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末戰圖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收網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收網

作品:唐末戰圖 作者:你是那道光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山東于家,蠱惑人心,鼓吹反動言論,對抗新政,亂世道人心,攪百姓安寧,尊奉主公旨意,緝拿匪首于志寧及其黨羽,無關者立即避讓。+++熱門耽美小說:   www.sto123.cc”十三司這一次走的是明面上的路,全部身著五城兵馬司軍服,迅速出現在南四街附近,將整個街區團團圍住。

    金陵城如今大部分街區實際上都是重新修建的,拆掉了以前的坊市土牆,從而空出了更多的沿街店面,方便迅速發展的商貿發展。所以當向杰親自出現,並且大聲宣布了于家為首的山東世家的罪狀之後,那些原本還在往來的行人商販頓時迅速奔逃開來,整個南四街從東到西北迅速清空。

    “大統領,于志寧尚未歸來,此刻人在金橋北附近。”暗衛是早就將這一帶給盯死了的,在向杰趕到之後,負責監視的暗衛立即上前匯報。

    “派人立即沿途設下崗哨,只要看到立即抓捕,然後送到金陵府。”到了如今向杰也沒打算繼續藏著掖著,一聲令下,除了帶隊前往金橋北抓捕于志寧的人手之外,其余各部立即出動,瞬間功夫,整個南四街開始雞飛狗跳。聚集在這里的山東世家幾乎所有的人手迅速被抓了起來。

    大部分人在面對十三司的時候放棄了抵抗,但是于志寧的家人卻在于志安的帶領下試圖頑抗到底,把住院門之後甚至于將兩門床弩和幾張大黃弩給拿了出來。

    猝不及防的十三司暗衛被連續擊殺數人,也瞬間徹底惹怒了向杰,親自出手,頂著盾牌撞開了大門,沿途連續擊殺數人之後,一下子沖到了操縱床弩還在試圖頑抗的于志安身邊,屠刀揮落,直接一個回合,將其一刀兩斷。

    “把這些東西都搬回去!”余怒未消的向杰甚至于在隨後直接將于家剩余的所有人手全部屠殺殆盡之後才恨恨的派人搬走了這些軍中殺器。

    而在另一邊,沈勇帶隊追捕李福海的場面更加壯觀,作為在金陵混了十幾年的當地人,幾乎是暗衛出手的同時,就感覺到了危險,急匆匆的開始從自己的府邸迅速出逃,直奔江邊而去,準備先登上自家的快船,然後再看看風聲。

    從于志寧開始

    去找袁敬平開始,李福海就本能的感受到了來自成王府的那股殺意,所以這幾日他都未曾出面,將所有的事情全都扔給了別人去辦,原本以為靠著這種辦法可以暫時避開危險,但是等到他來到城外的時候,卻發現自家的快船周圍,一圈的水師戰艦徹底將其堵在了中間。

    “快,快回”李福海臉色一變,他是看到了剛剛戰艦那個熟悉的身影,李太行就站在其中一艘戰艦的船頭,這對他來說如果登船那就是死路一條。所以急匆匆命令馬車掉頭之後還沒來得及想好去哪,從城內一陣疾風驟雨般的馬蹄聲迅速傳出,一隊騎兵迅速出現,將馬車團團圍住。

    “李福海,你跑什麼啊?出來吧,我親自出手,你老實一點,不然的話,不用審問,你就該身首異處了。”沈勇看著躲在馬車里的李福海冷笑道“我是真沒想到,你這樣的人居然膽敢和于志寧合作,還串聯了五城兵馬司的人,你到底意欲何為啊?”

    對于抓捕李福海,沈勇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沈家本身就有大量的買賣和李福海有合作,對方的底細甚至于不用調動十三司就能知道的七七八八,所以此刻他一出現,李福海的臉色瞬間變得徹底暗淡起來,以至于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一個趔趄,直接栽倒在地。

    “帶走,回去自己好好想想,你有如今的這份家業和地位,到底是靠了誰的力,這種時候背叛我天策軍和成王府,去跟著世家殘余力量妖言惑眾,鼓動百姓對抗主公,我看你是活膩歪了。”沈勇一揮手,身邊暗衛迅速出手,將李福海給綁了個結結實實。面對對方不斷掙扎的動作,沈勇只是一句話,直接說的對方瞬間變得老實起來。

    “帶隊去五城兵馬司,將張大勛和他手下的十一名將校全部帶走,送到金陵府大堂。”沈勇朝著遠處的水師戰艦上的李太行揮了揮手,轉而帶隊返回。

    這兩路人手之外,還有一個小隊人馬混在其中沒有引人注目,但是領頭的卻赫然是此前李福海想要救出的李九霖。只不過此時他穿的是天策軍的軍服,在眾人忙著抓捕主要人手的時候,躲在了南四街距離南城門口的一條小巷子里。

    “兄長,我們躲在這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能抓到人嗎?”李九柏很明顯沒有多大信心,但是李九霖卻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熱切,轉而低聲道“放心好了,我親眼看到了魏斌這個家伙就在這里住著,此刻城內天策軍大舉出擊,他得到風聲之後定然會選擇盡快逃離金陵,這里是最快的路,而且我特意告知向大統領,南城附近不要布置人手,他肯定會選這條路。”

    “只要抓住了他先給成王,我李家也就可以擺脫嫌疑了。”李九柏也安下心來,不過一句話未曾說完,忽然指了指前面一個身著灰衣的中年人,張大了嘴巴。

    “上,給我拿下他!”原本躲在巷子口一個小酒樓里的李九霖等人迅速出動,直接將眼前這個人給徹底圍在了中間。魏斌對于昔日的李九霖兄弟來說絕不陌生,所以盡管對方做了偽裝,卻還是瞞不住他們的眼楮。

    “魏斌,束手就擒!”李九柏一聲怒喝,上前兩步之後,一把扯下對方包在頭上的頭巾,將對方的真面目給暴露開來。

    “沒想到李家人居然當了他薛洋的鷹犬!”面對十幾個人將自己團團圍住,魏斌臉色變得難看至極,轉而面對李九霖怒喝道“你們對得起你李家的家事門楣嗎?”

    “笑話,你就對得起你魏家的門楣?”李九柏毫不猶豫反唇相譏道“如今天下都屬于成王所有,我等身為百姓自然該效忠成王。我不像你,不自量力,沒有本事,還妄自尊大,不識天命。若不是你們魏家慫恿,我李家何至于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你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唐末戰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