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496章 逗比皇帝補刀太監

第496章 逗比皇帝補刀太監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一陣頭大,天武真是到哪兒都不讓人省心啊!

    “剛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這會兒就打起來了?”她問那丫頭,同時腳步加快往自己院里走去。如您已閱讀到此章節,請移步到 :新匕匕奇中文小  MMM.xinPqi.co&#1o9;閱讀最新章節

    那丫頭一看就是被嚇得不輕,府宅里的小丫鬟,這輩子能見著皇上一面就已經是天大的造化了,居然還讓她撞見了皇帝跟人打架,這小丫頭瞬間就起了一種想法--“小姐,你說皇上不會把咱們都給殺了滅口吧?”

    鳳羽珩抹了一把額頭,“他要是有殺人滅口的覺悟,他倆也打不起來了。”

    小丫頭拍拍心口,長出了一口氣,“嚇死了嚇死了,小姐您是沒看到,這架真是說打就打啊!其實他倆也就是討論著老爺子到底要不要回太醫院去任職,說著說著就動手了,老爺子摔門,皇上就摔茶碗,奴婢跑來報信兒的時候皇上正在威脅老爺子,說他如果不回太醫院去就要給他賜婚,讓他續弦。”

    “……卑鄙!”鳳羽珩糾結了半天,覺得用這個詞形容天武真是最合適不過了。這老皇帝簡直是卑鄙啊!她完全無法想像姚顯如果在這大順朝給她找個奶奶,那得是多麼驚悚的一件事情。

    鳳羽珩做了最充份的心理準備回去勸架,可一進院子,卻並沒有听到預料之中的打斗聲,甚至連天武一慣的扯著破鑼嗓子叫罵的聲音也沒听到。她有些納悶地看了那丫頭一眼,小丫頭也奇了怪了,“難道是打累了在休息?”

    幾人決定悄悄摸進去一探究竟,結果就看到了癱坐在院子里大樹底下,正大眼對小眼的天武跟姚顯。

    彼時,天武的左小腿還盤在姚顯的右大腿上,姚顯頭發有點散,衣領子有點松,就連腰封都開了。

    而天武也沒好到哪兒去,金冠掉了,袖口子也被拽開線了,鞋還掉了一只,襪子都褪下來一半。

    章遠在邊兒上找了個小板凳坐著,手里捧著天武掉了的金冠,無語問蒼天︰“知道的是你倆在打架,不知道的——”他撇了一眼兩人那副德行,抽了抽嘴角,實在沒忍住,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誰把誰給強了呢。”

    姚顯一听這話,趕緊往後退了半個身位,還踹了天武兩腳,“起開!把你腿拿走!”

    “我不!”天武又往上壓了壓。

    姚顯急了,“那你就管管你這個太監,別老擱那兒瞎說。”

    天武翻了個白眼,“我要能管得了,他還敢這麼說嗎?哎呀我就問你,到底回不回太醫院?”

    “不回!”姚顯答得干脆。

    天武氣得直咬牙,還想撲過去打架,奈何體力實在是有點兒透支,只能往後撐著手臂在地上坐著。動不了手就動口吧,他開始給姚顯擺事實講道理︰“你看啊!你走的這麼些年,太醫院一直群龍無首,朕也從來沒想過再找個人替你的位置,你只要回去,就還是太醫院院首,全天下大夫的典範啊!”

    姚顯不為所動,“就是不回!”

    “那你到是說說到底為啥不回啊?”天武敗了,“為啥啊?”

    姚顯瞪了他一眼,“我最煩被人強迫,每個人都應該是獨立自主的,你不過是提供給我一份工作,我喜歡就做,不喜歡就不做,你可以選擇留,但當我說不的時候,你也沒權利硬留。”

    天武覺得姚顯說的話就像是順口溜,他琢磨了好一會兒才琢磨出個究竟來︰“你的意思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不能被別人管著?就算是朕也不行?”

    “對!”姚顯點頭,二十一世紀的三觀又蹭蹭地涌上來了,“工作自由,婚姻自由,生活自由!”

    鳳羽珩听著不由得在心中暗嘆,還是她爺爺牛逼啊!跑古代來跟皇帝講人權,還講得這麼理直氣壯,連打帶罵又威脅的,她爺爺可真是千古奇人。

    這時,就听天武來了句︰“我說你咋添了這麼多毛病呢?以前沒發現你還有這些個事兒啊?”

    姚顯微怔,呆坐在地上反應了一會兒,就在鳳羽珩有些擔心別穿幫時,姚顯終于開口說話了——“人都是會長大的。”

    我去!

    她還能說什麼?就連天武都無語了。

    隨即,姚顯似乎也覺出自己這話說得有點兒夸張,于是趕緊給自己找場子︰“我的意思是說,人總是會變的,過了這麼多年,我也一年比一年老,你沒听說麼,這人一老啊,就容易添脾氣。你想想你自己,現在是不是比年輕那會兒脾氣大多了?”

    天武沒等說話呢,章遠又開腔了︰“姚大人這話說得可不對,皇上現在的脾氣可比年輕時候好多了,至少年輕時候他要跟你打,你指定打不過他。不像現在,多少還能對付幾招。”

    天武擺擺手︰“好漢不提當年勇。”

    姚顯抽了抽嘴角,跟天武商量︰“我其實也不是沖著你不想回太醫院,關鍵是我答應了我們家阿珩,要幫著她在咱們大順多開幾家大醫院,讓咱們大順的百姓能夠盡早地體驗到全民先進醫療,這也是為你分憂啊!”

    天武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姚顯這話一出,他眼楮瞬間一亮,馬上就想起這樣的話鳳羽珩似乎也和他說過。京城里的百草堂一早就有人跟他匯報過,不但大夫手法新鮮高明,還出售很多奇怪的藥丸和藥片,有個小大夫叫樂無憂,還會做一種叫做“手術”的東西,很多不治之癥到了百草堂都能術到病除。當然,他還知道,那些藥丸藥片都是鳳羽珩親手做的,那些高明的醫術,也都是鳳羽珩教給大夫們的,甚至那個叫樂無憂的後生,也是鳳羽珩女扮男裝的。那丫頭這麼做,就是想要盡自己的能力去減緩老百姓在病痛上所承受的痛苦,的確是在為他分憂啊!

    姚顯從天武的神態中看出門道,趕緊又加了把勁兒勸道︰“就憑咱倆這麼些年的關系,那我不得為你分憂解難啊!不得幫著你平定天下啊!是,我回宮了,咱們能沒事兒就湊一起喝兩盅,可是喝酒重要還是家國天下重要?不得有個孰輕孰重嗎?”

    章遠對姚顯這幾句話十分的推崇,趕緊贊道︰“姚大人心懷天下,這才叫真正的神醫啊!”

    天武白了他二人一眼,還是有些不樂意,但總的來說也算是接受了。章遠趕緊把兩人扶了起來,又給天武整理好了衣裳,這才叫下人們給送到屋里去坐著。

    這時,廚下的酒菜也端上來了,很快地,屋子里就傳出推杯換盞的聲音。

    鳳羽珩松了口氣,還好,爺爺這關也算是過了,至少天武並沒有懷疑。她還真怕天武像姚氏那敏感,萬一讓他察覺出不對勁,那才真叫個要了命了。

    不過她以前也想過,天武這性子打多少年前就跟姚顯交情甚好,想來原本的姚顯脾氣也跟天武差不太多,爺爺的性子就也很吻合,這才能讓這對于姚顯來說是單方面的初遇也能沒有絲毫違合感吧!

    她一邊合計著一邊往院子里走,章遠很快就看到了她,趕緊過來行禮。鳳羽珩問章遠︰“他倆在里頭喝,沒事兒吧?”

    章遠攤攤手︰“有事兒也沒轍啊,皇上不讓下人侍候,把人全都給趕出來了。”

    鳳羽珩擰著眉心往門口瞅了瞅,然後朝著章遠一招手,“跟我來!”

    于是,章遠就跟著鳳羽珩一起貓著腰去趴牆角听聲兒了。很快地,就听到屋子里踫杯聲不斷傳來,同時夾雜著天武的聲音︰“我說姚老哥,我不是不理解你的醫者仁心,關鍵你也得理解理解我,你說這麼些年我一個人在宮里頭,雲翩翩雲翩翩不理我,老九老九還出去打了兩年多的仗,其它的人一個個就跟木頭樁子一樣,要不就是那群一天到晚嘰嘰喳喳的這個妃那個妃,我瞅著長得都一樣,我都分不出來哪個是哪個。唉,身邊來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這日子也是憋屈得很啊!”

    章遠听得直想往里沖,鳳羽珩好不容易才給拉住,他氣得跳腳︰“敢情我這些年的話都白說了不是?他不能一見了姚大人就把我的功勞都抹殺了呀!”

    鳳羽珩這個勸啊——“父皇喝多了,章公公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章遠氣得臉都紅了,鳳羽珩瞅著他那樣兒,八成這憋著氣兒晚上回宮就得跟天武打起來。也是可憐了老皇帝,傍晚的時候在郡主府跟太醫打一架,晚上回去還得在皇宮里跟太監打一架,這一天天的,淨打架玩兒了。

    這時,屋子里姚顯的聲音又傳了來,首先就糾正了天武一個嚴重的錯誤——“姚老哥?我說你這排的是什麼輩份啊?我外孫女是你兒子的未婚妻,我比你大一輩呢!”

    天武同他解釋︰“不能那麼論!我兒子多,大兒子都奔四十去了,你外孫女才十三,要都那麼論,還不得亂套了。咱們個人論個人的,你比我年長一些,就叫老哥。”

    姚顯合計了一會兒,點點頭,“那行吧!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反正你是皇帝。”

    天武鼻子沒氣歪了,“這時候知道我是皇帝了啊?”

    姚顯也不服︰“怎麼的?我看你這皇帝當的也不咋地啊!就你身邊兒那太監,不也挺不著調的?”

    天武一擺手︰“他啊!打小兒就那樣兒,不著調就不著調吧,平時就指望那麼個不著調的給我解悶呢,不然都快憋死了。”

    姚顯突然覺得這當皇帝也實在是憋屈,跟世人眼里的三宮六院光天酒地完全不一樣啊!他端了酒杯,“來,老弟,不想那些個不高興的,想些有意思的,比如說還跪在前院兒抽嘴巴子的鳳瑾元,是不是覺得特來勁兒?來,喝酒!”

    天武亦舉起杯︰“要不我派人把他叫過來,讓他跪這兒抽?就當給咱倆下酒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