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遼東之虎 > 第一零一九章

第一零一九章

作品:遼東之虎 作者:千年龍王l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同胞們!公民們!我們不能繼續讓那些只知道貪錢和玩女人的貴族老爺們把持議會!

    法蘭西是我們的法蘭西,是全法國人的祖國。不能夠繼續被這樣一群人把持,我們得要回屬于我們的權利,我們要向這個暴政宣戰……!”

    巴黎大學的校園里面,一個穿著黑色學生裝的學生大聲的疾呼著。

    “奪回屬于我們的權利!”另外一個穿著黑色校服的學生舉著握著拳頭的手高呼。

    “奪回屬于我們的權利!”所有人都舉起握著拳頭的手高呼。

    “我們要走上街頭,用我們的青春與熱血,和的暴政抗衡。法蘭西萬歲!法蘭西人萬歲!”

    “法蘭西萬歲!法蘭西人萬歲!”

    青年學生的熱情,被鼓動的口號徹底煽動起來。

    “我們要罷課!我們要走上街頭,對抗這個暴政。我們青年人,要走在對抗這個暴政的最前沿。”

    一個戴著眼鏡的教授,躍上高台對著下面的學生吼道。

    “走上街頭,對抗暴政!”下面的學生跟著歡呼。

    “我還是想上課,我的論文就快要完成了。”角落里面忽然間響起一個弱弱的聲音。

    “誰!是誰在哪里,我們為了千千萬萬人的幸福去抗爭。你哪個膽小鬼做縮頭烏龜!”

    “是他,克勞德•莫奈!”

    一個戴著眼鏡,身體瘦弱的小男生被推了出來。

    “把他拉上來!”教授指著克勞德•莫奈喊道。

    “不要!不要!”好幾支粗壯的手臂拉扯著,克勞德•莫奈無助的躲閃著,可還是被幾個身材魁梧的學生扔到了高台上。

    “克勞德•莫奈!抗爭是每個學生的事情,或者說是每個法蘭西人的事情。

    你是法蘭西人嗎?克勞德•莫奈!”教授陰沉著臉問道。

    “是……是的,教授先生!可我就是想完成我的論文,順利畢業去找工作。”克勞德•莫奈嘴唇顫抖,說話的聲音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

    “找工作,我看你是想去做那些貴族老爺們的走狗吧。”教授冷笑一聲,從一個學生手里接過剪刀。

    “把他按住,今天我們就先來審判這個立志要做貴族走狗的人。”教授一聲令下,立刻跳上來幾個膀大腰圓的學生,把克勞德•莫奈死死的按住。

    教授走過來,手里的剪子“ 嚓”“ 嚓”的響著。他抓起克勞德•莫奈的頭發,一剪子下去就剪下來好大一綹頭發。

    “不要啊!不要啊!教授先生,放過我吧!我錯了!”克勞德•莫奈被死死按住不能動,他只能留著眼淚哀嚎求饒。

    可教授沒有絲毫想要放過他的意思,剪刀繼續在腦袋上剪著。或者說是連剪帶薅,白色的頭皮上滿是血跡,不大一會兒,克勞德•莫奈就變成了一個臉上沾滿了血和頭發的可憐蟲。

    風吹走了克勞德•莫奈的頭發,也帶走了克勞德•莫奈的自尊。他哭嚎著,可台下的那些人更加瘋狂。

    每當教授剪下他一縷頭發,那些人都會歡呼一聲。

    “我們要抗爭,我們不能給貴族當走狗!”教授一腳踹倒,已經處于昏迷邊緣的克勞德•莫奈,高舉著手高呼著。

    “我們要抗爭,打死貴族的走狗!”

    “去學校門口領新衣服,還有雨傘和口罩,我們去街上。”教授指著學校門口,長長的條案桌上擺著的黃色衣服和口罩喊道。

    “教授!為什麼要雨傘?”學生不大明白,冬天為什麼還要拿著雨傘。

    “雨傘不是武器,但卻是我們的武器。這樣,那些貴族的走狗們,就不能以非法持械的罪名拘捕我們。”

    “還是教授考慮的周到。”地下一眾學生十分佩服。

    夜幕下!巴黎的酒吧里面,一群剛剛下工,或者是沒有工作的人在酒吧里面閑談。

    現在經濟不景氣,好多人只能要一杯啤酒慢慢的喝。甚至有些經濟拮據的人,沒有啤酒只能跟著瞎混。

    對于窮人來說沒什麼娛樂,有個暖和的地方坐著聊天,對他們來說就是快樂。

    “喂!你听說了沒有,明天只要去街上跟著游行,就能夠得到兩個法郎。這比去工廠里面上班還合算!”一個相貌猥瑣的家伙大聲的說道。

    “真有這樣的好事兒?”同桌的一個家伙好奇的問道。

    “那是!就算是騙人的,去一趟議會廣場,又不少一塊肉。去那里看看,如果真有錢賺,明天晚上咱們就能夠喝一杯啤酒了。”猥瑣男的話,引起了好多無業游民的注意。

    他們別的沒有,就是有時間。整天閑著無所事事,現在有這樣的好事,不管是不是真的,去看看再說。

    再說,就算是被人騙了,好像也沒損失什麼。

    “到了廣場上怎麼辦?找誰領錢?”同桌大聲問猥瑣男。

    “廣場雕像前,會有人給你發衣服,自然也有人給你發錢的。小點兒聲,這麼好的事情不要讓別人听了去。”猥瑣男好像忽然想起,自己這是在啤酒館里面。

    “哦!好,好!”同桌鬼祟的看了一眼四周。

    剛剛還豎起耳朵听的那些人,全都把腦袋轉過去,裝作沒听見的模樣。

    猥瑣男和同桌喝了一杯啤酒起身離開,很快他們就出現在不遠處的另外一家啤酒館里面,繼續“小聲”談論著明天賺錢的好生意。

    巡警正常的在街上巡邏,走到議會大樓門前廣場的時候,發現有很多穿著黃色馬甲的人站在廣場上。

    “這些是什麼人?”巡警有些納悶兒的問同伴。

    “不知道,沒听說最近搞什麼游行什麼的。”

    “會不會和議長打了議員有關系?”一個巡警想起了前兩天,頗為轟動的新聞。

    “不會吧,那個議員就是個教授,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幫著他出頭?”巡警看到人越來越多,好像小溪匯進湖泊一樣。

    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巡警見到這麼多人也不敢阻攔,只能派人回到警局呼叫增援。

    “領錢的到這邊來,只要穿上黃馬甲就給一個法郎。如果跟著隊長在這里站上一天,到了晚上的時候可以拿兩個法郎。”

    一個學生模樣的家伙,舉著鐵皮喇叭筒大聲的喊著。

    廣場中間的雕像下面已經是人滿為患,半信半疑的人擁擠到這里。

    果然,只要在那些學生手里領到黃馬甲穿上。立刻就能領到一個法郎,拿著手里的法郎。

    人們很听話的以一百人為單位,被送到一個所謂的隊長那里。只要他們跟著隊長游行一天,到了晚上就能夠拿到兩個法郎。

    當然,這要得到隊長的確認才行。

    還有這樣的好事兒?這年頭,工人上一天工也就能拿一個法郎。

    跟著在街上游行一天,居然可以拿到在工廠上班三倍的工資。這誰他娘的不干!

    已經有聰明人回去找家里人,有這樣的好事兒,當然得撈足了好處才行。

    這可以按照人頭算錢的!

    到了中午的時候,人群越聚越多。足足超過了一萬人!

    周圍的警察擔心極了,他們很害怕聚集的人群鬧事。不過讓警察們沒想到的是,一萬多人下午的時候圍著議會大樓晃悠了兩圈兒,喊了一些口號之後,在黃昏時解散了!

    並沒有想象中的暴力,也沒有出現什麼激進的事情。這讓警察局長長舒了一口氣,或許這就是一場普普通通的游行示威。

    畢竟,議長打了議員這種事情,還是非常具有爆炸性的。

    讓警察局長始料不及的的,第二天剛剛天亮,議會廣場上就站滿了人。

    昨天晚上,每個參與游行的人都拿到了錢。

    示範的力量是無窮的,當這一萬多人散落到巴黎各個角落的時候。就相當于一萬多只傳聲筒!

    這樣白撿錢一樣的事情,誰都想干!

    于是第二天一早,無數巴黎人連班都不上,直奔議會廣場而去。

    整個廣場,加上邊上的幾條街都被游行的人塞滿了。

    甚至有些不當班的警察,也過來賺外快。

    很快,人群中又流傳著另外一件事情。跟著沖進議會大樓,可以得到五個法郎的獎勵。

    警察局長幾乎調派了全巴黎的警察,來廣場上維持秩序。可這些警察,跟穿黃馬甲的人實在不成正比。

    這就好像海嘯的巨浪,和沙灘上那些游泳的人之間的對比。

    不過警察局長並不擔心,這些人手里也沒啥武器。估計又是和昨天一樣,圍著議會大樓轉悠幾圈兒,喊喊口號而已。

    這種事情見得多了,過兩天風頭過去就好了。實在不行,讓議長出來道個歉的也就過去了。

    沒想到,這些組織游行的人還很厲害。中午的時候,不但每個人都能夠領到面包,甚至還能有一口熱湯喝。

    站在議會大樓的頂上監視的警察局長感嘆,這些組織游行的人還真有錢。

    看著下面吃飯的人,他也覺得肚子餓了。正巧這時候議長的秘書過來邀請,說議長閣下邀請他共進午餐。

    午餐很豐盛,鵝肝醬很美味,葡萄酒也很醇香。

    就在警察局長和議長兩個人把酒言歡的時候,議會外面傳來了山呼海嘯一樣的口號聲,接著就是嘈雜鼎沸的喊聲,也听不清楚他們在喊什麼。

    “這些人,也不知道圖什麼。”議長沒事人一樣,一邊吃下一塊鵝肝,一邊和警察局長聊天。

    “我听說還有人給這些人發錢,讓他們來游行。這麼多人得花多少錢,無非是想給議長您施加壓力而已。

    我看您合適的時候出面道個歉,也就沒事兒了。”警察局長笑著迎合議長。

    這位議長閣下,可是皇後家的親戚,遠不是自己這個巴黎警察局長能夠巴結得起的。

    兩個人一邊吃一邊談,正說話的時候,一個警察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局長!局長!不好了,那些游行的人在沖擊議會大門,他們人太多,大門快撐不住了。”

    “什麼?你說什麼?”

    議長和警察局長同時站了起來,他們不敢相信這些人居然敢沖擊議會大樓。

    “這是暴亂,暴亂!你們手里都是燒火棍麼?

    開槍,立刻開槍擊斃這些暴民。”議長有些慌了。

    外面穿著黃馬甲的人可算是人山人海,如果被他們沖進來,一人一腳就能把他踏成肉泥。

    警察局長卻難得保持清醒,他也沒想到這些穿著黃馬甲的人居然敢沖擊議會大樓。

    可現在人已經沖進來了,不相信也得相信。

    向暴怒的人群開槍是不行的!

    一旦造成大規模傷亡,造成事態持續擴大,議長是不會被黑鍋的。況且就算是人家背黑鍋,背後也有皇後陛下撐腰。

    自己有啥?

    鍋太大,背不動!

    警察局長果斷下令︰“立刻從後門撤退,任何人沒有我的命令不準開槍。

    議長大人,咱們還是趕緊走吧。趁著後門還沒有被堵死,咱們還是趕快撤離。”

    “開槍,把這些暴民全都打死。”議長揮舞著拳頭咆哮。

    警察局長不管這些,對著身邊的兩名警察一使眼色。心領神會的兩名警察,立刻架著叫嚷不休的議長離開。

    警察剛剛撤離,黃馬甲們就沖了上來。

    他們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一截原木,十幾個人抬著原木,好像攻城錘一樣撞擊著議會木頭做的大門。

    雖然議會大門是由堅固的橡木支撐,但結實程度遠不如城門。

    攻城錘連城門都能撞開,更何況這議會的大門。

    人們喊著號子,只撞擊了幾下。議會大門的門栓就被撞斷,又撞了兩下,厚重的木門被硬生生撞開。

    “沖啊!”為首的學生一聲喊,人就好像蝗蟲一樣沖進了議會大樓。

    沖在最前面的幾個人被後面的人推到,這種情形下,只要被推到就別想站起來。

    無數大腳板從他們的身上踏過去,他們的哀嚎和慘叫聲,在人聲鼎沸的議會大廳里面,連個泡都沒冒出來就被淹沒了。

    人群像潮水一樣涌進了議會大樓,他們瘋狂打砸著周圍能看到的一切,甚至連大理石地磚都不放過。

    已經有精明的家伙,趁亂沖進了辦公室里面,看啥東西值錢,拿起來就往兜里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遼東之虎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