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35章 皇宮中暗藏的那個人

第735章 皇宮中暗藏的那個人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的心思,別的人不理解,可想容與安氏卻能夠想明白。鳳羽珩遠離鳳家這是沒什麼意外的,姚氏自己作死認了傅雅,導致最終惹了鳳羽珩不耐,這也有可能。但想容卻知道,她的二姐姐與誰交惡,也不可能與姚家交惡,同樣的,姚家人也絕不可能不講道理到因為姚氏就上門去罵人的程度。

    這一切,不過就是鳳羽珩為了保護她們而制造出來的一種假像,就連四皇子都告訴她,你有一個好姐姐,能保護你們到如此地步,你放心,從今往後,對你的保護由我來接手,也不會讓你受欺負了去。

    她才懶得理玄天奕後面那半句鬼話,只知道二姐姐並不是真正的離開,心里便痛快,今日也是想幫著二姐姐一把,既然戲要讓人信服,那就得唱得真。可唱她是跟著唱了,卻為什麼唱完之後心里這麼難受呢?

    次日頭午,宮里有人來報,說是皇上定了五日後要往東郊的圍場行獵,隨行人員中點了濟安郡主,請她準備一下,五日後清晨進宮。

    宮人走後,忘川告訴鳳羽珩這叫做冬圍,以往每年冬季天武帝都要組織一次,只不過近兩年也不知為何就停了,用黃泉的話來說︰“許也是皇上年數大了,不像年輕的時候那麼喜歡折騰。”

    忘川卻並不這樣認為,輕斥黃泉︰“別胡說,皇上精神頭兒好著呢。”再轉向鳳羽珩,道︰“依奴婢看,前年是因為有了那場冬災,黎民百姓受苦受難,皇族也不好再去圍獵行樂。去年呢,八成是因為小姐跟九殿下都去了北界,千周正打著仗,皇上也就沒提圍獵這一茬兒。”

    鳳羽珩點點頭,覺得她說得有道理,便也不再多問,只是告訴黃泉︰“這幾天把小白虎好好喂喂,咱們準備的時候給它也多備些吃的,抱著一起去。”

    黃泉無奈,不得不老話重提︰“虎是吃肉的,不能一天到晚總喝那個什麼奶粉,那不就跟水一樣嗎?它怎麼能吃飽?你看小白長得那麼慢,小姐,奴婢覺得跟您喂的食物很是有些關系。”

    鳳羽珩搖搖頭告訴她︰“非也,我也給小白吃干糧的,廚房里好吃的點心,我沒少分給它,它都吃光了,並非只喝奶。再說,要它長那麼大干什麼?長大了養到哪?真的做個鐵籠子關它?我舍得你們舍得不?”

    黃泉忘川二人搖頭,“不舍得。”跟小白虎接觸多了,當寵物一樣整日抱著玩,怎麼舍得關到籠子里。

    “可是不關,它長那麼大,就在院子里溜達,你倆功夫好是什麼也不怕,別人呢?萬一哪天小白餓了,它要吃人怎麼辦?你們說,咱府里應該吃誰?”鳳羽珩嗑著瓜子逗兩個丫頭。

    黃泉氣得跺腳,忘川無奈地說︰“剛才還說小白不吃肉呢,它干啥要吃人?”

    “這不是黃泉要給它喂肉嗎?”

    “算了算了,喝奶就好了。”黃泉放棄,“愛長大不長大吧,反正就這樣見天兒能抱著,也是挺好玩的。”

    鳳羽珩跟著兩個丫頭說笑了一會兒,便起身去了藥室。自從白芙蓉住進來之後,她就在藥室里面又闢出一間休息室來,做為白芙蓉的安頓之所。不過隨著白芙蓉情況好轉,鳳羽珩想,待她們冬圍回來,應該就可以移出藥室換到普通的房間了。

    她到時,白芙蓉醒著,正在擺弄一瓶子藥片,對著上頭奇怪的文字發呆。看到鳳羽珩過來,趕緊站起身,笑著對她說︰“阿珩,我現在每天都能醒來半日,要睡著時也不至于一下子就昏過去,而是可以讓我走到床榻邊,躺好之後再入睡。阿珩,這一切都是你給我的,謝謝。”

    鳳羽珩見她開心,自己也開心,于是陪著白芙蓉說了會兒話,再告訴她自己五日後要去冬圍,到時候清玉會經常回府來,讓她有什麼事就找清玉說。白芙蓉卻總是欲言又止,鳳羽珩明白她想問什麼,于是主動道︰“你放心,白澤跟著九殿下,一切都好,九殿下答應我年前一定趕回來,你那時也該大好了,到是不影響辦場大婚。”

    白芙蓉被她說得小臉通紅,害羞得都不敢抬頭,惹得鳳羽珩大樂。不過白芙蓉卻還是擔心,“阿珩,你也說過我不可能完全恢復到從前,如果我老了,丑了,你說……白澤還會不會要我?”

    鳳羽珩到是沒擔心過這個問題,她告訴白芙蓉,“白澤不是那些紈褲子弟,他選擇妻子的標準跟其它男人是不同的,你要相信他,也相信你自己,當然,你更得相信我。”她握住白芙蓉的手,認真地說︰“相信我,相信我的醫術,我會盡我所能把你醫好的。”

    五日時間匆匆,當日一早天還沒亮郡主府就已經開始起床準備。鳳羽珩穿了一身簡潔的冬袍,懷里抱著小白虎,匆匆吃了口點心就上了宮車。宮車由班走趕著,一路往皇宮行去,路上黃泉問她︰“小姐,真的不準備讓班走隨我們一起去獵場?”

    “不帶他。”鳳羽珩說得堅決,“皇上出行,必然是帶著一眾妃嬪,侍衛不會少的。我再帶著暗衛也是不方便,萬一有心之人拿這個說事,也不好交待的。”

    她的話,外頭趕車的班走听了個一听二楚,不由得冷哼道︰“不想帶直說就是了,拐彎抹角的找這麼多理由作甚?”

    鳳羽珩不解,“我哪里找理由了?只是黃泉問我我才解釋幾句,本來就是直說的,你都听不出來嗎?”

    班走又只一聲冷哼,到也再不答話。

    宮門很快就到,今日一大早便有宮人等在這邊,迎接各路主子進宮。宮外除了鳳羽珩外,還有玄天歌一家,以及一些重要官員及其家眷也一路隨行,進宮的人也是不少。

    鳳羽珩到得算早的,沒有先往後宮去,而是先去了工匠房,尋到白巧匠。當初白巧匠執意再入宮,並安心地留在宮里,以圖找到他們所懷疑的有心之人。可是事情過了這麼久,當鳳羽珩再見到他時,就只見白巧匠無奈地搖頭︰“我守在宮里,觀察了這麼久,卻始找不到那個可疑之人。我有的時候已經開始懷疑當初的判斷到底是對是錯,郡主,你有沒有想過,也有可能是我們理解錯了?”

    對于這件事,鳳羽珩也算不出個究竟,但她卻知道,這皇宮里頭一定有一個人,又或者是幾個人與那北界、千周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她提醒白巧匠︰“如果說用雙眼觀察沒有結果,那麼,就用心去看,去思考。有的時候,又眼看不到的事物,閉上眼楮反而看得更清楚。”

    她這樣一說,到真有一事讓白巧匠想了起來,他告訴鳳羽珩︰“其實也算不上是全無頭緒,這些日子里,你時不時的傳消息進宮,告訴我芙蓉的情況,我听說她沒事了,人便也跟著放松了許多。再加上自你們回來以後這宮里便也沒有那麼多的活計,雖說我已經答應可以給所有人打制首飾,宮里人卻依然有所顧及,我手上的活計並沒有太多。我閑下來,便總是在想著為何之前總是被這樣那樣的事情纏身?我越是想要出宮去找芙蓉,就越是有活計送上門來,那時候似乎有做不完的首飾,打完了一個,又送來一個,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那些活計雖然都是不同人派來的,但背後一定有一個人主使著,這才能讓那些人不約而同的奔著我而來。”

    白巧匠許也是心中慌亂,再加上對于這件事情始絡都是在猜測中,語言組織得不是很好,但鳳羽珩也听得明白。她問白巧匠︰“伯伯可是有懷疑的人?”

    白巧匠看著她,很是斟酌了一會兒,終于還是開口道︰“那個人,在宮中應該極有地位,至少後宮之內無人能及。郡主,我懷疑……”

    “皇後?”鳳羽珩替他開口,面色嚴肅,兩道秀眉緊緊地擰在一起,眼中有微微的驚訝。

    白巧匠點了點頭,“對,就是皇後。可是這一切還都只是我的猜測,至少目前看來,皇後並沒有把柄落在咱們手里,而且她對大順,對皇上,還有對郡主,也是真心誠意的好。所以這件事情,郡主只听听就好,萬萬不要太往心里去,不然冤枉了好人,那就是罪過了。更何況,即便她真的不是什麼好人,她權勢也太大,郡主,你要小心。”

    鳳羽珩沒在這邊多留,很快便轉回後宮,先是問了雲妃去不去,結果雲妃根本還在睡覺,都沒起身呢,自然是不去的。她沒多打擾,又轉了方向往皇後那邊去。

    今日所有隨行的妃嬪以及進宮來的女眷都要先在皇後這里集合,等候時辰一到一齊出宮。她到時很多人已經等在這里,鳳羽珩環視一圈,到是看到了不少熟人,宮里的妃嬪自不必說,單是宮外的,就有呂家的呂燕,鳳家的鳳粉黛,還有想容,再加上玄天歌,任惜楓,風天玉,都已經等候在這邊。

    她給皇後行了禮,寒暄過後退出場外,正準備跟玄天歌打個招呼,這時,卻有兩位故人入了她的眼。看到這二人,白巧匠之前的話又在腦子里轉悠起來,她想了想,款款向著那二人走了過去……</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