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208章 縣主府的八卦

第208章 縣主府的八卦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從藥室里出來時,忘川正等在外面,見她出來,忘川趕緊上前,正準備說話,一眼就看到鳳羽珩左手食指有一處刀劃的傷口,雖然已經處理過,卻還是能看出紅腫。【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小姐,您這是怎麼弄的?”

    “沒事,刀子不小心劃的。”擦手術刀時走了神,一刀劃自己手上了,當然,這麼丟臉的事她沒打算跟忘川細說。“我自己上了藥,明兒就能好了。”

    听說是自己不小心劃的,忘川也稍微放了心,本不想再惹鳳羽珩煩心,但想了想,卻還是道︰“宮里頭有消息傳出來,冷宮里的貴妃娘娘,{了。”玄天冥在宮中有不少眼線,也不知是從什麼時候起,大事小情的總是要往同生軒這邊來告訴一聲。

    步白萍的死到沒有太出人意料,進了冷宮的妃子有幾個能活得長呢,只是不知道步家該如何打算,皇上對那一家子的態度究竟如何,她還是摸不透。

    “最近消息盯緊著點。”她提醒忘川,“鳳府這邊也要盯,一旦鳳瑾元往家里傳信,務必要看到信的內容。”

    忘川點頭,“奴婢記下了。”

    這時,院門口,清霜領了個小丫頭正匆匆往這邊來。那丫頭鳳羽珩一眼就認出,是如意院兒跟著滿喜一起侍候金珍的。不由得皺了眉,問忘川︰“現在什麼時辰了?”

    忘川答︰“已過亥時。”

    說話間,清霜二人已到近前,一看鳳羽珩也在院子里,趕緊行禮道︰“小姐還沒歇下呢?本來是想找忘川姑娘問問看這事怎麼辦的,正好小姐也在,那就讓這丫頭跟小姐說吧。”

    說完,身邊那小丫頭撲通一下就跪到了鳳羽珩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求二小姐救救金珍姨娘!求二小姐救救金珍姨娘吧!”

    “你們姨娘怎麼了?”忘川主動替鳳羽珩問話,“有什麼事你起來說,先不要哭。”

    清霜將人扶起,小丫頭這才道︰“今晚韓姨娘請了戲班子在觀梅園唱戲,姨娘帶著滿喜姐姐說過去看看,可是去了許久都沒回來。奴婢不放心,便往觀梅無去尋人,結果……結果到了那邊一看,金珍姨娘不知為何正站在戲台上,邊上戲子還在唱戲,下頭四小姐和韓姨娘還不時數落著,就連滿喜姐姐就在下邊垂頭站著,完全不敢上前去。”

    清霜听了十分詫異,“韓姨娘听戲,讓金珍姨娘上台干什麼?”

    小丫頭搖頭︰“奴婢不知,只是听到四小姐說出來的話特別難听。金珍姨娘曾說過,府里就只有二小姐能護得住她,奴婢也是沒了辦法,這才來求助二小姐的,求二小姐救救姨娘吧。”

    同生軒與鳳府的觀梅園離得甚遠,自是听不到那邊的戲文聲,但她認得這丫頭,知道對方自然不會騙她。便點了點頭,對清霜道︰“你跟著去一趟,就說我讓金珍過來幫著繡個小樣,將她與滿喜一並帶過來,安排住下,明日再送回去吧。”

    清霜趕緊應下差事,帶著那小丫頭匆匆的去了。

    說起來,觀梅園那一幕不但被金珍院子里的丫頭撞見,沉魚那邊的倚林也是偷偷過去瞧了的。此時,倚林正一邊侍候著沉魚梳洗一邊給她講韓氏和粉黛擠兌金珍的情。

    沉魚听了只覺痛快︰“收拾得好,那金珍從前是母親身邊的一等丫鬟,沒想到丫鬟不好好當,跑去勾引父親,活該她有這麼一天。”

    她說這話時面目猙獰,一雙眼珠子幾乎都要瞪了出來,倚林卻又來了一句︰“不過二小姐的丫頭已經去了,當著四小姐和韓姨娘的面兒把金珍姨娘給帶到了同生軒,四小姐雖然不甘心,卻也最多逞逞口舌之快,不敢說一句不放人的話。”

    一提到鳳羽珩,沉魚一下就想起白天粉黛跟她說的那件事。

    七殿下受傷了,不旦鳳羽珩知道,而且很明顯的受傷當日他們兩個是在一起的。鳳羽珩和玄天華,這兩個人居然私下里如此親密,這叫她怎麼受得了?

    眼瞅著沉魚面色越來越凌厲,倚林嚇了一跳,趕緊提醒道︰“小姐您可萬萬不能動氣,沈家三老爺說了,如今您要做的就是像從前那般,知事明理,與人和善,將老爺和老太太心中的怨氣一點點的打消。至于四小姐,她就是那個性子,您可千萬別與她一般見識。”

    沉魚明白這個道理,但心里關于玄天華的事卻總是別扭著。只要一想到鳳羽珩曾經單獨跟玄天華在一起過,又讓玄天華受了傷,她就特別想知道那日到底發生過什麼事,玄天華的傷是怎麼來的?那個若仙一般的男子,為何她苦求不到,鳳羽珩卻能與之如此接近?

    “賤人!”她狠狠地摔開面前的銅盆,滿盆的水灑了一地,嚇得倚林直接哆嗦。“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親手收拾你。”

    鳳瑾元離京的第一晚,鳳府無一人成眠,到是鳳羽珩,為了明日能有精神給玄天冥治腿,飽飽地睡了一覺。

    次日清晨,清霜給留宿在同生軒的金珍滿喜二人送了早飯,並告訴她們︰“小姐吩咐,姨娘用過早飯之後就回吧,韓姨娘那里近日應該不會再與您為難。”

    “我想見見二小姐。”金珍問清霜,“不知二小姐起了嗎?”

    清霜點頭,“已經起了,但今日縣主府亦有事要辦,小姐早就吩咐過閉門謝客七日,姨娘還是七天之後再來吧。”

    金珍不解,滿喜也一頭霧水,兩人齊問︰“為何要閉門七日?”

    清霜不答。

    二人見對方不語,便也不在問,安安靜靜地吃了早飯,便回到了鳳府。

    辰時三刻,玄天冥的馬車直接進了縣主府的正門。

    忘川和鳳羽珩親自接其入府,隨後,縣主府的大門緊閉,再不接待任何一人。

    鳳羽珩直接將玄天冥帶到自己的院子,連玄天冥想跟姚氏打聲招呼都被她拒絕了,只道︰“我已經同母親說過要幫你治腿,你就不必拘著禮。”

    玄天冥總覺這樣不好,便吩咐白澤︰“你親自將咱們帶來的布料和頭面首飾給夫人送去,記著,說話要客氣知禮。”

    白澤點頭,“屬下明白。”

    玄天冥再跟鳳羽珩解釋︰“昨日宮中剛好新得了兩匹軟煙羅,我就跟父皇討了來,給夫人做個帳幔吧。”

    她苦笑,“那樣好的東西,旁人見都難見一次,你說要就給要來了。我代母親謝謝你,虧得你有這份心。”一邊說一邊將人推到藥室里,再回手關上門,“從檢查到接骨再到初步恢復,我們有七天時間,我親自為你做復健練習。但有一點需要說明,從檢查到接骨期間,我要為你進行全身麻醉。也就是說,你一直是睡著的,你可願意?”

    他點頭,“我有心里準備,七哥同我說過,你給他治腳傷時,他也睡了過去。”

    “對,治誰都是一樣。”見他應下,鳳羽珩不再多等,將人推到藥室中間坐好,然後從藥箱里拿出麻醉輸液。

    這種東西在當初她給襄王妃治病的時候玄天冥見過,雖說仍是覺得很新鮮,卻也不至于太大驚小怪。

    眼瞅著極細的針扎到自己手背的血管里,鳳羽珩還在跟他說著話,可說著說著,沒有征兆地,他眼一閉,人徹底睡了過去。

    在麻醉起作用的一瞬間,鳳羽珩已經將人移至空間里。

    此後一連三天,鳳羽珩都沒有出過藥室半步,每日晌飯前往老太太那里的請安都是清霜去的。到了也不多說,只告訴老太太縣主府近日事務忙,二小姐走不開,待事情忙完,一定親自來跟老太太請罪。

    老太太哪里會怪罪鳳羽珩,實際上,近幾日的請安也並不都是在舒雅園,因為韓氏學聰明了,听戲的時候派人去請了老太太。

    鳳老太太年輕的時候也愛听戲,後來上了歲數,府里小輩不張羅請戲班子,她也磨不開面子說。眼下韓氏請了,哪有不去的道理,趕緊就命人用軟椅抬著她往觀梅園去了。

    老太太一去,觀梅園就熱鬧起來,那戲班子便也在府里常住下,終日里都唱些主子們愛听的戲碼,到也哄得鳳家人得了幾日難能可貴的和諧。

    第四日又下了輕雪,露天的戲台子沒法唱戲,便停下來修整一天。

    粉黛親自給韓氏端了一碗甜湯送到她面前,韓氏卻憂心忡忡,一個勁兒地勸粉黛︰“要不明兒就不听戲了吧,也听了好幾天了,萬一你父親回來會生氣可怎麼辦?”

    粉黛無奈是撇撇嘴,“你是不是很喜歡听戲?”

    韓氏點頭,“是喜歡,可這些年在府里連個說話的資格都沒有,怎麼可能還讓听戲。”

    “所以你現在就得硬氣起來!”粉黛告訴她︰“你怕什麼?老太太都跟著一塊兒听呢,出了事自然有她頂著,雷都劈不到你頭上。你就踏踏實實的听,過陣子咱們請個大夫來查查。”

    一听說要請大夫來查,韓氏更加緊張︰“萬一懷不上呢?”

    “沒有萬一!”粉黛眼里現了狠辣,“你必須得懷上,而且,還必須得是男胎。”

    韓氏看出粉黛孤注一擲的決心,她不知道該怎麼勸,實際上,在與鳳瑾元同房那日,她月信才剛剛結束,以前有大夫說過,那段日子是極難受孕的,可是這話她要怎麼跟粉黛說?

    兩人正各自思量著,外頭有個丫鬟匆匆進來,給粉黛行了個禮,小聲道︰“稟四小姐,近幾日同生軒那邊一直都大門緊閉謝絕見客,听說就連白家的嫡小姐白芙蓉都吃了閉門羹。”

    “閉門謝客?”鳳粉黛覺得特別新鮮,“她有什麼可閉門的?外頭那些個生意鋪子都不去看麼?”再想想,也對,這幾日確實是沒有看到鳳羽珩往這邊來過,不由得又追問道︰“除了這些,還打探到什麼?”

    那丫頭答︰“白家的嫡小姐被攔在外頭,但今早,七殿下卻進了縣主府,並未受到任何阻攔。”

    “七殿下?”粉黛眼一亮,一個主意又在心頭打起。</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