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99章 父親,你這帳算的不對啊

神醫嫡女 第199章 父親,你這帳算的不對啊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沈魚送了兩百萬銀票給鳳羽珩,並沒有在同生軒多留,甚至連字據都沒讓鳳羽珩給寫一個。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並不是因為她有多相信對方,而是听到有同生軒的小丫頭跟鳳羽珩報告說︰“老爺正往這邊來呢。”

    她不知道鳳瑾元到這里來干什麼,但沉魚也絕對不想讓她父親知道她又跟沈家要了銀子來處理自己的事情。鳳瑾元那邊還急需一百萬兩呢,如果這筆銀子被他知道,定是會先要了去。

    “給了二妹妹這兩百萬訂金,我們的事情就算說定了吧?”沉魚匆匆起身跟鳳羽珩問了句。

    “說定了。”鳳羽珩點頭,隨後又提醒她道︰“但如果到時候你不給我剩下那三百萬,別說我不給你治病,就連這兩百萬也是不退的。”

    鳳沉魚咬咬牙,只道︰“你放心,銀錢上我不會少了你。”再看看來時那條路,無奈地問︰“你這里可有別的路能走?”

    鳳羽珩沖著黃泉遞了個眼『色』,黃泉上前兩步道︰“大小姐隨奴婢來吧,奴婢帶您從正門出去。”

    這邊人一走,沒多一會兒工夫清霜就來報︰“鳳老爺已經在前廳等著您了,夫人也在呢。”

    鳳羽珩沒再多等,帶著忘川匆匆去了前院兒。

    她們到時,鳳瑾元正坐在前廳的客坐上,端著一盞茶在埋怨姚氏︰“雖說你我二人已經和離,但好歹做了那麼些年的夫妻,老太太還病著呢,你到好,多少日子沒去問過安了?”

    姚氏看著鳳瑾元,就覺得這人特別不可理遇,自己都說了他們二人已經和離,誰听說過和離之後的兩個人沒事兒還往一起湊的?誰听說過和離的女人還要上門問候從前的婆婆的?

    看著姚氏一臉鄙夷之『色』,鳳瑾元氣就不打一處來︰“你這是什麼態度?”

    姚氏終于翻臉了——“我這就是不待見你的態度。丞相大人,我跟你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你今日上門,我能給你把椅子坐,再給你口茶喝已經十分仁慈,若不是看在你是來找阿珩的,今日這個門你根本就進不來!”

    姚氏以前根本就不會與人這樣強硬的說話,但跟著鳳羽珩身邊待久了,學也學會了三分。再加上回京以來見識了鳳瑾元干得那一件件越來越不要臉的事,姚氏愈發的覺得自己當初真的是瞎了眼。父親姚老爺子一世精明,只怕做得最糊涂的一件事,就是將自己的寶貝女兒許配給了鳳瑾元吧!

    姚氏的話說得鳳瑾元有些掛不住臉了,被一個女人如此悉落,他居然還能在這里坐著忍受,這到底是為什麼?

    一想到這,他霍然起身,重重地放下茶碗,轉身就往外走。

    姚氏根本也不攔,甚至還毫不在意地說了︰“不送。”

    鳳瑾元肺都要氣炸了,就想著趕緊離開這同生軒,這破地方他一刻都呆不下去。

    可還沒等邁出兩步呢,就見鳳羽珩帶著丫鬟從外頭款款而來。眼瞅著就要十三歲的年紀,讓這個女兒出落得愈發的好看,特別是那雙眼楮,扇動間總能透出幾許靈氣來,讓人看了又想再看。

    他突然又想起今日來此的目的,挪動的腳步便又停了下來。

    鳳羽珩自然是听到了之前兩人的對話,此時見鳳瑾元不走了,不由得納悶地問︰“父親不是要走了麼?阿珩正好要跟娘親說說話,就不送了,父親慢走。”

    鳳瑾元被她噎得走也不是留也不地,一時間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姚氏是個明白人,自然看得出這人定是來找鳳羽珩有事的,于是主動站起身道︰“我也累了,阿珩你看著招呼吧,只要不留飯,他願意待就多待一會兒也行,娘親去歇著了。”

    鳳羽珩笑了起來,真想為姚氏的話點個贊。她俏皮地沖著姚氏眨眨眼,嬌笑著道︰“娘親放心,咱們晚飯都吃過了,廚下連剩菜都沒有。”

    姚氏點點頭,看都沒看鳳瑾元,帶著丫頭就走了。

    鳳羽珩這才往廳里又走了兩步,在主位上坐下來,然後沖著鳳瑾元比了個請的動作︰“父親別站著了,坐吧。”

    鳳瑾元特別不習慣這種交流方式,特別是看到鳳羽珩做到了上座,而自己要坐到下手邊,更是特別的不自在。

    但他又沒有立場去說,去改變。別說今日是來借錢的,就算是沒有借錢這這個,人家是縣主,這里又是縣主府,他有什麼資格要求上座呢?

    無奈地在心里嘆了一聲,抓起桌上茶盞又繼續喝了一口,對于即將要說出口的話,愈發的覺得難以啟齒。

    鳳羽珩也不知道這位父親大人找她到底是有什麼事,只是從對方這神態就能看出,怕是有求于她,不然不會這般為難。

    她也不問,就坐著干等,鳳瑾元的茶喝光了,就叫下人再給續,一共續到第三盞,鳳瑾元終于說話了︰“為父……是來借銀子的。”

    “啥?”鳳羽珩一下就樂了,鳳瑾元找她借錢?

    “你這是什麼反應?”鳳瑾元有些不樂意,他老臉都拉下來了,這女兒怎麼一點面子也不給?“為父實在是需要一筆銀子周轉,沒了辦法這才找到你,你若不借,說一聲便是。”

    鳳羽珩強忍住笑,再問鳳瑾元︰“父親要借多少?借銀子做何用?做為一個債主,我總是有知情權的吧?”

    債主?

    鳳瑾元簡直想消失在此地。

    可話已經說了,斷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他看向鳳羽珩,再道︰“為父借銀子自然是有用處,這個你不必知道。至于數額……一百萬兩。”

    他說完,仔細觀察起鳳羽珩的反應。鳳瑾元此時此刻很怕鳳羽珩跟他說沒錢,沒錢這兩個字真心傷不起啊!現在這丫頭可是鳳家最有錢的主兒,如果從這兒都弄不到那一百萬,三皇子那里可就真的要失言了。

    好在鳳羽珩沒有讓他失望,而且還明明白白地告訴他︰“銀子女兒是有的,但父親也知道,女兒的銀子全部都是御王殿下給的,將來這些東西也是女兒給自己攢的嫁妝。父親既然開了口,女兒總不好說不借,可既然是借,父親準備什麼時候還?”

    鳳瑾元大喜,只要她答應借,別的什麼都好說。

    “就以兩年為期,待你十五歲及笄之前,為父定會將這筆銀子如數奉還。”

    鳳羽珩一愣,“父親,您這帳算的不對吧?”

    “恩?”鳳瑾元也一愣,“怎麼不對了?”

    “您看啊!”她掰著手指頭給鳳瑾元算,“女兒現在有一百萬兩銀子,我把這些銀子存到錢莊,每月還會有利息拿,光是這些利息差不多就夠同生軒的下人們吃喝了。可我現在要把這些銀子取出來借給父親,借期是到我及笄之日,我借您一百萬,您還我一百萬,這里里外外的,相當于我每月都有一筆利息在損失啊?不行不行,如果這樣的話,女兒不借。”

    鳳瑾元差點兒沒氣吐血了,就想說你個地主還差這點租子?

    結果他還沒等說呢,就听鳳羽珩幽幽的來了一句︰“地主家余糧也不多啊,也得算計著花啊!”

    “好。”他強忍下怒氣,問鳳羽珩,“那你要多少?”

    “按錢莊比率就可以。”鳳羽珩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另外,這麼一大筆銀子,父親不能說拿就拿,立個字據吧。”

    “可以。”這個鳳瑾元是可以接受的。跟這個二女兒說話就像在談生意,一筆是一筆,到也干然利落。“你著人備筆墨吧!”

    鳳羽珩沖忘川擺了擺手,忘川點頭離去,再回來時,就帶了筆墨進屋。

    鳳瑾元站起身,走到擺放筆墨的桌案旁,正要提筆開寫,卻听鳳羽珩又來了句︰“慢著。”

    “又有何事?”鳳瑾元都怕了她說話,這眼瞅著一百萬就要到手,可別再整出什麼差子來。

    鳳羽珩站起身走上前,一直到了鳳瑾元的身邊,擰著眉『毛』合計了一會兒,這才道︰“一百萬實在是太多了。”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你堂堂縣主難不成還要反悔?”他有些急,這到手的鴨子可不能飛了。

    總算是看到鳳羽珩搖了頭,就听她道︰“那到不至于,說了借給父親就是借給父親,女兒何時說話不算過?只是一百萬實在太多,就這樣憑一紙借據就借出去,總覺得心里不踏實呢?”

    鳳瑾元也無奈了,“我堂堂一朝丞相,又是你的父親,還能騙女兒的銀子不成?”

    “父親自然是不會的。”她笑著道︰“但阿珩就是個小女子,總有些女子的小心思,以這點小心思度了父親君子之腹,實在是慚愧。可凡事都有個萬一,萬一到時候父親還不上銀子,阿珩該怎麼辦呢?御王殿下早就有過話,待女兒及笄就要請皇上為我倆主婚,如果這筆銀子收不回來,可是很尷尬的。”

    鳳瑾元摞下筆,也沒了辦法,“那你說該怎麼辦?”

    鳳羽珩想了想,“一般來說,借大數額的銀子總是要用一些同等值的東西來抵押的,這樣借出銀子去的那一方才會放心,父親您說是不是?”

    “你說是就是吧。”鳳瑾元被她磨得一點脾氣也沒有了,可是再想想,自己好像也沒有什麼能值一百萬的東西啊?

    “那父親準備用什麼來抵押呢?”鳳羽珩目中精光乍現,唇角又勾起她那個幾乎算得上是招牌的邪笑。

    鳳瑾元一看她這種笑就頭疼,只道這丫頭跟著九皇子時日久了,兩個人真的是越來越像,說話方式像,就連表情都一模一樣。

    他往後退了半步,避來鳳羽珩帶來的那種無形的氣場壓力,反問她︰“你想要什麼?”

    鳳羽珩沒有說話,到是邁開步子往門外走去。鳳瑾元不解,趕緊跟了上來,兩人站到院子里,就見她雙目遠眺,目光投遞之處正是鳳府所在的方向。

    鳳瑾元心里一緊,就听這個女兒開口道︰“不如,就用鳳府來做抵押吧!”</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