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032章除夕

第1032章除夕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幾日匆匆過,一眨眼,到了天武二十五年的除夕。

    因為雲妃住在淳王府,所以玄天冥這頭便張羅著舉家到淳王府去過年。可說起來舉家,無外乎也就他跟鳳羽珩兩個人而已,最多各自帶上侍從白澤和丫鬟忘川黃泉。原本鳳羽珩還會帶上想容,可想容卻先她一步住到了淳王府去,以至于她再無人可帶。而玄天冥也在舊年的最後一次早朝時提出讓鳳子睿出宮過年,卻被天武帝拒絕,以“朕很喜歡那孩子”為由,硬生生地把鳳子睿留在了宮里。

    鳳羽珩對于此到也沒說什麼,畢竟很多事情她左右不了,至少現在的大順王朝還是天武帝一人說了算,皇帝要留一人在宮中,她除了偷,還能有什麼辦法把人帶出來呢?好在玄天冥玄天華在宮里都安排了人照看著,她也不用太過擔心。

    一行人坐上宮車,碾著昨兒下了一夜的積雪往淳王府趕,而彼時,淳王府門口,四皇子玄天奕卻親自出了府,趕到這邊來接想容到他的府中過年。

    鳳想容站在淳王府門前,有丫鬟幫她打著傘,披了件純白的、有著毛茸茸領子和帽子的斗篷,顯得一張小臉兒更加干靜清爽,也隱隱的有了些玄天華一身白衣時的樣子。

    玄天奕看著不順眼,皺眉說︰“這個顏色不適合你,小小的丫頭穿白干什麼?一身孝麼?”

    想容也不理他這話,只是淡淡地說︰“你回去吧,我是不會到平王府過年的。你我之間不過師徒而已,沒听說師父到徒弟家過年的,更何況你是皇子,這不合規矩。”

    “老七還是皇子呢!”玄天奕氣得指著這座淳王府大聲道︰“老七也是皇子,怎麼的?你在他家里過年就合規矩了?”

    想容同他解釋︰“那是因為七殿下跟九殿下之間的關系比較親厚,而我與九王妃又是親姐妹,我留在這里,是等著我姐姐一並來過年的。你若不信,就在這府門口多等一會兒,想來九殿下和我二姐姐也快到了。”

    “你說他倆也來這兒過年?”玄天奕有些不解,“新婚第一年,不好好兒的在家里享受二人世界,往這兒湊什麼熱鬧?”

    想容當然不能告訴他是因為雲妃也在的關系,畢竟雲妃出宮算是隱秘,除去淳王府以及御王兩口子之外,誰都不知道,也誰都不能再往外說。她便只對玄天奕道︰“畢竟都是雲妃娘娘帶大的孩子,要一起過年也是理所當然。”

    “哼!”玄天奕一聲冷哼,“不就是說他們是親兄弟麼,是,我沒有親哥們兒,所以就活該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府上過年。妄我在濟安郡陪了你這些日子,讓你陪我過個年你都不干,真是沒人性。”

    想容說︰“原本也是要跟二姐姐一起過年的,就算不留在淳王府,也不可能到平王府去。四殿下,早在濟安郡時我就與你說過,師徒就是師徒,我自己的心思我自己明白,你很好,可我既然存了那樣的心思,就不該再給你任何希望,那不是我良心能夠承受之事。”

    “你就那麼想跟他在一起?”玄天奕第一次如此明顯地點出想容的內心情感,他問想容︰“你可知道這世上有多少人暗里喜歡著他?可是他又看得上誰?他這輩子像是會找女人的樣子嗎?”

    想容笑容有些慘然,她說︰“我從來都沒有瞞過你什麼,我心里有個人,怎麼抹也抹不去,這是我的命,我只能認。”

    “可他根本就沒看上你!”

    “那是他的事。”想容抬起頭看著玄天奕,很是堅定是說,“他看不看得上我,那是他的事,我只能管好我自己。四殿下,你回吧!”

    她說完,再不多留,帶著身邊侍女轉身就走。玄天奕到也沒再攔,只是下意識的撫了一把自己的臉,呢喃自語︰“她是不是嫌我太老了?跟小丫頭一比,我還真是老了啊!”

    玄天奕就這樣被拒之門外,一直目送著想容繞過前院兒進了後院,再也看不見時,他突然興起一個主意,趕緊就開口跟身邊小廝說︰“咱們也留在淳王府過年!我跟老七也是親兄弟,怎麼就不能一起過個年呢?就這麼定了!”他說著就要往府里走,甚至一只腳都已經跨過門檻了,卻被淳王府的管家給攔了住。

    管家對他說︰“四殿下,對不住了,今日淳王府除了御王與御王妃外,再不接待其它來客!還請四殿下見諒。”

    “啊?”玄天奕沒想到閉門羹這麼快就吃上了,心里頭一肚子氣,不由得指著想容適才離去的方向道︰“那丫頭呢?她也不是淳王府的人,為何還要接待她?”

    管家回頭看了看,陪著笑說︰“四殿下是在說鳳三小姐麼?您會錯意了,鳳三小姐不算是客,她一直住在府里的。”一句話,干脆把想容歸結為了淳王府原本就有的人,听得玄天奕又是陣陣憤慨。

    可他再不高興又有什麼辦法?就像想容說的,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甚至這選擇都不管對方是個什麼態度,看不看得上她都好,她就是樂意。這真是千金難買人家樂意啊!

    他將腳步收回,又往淳王府里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後轉身就走,再不多留。只是離去的腳步有些沉重,帶著一萬份不甘。可是再不甘,也抵不過想容自己芳心暗許後用了幾年時間積攢下來的勇氣,以及那份執著的、不撞南牆不回頭的精神。

    這一夜晚夕,淳王府十分熱鬧。因為有雲妃在,家更像是家,兩兄弟更像是兩兄弟,再加上今年多了個新媳婦兒鳳羽珩,還多了個雲妃心里預備著的準媳婦兒鳳想容,一頓年夜飯吃得是其樂融融。不但包了餃子放了鞭炮,玄天華還給眾人彈了弦琴,只是在琴聲剛落時,一只手抓著餃子一只手握著鳳羽珩拿出的紅酒的雲妃突然高聲問了句︰“華兒,跟娘親說人,你喜不喜歡三丫頭?”

    這話問得眾人都有些尷尬,紅酒雖說好喝,雖說還兌了軟飲,但後勁兒還是有些大的,更別提是鳳羽珩從空間里拿出來的帶年份的拉菲。雲妃從下午喝到晚上,就沒停過,此時已經是有些微醉的狀態。鳳羽珩擔心玄天華的回答會傷了想容的心,趕緊就接了一句︰“想容這麼乖巧懂事,咱們都是喜歡的。”她話里的意思,喜歡是喜歡,跟進一層次的感情是兩回事,示意玄天華大年過的不要太傷人。

    玄天華到也沒讓人們太尷尬,只是盯盯地看了想容一會兒,突然就揚了一個笑臉來,說道︰“弟妹說得對。”

    想容兩只手擰著自己的裙擺,听到這樣的回答,心里到是松了一口氣,可同時卻也有些失落。她害怕玄天華的直接拒絕,卻又很珍惜雲妃突然的這一句提問,因為除了雲妃,怕是這樣的問題再也不會有人肯提出來了吧?她很有可能就把自己的心事默默地放在心里一輩子,永遠不敢跟他直說,永遠也得不到他一個答案。這一生,或許就是在這樣的躊躇中緩緩渡過,好在現在沒有了鳳家,她也沒有了出嫁的壓力和強迫。

    玄天華的回答算是十分含糊,不過也算糊弄過去,玄天冥那頭又勸起雲妃喝酒,這一篇便也算揭過。只是雲妃感嘆地看著想容道︰“我是真的幫你了,可你自己也得主動啊!你看你二姐姐跟冥兒坐得這麼近,你離華兒那麼遠作甚?怕他吃了你?”

    想容臉一紅,趕緊道︰“七殿下在彈琴。”

    而此時,玄天華的琴聲已經收了音,人也重新走回席間落了座,邊上的確有空閑的位置。他主動招呼想容說︰“過來坐吧!”

    想容心里好一陣激動,紅著臉走過去,借著稍微上來的酒勁兒,不客氣地坐了下來,還把椅子往玄天華身邊又挪了挪,很是一副就義的模樣,惹得雲妃咯咯直笑。

    除夕之夜,人們都默契地選擇不提天武帝,以免這大過年的再勾起雲妃的傷心來。可是酒過三旬,雲妃卻自己把這個話茬兒給提了起來,她說︰“你們猜,老家伙現在在干什麼?”

    皇宮大內,昭合殿外殿也擺了一桌除夕酒席,席間只有三位主子,分別是天武帝、元淑妃、還有八皇子玄天墨。這三人圍桌而坐,頻頻舉杯,天武一杯干下,元淑妃還會適時地扭了帕子將他唇角殘留的酒滴給擦掉。不知道的人看了這樣的場面只會感嘆這是多麼美好和諧的一家三口啊!可是知道的人,包括昭合殿里里外外侍候的宮人們嘴上不說,心里卻多半都有幾分感慨。只道今年的大年除夕,天武帝過得可是跟以往大不相同了。

    不只是宮人們覺得大不相同,就連天武帝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酒喝著喝著他突然就冒出來一句︰“這是朕過得最快樂的一個新年,有妻兒陪伴,就像是達成了朕多年以來的一個夙願。”他一邊說一邊輕攬著元淑妃,面上現了陣陣回憶,話語停了住,像是猶自在思索著什麼。直過了好半晌才突然問出一句︰“以前的年都是怎麼過的?為何不論朕如何去想,都想不起來了呢?”

    .</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