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206章 不怕,因為沒有人敢

第206章 不怕,因為沒有人敢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沒回府多久便被叫去了舒雅園,她到時,正听老太太對先她一步到場的眾人說︰“從今日起,我一早一晚均在佛堂理佛,為瑾元祈福,你們的晨昏定醒就挪到午膳之前吧。(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眾人齊聲道︰“是。”

    沉魚說︰“不如每個院子都日日至少誦經一遍,北界雪大山多,父親平安才是要緊事,咱們別的幫忙不上,這一點心意卻總是要盡的。”

    老太太對這話很是贊同,連連點頭,“沉魚說得對。”說著,總算是向沉魚投去了一個贊許的目光,到是看得沉魚些微感動。

    見鳳羽珩遲來,老太太到是沒說什麼,只是行過禮後,鳳粉黛到是來了句︰“二小姐到底還是沒出閣的姑娘呢,就這麼明日和膽的跟男人同乘一輛馬車同去,就不怕被人說閑話麼?”

    鳳羽珩看了她一眼,面無表情,目光陰寒——“不怕。因為沒有人敢。”

    粉黛憑空就打了一個哆嗦,就覺得鳳羽珩那樣的目光像是能把人看透一樣,這讓她一下子就想起了今日在百草堂門口遇到的那個人。她其實連那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卻記得當初自己是如何與之進行的交易,又如何躲在角落里,看著鳳羽珩將一個死人復活,解除百草堂危機的一幕一幕。

    今日她本想派人跟過去的,甚至想過一不做二不休地就將那人解決掉。可是不行,黃泉去送了,她可不認為自己身邊的丫鬟婆子有本事避得開黃泉的眼楮。

    粉黛想到這個事,心緒不由得便現了些毛燥,鳳羽珩卻挑著她情緒起伏最大的一瞬間開口來了句︰“前幾日下了那樣的大雪,也不知道咱們莊上在京郊的幾個莊子有沒有受災,四妹妹在莊子上住過,你覺得那邊的情況該是如何?”

    粉黛捏著帕子的手就是一哆嗦,手帕都掉到了地上,身邊的丫鬟彎腰去撿,她心里合計了一陣,才道︰“大冬天的,也不種莊稼,即便受災也損失不到哪去。”

    “說的也是,左右不過是幾個下人在守著,下人的性命在四妹妹眼里何曾值錢過。”她盯看著鳳粉黛,像是很隨意的在嘮著家常,“四妹妹當初在莊子里生活得可還好?”

    粉黛心里堵得慌,又害怕又生氣,嘟囔著說了句︰“自然是不像你們在家里那般如意。”

    鳳羽珩卻搖了頭︰“也不是很如意的,因為外頭總是有人惦記著。”她說著,忽然就笑了,“四妹妹過了年就十一歲了,再過個一年半載就也到了議親的年齡。如今咱們府上還沒有主母,我這個做嫡姐的可得為妹妹多多著想,你放心,二姐姐會記得為你說一門好親事。”

    她這話一出,粉黛和韓氏同時一驚,忽就想起來,做為嫡女,又是未來的御王正妃,鳳羽珩在府中還沒有主母的情況下,是有權利掌握其它庶女的姻緣的。

    二人對視了一眼,韓氏在粉黛眼中看到了焦急與警告,一只手不著痕跡地捂上了肚子,卻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禱告著它能爭氣一些,讓她一舉懷上個男胎。

    “如此,便多謝二姐姐了。”粉黛不甘心地說了句場面話,卻又忍不住補上一句︰“府里不可能永遠都沒有主母的。”

    鳳羽珩點頭,“所以我得抓緊了,在主母入府之前,把四妹妹的親事定下。”

    “你……”

    “都給我住口!”老太太猛地一拍桌子,死瞪著鳳粉黛︰“做為妹妹,你不尊重嫡姐,說一句你頂一句,沒有教養!”

    “可是二姐姐她……”

    “我讓你住口!”老太太氣得又想輪起權仗打人,可惜她如今腰還沒好利索,胳膊沒力,輪了幾次都沒輪到最佳角度,到是把自己給累得夠嗆。

    鳳羽珩趕緊起身上前︰“祖母萬萬不要動氣,四妹妹還小,說得都孩子氣的話呢。”

    老太太看到鳳羽珩來給她捏腰了,這才覺得心理安慰了一些,“還是你最懂事,你這些個姐姐妹妹啊,真是沒有一個讓我省心的。”

    沉魚和想容很識時務地起了身,沖著老太太下拜道︰“孫女定會跟著二妹妹(二姐姐)好好學習,請祖母寬心。”

    粉黛執拗地也跟著拜了拜,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老太太看著生氣,揮了揮手︰“散了,都散了吧!”

    眾人起身行記齊退,鳳羽珩留了下來,從忘川手里把事先在藥室里整理出來的幾副膏藥遞給了趙嬤嬤,“這是這幾日祖母要用的,眼下嚴冬,這個腰病萬萬不能馬虎了。膏藥不怕浪費,每日都要按時貼著。”

    老太太高興地點點頭,“自打阿珩回來,我這腰可是一天比一天好呢。”

    她無意在舒雅園多待,雖然老太太還是有拉著她繼續說話的心思,鳳羽珩卻先扔出了“孫女還要回去準備一下為父親誦經”這句話,成功地脫了身。

    一回了同生軒,立即告訴忘川︰“從明日起,縣主府閉門謝客七日。不管是外頭的人還是鳳府那邊的人,一律謝絕出入。”

    忘川也不問為什麼,直接就道︰“奴婢自會吩咐下去,請小姐放心。”

    鳳羽珩沒再多說,一頭扎進了藥室。

    當晚,老太太在舒雅園的佛堂誦經理佛,因腰病不便,干脆就搬了把椅子坐在佛龕對面一遍一遍地念叨。

    當手里的翠玉珠子轉過十五圈後,念叨聲突然就停了下來,轉頭問趙嬤嬤︰“我怎麼總听著外頭有聲音?”

    趙嬤嬤無奈地道︰“是四小姐和韓姨娘在听戲,請了戲班子在觀梅園的戲台正唱著呢。”

    “什麼?”老太太大驚,“听戲?她們怎的這般放肆?”

    趙嬤嬤輕嘆了一聲,“據說安姨娘派人勸說過了,卻被罵了回來,四小姐說老爺是出公差,又不是去送命,府里弄得死氣沉沉的不吉利。”

    老太太一怔,自個兒琢磨了一會兒,到也點了點頭,“雖然話說得不好听,但理是這個理。瑾元在外奔波,咱們可不能犯忌諱。不過……”她又想了想,道︰“明兒個十五了吧?”

    趙嬤嬤答︰“是。”

    “通知各院兒,往後初一十五皆要食素,直到瑾元回來。”

    觀梅園唱戲,不但唱得老太太心煩意亂,也唱得如意院兒的金珍心情一陣煩躁。

    此時她正倚在院門邊,像往常一樣不住往外頭望著。從前每到這個時候她都會站在這里等著鳳瑾元,鳳瑾元來時也總會說“大冷的天你站在這里干什麼”,她就會撒嬌答“老爺來了妾身就不冷了”,可昨天她沒等著鳳瑾元,今天更是不可能了。

    滿喜無奈地勸著她︰“老爺是公出,又不是把你一個人扔下,所有人不都眼巴巴等著呢嗎?你別這樣,小心凍壞身子。”

    金珍輕嘆,忽然就覺得鳳瑾元不在這府里了,她整個人都空落落的,當初鳳羽珩被傳失蹤死亡時她雖然也著急上火,卻也沒像現在這般。到底鳳瑾元是她的男人,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其實她從心里是希望那對父女倆能和好的,鳳羽珩太聰明又太好運氣了,萬一有一天鳳瑾元敗在對方手里,那她怎麼辦?

    “滿喜。”她下意識地開了口,本是想問問滿喜她對鳳羽珩和鳳瑾元這對父女之間關系的看法,可話到嘴邊,卻還是覺得這樣的話傳到鳳羽珩耳朵里怕是不好,便匆匆地轉成了︰“幫我拿件斗篷,咱們到觀梅園去看看。”

    觀梅園的位置算是鳳府的中心,是一個種滿了臘梅的小花園,中間搭著一個戲台子,鳳家人平時听戲便會到這邊來。

    金珍與滿喜二人踏入觀梅園時,動作是放輕了的,悄悄的往戲台邊上走,直到距離韓氏十步遠的地方站了下來,找棵梅樹藏了起來。

    滿喜特別不理解,“想听戲你就大大方方的去,韓姨娘既然把戲台子搭在觀梅園,那就是擺明了府里所有人都可以過來听的。”

    金珍听了卻直搖頭,“韓氏恨我都來不急,怎麼可能請我一起听戲。我就過來看一看,一會兒就走。”

    此時,韓氏與粉黛這母女二人正坐在正對著戲台的地方喝著茶水嗑著瓜子,目中含笑地看著戲台上那一對小生。金珍看了那小生一眼,只覺俊俏非常,連她看了都不免心里要顫上幾顫,再看那韓氏,簡直是眼珠子都快掉到人家身上去了。

    金珍是鳳家家養的奴婢,對這幾個妻妾哪有不了解的,韓氏本就是風月巷子里抬出來的,那種地方的人怎麼可能過得慣清靜安寧的日子。以前鳳瑾元在府里,她還不敢造次,現在鳳瑾元離京了,韓氏立馬就忍不住,當天就把戲班子給招進府來。

    “真是不知廉恥。”金珍恨得牙癢癢,“不就是老爺在她房里歇了一夜麼,還以為就此復寵了?”

    滿喜急得想捂她的嘴巴,直道︰“你小聲點兒,被听到就完了。”

    “我知道。”金珍又往戲台子上看了一眼,就見那小生也不知道唱到了哪里,竟是一個飛眼下去,直接拋向韓氏。

    韓氏一聲標志性的嬌笑揚起,又嫵媚又囂張,連帶著身邊的粉黛也跟著嘻嘻地笑了開。

    別說金珍,就連滿喜都看不下去,伸手去扯金珍的袖子,“走吧,這種戲碼也沒什麼好看的。”

    金珍點點頭,又瞪了一眼韓氏和鳳粉黛,這才轉了身準備跟著滿喜回去。

    卻不想,轉身時動作大了些,刮到了身邊梅枝,衣料與梅枝的摩擦聲讓韓氏留守在外的丫頭瞬間警惕起來,當即便高呼——“什麼人在那里?”</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