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115章玄天墨之死

第1115章玄天墨之死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一個血人!渾身上下沒穿衣裳,下身爛得白骨可見,但最可怕的卻是那張臉。或者說,那已經不能叫臉了,只是血肉模糊的一肉,依稀能看出輪廓,表面全部不見,就像是怪物。

    很多守城的將士看了都受不了,有一些忍不住這場面,嘔吐起來,剩下的也是把頭別了開,不想再多看一眼。

    鳳羽珩與玄天華二人卻是緊皺起眉,二人自然能辨得出那個腐爛之人就是八皇子玄天墨,可他那張臉卻又爛得十分詭異。鳳羽珩小聲道︰“整張臉皮都不見了,像是被人**揭下去的。”

    玄天華點頭,“宗隋皇室擅易容之術,但實際上更加爐火純青的卻是人皮面具的本事。只怕他們抓走老八,目的就是他那一張臉,揭下臉皮,許能助宗隋成就大事。”

    “是什麼大事呢?”鳳羽珩偏著頭想︰“再假扮出一個老八來,攪亂大順朝廷嗎?那希望是不是太渺茫了些?不過七哥你的分析是對的,我也覺得他們的目的就是老八那張臉皮,就是不知道對方到底要怎麼用。但如果老八死了,假扮什麼的,也就沒有意義了吧?”她唇角一抿,“看來今晚,這東城門下注定要滿布血腥之氣了。”

    玄天華沒再繼續這個話題,只是問她︰“有把握迅速解決?”

    鳳羽珩點頭,“有把握。七哥先下城去吧!待我解決了那些人,第一時間救出想容。”

    玄天華下了城去,這時,那吊在城牆外的俞千音終于忍不住了,沖著下方大聲叫著︰“你們這群蠢貨!怎麼才來救我?”

    下方人抬頭看她,一個個也是一臉的焦急。俞千音到底是宗隋公主,且對于新皇來說還是一個比較重要之人。雖說宗隋皇室都是制人皮面具的高手,但這位六公主年紀不大,卻是制得最好的一個。新皇有很多計劃等著她協助完成,他們絕不能在這里把公主給折了去。于是有人沖著上方冷眼站著的鳳羽珩大聲喊道︰“你們的人已經帶過來了,放了我們的公主!”

    話是喊了出來,可卻還是有兩把大刀明晃晃地架在鳳想容和小寶的脖子上。想容樣子狼狽,頭皮披散著,抬頭看向鳳羽珩時,眼里噙滿了淚水。可還是倔強地搖頭,無聲地動著口型說︰不要。

    小寶則比較干脆,哇哇大哭,嗓子都啞了,讓人心疼。

    至于那玄天墨,卻並沒有人過多理他,就那麼隨意地拎著,像拎貨物一樣,根本也無需用刀去威脅,因為這人已經沒了逃跑的本事。

    鳳羽珩看著下方,心頭隱隱作疼,卻還是仔細地數了一下。一共八個人,押著想容和小寶的有四人,其余四人站在後方,隨時備戰的姿態。

    她看著看著就笑了,沒理下面的人,卻是問向俞千音︰“這就是你們的態度?還果然是把刀架在脖子上了啊!很好!”她一聲很好,身後立即有將士上前,一把長刀伸出,二話不說就架在了俞千音的脖子上,嚇得俞千音又是一聲驚叫。

    下頭的人也嚇壞了,生怕鳳羽珩這邊殺人滅口。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卻都拿不定主意,生怕一旦自己這邊先放了人,對方反悔怎麼辦?到時候公主沒救出來,反到是把人質也失了,那可就再沒了希望。于是又有人大聲喊著︰“你們要怎麼樣才肯放人?”

    鳳羽珩反問︰“是你們先抓了我們的人,現在卻反過來問我要怎麼樣才放人?想要救回你們的公主,就表現些誠意出來,先放了我們的人,至于這位公主殿下,放不放,還要看本王妃的心情。”

    “什麼?”下方的人怒了,“鳳羽珩!你不要太囂張!你的妹妹可還在我們手里,就不怕萬一我們一失手,她的腦袋立即就會被割下來嗎?”這些人說著話,竟真的把刀又往想容的肉皮上貼了貼,可憐想容嬌嫩的皮膚立即被割出了一道血痕。

    鳳羽珩眉心緊皺,心中有憤怒呼之欲出。撇眼間,見下方玄天華已然帶著暗衛到了方便行事的距離,她再不想跟對方多言,只是開口對那俞千音說︰“我從來沒想過要放了你,打從你抓走我的妹妹那一刻起,咱們兩個就有了不共戴天之仇。俞千音,我告訴你,人都是有底線的,我的底線一是我的丈夫,二就是我所剩不多的親情。可惜,你偏偏要來觸犯。”

    她說完,伸手入袖,很快地兩柄袖珍槍就握在了手里,一手一支,展臂就朝著下方射了去。但听“砰砰砰砰”四聲連響,那四個押著想容和小寶的宗隋人連聲悶哼都沒有發出來就應聲倒地,隨即,又是“砰砰砰砰”四聲,後頭四個人的眉心也突然間就多了一個血窟窿,毫無征兆,立即死亡。

    如果說鳳羽珩此時用的是箭,怕是下頭的人即便也是難逃一死,但她卻沒有百分百的把握讓想容和小寶也毫發無傷。但她手里有槍,有這種後世先進的武器在握,她完全不需要有任何顧慮。沒有人的速度能快過子彈,就更別說在這個冷兵器時代,宗隋人甚至連什麼是槍都不知道呢!

    隨著那八個人的倒地,玄天華這邊也出了手,暗衛們迅速將尸體拖離,更是有一人抱起小寶帶到安全之處,還有一人拎著玄天墨站在玄天華的身邊。而玄天華則親手接過想容,任那丫頭松了一口氣後一身疲憊地倒在自己懷里,有一種類似于心疼的情緒依稀泛了起來,以至于他的手臂又往緊收了一收,輕聲地喚道︰“丫頭,別怕,沒事了。”

    想容已然處于半昏迷的狀態,但這句話還是清晰地入了耳,她甜甜一笑,那笑在狼狽的面上顯得是那麼的突兀,卻也那麼的幸福。

    玄天華正準備將人打橫抱起,想抱到城樓上讓鳳羽珩給看看,這時,卻听身邊那暗衛手中提著的“無臉”之人大聲地嚎叫起來。四肢亂動,嚎叫聲慘絕人寰,就像個瘋狂的怪物,讓那提著他的暗衛都不由得皺起了眉來。

    不過仔細听听,野獸一般的嚎叫聲中,還有話語可以依稀辨得出,是在叫著︰“七哥!七哥!”

    玄天華心頭一顫,偏頭去看他,目光中透出些許不忍。無論如何,這也是他的弟弟啊!雖說做了錯事,可一個“玄”字打頭,他們身體里就流著割不斷的相同血脈。但聞他輕嘆了一聲,伸出手在玄天墨上身幾處輕點了幾下,那人立即安靜下來,雖然還是呼呼地喘著粗氣,卻已經不再嚎叫,只是嗚咽嗚咽地悲鳴。

    “你的臉是怎麼回事?”玄天華開口問他,“你叫我七哥,可是想我幫你什麼?”

    那人又急喘了幾下,然後盡可能地讓自己平復下來,空洞的眼看向玄天華,似乎有淚從里頭流出,可淚水瞬間就與血肉混到了一處,看也看不出來。他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就好像已經不太會說人語,要很努力很努力地才能把話給說出來,卻還是聲音嘶啞,含混不清。玄天華听到他說︰“他們撕下了我的整張臉,要做另一個我。七哥,你是最好的人,你幫幫我,你幫幫我!”他想伸出手去抓住玄天華,可是一只手探出去,卻又覺得玄天華那一身白衣實在容不得他這樣混著血和混的手去沾染,于是就那樣頓在半空中,始終沒有落下。

    玄天華一手攬著想容,一手主動把玄天墨那只頓在半空的手給接了住,平靜地問︰“想要我如何相助?”

    “……殺了我,給我一個痛快。”這是玄天墨做為一個皇子,最後的尊言!他祈求的目光帶著滿分的真誠向玄天華看去,嘴巴一癟一癟的,眼里終于有大量的淚水涌了出來。“七哥,我錯了,你告訴冥兒,我錯了;也告訴父皇,我錯了。如果還有來世,我願意做父皇的好兒子,做冥兒的好哥哥,再也不會像這輩子一樣。七哥,殺了我吧!求求你……殺了我!”

    玄天華心中暗嘆,微閉了眼,有隱隱的不舍情緒暗含著。可是他也知道,如今,幫助玄天墨快速死去,才是最其最大的恩賜。

    于是,他點頭,然後抬起手往他的手上輕揉了去。這動作一下就讓玄天墨想到了小時候,大概就三四歲模樣吧!他那時還不懂什麼是同父異母,也不懂為何母妃總是會在宮里頭關起門來痛罵那個最後進宮的雲妃娘娘,更是不懂這些個兄弟之間將來有一天會因為一個皇位而得個你死我活。

    冥兒任性,也是和他年齡最接近的,兩人總會因為什麼東西而爭吵起來。他那時候還頗有些哥哥的樣子,會知道謙讓弟弟,有好東西只要冥兒喜歡,他都不去爭搶。可是後來元妃就告訴他必須得爭,同樣都是皇子,憑什麼最好的都給別人?在這樣日漸一日的不良教導下,他的心終于也開始偏了,終于也開始跟著元妃的思想一路走下去,直到今日,人不人,鬼不鬼,生不生,死不死。

    還記得小時候跟冥兒打架,小孩子麼,總是好打打鬧鬧的。七哥跟冥兒都是雲妃的孩子,他們注定是一伙的,所以打輸了他就會哭,從沒指望誰能來幫他。可是七哥卻總是會在他大哭的時候過來安慰,而他也總會在七哥的安慰下很快就不哭了,甚至還能對著七哥笑。

    在他小的時候,很是有一段歲月里把七哥當成是偶像,甚至一見到七哥就會想要撲上去,哪怕冥兒都會在身邊把他給攔住,他也不惱。

    今日,終于要死在他七哥的手里了,玄天墨想,他的人生還算是圓滿的,眾叛親離,就在他的生母都與之背叛的時候,還有他的七哥在身邊,送他最後一程。這樣的人生,知足了。

    玄天華揉在他頭上的手漸漸地用了力道,眼中隱有不舍,他開了口,帶了極盡的安慰說︰“八弟,不怕,不怕,不疼的。”

    在玄天墨隱見的釋然笑容中,頭頂的頭突然加大了力道,猛地五指收攏,手下之人的笑容僵在血肉模糊的面上,停止了呼吸……</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