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593章 娘親給你壓驚

第593章 娘親給你壓驚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順的皇宮里,天武帝這一個年也沒過好,除了上朝,其余時間就是把自己關在昭合殿里,誰也不見。.。 。

    昭合殿里上茶的宮‘女’都頭疼了,也不知道皇上愛喝什麼茶,打從除夕到現在,一共換過十八道樣式,哪樣天武都沒喝過第二口。

    章遠小跑著從外頭進來,身上帶著一股子冷氣,他試探地跟天武說“皇後娘娘帶著眾嬪妃在殿外求見呢,說想請皇上到紫林軒去听戲。”

    天武皺眉“听戲?朕可沒那個心思听戲,冷死了。”

    章遠好脾氣地同他商量“戲台子搭在大殿里頭,不冷。”

    天武瞪著眼楮吼他“那是里頭外頭的事兒嗎?”一邊說一邊大力拍打自己的心口,“這里冷,這里冷你懂不懂?”說著說著,面上便現了委屈,別別扭扭地說“這麼大一個皇宮,朕從小就住在里面,怎的就越住越心寒呢?娶了那麼多老婆有什麼用,到頭來,卻是連個知心的人都換不來。”

    章遠一听這話,得!皇上又抑郁了,看來皇後娘娘的心思又要白廢。于是趕緊告訴邊上一個小太監,讓他去跟皇後回稟,自己則又往前走了兩步,苦口婆心地勸了起來“皇上您別這樣,奴才知道您心里想的是什麼,雲妃娘娘雖說沒能在您身邊兒,可她不也在月寒宮里彈琵琶了麼。除夕那晚上半個宮院都听見了,這也算是陪皇上過年了。”

    “彈琵琶?哼!”天武冷哼了一聲,隨即自嘲地道“也行啊,好歹今年還能給听個聲兒,不然往年連個聲兒也沒有。哎,小遠子,你說翩翩她明明就在宮里,可為什麼朕總覺著她壓根兒就沒在呢?”

    章遠心一哆嗦,嘴上到是硬,咬死了一條定律“她不在宮里還能上哪兒?你以為這是平民百姓家的後院兒啊,說走就走?”

    天武一想,也是,于是擺擺手,長嘆一聲,把這篇兒就給翻了過去;

    章遠長出一口氣,心里頭默默地祈禱著雲妃娘娘您可趕緊回來吧,這事兒要是穿了幫,皇上一把火燒了整個兒後宮這事兒還算小的,萬一要是也跟您似的偷偷‘摸’‘摸’溜出去,那事兒可就鬧大了!但願東界水土不養人,雲妃娘娘您水土不服待上幾天就麻溜回來吧!

    可惜,事情總是不隨人願,大順東界沒有那麼冷,過個年也就除夕晚上飄了點雪‘花’,之後就再沒下過雪。.雲妃娘娘水土很服,服得不得了,她吃遍了全城的好吃的,從酒樓到路邊攤,甚至連青樓都偷偷去過一次,就為了品一品那被人傳得神乎其神的果子酒。結果當時沒什麼事,回來之後大醉兩天,氣得玄天華在她醒了之後兩天沒理人。

    雲妃是逍遙自在,但玄天華日子就沒有那麼好過。不但這將軍府上上下下都是從前步聰的人,軍營里亦是如此,步聰的舊部對其極為忠心,雖說沒有跟著一起跑,但對于再來一個新主帥這件事,卻是集體用沉默和不配合來表達了他們的不接受。哪怕這個人是玄天華,亦沒有為收服這些將士帶來多大的效果。

    不過玄天華到也不著急,他只是天天到營去,天天叫上所有人圍在一起,以將領為心,圍成一個圓,然後給他們開會。反正東界現在並不算‘亂’,也沒有太多軍務,這會一開就開一整天,從早到晚,沒有一天是例外的。

    開到後來,有將領嫌煩,開始遲到,甚至不來。卻沒想到,玄天華就等著他們犯錯!

    東界副將隆諾是第一個以身試法之人,當玄天華等了他足足三個時辰沒把人等來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步聰之罪是造反,九族當誅,你們也想造反麼?”

    第二句是“本王不喜歡發脾氣,卻不代表不會發脾氣;本王不願殺人,卻也並不代表真的不會殺人。”

    第三句是“雖為步聰舊部,卻總歸是我大順將士,本王不是來收服你們,而是來代替步聰撐起這三軍主帥之職。隆諾忤逆于本王,與造反同罪。來人——緝拿隆多,處死,誅,九族!”

    三句話,最後定了那隆多誅滅九族大罪,三軍將士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這才反應過來玄天華代表的就是大順朝廷,他們現在與之對抗,就是在與大順朝廷對抗;步聰已經是大罪之人,若他們再一味地維護,那跟造反有什麼區別?

    隆多的處決讓人們再不敢對玄天華有半點輕視,也再不敢仗著民間傳聞七皇子為人和善儒雅溫潤,而昧著良心去欺負。他們算是明白了,再和善,那也是皇子,再儒雅,那也是姓玄的。

    玄天華的這番雷霆之威,發得雲妃那是拍手叫好,要不是有一路過來‘混’熟了的‘侍’衛攔著,她非得沖到人群間去鼓掌。就這樣她還是扯著脖子喊了兩聲兒“殺得好!活該!你們就是欺負他好說話,一個個的都是孬種!”

    當晚,雲妃以給玄天華壓驚的名義,讓將軍府的廚子很是做了一桌子好菜,又備了幾壇好酒,待玄天華開完會回到府上,她直接就把人給拽到了飯廳里,親自幫他淨了手,然後把人按坐在飯桌前。

    玄天華坐在椅子上,瞅著這一桌子菜,心里這個苦啊!全是‘肉’,都不見一片綠‘色’,這可怎麼吃?

    他跟她商量,“娘親,兒子叫人做兩個素菜好不好?平日里吃太油膩不行的。”

    雲妃眼一瞪“怎麼叫平日呢?今天可不是普通日子,你白天剛剛處斬了那隆什麼來著?哦對,隆諾,你斬了他,又誅了隆家九族,這麼大的事兒,我不得給你壓壓驚啊?”

    玄天華撫額,“我又不害怕,何來壓驚之說?”他拿起筷子給雲妃夾了一塊兒魚到碗里,耐心地摘去上面兩根細翅,“吃吧,娘親想吃好的就直接讓廚子去做就好了,實在不必找這樣的理由。東界不像北界正在戰事,也不像北界那般寸草不生,這邊氣候宜合,作物長勢也好,百姓生活富足,供著娘親吃點好的,還是不成問題的。”

    雲妃很認真地在消滅那塊兒魚,玄天華見她愛吃,便又夾了一筷子到另只碗里,慢慢地給她摘著刺。就听雲妃道“上次宗隋那個公主想害阿珩,不是跟宗隋要了不少金子麼?我估計著這個賠償應該也快運送到京城了。”

    玄天華點點頭,“年前應該就到了。”說到宗隋,他眉心不自覺地就皺了起來,自顧地道“這種時候怕的就是宗隋與千周聯手,所以,這東大‘門’兒子必須得親自來守著,以除了冥兒他們的後顧之憂。”

    雲妃吃得津津有味,很是滿意地道“對,兄弟之間就是要互相幫助,你就該幫著你九弟,不然這麼些年我不是白養你了;”

    玄天華無語,“娘親,您能不能好好說話?這話听起來就像是您養了我只是為了給九弟找個幫手。”

    雲妃擺擺手,“哎呀不是那個意思,反過來,你要是有事,那小子他要敢不管你,我把他‘腿’兒給打折。”

    玄天華苦笑,雲妃這個脾氣啊,他是真拿她沒有辦法。不過也的確像她說的那樣,他與玄天冥之間,不管哪一個出了事,另一個即便是搭上‘性’命那也是要全力去救的,如果不盡全力,雲妃第一個就會把他們的‘腿’給打折。不管是親生的還是領養的,都不會有任何區別待遇。

    當然,這也是玄天華這麼多年待雲妃一如生母的原因之一,如此養母,天下難尋。

    “你放心吧!”雲妃油乎乎的手往玄天華肩頭上拍了兩下,“這東大‘門’有你守著,老頭子是再放心不過了,就算宗隋想干點兒什麼妖蛾子事兒出來,他們也休想踏進這東大‘門’一步。”

    玄天華亦笑著道“是啊,若想繞過大順直接進入千周境內,大軍至少要走上近一年的時間,待到那時,阿珩已經坐在千周皇位之上了吧?”

    說到這里,他下意識地就現了一陣憧憬,雲妃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回神了。”然後賊兮兮地道“你說,將來阿珩坐上了千周國君之位,咱們是不是去千周玩就也跟出入自家廚房一樣自由了?”

    玄天華好笑地看著她,說出了一個讓雲妃心痛的事實“你連出宮都不能像出入自家廚房一樣自由呢。”

    雲妃苦哈哈地又繼續吃‘肉’,喃喃地道“養了你們真是白養,一個個的都不替我說話,見天兒的往外跑,就把我一個人扔在宮里,悶都悶死了。好不容易有個兒媳‘婦’‘挺’對胃口的,結果她整的比你倆還忙,我這也是命苦,命苦啊!”

    母子二人正在屋里感嘆,這時,關起的飯廳大‘門’被人敲響了,就听外頭有個‘侍’從揚聲道“殿下。”頓了頓,又補了句“天哥。”然後才繼續道“適才,有兩個小孩在將軍府‘門’口鬼鬼祟祟的,屬下巡防看到他們,正想趕走,可其一個小孩說他是來找七殿下的。”手機</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