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204章 是誰在說本王寡性薄情?

神醫嫡女 第204章 是誰在說本王寡性薄情?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粉黛順著沉魚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就見韓氏正跟沈青走在一起,沈青正恭敬地跟她說著什麼,韓氏一手捏著帕子掩口嬌笑,另一只手卻直接就抓上了沈青的手臂,一邊搖一邊笑,也不知道沈青是說了多好笑的事,她的笑聲竟控制不住,人也跟著前仰後合起來。(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韓姨娘這是做什麼呀?”沉魚皺著眉,一臉憂心的樣子,“表哥雖是晚輩,卻也是成年男子,這樣子在大街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

    粉黛氣得眼楮都立起來了,卻也不忘嗆白沉魚︰“明明就是沈家少爺舉止不端,大姐姐可不要蓄意指責韓姨娘。”話是這麼說,但人卻已經氣乎乎的走到韓氏近前,就在韓氏兩只手都要往沈青胳膊上抓去時,粉黛突然把她往後一扯,大聲道︰“沈家少爺,有什麼話回府找老太太說去,在這兒跟個姨娘說什麼呢?”

    沈青原本一臉無奈,一見粉黛來了,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對于粉黛的態度他也不惱,只當這鳳四小姐是來為他解圍的,趕緊就躬身道︰“四小姐說得對,沈青在鳳府備考,一切自有老太太『操』持,姨娘美意沈青愧不敢受。”

    韓氏白了他一眼,隨口嘟囔了句︰“老爺臨走時說的讓咱們照顧著你,我這不是好心嗎?”

    粉黛瞪她︰“有老太太在,哪里有你『操』心的份兒?”再看了沈青一眼,目光中盡是厭煩,“你一個男賓,怎的就不知道與女眷分開走?還站在這里看什麼?走啊!”

    沈青被她吼得低著頭溜溜的就走了。

    粉黛抓著韓氏的胳膊,氣得都直哆嗦︰“我說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父親剛對你好一晚上,人才剛離京,你轉眼就去勾搭別的男人?”

    “你胡說什麼?”韓氏嚇得一把捂住粉黛的嘴,“我只是跟他說讀書時有什麼需要盡管開口。”

    粉黛一把將她的手扯下來,雖然氣憤,卻也知道壓低了聲音︰“說個話用得著上手麼?你看看你剛剛那兩只爪子都伸到哪去了?我告訴你,要是自己不檢點,就沒人救得了你。”

    粉黛發了狠,韓氏也有些後怕了,“我就是習慣了,不是故意。”猶自嘟囔了一句,一下就想起今早在府門口粉黛說沉魚的話,不由得又訓起她來︰“你也別光說我,自己也多少收斂點兒。大小姐那個事是隨便能說的嗎?今日虧得安氏打了圓場,不然沒人救我,我看你要怎麼辦!那樣的事情傳出去,完蛋的可不只是一個鳳沉魚,而是整上鳳家!”

    粉黛卻不已為然,鳳家?“得不到我想要的,這個鳳家還不如就毀了。”

    一句話,說得韓氏陣陣心驚。

    她太了解她的女兒了,十歲的年紀,卻有著幾乎比鳳沉魚還要強烈的好勝之心。從來不甘心自己只是一個庶女,那個嫡位她看了這麼多年,也巴望了這麼多年,韓氏明白,不把嫡女之位爭到手,粉黛是不會罷休的。

    她輕撫上自己的肚子,只道但願這肚子能爭一口氣,讓她不但懷上孩子,而且還得懷個男胎。有個男孩在身邊,一切才算是有了希望。

    從鳳府往北門走時,因為人多,隊伍浩『蕩』,熱熱鬧鬧的也沒覺得有多遠,可這回來的路可就有些難了。平時不怎麼出門的夫人小姐哪里曾用雙腳走過這麼多路,一個個累得東倒西歪,腳步也就放慢了下來。

    鳳羽珩體力好,想容跟著她訓練了那麼久,也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嬌小姐,兩人便走得快了些,路過百草堂時,便停下來看了幾眼。

    她們到時,剛好有個中年男子正抓了『藥』從里面出來,一邊走一邊回身跟鋪里的伙計道謝。鳳羽珩看著這人只覺眼熟,直到那人徹底回過身來,她才把人認出,竟是當初那群來百草堂砸場子誣陷她的刁民之一,準確的說,是那具尸體。

    被鳳羽珩挪到空間里救活之後,這人到是很有良心,當眾說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並且也大力配合京兆尹查案。但可惜的是,鳳羽珩也著人問過幾次,京兆尹那邊進展的並不是很順利,她就也沒再多去關心了。

    能在百草堂門口見到鳳羽珩,那人很是高興,奔到她面前直接就跪下磕頭。想容嚇了一跳,可隨即也將人給認了出來,不由得道︰“你不是那個被二姐姐救活的死人嗎?”

    那男子點了點頭,“承蒙小姐還記得,多謝小姐救命之恩,小的給您磕頭了。”那人也實在,對著鳳羽珩砰砰砰的就磕了三個響頭,然後才站起身,又道︰“當初人人都說鳳二小姐在祖宅被燒死了,小的還到鳳府門前去給小姐燒過紙錢,後來才知道小姐是被皇上接進了宮,還封了縣主。小的能得縣主救命,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鳳羽珩沖他搖了搖頭,“沒有什麼上不上輩子,我救你一命不過機緣巧合,你不用放在心上。”再往他手上看了看,“家里有人生病?”

    那人點頭,“婆娘病了,我來給抓點『藥』,百草堂的伙計還少算了些零頭,又多送了不少草『藥』。”

    鳳羽珩心里對王林做事又肯定了幾分,“那快回吧,別讓病人等久了。”

    “哎。”那人又沖著鳳羽珩行了個禮,就準備要走呢,這時,鳳家人也趕了上來,鳳粉黛走在最前頭,一看鳳羽珩和想容在百草堂門口站著,趕緊就招呼眾人︰“咱們到百草堂歇一會兒吧,好歹喝水茶暖暖腳,我已經走不動了。”說著話就到了鳳羽珩近前,開口道︰“二姐姐,到了你的地盤,不會連口茶都不賞吧?”

    鳳羽珩還沒等吱聲呢,就見那原本要走的男子突然就停住腳來,驚訝地看著鳳粉黛,一臉不敢置信的神『色』。

    粉黛也看到了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目光中瞬間迸出一種警惕與凶殘,嚇得那男子直直倒退了兩步。

    鳳羽珩看著這二人,心思電轉,轉瞬間就相明白了一些事情。

    當初這男人醒來就說是個戴著斗笠的女子找到了他,而那女子是誰,京兆尹就一直都沒能查出來。她們也分析過,最先想到的清樂郡主,卻又覺得她本就毀了頭發,戴斗笠出來害人,實在是此地無銀。她就覺得不會是清樂,但究竟是誰,一時半會兒的還真就想不出來。之後一連發生了很多事情,便就把這個事兒給摞下了。可眼下看這男子的反應,似乎那起案件的真相瞬間明朗了起來。

    鳳粉黛,因為勾引玄天冥不成反而落水被送到京郊的莊子上去,沒想到這丫頭不思悔改,居然還暗地里干過這麼一檔子事。

    “二姐姐怎麼什麼人都認識?”鳳粉黛盯著那男人冷冷地道︰“我還以為二姐姐堂堂縣主,接觸的都該是京中貴人,卻沒想到與這等殘民也能攀談幾句。”

    鳳羽珩幫著那人將掉到地上的『藥』包撿起來,重新遞回他手上,同時道︰“我是縣主,也是個大夫,為醫者,不論男女老少,不分貧賤貴富,大夫看的是病,不是人。”說完,輕拍了拍那人的手臂,“你回去吧,我叫人送你。”隨即沖著黃泉使了個眼『色』。

    鳳粉黛眼睜睜地看著黃泉帶著那人離開,也看到那人走了沒多久就回頭看了她一眼,一時間心情煩躁,站立難安。

    “四妹妹還要進去喝茶麼?”鳳羽珩挑著唇看她,目光平和,就像根本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我這百草堂雖然不大,但因為我曾親手在這里救活過一個死人而名聲大勝,四妹妹要不要進去參觀一下?”

    鳳粉黛臉都青了,“一個破『藥』鋪有什麼可看的。”說罷,轉身就走。

    後頭跟上來的鳳家人不明就里,韓氏還在問著︰“不說歇歇腳麼?你怎麼就走了?”

    鳳羽珩亦拉著想容往鳳府的方向走,一邊走一邊揚了聲道︰“許是四妹妹又不累了,再不就是覺得我這百草堂廟太小,咱們還是回家吧。”

    走在前頭的鳳粉黛自然是听到了她的話,一向心高氣傲的人心里火氣騰騰竄起,不由得站住了腳,回過頭來看向鳳羽珩,揚著極盡諷刺與挖苦的語氣道︰“二姐姐的心可真大,據妹妹所知,九皇子離京已經有些日子了吧?你都不替他擔心的?”

    鳳羽珩笑笑,道︰“男人以前程為重,更何況他是在大營里訓練將士,保家衛國,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粉黛眼珠一轉︰“那你就不為自己擔心一下?九皇子本就寡『性』薄情,沒準兒早就把你給忘了,不然怎麼可能一去這麼久都不說回來看看你。”

    鳳羽珩好笑地看著粉黛,這個孩子,不挑出點事非出來她就閑得慌。

    “他忘不忘了我,與四妹妹又有何干?”鳳羽珩隨手在街邊小攤上拿了個小燈籠擺弄起來,“你看這燈籠。”一邊說一邊遞了一塊兒散碎銀子給那攤主,然後繼續道︰“現在它屬于我了,但你管我點不點亮它?我就算一直也不點,就放在那里,你也拿它不去。”

    “你……”粉黛被她說得不知該如何辯駁,只盯著那盞燈籠一臉的不甘心,一臉的貪婪。“粉黛說不過二姐姐,但粉黛也是好心提醒。九皇子雖與你訂了親,但要真正辦婚事還得個幾年呢,二姐姐可千萬要把緊了,萬一中間出了什麼差子,那可是得不償失的。”

    鳳羽珩突然就笑了,笑得燦爛如花,那樣的笑一如冬日里突出其來的陽光,直對著鳳粉黛就展了去。

    粉黛就納悶這人是不是傻了?這時,就听到她身後傳來了一個讓她魂系夢繞又恐懼萬分的聲音——“剛才,是誰在說本王寡『性』薄情?”</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