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1230章 待嫁新娘

第1230章 待嫁新娘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強烈推薦︰

    </strong>。---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我這樣好看的妹妹,若是以後在黎王府挨了欺負,二姐姐一定替你做主。”

    在外廳里玩耍的小寶听到了這話,大聲叫著︰“不會!都是姐姐欺負姐夫。”

    鳳粉黛臉一紅,轉頭瞪了小寶一眼,然後不好意思地笑了開︰“以前不懂事,爭取到這門親事的時候是為了跟你們攀比,後來又覺得他挺沒長勁的,滿足不了我的虛榮心。可是後來,好像就是一夜之間,突然就覺得以前所在意的那些事是那麼的可笑,再回過頭想想玄天琰,才發現自己險些錯過了那麼好的一個人。二姐姐,你說我是不是特別傻,也特別招人煩?”

    鳳羽珩沒說話,想容到是先笑了開︰“可不是麼,忒招人煩,小時候像個小跟屁蟲似的跟在我身後,甩都甩不掉。”得知玄天華並沒有死,想容的心境也逐漸恢復,整個兒人又明朗了許多。她跟粉黛說︰“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偷偷進了公中的大廚房,想偷兩個包子留著夜里餓了吃。結果你就一直跟在我後面,怎麼也趕不走。後來沒辦法,好不容易偷來的兩個包子到底還是分了你一個。你說說,你是不是就為了吃個包子?”

    提起兒時的事,粉黛也來了精神,她同樣笑話想容︰“你還好意思說我,又是誰總會偷偷地跟著二姐姐走啊?不敢靠近,就遠遠的,二姐姐一回頭你就往樹後頭鑽,小時候你那麼胖,一棵樹怎麼可能藏得住你。二姐姐,你到是說說,是不是發現了很多次,只是沒有揭穿她而已?”

    這是她穿越以前的事情,鳳羽珩想了想,印象到不是很深。原主從前性子冷淡,對府里的庶姐庶妹都不是很親近,她只能記得總會看到扎著兩顆丸子頭的想容會從遠處偷偷地看她,對于什麼藏到後頭的事,到是想不太起來。

    見她皺眉思索,想容和粉黛也是郁悶了,想容說︰“我們都能記得,二姐姐卻忘了,可見小時候二姐姐是真的不怎麼喜歡我們。”

    粉黛也嘆氣,“是啊!我還記得有一次我摔了一跤,二姐姐看見了,只是叫下人過來扶我,她自己卻轉身走了,我當時挺傷心的。”她回憶從前,沒有怨言,只是覺得在即將出嫁的日子里說起往事,十分溫暖。

    鳳羽珩有些不好意思,她伸出手,揉了揉兩個姐姐的頭,突然發現再做這樣的動作已經有些不太協調了。她十八歲,這兩個妹妹十六歲,粉黛長得身量高些,已經快要超過她,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摸頭。

    她感慨,“一轉眼,咱們都長大了。離開鳳府以前的很多事情我都記得不是很清楚,因為過得並不開心,所以刻意的不願去記。”

    “二姐姐過得也不開心嗎?”問話的是粉黛,“其實這話我一直都很想問,因為我沒做過鳳府的嫡女,從前又那麼的想做鳳府嫡女,所以我就特別想知道,做嫡女到底是個什麼滋味?姚家出事之前,二姐姐是府里最金貴的孩子,父親當時給你請了女先生,又是教學問又是教琴棋書畫,我一直以為你會很開心的。”

    鳳羽珩搖頭,“沒什麼開心的。”她順著原主的記往回想,“那個時候……恩,已經有了對事非最基本的判斷能力,知道府里在除了我母親之外還有很多姨娘。說實在的,你跟想容還算是好一些,除了你長到六七歲的時候就比較任性之外,到是沒有別的太深印象。只是對鳳沉魚記得多一些,因為她年長,已經學會怎麼欺負人。”

    時值今日再提起鳳沉魚,三人都已經沒了當初那種憎恨。時過境遷,恩怨情仇都隨著生命的逝去成了過眼煙雲,鳳沉魚再可惡,她也為她的所作所為付出了該有的代價。若是再去因她而生恨,那麼放不下的,可就是她們了。》≠》≠》≠》≠,

    想容說︰“我有的時候就會想,如果當初不是這樣的,如果當初大姐姐心眼不壞,父親不偏心,不送走姚夫人,也不對大姐姐那樣的偏寵,說不定憑著她的美貌,真的能保鳳家百年興旺。”

    “哪有那麼些如果啊!”鳳粉黛說,“這些事我在揚了鳳瑾元骨灰那會兒就已經想過無數次,可就算人生能夠重來,你們信不信,沈氏和鳳沉魚的心性,依舊還會如此。”說完,她又看向鳳羽珩,猶豫了好半天,終于開口問道︰“二姐姐以前對我們那樣冷淡,是不是因為姨娘的緣故?姚夫人是主母,可父親的小妾卻一個接著一個的往府里抬,孩子也一個接著一個的生,我還能記得姚夫人落寞的樣子,二姐姐肯定也討厭我們吧?”

    鳳羽珩又開始搜索原主的記憶,到還真如粉黛說得那樣,以前因為她們是庶女庶子,所以原主從心里往外的就排斥。還能想起姚氏不只一次地對原主說,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事,家家都是這樣過的。可原主當初怎麼回答的呢?她說︰姚家人男不納妾女不為妾,這個我是知道的。雖然母親不是妾,可父親納了妾,就是對母親最大的羞辱。

    說起來,到底還是年紀小,不懂得理解母親。鳳瑾元要娶,姚氏能有什麼辦法呢?

    她沒有避諱,沖著粉黛點頭道︰“的確,我打從心里瞧不起納妾的男人,也瞧不起為妾的女子,但卻又不得不對這樣的社會做以妥協。小時候不懂事,只一味的排斥,長大了才知,妻也好妾也罷,都不是女人們能夠決定的。鳳瑾元當初身為一朝左相,有錢有權有勢,被他看上了,不相嫁又能怎樣?”說罷,她看了安氏一眼,“安姨娘不就是個例子嗎?我听母親說過,你是不願嫁的,可因我母親入府之後一直沒有身孕,老太太逼著父親趕緊納妾為鳳家開枝散葉,後來父親就相中了你。”

    提起往事,安氏也是一肚子的苦︰“我當時跪著求到姚夫人,可姚夫人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她跟你們父親提了,結果被他打了一巴掌,說她善妒,還被老太太關了佛堂。”

    鳳家的事一籮筐,以前誰都不願意提,可是今日再說起來,竟也覺有趣。幾人就好像是場外之人一樣,笑談鳳府中事,到也愜意……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