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099章原來,曾經過往

第1099章原來,曾經過往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想容病了,連夜趕路,又淋了雨,當天晚上就發了高燒,第二天干脆病在榻上起不來。

    安氏請了百草堂的大夫過來給想容看診,病到是普通的病,有百草堂的大夫在,安氏並不擔心。

    只是玄天奕那頭就比較緊張,听說了這邊的消息,趕緊的就快馬上門,直沖到想容的病榻前,看著榻上躺著的面色微紅眉心緊皺的女子,突然就後悔起自己想的這個餿主意。如果他不稱病,想容也不會這麼急趕的往這邊來吧?更不會淋雨吧?他就一心想著自己,結果卻害了這丫頭生病,這不是作孽麼?

    他跟安氏道歉︰“夫人,都是我不好,這事兒是我欠了考慮,連累丫頭生病。”

    因為想容的關系,玄天奕跟安氏也算是熟人,但是再熟,以安氏的性子面對著一個皇子向自己如此認真地道歉,她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連連擺手,還頻頻還禮說︰“四殿下千萬別這麼說,這真是折剎我們母女了。”

    玄天奕卻並不這樣認為,他是真的很心疼想容,只要一想到這丫頭因為自己而生病,心里內疚就停不下來。他守在想容的病榻邊,一整天都沒離開過,飯也沒吃,只在下人的勸說下喝過兩次水。直到傍晚時分想容有了些精神,也能坐起來說話了,他這才放下心。

    面對玄天奕,想容原本是很生氣的,也有很多埋怨與教訓的話。她甚至想過要說,你口口聲聲叫我師父,可是我什麼時候教過你撒謊了?但經了一場病,那些心思卻全都沒了,特別是看著玄天奕坐在自己的病榻前,滿眼關切地守著她,她突然就在想,如果是在淳王府里病了,七殿下會不會也如這般對她牽掛?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因為她畢竟沒有在七皇子面前病過。不過卻在那人面前落過水,還記得從水里被救上來時,那人也曾攙扶過她,也曾為她裹上披風。如今玄天奕守著她,她心里有感動,可遙想當初,玄天華幫助她時,她是滿心的緊張和激動,更帶著歡喜。

    這,就是不同吧!

    的確是不同的,想容想,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她做什麼都是小心翼翼,說每一句話都要斟酌幾番,生怕說錯了惹得對方厭煩。而面對玄天奕,就好像兩人已經熟絡成一家人,她無需有任何顧及,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開心時可以肆意的笑,不高興時也可以跳腳罵人。兩種完全不同的狀態,她分不清楚,到底自己更喜歡哪一個自己。

    “有沒有感覺好一點?”玄天奕伸手去探她的額頭,想容下意識地往後躲了一下,他的手停在半空,便沒有再落下去。悻悻地收回,然後苦澀一笑,再道︰“我沒想到會連累你生病,對不起,是我錯了。”

    玄天奕就這點好,錯了就會認,一點都不覺得拉不下皇子的臉面。其實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他也是個有大抱負的人,不然也不會與那步家的步霓裳訂婚,更不會跟著玄天夜鬧那一場逼宮之事。只不過,往事過眼雲煙,人有的時候覺得自己一輩子都放不下的事,竟也會在一瞬間就有了改變。他放下了一身報負,卻不知會不會有一天也放得下這個已經走進他心里的丫頭。

    “休息好了就回去吧!”玄天奕違心地說著這麼一句,雖然一萬個不情願,但只要一看到病榻上的這個丫頭,就心疼得寧願放她回去,也不想她再留在這里遭罪。

    想容就一直盯盯地看著玄天奕,沒有說話,心里卻是把這人的心思猜了個十之七八。

    她了解玄天奕,了解到幾乎能猜到對方心中所想。可是了解又能如何呢?她已經做出選擇了,不是嗎?如今她是與七皇子有了婚約之人,來見他一面,仁至義盡,從今往後,再不相欠什麼。

    她低下頭,心里也有些不太好受,卻還是開了口對玄天奕道︰“我不怪你騙我,以後別再騙就是了。我回來見你一面,咱們該說什麼就說什麼,說完了……我就走了。雲妃娘娘做主,促成了我與七殿下的親事,大概下半年,就會來郡里向我娘親下聘了。”

    玄天奕有些意外,淳王府的事一向都是密不透風,傳不出去的。他沒那個本事在淳王府和御王府安插眼線,所以想容所說的事,于他來說是個絕對的意外。他怔了怔,嗓子有些干澀,半晌,卻還是硬生生地說了句︰“恭喜,終于……夢想成真了。”

    想容點頭,“謝謝。的確是夢想,我從十歲那年初見七皇子第一眼,心就再也沒能收回來過。玄天奕,可能你不懂,可能別人也不懂,但是我知道,他是我第一眼就相中的人,是我這一生第一個喜歡的人,無論如何,我放不下。你我初遇時,鳳家已經在二姐姐的影響下有了很大的變化,那時的我已經與從前有很大不同。我有膽量做一些從前不敢做的事情,也有膽量一個人應服你這位皇子。可是我與七殿下初遇時,鳳家正值鼎盛時期,我與娘親做為鳳府的姨娘和庶女,沒有任何地位,被祖母不喜、被父親打壓,也被姐妹欺負。那是我一生之中最黯淡的時光,就是在那段日子,七殿下給了我很多幫助,幫過我,救過我,更是給了我精神上的支撐。所以,他于我來說,是與任何人都不一樣的。”

    想容淡淡地說著這些話,也想著從前那些事,想到七殿下送過她一件華服,想到她落水時七殿下向她施以援手,想到事後鳳府種種不公降臨到她頭上,老太太都想著七殿下對她的照顧,而有所收斂。更是想到那一年她在夜里看到韓氏衣襯不整地出現在湖邊,後來要不是她的娘親搬出七殿下來,怕是鳳府的人連找她一下都不肯找,就一門心思地認為她掉到湖中淹死了吧!

    想到這里不由得笑了開,都說七殿下是神仙下凡,從不與人世有過多的交集。但她與他之間,竟也有那麼多可以回憶的曾經過往,如今想來,統統那樣美好。

    她再看向玄天奕,也不怎麼的,竟話癆一樣地與他說起這些來。從七皇子跟九皇子一起送她二姐姐回鳳府說起,一樁樁一件件,說得那麼開心,全部都是她與七殿下之間的種種。甚至也說起那一年她鼓起勇氣跑到淳王府去求助,第一次進到淳王府的感受。

    玄天奕就靜靜地听著,听到最後,心中疑惑大解。

    從前他不知想容為何那般迷戀他那七弟,以為想容就跟其它女子一樣,是為玄天華那一身仙氣而傾倒。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兩人之間竟會有這麼多故事。或許這些故事與別人比起來並不算多,畢竟若是情根深種,總該有更多交集才是。但就是因為他知道其中一方主角是玄天華,是那個一向不染俗塵的皇子,所以玄天奕想,已經足夠了,有這麼多曾經過往,對于他那七弟來說,已經足夠了。而這世間,怕是除了鳳想容之外,也再沒有哪個女子能夠享受到他那七弟如此之多的照拂吧?

    這樣一想,心中竟也豁然開朗,隨後哈哈大笑,指著想容道︰“小丫頭,原來你這般幸運。你可知,就憑你所述的這一件件事,足以讓全天下的女子嫉妒了。你二姐姐嫁了老九,全天下的少女心就已經死去一片,你若再嫁給老七,這天下少女們還有得活麼?”

    想容被他逗笑了,“噗哧”一聲,笑得一臉病容褪去一半。她告訴玄天奕︰“總也會有一個女子走到你身邊的。”

    玄天奕想說已經有人走到他的身邊了,可是走過來之後卻又離了開去,他曾經試圖挽留,什麼招數都用過了,卻還是沒能把人留住。

    “你開心幸福就好。”他告訴想容,“我不回京城了,就留在濟安郡,你放心,安夫人我會代你照顧著,當然,在這里也沒有人會讓夫人不好過,這里本就是你們的地盤。你好好的跟老七在一起,期待你們大婚。”

    玄天奕知道,這一次,他是真的輸了,再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如果他沒听說想容的那些故事,怕是還想要再爭取一番。可當他听到那些事時,就知道,這個丫頭的心,他挽不回來。情根早就深種,他就是沒日沒夜的挖,也挖不散。到不如隨了她,只要她開心,就是最好的。

    想容在濟安郡逗留五日,五日後返京,與安氏說好,入秋之後會再回來,雲妃也會跟著一起,親自往這邊下聘。

    安氏沒再多說什麼,她的女兒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為自己的事做主。至于這事最終的結果,她還是不要想那麼多吧!是好是壞,是生是死,都是想容自己的選擇,前半生依附鳳家而活,如今終于擺脫,她能夠理解想容想要像她二姐姐那樣自己為自己做主的心情。

    想容回京,用了十五日,這一來一回一個多月,卻不知,京城里,左相呂松已經被革了職,任憑他幾番掙扎,也沒能擺脫由平南將軍和玄天冥以及鳳羽珩三人聯手下,天武帝所做的決定。這也是天武帝解了蠱毒之後第一次參與朝政之事,而同時也做了一個決定——大順朝自此往後,再不設立左相一職!

    .</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