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205章 鳳瑾元,老子撕了你

神醫嫡女 第205章 鳳瑾元,老子撕了你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粉黛這才意識到,她二姐姐突然而來的燦爛笑容根本不是笑給她,這普天之下能讓她二姐姐展出這樣笑容的人,怕是只有一個,也是最讓她揪心的那一個——玄天冥。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鳳粉黛顫顫地轉回身去,果然,一輛寬敞的馬車正掀了車簾,里頭坐著一人,一身暗紫冬袍,面戴黃金面具,眉心隱隱的透出一個紫『色』的光點,不玄天冥又是誰!

    她想下跪參拜,卻又舍不得移開眼楮,就那麼盯盯地看著馬車里的人,心頭掀起巨浪滔天,久久不復平靜。

    鳳羽珩瞅著玄天冥兩只手又不耐煩地去握鞭子了,這才無奈地搖了頭,出言提醒︰“四妹妹,若是不想臉上挨一鞭子,還是把眼珠子收回來吧。”

    粉黛一驚,立即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可她也不哪來的自信,就覺得玄天冥心里清楚她是喜歡他的,定然不會將鞭子揮到她的臉上,于是繼續執拗地往那黃金面具罩著的臉上看去,完全無視玄天冥手里已經揚了起來的鞭子。

    那些送鳳瑾元的大臣和三皇子玄天夜,一早就各自散開,而鳳家人此時則跪了一地,走過路過的百姓雖不明白怎麼回事,卻也深知那馬車里坐著的定是位大人物。于是也有人跟著跪了下來,還有膽子小的匆匆就調頭回去了。

    鳳羽珩皺眉看著街中盛況,趕緊快步朝著玄天冥的馬車走了去,同時對忘川吩咐道︰“跟安姨娘說,讓她帶著大家先回府,我與九殿下有事相商。”說完,抬步就上了馬車。

    鳳粉黛不甘心,特別不甘心,眼瞅著馬車的簾子就放了下來,車也調了方向漸漸行遠,她一跺腳,滔天的恨意又涌了起來。

    韓氏趕緊上前相勸︰“你太冒險了,萬一惹惱了那九皇子,指不定又要出什麼『亂』子。”

    鳳粉黛什麼也沒說,心里卻有個念頭蹭蹭地竄起︰如果鳳羽珩死了,或是殘了,再或是名節敗了,她就現也沒有資格嫁給玄天冥。同樣是鳳家的女兒,她或許能爭取到機會代嫁。

    韓氏看著粉黛眼珠提溜『亂』轉,便知她定是又在打著什麼主意,不由得提醒道︰“你可得記著上次的教訓,萬萬不能再冒然行事了。”

    粉黛一甩袖,“知道了,真煩。”

    此時的鳳羽珩正在玄天冥的馬車里,一手抓著他的鞭子一手扶在他輪椅的把手上,正苦口婆心地勸他道︰“再怎麼樣,男人打女人總是不好的。”

    玄天冥好笑地看著她,“我以前也沒少打過。”

    她想起他抽沈氏的時候,無奈道︰“那好歹是在府門里,這不是在大街上麼。”

    “珩珩,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講道理了?”

    鳳羽珩一愣,隨即翻臉︰“你說我以前不講理?玄天冥,我什麼時候不講理了?”

    “現在就挺不講理的。”他給她分析︰“你看,我本是為了給你解圍,你卻把我數落一番,這是講理的人能干出來的事?”

    她翻了個白眼,“我是在給你培養紳士風度。”說完,看他一臉茫然的模樣,又搖了搖頭︰“說了你也不懂。對了,不是在大營麼?怎麼突然回來了?我正想著送走鳳瑾元之後往大營那邊去看看你。”

    玄天冥笑了,“看來我真不該回來,應該待在大營里等著我們家珩珩去看我。”

    鳳羽珩抬起手,把他眉心處面具上的小孔給堵了起來,“你想的美。”嫣然一笑之後,正『色』起來,“前些日子那麼大的雪,你那里沒出什麼差子吧?”

    “沒有。”玄天冥搖頭,“大營城防堅固,沒有你想得那般荒涼。”

    鳳羽珩松了一口氣,“那就好,那日七哥出城祭母,趕上了雪崩,我就怕你那里出事。可班走他們都說雪太大了,根本去不了。”她神『色』落寞起來,一個人不管再怎麼強大,總是有些事情力不能及。

    玄天冥看出她的失神,不由得抬手撫上了她的柔發,“我是男人,總不該什麼事都上你跟著『操』心。反到是我在營里見下了那麼大的雪,心里惦記著你,總想快些回京,卻又不能扔下一營的將士。後來听說你在京里做了那麼些事情,還都算到了御王府的頭上,真是……”他在心中選擇用詞,“恩,女大不中留啊!”

    玄天冥你大爺!

    她正想暴走,卻被面前人一把拉住,“不鬧了,與你說正事,我這兩條腿……還有救嗎?”

    鳳羽珩逐漸平穩下來,視線移到他的腿上去,卻久久都沒說話。

    玄天冥看她似有些為難,不由得道︰“沒關系,左右輪椅我也是坐慣了的。”

    “不是。”她搖搖頭,“不是說不能治,只是我不敢妄下定論一定能治到什麼程度,腿骨壞成什麼樣子光靠大夫用手『摸』骨是不精準的,我得為你仔細檢查。”

    “好。”他只一個好字,也不多問到底是什麼樣的檢查,只道︰“那你安排一下,盡快吧。”

    鳳羽珩有些疑『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他不瞞她,如實道︰“三哥最近的動靜有點不在掌握,原本我們查出他在外有精兵三萬,可近日卻接連擴充,具體擴到了多少還說不清楚,且正在往北部遷移,雖然小心謹慎到全部分開,卻還是被七哥的暗衛查到些蛛絲馬跡。”

    “北?”鳳羽珩心里又是忽悠一下,鳳瑾元前腳剛往北界去,她又听到了玄天夜的隊伍往北遷的消息,這難道只是巧合嗎?她深吸了口氣,調整一下心緒,一切都還只是她的猜想,作不得數,眼下最主要的是給玄天冥治腿。“明天你來同生軒吧。”她告訴玄天冥,“從正門進來,一連七日都不能離開,王府那頭你要囑咐一下。”

    “可以。”他點頭,看出鳳羽珩心中有事,但是她不說,他便也不問。這個丫頭有自己的主意該說的一定會說,不該說的,問了也只能是讓對方為難而已。“明日一早我就過來。”

    話畢,馬車也跟著停了。外頭趕車的侍衛說︰“王爺,縣主府到了。”

    他應了一聲,握了鳳羽珩的手,“今晚好好休息,不管我的腿能不能治好,大年之前我都要帶你去一趟大營。你箭法玄妙,到真是能幫我很大的忙。”

    她有些欣喜︰“真的?”前世跟著教官學習箭術,最初只是因為興趣,卻不曾想過有一天她的箭術竟是出息得連那教官都自嘆不如。只是她到底只是醫官,武學在身,用武之地卻並不是很多。眼下一听玄天冥說她不但能去大營,還能幫得上忙,到真是有些激動了。

    玄天冥看出她眸子里閃亮的光,不由得也笑了起來,“別家的丫頭這個年紀不是在家里繡花描眉,就是跟著師傅學著琴棋書畫,你到好,整日里不是鼓搗『藥』材就是舞鞭弄箭的。”他一邊說一邊摩擦著她五指下方的薄繭,“女子做成你這樣,到也是叫人敬佩。”

    “改日我會記得繡個荷包給你。”鳳羽珩笑嘻嘻地看著她,眼里卻帶著一絲他最為熟悉的狡黠︰“布我沒縫過,但人肉卻是縫過的。你放心,我的針腳絕對比那些閨閣小姐們來得要仔細。”

    玄天冥無奈地起了笑,“我真是娶了個特別的媳『婦』兒。”

    她有些扭捏,“還沒嫁呢。”

    “早晚得嫁的。”他將笑容收斂了些,再道︰“不瞞你,在西北打仗時我們的隊伍吃過弓箭的虧,那日在山里你走之後,我與白澤便是被一隊神『射』手圍攻,九死一生才突圍得出去。後來有去調查,只查出似乎是從北國千周借調的神『射』隊,因為人數並不多,所以進得大順境來,並且混到了西北部。所以,珩珩,幫我也練出一支神箭隊吧,總有一天,我親自帶著你的神『射』隊殺到千周去,與他們比一比,看誰的箭法更讓天妒。”

    “好。”鳳羽珩鄭重地點頭,“我答應你。”

    玄天冥走時,一直覺得這丫頭心頭隱有不安,眉間愁緒十分明顯,卻又倔強著不肯與他說。

    卻不知,鳳羽珩在听說當初在深山里玄天冥與白澤二人並沒有走出去的原因,是一支來自北界千周國的神『射』隊時,心里那種懷疑、不安與憤怒,再一次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她下車時,黃泉已經回來,正跟忘川一起等在府門口。

    一見鳳羽珩回來,黃泉立即上前,告訴她說︰“那人說听出了四小姐的聲音,當初找到他的那個頭戴斗笠的女子,說話聲跟四小姐特別像。因為事關生死,他記得很清。”

    鳳羽珩點頭,一邊听著一邊往府里走,“當初鳳粉黛被送到京郊的莊子,是也沒人看著,難保她跑出來使壞。我那時若不出手,便是一條人命。沒想到,一個十歲的小丫頭,居然有這般心思和膽量。”

    “那人奴婢安排在百草堂了,本來想送他回自己家去,但又一想,四小姐那邊肯定也會派人盯上,我們總不能整日守著他,還是安排在百草堂那邊穩妥些。正好王林說身邊也缺人手幫著搬『藥』材,就讓他一並干了。”

    “可以。”鳳羽珩對這樣的安排很滿意。

    忘川卻幽幽地嘆了一聲︰“沒想到鳳府無情,無情到從老到小都是這般心機。”

    鳳羽珩聳聳肩,“鳳府要是有情,我當初就不會被送到西北的大山里,回京的路上也不會被一個車夫刺殺。那一家子,到底算什麼親人?”

    二人看出鳳羽珩面『色』不善,知她定是又窩火這些年鳳府的偏倚得過份的對待。卻不知,鳳羽珩惱火的,卻是那晚接過骨之後的玄天冥又再次重傷。

    鳳瑾元往北界鎮災,玄天夜的精兵向北界秘密遷移,若是北界沒有接應,他們何苦?

    鳳羽珩一口銀牙幾乎咬碎,只道這一切若真的中了她心中所想,鳳瑾元,她定也還給他一個體無完膚,還這座鳳府一個筋骨寸斷!</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