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543章 給雲妃娘娘請安

第543章 給雲妃娘娘請安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那些是劣等的歌姬。 新比奇中文網www.xinbiqi.com ”忘川低下頭,小聲跟鳳羽珩說︰“看到那個男人沒有?就是這些歌姬的主人,他們經常輾轉各地賣唱,實際上行的都是些花樓姑娘所做之事。”

    鳳羽珩點點頭,她已然猜到那些人的身份,但也正因為如此,才對看到的某一位姑娘生出疑惑。

    她微皺了下眉,隨即松開,肯定是看錯了,畢竟太久沒見,那人縱是再落魄,也不至于如此。

    上船之後直奔雅廂,忘川因為要跟元飛單獨在一間雅廂里過夜,不免有些為難,小聲地跟鳳羽珩商量︰“要不晚上我到隔壁去睡吧?”

    黃泉笑她︰“以前出任務的時候,男男女女的也不是沒在一張塌上擠過,有什麼呀!忘川你就別害羞啦!”

    忘川瞪了她一眼,但想想也是,便也不再多說,卻轉了話題,提醒了鳳羽珩一句︰“剛剛在船下看到那些小孩,我就一直在想,咱們上回買下來的那個女孩到底有沒有問題?她偷偷藏在宮車里,這事兒真的只是一個巧合嗎?”

    鳳羽珩擺擺手,並未在意,只道︰“子睿有個伴兒也好,一個小孩子而已,就算有些人別有用心,子睿自己也應該有一定的判斷能力。他不小了,經過這一次事情之後也該長大,成長是要經歷坎坷,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听鳳羽珩這樣說,忘川便也放下心來,幾人安排一番之後,黃泉和鳳羽珩回到了隔壁一間休息。

    進門時,旁邊雅廂的船客也剛好往這邊走來,是一對年夫婦,女的身材微胖,雖及不上當初的沈氏,眉眼間卻也是透著幾分厲色。那男的卻是一副書生模樣,主動給女人開門,帶著一絲懼怕。

    兩人身後還跟著個大丫鬟,看上去年近二十,穿了身淡藍長裙,雖挽著丫鬟發髻,面上卻是帶著些許不甘,眼楮時不時地瞄向那年男子,眼眸含情,又極小心地避著那胖女人。

    鳳羽珩一眼就看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不由得心冷哼,不屑地翻了個白眼,進了自己的船艙。這時,隱約听到隔壁那女人說了句︰“咱們帶的東西可一定得收好了,這次給端木大人祝壽,若是能哄得他老人家,只要一句話,你就不必只是在河天府做個小小的通判。”

    鳳羽珩腳步頓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隨著天武帝公開斬首了上次她們帶回來的那個千周神射,大順與千周一戰算是宣告天下正式拉開序幕。但關于北界投敵一事,八百里加急的快報是到了,大順卻為避免民心恐慌,一直沒有對外公開。對方一個小小通判,蒙在鼓里也很正常。只是這通判一家也是下了工夫,想升官的主意打到了那麼遠的北界,還選在大年期間特地去給端木安國祝壽,這份心思到也是難得。

    黃泉在門邊上站了一會兒,又往外听了听,確定沒有什麼動靜之後這才到鳳羽珩邊上坐下,然後小聲道︰“河天府的通判是正六品官員,府衙就設在蕭州。依奴婢判斷,這人再往上升,最多也就是升到正五品,更高的幾乎不可能。他在河天府範圍內任通判,即便升官,多半也不會被派遣到其它的省府去。河天府內有蕭州和青州,若按正五品算,那就只有知州一職。蕭州的知州是雲麓書院葉家的人,葉家根基在那,絕對可能被取代。那麼這樣算起來,也就只有咱們下船之地,青州了。”

    鳳羽珩對于青州並沒有太多的了解,便隨口問了句,那青州的知州是個什麼樣的人?

    黃泉想了想,而後搖頭,“這個,奴婢也不知。”

    鳳羽珩沒有再問,找了處地方靠了過去,干脆閉目養神。此次北行,雖不及上一次那般驚心動魄,卻也總讓她隱隱覺得有一絲危機潛伏在四周。前方的青州,怕不是個平靜之地。

    往月寒宮去的小路上,章遠兩只手一邊一個拉著兩個小孩正在往前走,那兩個孩子一個是鳳子睿,另一個則是鳳羽珩買的那個小奴隸。

    只見章遠苦著一張臉,苦口婆心地勸慰子睿道︰“我地小祖宗哎!咱們別鬧了,九殿下派人帶了話,讓你們先到月寒宮去住一陣子,就當陪陪雲妃娘娘,你們可得听話啊!”

    鳳子睿一臉的郁悶,悶哼一聲,目視前方不再說話。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說好的要在大營里學兵法,還要跟著姐姐和姐夫一起往北邊去歷練,怎的他才睡了一覺的工夫,再醒來就已經在回京的馬車上了?當時還被人給捆了起來。要不是捆他那人他認得,差點就以為自己再一次被綁架了呢。

    走在另一邊的那個小女奴也是噘著嘴巴一臉不樂意的模樣,手幾次想從章遠手里抽回,卻都被對方加大力道又給拽了回來。同時章遠還提醒她︰“你呢,就是個附帶的,咱家對鳳家少爺客氣,那是因為他是皇親,但你不過就是個小奴才,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小女奴頭一仰,兩只毒巴巴的小眼楮立即向章遠瞪去,清脆的小聲音也揚了起來︰“小哥哥不開心,我就不開心!你們讓小哥哥不開心,你們就是壞人!”說完,突然一張嘴,照著章遠的手背一口就咬了下去。

    章遠觸不及防,疼得一聲慘叫,一下就把那小女奴給甩了出去。

    那小孩被他甩得摔到小路旁邊的假山堆旁,撞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子睿趕緊也掙脫開章遠的手跑了過去,關切地問了句︰“有沒有事?”

    小女奴含著淚搖了搖頭,很堅強地說︰“沒事,我……奴婢不疼。”

    章遠白了他倆一眼,無奈地道︰“你要是自稱奴婢,就別跟鳳少爺叫小哥哥,應該叫主子,或者少爺。”

    那小女奴又怨恨地瞪了章遠一下,然後低下頭,弱弱地叫了聲︰“少爺。”

    子睿站起來皺著眉道︰“我早就說了放你離開,賣身契我會還給你,還有你的戶籍,我也會跟官府說,讓他們重新再給你做一個,還可以給你足夠生活的銀兩,你為何非得跟著我?”

    小女奴嘟著嘴巴反問子睿︰“當初是你求我救了你一命,我沒要求你報答,還要侍候你,你為什麼還要趕我走?”

    子睿覺得跟這孩子講不清楚道理,這丫頭就像一根筋似的非得跟著他,死纏爛打,趕都趕不走。他這一路上趕了好幾回,甚至暗衛都把這丫頭給扔下車了,結果一回頭,這丫頭卻在後面跟著車不停地跑。摔倒了就爬起來再跑,折騰出一身的傷。

    他無奈地搖搖頭,把人扶了起來道︰“想跟就跟著吧,只是我得提醒你,這里是皇宮,你一定得多留心,盡量少說話,平日里就跟著我,哪都不要亂跑。”

    小女奴一听子睿再也不趕他了,樂得一把將子睿抱住,大叫道︰“太好了!小哥哥櫻草就知道你最好!”

    “你叫櫻草?哎呀罷了罷了,不管你叫什麼,你先把手撒開!撒開!”

    章遠覺得實在是有點兒看不下去了,平日里他見天兒的要看著天武帝想盡辦法跟雲妃示愛,然後時不時的還要忍受著九殿下跟濟安郡主秀恩愛,現在居然發展到這麼點兒個孩子也跑到他面前玩起兩小無猜,這還讓他這做太監的怎麼活?缺什麼就給他演什麼,這不是往心窩子上捅麼?

    章遠心里一股火發不出來,暗自下了決定,五天之內他要稱病告假,他不想搭理天武,不想看這花花世界!決心一下,立即大步上前,又一手一個把兩個孩子給扯著走,一直走到月寒宮門前,這才最後說了句︰“雲妃娘娘是這後宮最正經的主子,你們兩個可給我老實點,不許胡鬧,不許擾了雲妃娘娘休息,否則後果自負!”說完,抬手拍門,一邊拍一邊喊︰“濟安郡主的弟弟被九殿下的人送來了!”

    子睿听著都無語,這叫什麼叫門方式?還真是獨特呢。

    不過他年紀到底還小,不明白其究竟,他哪知道如果章遠不這樣說,月寒宮的門根本就不可能打開。即便是這麼叫了,里頭的人也只開了一個小縫,然後有個宮女探頭出來,看了一眼章遠,立即就皺了眉。

    章遠趕緊把鳳子睿往前一推,“我是給娘娘送孩子來的。”

    那宮女看了子睿一眼,面色卻並沒好轉,而是泛起一絲古怪,再開口問道︰“郡主的弟弟到月寒宮來干嘛?娘娘沒有召見啊?”

    章遠早準備好說詞,立即道︰“九殿下說了,讓少爺和這小丫頭來這里陪娘娘解悶,還說了,最好一直待在宮里,直到他們打完千周回來。”

    那宮女一愣,面上現了一絲驚慌,這絲驚慌章遠沒看出來,卻被子睿給收盡眼底。他正想問上兩句是不是自己不能留下,如果不能就最好,誰知那宮女已然伸出手,一把將他拉到門里,在關上宮門的一瞬間,章遠又迅地把櫻草也給塞了進去。

    終于,宮門合上,章遠這才長出一口氣,轉身回去跟天武復命去了。

    而月寒宮內,子睿正跟那拉他進來的宮女朗聲道︰“既來之則安之,左右也是出不去了,你就帶我去給雲妃娘娘請安吧!”手機請訪問︰</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