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230章 姑奶奶嚇死你

第230章 姑奶奶嚇死你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沉魚垂肩的發擋了她的視線,讓她看不到那侍女唇部動作,無法分辨出都說了些什麼。(最新章首發www.biqι.me)只是再扭回頭來,剛好對上玄天夜的目光。那雙習慣性的怒目在她面上只停留了一瞬,便盯上她腰間的葫蘆。

    鳳羽珩扯開唇角笑了起來,伸手往那葫蘆上拍了拍,然後將手中茶盞舉起,竟是與那玄天夜遙敬了一杯。

    玄天夜到也不避,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此時,場上歌舞已始,美艷舞姬隔去了宴廳兩邊的視線,只見舞姿妙曼,彩衣飄飄,偶見對面的推杯換盞,無外乎宴會的一慣樣子,到也沒多少新鮮。

    玄飛宇做為小壽星,自然是離不了主台,正被他那幾個叔叔們傳著玩耍。

    鳳羽珩的目光在場內轉了一圈,最終又回到自己眼巴前兒的這一方小天地。

    左側那幾個被說得沒了臉面的小姐早就挪走了,右側,粉黛一點點的挪了過來,挨著想容坐下,可目光卻還是控制不住的往沉魚身上投去。

    沉魚跟身邊幾位小姐又說了幾句,然後大家各自散開,她便也坐了過來。

    粉黛不願意挨她太近,想挪走,卻又舍不得不去看那些水晶。

    沉魚也不怎麼想的,竟是在粉黛那樣熾烈的目光中摘起了手,把自己那一副白水晶的耳墜子摘了下來。

    “姐姐瞧著四妹妹喜歡這東西,妹妹若不嫌棄,就拿去吧。”

    這番舉動不但把粉黛給驚呆了,就連鳳羽珩都皺了皺眉心。

    這是什麼情況?

    有離得近的小姐听到沉魚的話,不由驚得脫口而出——“你要把如此貴重的東西送人?”

    沉魚沖那說話之人笑笑,和善地道︰“這是我家里的四妹妹,我是姐姐,即便有再好的東西,只要妹妹喜歡,都是要讓給妹妹的。只是這套頭面也是貴人送的,不好全部轉贈,不然——”她看向個粉黛,“姐姐就是把這一套水晶全給了妹妹,也是樂意的。”

    那位小姐听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直感嘆︰“能有你這樣的姐姐可真好。”隨即起身,卻跟別家小姐們八卦去了。

    鳳羽珩心中冷笑,只怕這一場宴會之後,有關鳳家大小姐如何親善友愛姐妹的話,又會瘋傳一陣子了。

    但她並不認為這就是鳳沉魚舍得那耳墜子的原因,要知道,這套水晶之所以引人驚嘆,是因為它是一整套,少了一副耳墜子效果便大打折扣。她舍了這樣的東西,若只為換個賢名,鳳羽珩覺得,以沉魚的頭腦是萬萬舍不得的。

    而之所以東西能轉到粉黛手里……

    她的眼眯得更甚,就見沉魚已經動手將那水晶耳墜給粉黛換了上,一邊換一邊跟粉黛說︰“上次姐姐送你的那副耳墜雖說也是好看,但跟這個比起來還是差了許多。”耳墜換戴完,沉魚看著粉黛忍不住贊嘆︰“四妹妹真是越來越美,再過兩年長大些,只怕大姐姐都要被你比下去了呢。”

    鳳粉黛原本對這沉魚厭煩得看都懶得看一眼,可現下卻不同了,她受到骨子里的白水晶耳墜一轉眼就戴到了自己耳朵上,直把這孩子給驚喜得差一點兒就要抱著沉魚親上兩口。

    鳳羽珩無瑕去理會這兩姐妹秀親情,到是透過場上舞姬的妙曼身姿,將目光往皇子位上投了去。

    今天來的皇子並不多,但平日里不常在這種席面上透臉的五皇子卻被二皇子請了來。此刻,五皇子的目光已經從沉魚身上向粉黛處轉移,兩眼直盯著那副耳墜子,身體前傾,眼珠幾乎都要掉出來。

    禍水東引麼?這個道理她明白,但沉魚又是如何想到的?

    上次在仙雅樓,三位皇子講起五殿下納了一房新的小妾,又說起那些小妾的眉眼神態都有著幾分相似,她便心里有了些數。

    這些日子打著閉門思過的旗號,到是見了玄天冥幾次,關于五皇子的事情到是打听了個詳細。

    原來,那人在幾年前曾看上了後宮的一個妃子,被皇帝發現後,生生把那妃子浸到水牢里溺死,還把五皇子送到荒州去受了好些年的苦。

    後來五皇子回京,竟一改往日心性,一房一房的小妾往府門里抬,個個兒的眉眼都生得像那溺死的妃子。

    當然,單單是這些,還促不成她們說動大皇子給鳳沉魚送去一套水晶頭面。之所以有了這套水晶,是因為玄天華說了一件事——據說那妃子溺水時,只耳朵上墜了一副白水晶,其余首飾一樣沒有,而那白水晶則是她進宮前娘家的陪嫁。

    鳳羽珩記在了心里,跟玄天冥商量著想出這個主意,一來借著送禮讓大皇子擺出向被傳言有著鳳命的沉魚示好的姿態,二來,那五皇子既然能納娶如此之多與那妃子眉眼相像的小妾,她就不信這麼一整套水晶還吸引不了對方的目光。這一場渾水五皇子若是再出來趟一趟,便更熱鬧。

    可是……鳳沉魚何以竟能精準地挑出耳環轉贈粉黛?

    她想到之前與沉魚耳語的那個丫頭,不由得神經一震,下意識地就往三皇子玄天夜處看去。只見那人正沖著她微笑舉杯,一杯美酒再度一飲而盡。

    鳳羽珩心里起了一陣波動,有些後悔今日勸著玄天冥與玄天華二人沒來,以至于此時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

    黃泉陪在鳳羽珩身邊,似覺得她情緒不對勁,不由得湊近了些問道︰“小姐,你怎麼了?”

    鳳羽珩揪著心在想事情,一時也沒答話。沉魚跟粉黛一幕幕姐妹情深看在眼里,總覺得似乎什麼地方出了紕漏。

    她將手搭在那只大葫蘆上,原本覺得在這件事情上一直佔上風,可如今看來,只怕才將將打了平手。

    “這宴廳里太悶了,陪我出去走走。”鳳羽珩起身,拉了黃泉離席。走動間,似看到皇子席間也有人離開,一晃的工夫,到是走得比她還快。

    兩人一路逛到元王府的小花園里,嚴冬臘月,盡是寒梅,雪打了紅花,美人讓人驚嘆。

    只是她沒心情賞梅,即便這里的梅花比鳳府觀梅園的好看太多,此刻卻也沒了心情。

    黃泉見她心中煩悶,不由得道︰“如果小姐不喜歡這里,不如咱們就先回府吧。”

    鳳羽珩搖頭,“這就回去豈不是辜負了三哥在此等我多時?”她一邊說一邊加快了步子,直往梅園中心走。

    果然,在園子中心的涼亭里,三皇子玄天夜正負手而立等在那里。

    黃泉嚇了一跳,習慣性地就竄到鳳羽珩身前去保護,卻被她拉了回來,“沒事,你且在這邊等我,我去跟三哥說說話。”

    黃泉正想提醒她小心,可話還沒出口,鳳羽珩已然邁開步子走了進去。

    玄天夜向她看來,不由得拍了拍手,“縣主好膽識。”

    鳳羽珩笑笑,“您是御王殿下的三哥,阿珩也叫得一聲三哥,都是自家人,有何可怕的呢?”

    “說得好。”玄天夜點了點頭,“縣主怎的里頭好好的歌舞不看,要出來逛園子?”他干脆坐到石椅上,好整以瑕地看著鳳羽珩。

    “女孩子逛花園,這是最平常不過的事,三哥何以大驚小怪。”她走上涼亭,到是隨手將腰間的葫蘆解了下來,“來得匆忙,不知三哥可有帶酒?”

    玄天夜隨手也在腰間解了個小酒壺放在桌上,“不多,到也夠我二人喝上兩口。”

    “阿珩是大夫,最是擅長以藥制酒,今日剛好得了一條好蛇,听說用蛇毒泡酒最是養人,三哥可有興趣嘗嘗?”

    她挑眉看他,那樣子哪里是“有興趣嘗嘗”,分明就是“可有膽量嘗嘗?”

    一邊說一邊將腰間的葫蘆拿在手里,口子擰開,一翻手就將那條竹葉青給倒了出來。

    玄天夜對她此舉到是心下微驚,那翠綠翠綠的蛇此刻就擺在二人中間的石桌上,像是睡著了般安靜,卻並沒死。

    他自然是了解這東西的毒性,可眼下看著鳳羽珩就把那蛇拿在手里,一下一下地撫摸著,就像那不是蛇,而是小貓小狗一般,直看得他目瞪口呆。

    “這蛇名為竹葉青,毒性極強,人若是被它咬上一口,別說求醫,只怕連救命都來不及喊上一聲就已然斃命。”她懷里抱著蛇,像是在講故事,可目中射出的精光卻如毒蠍一般,讓人看了遍體生寒。“但毒性越強的蛇制酒就越好,我總想找一條竹葉青制酒,可惜始終也沒得空去尋。今日到不知是誰竟這般好心,送禮送到我的馬車上,我都不及跟人家說聲謝謝。”

    她笑著站起身,左手提住那蛇的三寸,右手伸入左袖,竟是摸了一只木釘和一把匕首出來。左右看看,于園中挑中一棵大樹,撿了塊碎石,居然將木釘直對著蛇頭,舉起石頭,砰砰砰的幾下就釘到了樹干之上。

    玄天夜原本不知她到底要做什麼,鳳羽珩這一下到還真把他給嚇了一跳。只覺得這小丫頭邪性得讓人幾近生寒,縱是他一個大男人見了這番所為,都不得不皺緊了眉頭。

    可鳳羽珩的動作顯然還未停止,那蛇釘上樹干之後,她操起手中匕首,直接就往蛇頭上開了個口子,然後匕首沒有拔出,順著往蛇身下拉,刀不走偏,深淺適度,幾乎就是咋眼的工夫,便剝下一整張蛇皮來。

    “找制皮的匠人,到是能做個很好看的蛇皮小包。”她笑著把蛇皮扔給玄天夜,輕松得就像是在扔一匹布。

    被剝了皮的蛇神經還在顫動,她將蛇取下來走回亭子,蛇口倒著對準酒壺口,手下一緊,硬是讓她擠出幾滴汁液來。

    隨後蛇身重入葫蘆,封了口放到桌上,再沒用了。

    “三哥可要嘗嘗這蛇汁酒?”她把手中酒壺晃了晃,“大補的。”

    玄天夜兩道劍眉都擠到了一起,就覺得面前這個丫頭怎麼跟鬼一樣,干的哪一件也不像是正常人能干出來的事啊?

    被這樣一個人惦記著、算計著,他真的不知道是該害怕還是該感到榮幸。

    “三哥不敢喝?”鳳羽珩脆聲聲地笑了開來,“也是,我是請人喝酒的,當然要先喝為敬。”說著,竟是一仰脖,對著那酒壺就倒了一口酒到嘴里,然後在玄天夜已經掩飾不住的驚恐目光中,將那毒酒利落咽下。</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