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帝業 > 第84章

第84章

作品:帝業 作者:何其溫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他呢?”池北的手已經放在了刀柄上。

    邢征遠眼神聚焦在池北臉上,臉上的笑容有些猥瑣,吐出了四個字。

    “那個昏君。”

    第99章 悔悟(1)

    池北稍稍地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只是想著元青青作為大Z的皇帝最後一任皇帝,落到了邢征遠手中肯定還比不上自己殺了他,到時候邢征遠問起,過錯也肯定都在自己身上。

    但沒想到的是,要元青青的居然是坤羅,也怪不得邢征遠特意提前告訴自己,一定要留著元青青的命,然後把人交給他。

    若是這樣的話,那或許死亡倒還是元青青最好的歸宿了。

    “不過”邢征遠收起了猥瑣的表情,恢復成正常的大將軍的模樣,“既然人被你殺了,那也就只剩一個方法了。”

    池北重新把眼神聚焦在邢征遠身上,但關注的重點並沒有放在那個“唯一的方法”上。

    “敢問邢將軍一句,為何要同西北外族苟合,反攻大Z?”

    邢征遠看向池北,表情玩味︰“反攻?那個昏君能做皇帝麼?看看在他任上,我大好河山變成了什麼鬼樣子?苟合?不過各取所需罷了,只是坤羅的所需被你擅自干掉了,弄得將軍還要費心思干掉他,你倒還有臉面前來問我?”

    池北蹙眉,不大喜歡邢征遠話中帶刺的表達,明明在之前互通書信的時候對自己還是有那麼幾分相助的意思的。而等到現在“勝利”之後,就變成是傲氣凌人的小人模樣。

    看池北還是不甚理解,邢征遠心里嗤笑一聲,果然是沒什麼智力的武夫,以後倒還可以利用。然後好心開口,再給他解釋了一番。

    “坤羅要的不過是那個昏君,得到了自然就乖乖回他的西北領地去了。將軍要的肯定是這大好江山一片,不過是定下了雙方三十年不相互侵犯的約定,怎到你嘴里就變成了‘苟合’?哼,當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邢征遠最後一聲把聲音壓低了,覺得池北應該是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也不能對自己做些什麼,完全沒把他放在心上。

    而池北也的確是听到了,但他的心思還沒有放在這里,只是在完完全全地慶幸還好元青青已經不在,不然便會淪為和自己一樣的境地,甚至還會更加不堪,而坤羅對元青青也肯定不會如元青青待自己一般寬容愛護。

    愛護?

    當池北腦中蹦出來這個詞的時候,他自己都愣了一下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個詞,自己不是一直都很厭惡他同自己那樣的行為麼?那又怎麼會覺得有“愛護”這一層意思?

    在池北還在疑惑自己心中所想的時候,邢征遠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以為池北在這里揪著自己問詢這麼多事情就是為了討個官職,索性直接給了他。

    “行了行了,你就做那勞什子兵部尚書吧。”語氣中滿滿的不耐煩,然後直接走了,還朝著池北喊了一句,“里邊兒東西歸你了。”

    池北留在空蕩蕩的池清宮中,腦袋之中不知在想些什麼,莫名其妙地想到了池清宮痴情宮,雷落和磊落,西北赤龍,還有元青青在面對自己一個人時候的點點滴滴……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在這一瞬間涌入了他的腦海之中,而且還不再是那些讓他覺得惡心作嘔的場面,全然都是溫馨靜好的時光。

    池北整個人呆呆地站在大殿中央,任憑頭腦之中飛速閃過一幕幕畫面,全部都讓他想起了那個已經在自己面前死于羅源劍下的人,那個當初恨之入骨卻又無可奈何的人,那個自己一輩子也無法忘卻名字的人。

    池北目光了無焦點地在池清宮里轉了一圈,似乎還能在每一個地方看到元青青的影子,尤其是那張雕花大床。

    池北深吸了一口氣,轉身朝門口走去,然後把門關上,把自己的刀充當門栓,硬生生地鎖了上去。

    做完這一切,池北慢慢地朝著原先御林軍的小院子走去,路上還是看到了不少朝著宮門逃散的宮女太監。

    有不少人看清了池北的模樣,趕緊往邊上逃去,也有不少人只顧著逃命,抓著自己身旁的好友朝著宮門就直沖了過去。

    池北听到兩個人由遠及近的聲音,說是邢菲都被邢征遠給從宮里帶了出去,不過還是被禁足在了邢府之中,說是前朝余孽,心可真是狠啊。

    這些池北都沒放在心里,直直地走向了自己原先的床鋪,從枕頭底下翻出了當初元青青送給自己的雷落。這時看在池北眼中,雷落完全沒有那個鑄劍大師的影子,滿滿的全部都是元青青,他的音容笑貌恍如隔世一般浮現在了池北的眼前。

    池北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甩手把雷落扔在了床上,但馬上就又重新拿回手中,並且還握緊了一些,指節有些發白,轉身決絕地離開。

    等池北回到瑾王府之後,已經是天色昏暗了,有幾個御林軍士兵等在門外,一看池北回來趕緊迎上來道。

    “羅源走了。”

    “!”

    池北鮮少露出表情的臉,在幾天一天之中已經被驚到了好幾次,現在又被這個完全爆炸性的新聞驚得嘴巴都微微張開了。

    “他留給你的。”

    一封裝好的信遞到了池北面前。,紙張還被風吹得上下顫動。

    池北抿了抿嘴唇,接過信來,找到一間僻靜的小屋子,點上蠟燭,才安靜地讀了起來。

    信中說羅源覺得自己既然決定要幫池北而且他也幫到了,自己的任務也就完成了。而仔細想來,對于元青青死在自己劍下這件事,羅源還是有些耿耿于懷,因此決定前去看看鄧三福的情況,之後便不再回來了。

    池北了解羅源的意思,他也一起反叛了元青青只是因為那個人是自己,而非真是他心中所願。若是單單羅源自己,于公于私都不可能會做出來這種算是“叛臣賊子”才做的事情。

    池北看完信之後,默默把信按照原樣疊好,重新裝回信封里,然後放到了自己心口的位置,好好暖著。

    往後,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了吧。

    池北的眼楮暗了暗,又一次想到了元青青,那個明明是皇上但卻把自己寵得像他的皇上一樣的人。

    池北慌忙搖了搖頭,原本一直波瀾不驚的心頭一回因為一種莫名的眷戀而掀起了波瀾。

    但是,元青青反倒還是揮之不去了,不論池北在做什麼,不論在聚精會神地想著些什麼,似乎只要一停下來,那個身影就會重新浮現在他的眼前,而且還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讓人難以忘懷。

    池北漸漸覺得,或許這種感覺就叫做後悔罷,或許,也可以名之為愛。

    但是,一切都來得太晚了,在其中一個人或許已經化為一口黃土的情況下,也太沒有意義了。

    于是,池北漸漸變得有些孤僻,而沒有了羅源的活躍,和原先的御林軍士兵只見也變得沒什麼話說。池北也沒有繼續住在瑾王府中,而是另找了一處小宅子住下。

    邢征遠自然是自己做了皇帝,改朝代為翰,可能就是缺什麼就想補什麼吧。而古飛也從一軍之師變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不用再在西北風吹日曬。

    邢征遠是讓他做了兵部尚書,但是在他執行過坤羅的秘密暗殺行動之後給了他一小部分兵力,而讓他稍稍遠離了朝堂,可以一月一去早朝,只需每日到城外看看練兵場就行了。

    剛開始,邢菲是被邢征遠禁足來了家中,而且再也沒能出來過,對外說的只是意外從高處跌落。但在市坊之中也傳說是邢征遠下了狠手,把前朝不怎麼支持自己的人都殺了干淨。

    邢征遠還是不怎麼放心池北的,把馮志的女兒馮詩婧指婚指給了他,那個女娃娃沒什麼不樂意,感覺池北還是比較帥氣的,而且感覺有自己的父親在,肯定可以讓他的官職再升一升。

    池北沒有拒絕,但卻采用了和元青青一樣的方法娶進了府中,但卻並沒有完成最後一步,每日都到宅子另一邊的屋子里去睡覺,還經常直接留宿在城外的軍中。

    邢征遠初登基的時候,頒布了一些全新的政策,是原先在西北城中試驗過的,全國上下的百姓也從中嘗到了些甜頭,比較擁護這個新皇帝。

    畢竟是什麼朝代,抑或是誰當政,于平民百姓而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系,大多數人還只是關心自己家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夠不夠果腹,能不能安眠,其他的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而且在邢征遠黃袍加身之後,雨也開始下了一些,大旱情況也緩解了一些。百姓們都很高興,也真的有人開始相信之前就是元青青觸動了天威,才導致了那樣的情況。

    池北將這些全部都听到耳朵里,但卻又對此無能為力。他並不相信這等鬼神之說,同時也知道這其中還有自己的一份兒,可也只能全然當做耳邊風,好似什麼都沒有听到一般。

    古風曾經提議說池北原先和元青青走得太近了,應該今早將其除掉。但邢征遠當了皇上之後也知道了不少道理,不怎麼贊同古飛的說法,說是覺得會讓一些反叛元青青幫助自己的有功之臣慌張,導致自己的皇位不穩定,所以要等一段時間再說動手。

    第100章 悔悟(2)

    “將軍。”

    池北仍舊是那副挺拔的身子,但是看在之前兄弟的眼中總感覺沒有那麼精神了。

    “夫人來了。”

    池北的目光沒有離開面前訓練中的士兵方隊,也沒有準備過去迎接一下。

    馮詩婧也已經習慣了,自己領著兩個小丫鬟,帶著四個大食盒,踏著城外練兵場的飛塵,好不容易來到了池北身邊。

    “夫君。”甜甜的聲音。

    池北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眉,頭還是沒有扭過去,旁邊的副將識相地退下,把空間留給兩個人。

    “何事?”

    馮詩婧讓身後的兩個小丫鬟把大食盒呈了上來︰“妾身想著士兵們每日訓練,體力消耗得厲害,便在家中做好了肉食,補充一下。”

    池北點頭︰“送到後廚去吧。”

    馮詩婧連忙揮了揮手,讓兩個小丫鬟自己送過去,自己則抓緊能和池北待在一起的所有時間,就像是當初的元青青之于邢菲一樣。

    馮詩婧也隨著池北的目光看向台下正在操練的士兵們,稍稍往後邁了一步,並且也朝著池北邁了一步,從遠處看起來,就像是兩個人肩並肩站在一起,郎情妾意,無比甜蜜。

    池北似乎已經以及忘記了馮詩婧就在自己身邊,從台子上走了下去,來到下邊指揮的副將付明哲身邊,淡淡地吩咐了幾句。

    付明哲點頭,等到池北稍稍走遠了一些,大聲宣布道︰“今日上午訓練情況不佳,加練半個時辰!”

    士兵們沒有一個人提出異議,因為他們緊接著就看到池北把自己的佩劍輕輕放在了一邊,然後叮囑一個因為腳扭傷坐在一邊休息的小兵。

    “不許任何人踫它。”

    “是!”小兵立刻立正站好,雖然是單腿站立,但仍舊不影響穩定性。

    之後,池北就佔到了隊伍的最前邊,深吸了一口氣,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帝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