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389章 姐可真是沒有那個好心腸

第389章 姐可真是沒有那個好心腸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什麼四歲的孩子,這分明就是個侏儒,還是個連面部特征都隨著身體一起停止生長的侏儒。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鳳羽珩中射出精光,在面前這侏儒臉上轉了一圈。那侏儒到也聰明,一下抽回手腕,又攬住姚氏的脖子,嘴里還學著小孩子一樣的叫著︰“姐姐好可怕,我要阿娘。”說著,眼淚還掉下來了。

    姚氏趕緊把他抱住,輕斥鳳羽珩︰“你別嚇他了。這孩子爹娘都被歹人殺害,咱們可不能放任他不管。”

    鳳羽珩怕的就是這個,無奈地跟姚氏說︰“把他救下來已經是盡了道義,娘親難不成想收養他嗎?”

    “也不是不可以啊!”姚氏目中帶著企盼,參被我們遇見,這也是種緣份,阿珩,你的心腸不能總是那麼硬。”

    鳳羽珩皺著眉看著姚氏,說實話,此時此刻她的內心是十分委屈的。自從回了鳳府,她為了護著母親和弟弟,拼了命的跟鳳家人周旋,就連姚氏的和離書都是她用自己的恩典跟皇上換來的。結果到頭來,她的母親就給她冠上了一個心狠的罪名。

    她心中不甘,隨口就來了句︰“我若不心恨,咱們娘仨早就被那座鳳府給吃了!”

    姚氏也知自己的話是說重了,有點後悔。但鳳羽珩已經指使忘川要把她懷里的孩子搶走,孩子的哭聲傳入耳來,撕心裂肺的,听得她心都碎了。

    她不顧鳳羽珩的情緒,干脆站起身來強硬地道︰“我是一定要把他給留下的,如果你覺得住在你的縣主府不妥,那我可以帶著她去住客棧,等你辦完事,我再帶著他一起去蕭州。”

    “夫人!”忘川都听不下去了,“縣主府也是您的家。”

    “可是我卻連帶回去個孩子的權力都沒有。”姚氏跟鳳羽珩算是較上勁了,怎麼的也不肯松口。

    看著面前這個娘親,鳳羽珩突然就笑了起來。雖然有著十分相像的面容,但姚氏終究不是她前世那已去世多年的母親,自己佔了原主的身體,給這身體帶來的變化根本沒辦法逃得過人家的親娘。姚氏早就看出不對勁,卻一直忍著沒說,想來,也算是對她的一種寬容了。

    “娘親。”她說,“如果從前在面對鳳家人的時候你也能這樣強勢起來,咱們娘仨也不至于被趕到西北去受了這麼多年的苦。如今你有本事去護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了,當初怎麼就不能也像現在這樣,護好我跟子睿呢?”她話語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罷了,你想留就留著吧,他也可以跟你一起住到縣主府,那不只是我的府,也是你的家。”她說著,轉過身往宮車那邊走,邊走邊說︰“忘川,夫人體弱,讓那孩子跟我們一起坐吧。”

    姚氏見她終于答應下來,總算是松了口氣,連聲勸著那侏儒跟忘川走。侏儒雖不是很樂意,卻也知道能被留下十分不易,乖乖地跟著忘川也往宮車那邊去了。

    姚氏看著她們上了宮車,這才由清蘭扶著也回了自己的馬車上去,直到馬車重新前行,她這才怔怔地問了清蘭︰“你說,她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夫人是說小姐嗎?”清蘭趕緊勸她︰“怎麼會呢?小姐待夫人最是好了,不想帶那孩子也是怕有危險,夫人千萬可別多想。”

    “是我想多了嗎?”姚氏自言自語,“我和子睿于她來說總歸是個累贅,指不定哪一天她心煩了,不想再負這個責任了,就會把我們也給扔了。”

    清蘭被她嚇得不輕,不停地勸著她,生怕姚氏再說些什麼過份的話來。萬一傳到二小姐耳朵里,把她給惹火了可怎麼辦?

    她又怎知,姚氏想的這些即便鳳羽珩听不到,也能猜得個**不離十。通過這次中離魂散,姚氏的性子照之前相比是有變化的,從前那麼順從嬌弱的人如今也懂得了反抗,只不過,這種反抗沒對著別人,卻是對上了自己的女兒。

    鳳羽珩心里不痛快,倚著玄天冥坐在宮車里,那侏儒被黃泉忘川二人帶著,到也算听話,只是小眼楮四處轉悠,還在玄天冥的腿上停留了許久。

    黃泉雖然沒下車,卻也將剛剛那事情的整個過程看在眼里,眼下對這侏儒一點好印象也沒有,看他眼楮亂轉,便狠狠地訓斥道︰“瞎瞅什麼呢?再亂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

    那侏儒裝模作樣地一哆嗦,嘴一撇就要開哭,卻听玄天冥道︰“本王最討厭有人在面前哭。”一邊說一邊擺弄著手里的鞭子,再盯著那侏儒道︰“不信你就試試,敢出一個動靜,看本王一鞭子能不能把你抽成兩截。”

    忘川覺得有點兒血腥,雖然這孩子惹了小姐不痛快,但到底他還小,也不懂事呢。她不敢說玄天冥,便只能拉了那侏儒一把,聲音平和地道︰“你到我這邊來坐吧。”

    侏儒癟下去的嘴又被玄天冥給嚇得重新鼓起來,愣是一個眼淚瓣也沒敢掉。鳳羽珩背過身去,對著玄天冥用唇語無聲地道︰“不是孩子,是個身體和皮相都不生長的侏儒。”

    玄天冥到也沒多大驚訝的反應,只點了點頭,又看了那侏儒一眼,而後不解地問︰“你很熱?”

    他這一問人們才發現這孩子冒了一頭的汗,雖然他極力的控制著,卻還是止不住汗透過皮腺自己往外流。

    忘川皺了皺眉,“雖然是伏天,但現在還沒出山,山風是有些涼的,怎也不至于熱成這樣。”

    鳳羽珩卻突然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玄天冥,見對方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這才道︰“咱們覺得涼快,但是對在更涼快的地方待習慣了的人來說,卻實在是酷熱難耐了。”

    這話一出口,那侏儒明顯的怔了下,然後就別過頭去,不再看鳳羽珩。

    她亦懶懶地靠在車廂上,翹著二郎腿,目光卻未曾從那侏儒身上移開。

    忘川看出門道,向她投來疑問的目光。鳳羽珩沒辦法立即跟她解釋侏儒癥的事,便只用唇語講了兩個字出來︰千周。

    忘川大驚,黃泉也看到了鳳羽珩的口型,下意識就要去抓那侏儒,卻被忘川給攔了下來。“你性子好動,一會兒下車之後隨你便玩耍,現在可別嚇到孩子。”說著,沖黃泉使了個眼色,黃泉心領神會,笑著在那侏儒的另一邊坐了下來。兩人一邊一個,將侏儒夾到了中間。

    馬車繼續前行,又走了近兩個時辰,山區已出,漸漸的便能听到河水流動的聲音。

    鳳羽珩說︰“馬上咱們就要看到的那條河,我對它很有感情。回到京城之後第一次落難就是被人逼著跳到那條河里,是吧,忘川。”

    忘川點頭,“是啊,多虧了七殿下路過救了咱們。小姐可是想在河邊稍做休息?”她看出鳳羽珩的心意。

    鳳羽珩笑道︰“好啊!舟車勞頓,是該歇一歇。”

    說話間,流水聲愈發的清晰了。忘川走到車廂外跟車夫吩咐了一聲,就見車夫沖著另一輛車一聲吆喝,然後兩輛車直奔著河邊就駛了去,不一會兒的工夫便停了下來。

    黃泉主動抱了那侏儒一起下車,鳳羽珩推著玄天冥的輪椅,另一頭,清蘭也扶著姚氏下了車來。

    侏儒一見了姚氏就要過去,黃泉卻根本也不撒手,他掙扎了幾次無果,干脆叫起來︰“阿娘!阿娘!”

    玄天冥提醒他︰“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親也不能亂認,誰是你阿娘啊?”

    這話姚氏也听到了,但是她敢反駁鳳羽珩,卻一點兒也不敢跟玄天冥較勁,便只當沒听見,走過來就要從黃泉手中把孩子接過去。

    黃泉看了看鳳羽珩,見對方微微搖頭,便趕緊往後退了兩步,開口道︰“夫人,這孩子身上髒,還是奴婢來抱吧!等回去之後給他好好洗洗,再讓他陪伴夫人。”

    姚氏心里有些不快,她覺得鳳羽珩實在是管得太寬了。只是她自己還沒有意識到,在中那離魂散之前,鳳羽珩管的也不少,只不過她都覺得理所當然,還很已經沒事了,可這脾氣秉性卻有了不小的變化。這種變化連清蘭都看得出,她自己卻無從察覺。

    鳳羽珩推著玄天冥又往前走了走,一直走到河邊才停下來。她挑了邊上一塊高點的石頭坐下來,揚聲道︰“還真是涼快呢。”說著,又瞅了一眼那侏儒,對方還是一頭的汗。她笑著問,“從來沒過過夏天吧?也真是難為你,這麼熱的天還要演出這麼一場漏洞百出的戲,想想都累得慌。”

    那侏儒警惕地看了鳳羽珩一眼,低了頭做委屈狀。

    黃泉冷哼一聲,一松手就把他給扔到地上。侏儒觸不及防,“砰”地一聲落地,摔得個結結實實,連門牙都掉了兩顆。

    姚氏“呀”地一聲驚叫,不管不顧地沖上前來,一把將他從地上給抱起,大聲喝斥黃泉︰“你這丫頭怎麼做事的?毛手毛腳!”再低頭一看,孩子的門牙沒了,心里就又是一揪一揪地難受。“跟著你家小姐跟久了,也學了個冷漠的性子。這孩子還這樣小,你們怎麼下得去手?”

    鳳羽珩忽然一下站了起來,姚氏嚇得一哆嗦,就見她一步一步往自己面前走來,一伸手,猛一用力,一把就將那侏儒給拽到自己身邊。

    那侏儒原本是因為掉了牙疼得哇哇大哭的,突然被鳳羽珩扯了這麼一下,到是給嚇得把哭聲都憋了回去。

    鳳羽珩說︰“娘親別急,我看這孩子熱得一頭的汗,帶他到河邊洗洗。”說完,也不等姚氏有何反應,拉著侏儒就走。到了河邊,一把將人臉往水中一按,再抬起來時,臉不但沒洗干淨,還沾了好些淤泥。

    那侏儒終于忍受不住,突然別過頭看向鳳羽珩,目露凶光,頭上青筋都暴起來了。

    鳳羽珩一下就笑了,“怎麼,嫌河邊洗的不干淨?那本縣主帶你到河中間去洗洗吧。”

    話畢,猛地一抓那侏儒的衣領,身形突然竄起,施展開她那沒學多久還半顫著的輕功,直接就往河中間飛竄了去。

    姚氏大驚,就想喊她快點回來,卻突然發現鳳羽珩身形一晃,人像是飛不穩一樣,在空間直打了兩個轉。她手里抓著的人也跟著轉了兩圈,然後就听“撲通”一聲,那侏儒被鳳羽珩扔河里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