬起手來,撥開了她額前碎發,很想捏捏她的臉頰,可手移過去,卻又放了下來。

    “我沒事。”他開口,淡淡的聲音,不遠不近,不生不疏。

    這樣的感覺突然就讓鳳羽珩有些害怕,她抓著玄天華的袖子急著問︰“七哥你是不是受傷了?傷到了哪?”一邊說一邊又去『摸』他的頭,“你還記不記得我是誰?我是阿珩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和我講話?”

    玄天華亦有一瞬間的失神,想要去抓她的手,可鳳羽珩根本就不老實,一會兒拍拍他的頭,一會兒又捏起他的脖頸,小小的個子夠不到他,還總是要蹦起來,十分好笑。

    可他卻笑不出來。

    亡母祭日,一場雪崩卻將他與隨從全部埋在雪下。他拼了命的拽著那小隨從往外爬,卻最終也沒能把人從雪堆底下帶出來。

    他在雪地里坐了很久,一來腳疼得實在動不了,二來總是希望那小子能自己突然就冒出來。跟了他十幾年的隨從,每年都同他一起來到這里祭拜,卻最終命喪于此,怎能讓他不揪心。

    玄天華第一次後悔出門沒有多帶些人,總是仗著自己有功夫在身,過份自負卻害了一條生命。天災一樣的大雪將他困于此地,兩天一夜,幾乎絕望,卻听到這丫頭撕心裂肺地喊著七哥。

    他只是像神仙,卻並不是神仙,總有那麼一些時候,會有一些人和事可以觸動他的心,比如在鳳梧縣的那個晚上,這丫頭虛弱地倒在一片廢墟里,就像一只小貓,惹了他心底全部的憐惜。

    “七哥沒事。”語氣終于溫和下來,面上也恢復了那一向溫暖和煦的笑,“傻丫頭,這麼大的雪,跑出來干嘛?”

    “找你!”她實話實說,“如果只是下雪,我不會來,但她們說城北出現雪崩,我就不能再躲在城里。七哥,當初你能把我從那片火燒的廢墟里帶出去,今天我就也打定了主意就算是用雙手也得把你從雪堆里給扒出來。”

    鳳羽珩面上一片倔強之『色』,小鼻子尖尖的上揚著,說得十分認真。

    玄天華拉過她的手,腳上雖然有傷,卻還是堅持扶著這個小女孩,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回走,一邊走一邊道︰“七哥沒死,就算被雪埋住也可以爬上來。只是與我一起來的人,卻無法再同我一道回去。丫頭,七哥心里難過。”

    她沒答話,玄天華說難過那就是真的難過,可這樣的一個人,總讓人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去安慰。她在他眼里就是個小孩,一個小孩去安慰一個成年人,總是滑稽一些。好在還有陪伴,她可以靜靜地陪在他的身邊,做一個好的聆听者,待他說完,再揚起一個笑臉來,像個孩子,該听的听,該忘的忘。

    只是玄天華就也只有那麼一句,之後就再不說一句話,只是拉著她的那只手握得緊了些,許久都沒有放開。

    一行人就這麼一直往回走著,王卓看著玄天華的傷腳主動提出背著他走,卻被拒絕了。驕傲如玄天華,若仙如玄天華,怎麼可以俯在一個人的背上?

    鳳羽珩幾次都忍不住想要借用空間送他回去,要話到嘴邊卻又不得不再次咽下。她到底是沒有勇氣把那個秘密與人分享,即便是玄天華。

    一路走一路歇,從天黑到天亮,總算是見到京城北門時,玄天華再堅持不住,倚著一棵樹就滑倒在地。

    一向出塵的人狼狽至此,卻始終沒有放開拉著鳳羽珩的那只手。

    她隨著他一起半跪到地上,用另一只手撫上他的腳踝,聲音帶著祈求道︰“就讓我給你看看吧,好不好?”見玄天華半天沒吱聲,鳳羽珩干脆吩咐忘川︰“你們先走,回百草堂去,左右也快到了,剩下的路我陪著七哥就好。”

    忘川只點了點頭,沒說什麼,她知道左右還有班走,城門就在眼前,肯定沒事的。于是帶著黃泉還有王卓二人先行回城。

    待她們走遠,鳳羽珩卻回過頭來,沖著不遠處一直跟著的那個黑衣身影說︰“班走,你也回去。”

    “不行。”身影往前閃了幾步,站到二人面前,“你不回去,我不可能一個人走。”

    “這里有七哥,沒事的。”

    “七殿下受傷了。”

    “班走!”鳳羽珩怒了,兩眼卻直勾勾地盯著玄天華受了傷的腳踝,半晌,又道︰“先走吧,我求你。”

    玄天華沖著她微微搖頭,“不必,你看吧。”說完,主動褪下鞋襪,高腫起來的腳背讓這動作做起來很困難,他是用了大力才能褪得下來的。

    班走後退了幾步,轉過身去。雖然沒走,卻也不再往這邊看。

    他從小跟在玄天冥身邊,對這位七皇子自然也是十分了解的。印象中,別說褪去鞋襪,就是當著外人披起外衫都是不曾有過的。玄天華每次出現在人前都是一模出塵若仙的模樣,不曾有一丁點狼狽,不曾有一丁點失儀,即便是在玄天冥以及雲妃的面前,也不例外。

    鳳羽珩讓他走,便是不想打破玄天華的習慣,但他是一名暗衛,保護鳳羽珩是比保護他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的事情,在鳳梧縣時已經出過一次差錯,今後再也不能了。

    鳳羽珩看了班走一眼,沒再說什麼,只是身子動了動,擋在班走與玄天華之間。

    玄天華知她心意,卻也只能是在心底輕輕一聲嘆息。

    “錯了筋,骨頭沒斷。”鳳羽珩將手從玄天華的大掌里抽出來,小心翼翼地檢查著他的傷勢,“但並不排除有骨裂的可能。”她抬頭看向玄天華,道︰“我給你用些鎮痛的『藥』,你忍忍,進了城先跟我回百草堂,我再給你好好看看。”

    玄天華點頭,“都的你的。”

    鳳羽珩再不多說,直接伸手入袖,從空間里將止痛的噴霧調了出來。

    冬裝袖子寬大好藏物,玄天華到是也沒起疑心,只是看著她手里的東西問了句︰“這個就是冥兒當初用過的那種吧?”

    她一邊噴上患處一邊說︰“對,玄天冥用過,飛宇也用過。”

    玄天華只覺得那東西噴到患處涼涼的,原本的疼痛感一下子就減輕了去,再過一會兒竟完全被麻感代替,一點都不覺疼了。

    “真是神奇。”他對著那『藥』瓶子感嘆,卻又道︰“可是這腳完全沒有知覺,我……沒法走路。”

    “殿下,屬下背著您吧。”班走回過身來,看著玄天華,眼里帶著乞求,“天都快亮了,主子找您也找了一整夜,她……”

    “你背我吧。”玄天華打斷了他的話,主動開口,到是惹得鳳羽珩直皺眉頭。“沒事。”他拍拍她的肩,“早些回去才是要緊的。”

    “那我幫你穿鞋子。”鳳羽珩低頭默默的拿起玄天華的鞋襪,倔強地拒絕他的搶奪,執意親自為他穿好。“你讓我叫你七哥,那就當我是親妹子好了,妹子給哥哥穿鞋是很正常的事,更何況,七哥,你救過我兩次命。”無論是令人窒息的河水里,還是嗆人心肺的火場廢墟里,拉著她走出地獄的人,都是玄天華。

    終于,班走將人負在自己背上,再騰出一只手抓著鳳羽珩,運起輕功,竟是同時承負了兩個人的重量騰空而起。雖說速度較之平常慢了些,但總也好過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快到城門時,班走主動把玄天華給放了下來,由背著變成攙扶。先一步回來的王卓早就在門口等著,看到他們回來,趕緊跑過來對鳳羽珩道︰“那兩位姑娘說是先回百草堂了,小的準備了擔架,要不要用?”

    鳳羽珩搖了搖頭,問他︰“城里現在能走馬車了嗎?”

    王卓想了想,道︰“小的帶幾個人從前面開道,馬車走得慢些,應該行的。”

    “那就備馬車吧。”

    她扶著玄天華在邊上稍作休息,不一會兒的工夫王卓就把馬車尋了來,鳳羽珩與玄天華二人坐到車里,班走親自趕車,王卓則帶了一隊人在前頭掃雪開道。

    馬車終于停到了百草堂前,鳳羽珩了一口氣,玄天華也松了一口氣,兩人竟同時開口道︰“委屈你了。”然後相視愣住,既而聳肩大笑。

    因為忘川黃泉先他們一步回來,此時已經帶著王林等在百草堂門口。班走見到了地方,將馬車交給王林,而後一閃身,隱去身形。王林對此早已見怪不怪,只悶著頭到了車前將車匹穩住,然後忘川黃泉二人與鳳羽珩合力將玄天華扶出,一行人總算是進了屋去。

    王林收拾了自己睡覺的房間給玄天華,鳳羽珩將他扶著坐下後,立即屏退眾人,待房門關好,屋里只剩下他們二人時,她才道︰“七哥,我想給你再好好檢查一下腳,但這種檢查的方法有些特別,我必須得先和你說明一下。”

    玄天華擺擺手,“我信你。”

    “好。”鳳羽珩點點頭,轉身出屋,再回來時,一套輸『液』設備就拿了回來。

    玄天華驚奇地看著將一只大瓶子吊起來,再『插』進去一根管子,管子頭上有一枚極細的針頭,對準了他的手背就扎了下去。只一瞬間,他神經一恍,意識全無。</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