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帝業 > 第86章

第86章

作品:帝業 作者:何其溫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人,也肯定是廚子或者士兵,跟自己就沒什麼關系了。

    于是,還是先進到池北的將軍府上吧,然後努力和管家什麼的人搞好關系,說不定還能去送個飯什麼的。

    這麼想著,元青青還是決定去試一試。

    出來招人的是管家孫能,但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讓元青青幾近昏厥

    “將軍府招人自然是不能過于草率,何況此次是夫人為將軍的一片心意……”

    就听到這里,元青青的腦袋“嗡”的一下就什麼都听不進去,滿腦子都是“夫人”“夫人”的高頻率循環,然後就變成了對事實的懷疑池北成親了?!他怎麼能成親呢?!那我怎麼辦,還要在這里看著他和一個女人和和美美甜甜蜜蜜?!怎麼辦?!怎麼辦?!

    “喂!”

    元青青瞬間從自己的想法中抽離出來,看著面前有幾分嚴肅的管家。

    “什,什麼?”

    “你都會做些什麼?!”孫能皺著眉,有些不悅,這個人怎麼反應這麼慢?

    “寫,寫字……”元青青其實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隨口一答之後覺得不大對勁,“我我我什麼都能干!”

    孫能上下打量了元青青的小身板一番,對他的話的真實性有些懷疑,然後從他面前走過去問下一個人。

    最後,名額只剩下了一個,由于再三,孫能還是把元青青從剩下的歪瓜裂棗里挑了出來,畢竟長相還是比較賞心悅目的,說不定以後夫人一高興……是吧。

    就這樣,元青青成功成為了將軍府的一名小雜役,被分配到後花園跟著花農學種花,但是在這件事情上笨手笨腳完全沒有天分的元青青根本完成不好,最後就是被命令每天給花澆澆水,看到有枯萎的花草連根拔起就可以了。

    等到總算是基本上在將軍府站穩了腳跟,元青青就听到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將軍回府了。

    全府上下都顯得喜氣洋洋的,元青青還因此看到了池北的夫人。

    長得沒我好看!

    這是元青青經過細致觀察之後得出的結論,然後撇了撇嘴,心想池北的眼光不可能變成這個鬼樣子,肯定是那個邢征遠指給他的。

    元青青也想偷著去府門前看池北,于是就“一個不小心”把水壺里的水灑了一地,氣得老花農直接把他趕走了,讓他好好反省一下,第二天再過來。

    元青青表面上愁眉苦臉,實際上心花怒放地跑遠了,可等他跑到府門口的時候,已經只剩下了門前站崗的兩只大石獅子,完全沒有池北的蹤影。

    元青青嘆了口氣,第一次失敗。

    晚上,元青青偷偷從雜役睡覺的小屋里溜了出來,悄悄來到了馮詩婧休息的寢房之中。雖然很痛心,但還是覺得池北應該也在這里。

    元青青屏住呼吸听了小半個時辰的牆角,腿都蹲麻了,但還是沒有听到屋里傳來任何動靜。

    元青青納悶,難不成自己來晚了,已經睡下了。

    元青青是絕技沒有那個膽量偷偷潛進去看的,萬一被池北發現了,肯定會直接一掌把自己打出去,那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了。

    元青青只好垂頭喪氣地離開了臥房,走在連廊里的時候卻看到旁邊有一個人,有著很熟悉的身形條件,正在朝自己這邊走來,身後還跟著孫能。

    元青青迅速躲到了柱子後邊,小心地探頭觀察。等到那人慢慢走近,元青青的眼楮也慢慢瞪大,兩人的第一次重逢就在都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發生了。

    等到池北從他藏身的柱子前面走了過去,元青青還沒有反應過來,腳下沒站穩往後退了一步,也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東西,發出的聲音在寂靜的夜中傳出了很遠。

    元青青嚇得整個身體都僵硬了,然後就听到了孫能的問話聲︰“誰?!”

    元青青低著頭,慢慢挪了出去,不敢抬頭起來看池北。

    “這麼晚在這里做什麼?!還不趕緊回去!”孫能認出來元青青了,大聲訓斥道。

    元青青趕緊轉身飛一般地逃走,生怕被池北認出來了臉。

    等元青青走後,池北才淡淡地詢問了一句︰“誰?”

    “回將軍,是新招進來的雜役,笨手笨腳的,去後院澆花了。”

    “嗯。”池北繼續往前走,從方才元青青出來的那個岔路口走了過去。

    “將軍……不回房睡麼?”孫能雖然知道池北的回答,但還是替馮詩婧努力了一下。

    池北表情冷淡︰“我在書房睡。”

    “是……”

    元青青回到自己睡覺的小屋後心跳還是蹦蹦蹦的,是因為見到了朝思暮想的池北而激動,也是因為怕被池北認出來趕走的驚慌,好半天才平靜下來,爬上了床。

    而池北當時並沒有回頭,元青青也沒有出聲,所以池北完全沒有認出來是他,只是知道府中多了一個笨笨的小雜役。

    第二天,池北仍是早早地起床去天地殿上早朝,並沒有注意到院中拿著個水壺澆花的小花農,自然也就沒有認出來元青青。

    元青青的心又是快要從嘴里跳出來了,因為前一天自己惹老花農生氣了,所以這一天就特意早去了一會兒,主動請求到府中各處澆花,沒想到剛到書房就看到了從里邊出來的池北。

    此時他的心情完全是歡呼雀躍的,因為池北並沒有那個不知道是誰的女人同房,而是一個人住在書房。

    那就好。

    這樣的話,池北還是我一個人的。

    元青青興奮地舔了舔嘴唇,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心情很好地完成了一天的工作,還給各處的花草都澆了兩遍水,希望它們快快長大。

    第102章 情敵相見竟不眼紅

    池北在上朝之後並沒有直接出城,而是去了池清宮中,門上仍舊有自己在做御林軍是的佩劍,落了一層灰,看起來沒人進去過。

    池北用力取下佩劍,然後推開大門。

    木門吱扭一聲打開,里邊的景象仍舊是他最後一次見的那樣,沒有一點變化。而熟悉的感覺也一下子全部涌來,把他淹沒。

    池北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楮,緩了緩才走進去,各處走走看看。因為邢征遠後宮納了太多人,因此池清宮也要被挪出來當做妃子的寢宮。

    邢征遠還特意跟池北說了一聲,讓他來看看有沒有什麼想要留作紀念的,估計也是想要試一試他吧。

    但池北真的來看了看,還每一個櫃子每一個櫃子都打開看了看,發現了兩幅卷起來的卷軸,就打開來看。

    一幅已經是有些舊了,畫的正是池北本人,用筆利落,出自文越的筆下。

    而另一幅的筆法就稚嫩了許多,能看出來是個剛剛學畫沒多久的人,而畫也還沒有畫完,只是剛剛把線條勾玩,臉上的色彩上了一些,能看出畫的也是池北。

    池北能從中問道一股熟悉的問道,是之前晚上總能聞到的,本以為是因為哪杯催眠茶的副作用,現在看來,應該是紙張亦或是顏料的味道罷。

    池北想了想,知道自己如果從池清宮中帶出去東西的話,肯定會被邢征遠知道,但還是決定嘗試一下,順便又拿了兩個大瓷瓶子,把畫順手塞了進去,然後坐著馬車到了府門前。

    孫能接過兩個大瓷瓶子,充滿希望地問了一句︰“將軍今日回府麼?”

    “不了,備馬,出城。”池北已經把兩個卷軸都綁在了腰間,然後長腿一邁,騎到了赤龍身上,朝著城外飛奔而去,在青石板上踏出了有節奏的聲音。

    孫能嘆了口氣,把手中的瓷瓶子交到了旁邊的小廝手中,讓他們擺在書房中。

    而元青青則是一直扒拉在門口,眼巴巴地希望能看到池北一眼。不過,倒也真是讓他如願了,遠遠地瞧見了一眼,正好看到池北瀟灑上馬,動作和記憶之中的重疊,沒有一點點不一樣。

    元青青直接就愣在了原地,沒有發現孫能從自己身邊走過。

    孫能則是發現了這個小雜役似乎對自家將軍很感興趣,于是就逗了逗他︰“崇拜將軍?”

    元青青被嚇了一跳,趕緊低頭站好,半晌還是點了點頭。

    “想不想和將軍朝夕相伴?”孫能繼續引誘。

    元青青猛地抬頭,眼楮都是亮的,瘋狂點頭︰“想想想想想……”

    “那就把你這副小身板好好練練!不然一輩子都別想當將軍手下的兵!”孫能臉色猛地一變,眼露凶光,嚇唬道。

    元青青撇撇嘴,其實他也沒怎麼想要當池北手下的兵,覺得按照之前的情況來看,自己能在被他發現之前多看幾眼就已經滿足了。

    因為池北基本上都住在城外的軍營之中,而元青青又以笨手笨腳著稱,沒有被請出去就不錯了,不要想能到軍營去給他送飯。

    直到一個月之後,池北突然在一天上午回到了府中,元青青又很恰巧地在書房外澆花,還一邊吸著次哼次哼的鼻子,不知道大冷的天,為什麼還要進行這樣的任務,難道就不會被凍壞麼?

    正這麼想著呢,元青青眼角就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朝這邊走來,步伐有些急促,身後還跟著孫能。元青青趕緊轉過身去背對著兩人,不敢正面面對池北。

    池北只是急匆匆地去了趟書房,等到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上了一身干淨的衣服,看起來英姿颯爽,相當帥氣。

    孫能趕緊迎上去︰“將軍,馬車已經備好。”

    “你不用跟著了。”池北步履匆匆,似乎有些趕,不想讓孫能再拖慢自己的步伐。

    “是。”孫能的步伐就止于元青青身邊,目送池北離開。

    “管家……”看池北走了,元青青終于敢把頭扭過來了,想要探听點消息,畢竟以前池北都是趕在城門關閉之前才進城,第二天上完早朝就離開了,怎麼這次回來得這麼早,“將軍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怎麼說話呢?!”孫能眉毛一挑,“將軍福澤深厚,能出什麼事兒啊?!”

    “不是不是,不是那個出事……”元青青陪著笑臉,“就是……今兒個怎麼回來這麼早啊……”

    “還能有什麼事,不就是皇上叫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宮中拿出來了東西……”孫能自言自語道。

    “宮里?”元青青總算是抓住了關鍵詞,“將軍從宮里拿出來了東西啊……”

    “是啊,就是前朝那個昏君,從那宮里拿出來了兩個大瓷瓶子,也不知道要做什麼用,不過成色倒還是挺好的。”孫能又是自言自語,其實人挺好的,雖然總是批評元青青,但好歹沒把他趕走。

    元青青默默點頭,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池北要把那兩個大瓷瓶子拿回來,本來就只是擺著沒什麼用,這麼拿回來還會招惹來邢征遠的懷疑,有些得不償失。

    “小腦袋想什麼呢?”孫能看元青青又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彈了他一下。

    元青青吃痛捂住額頭︰“孫管家!我不小了!”

    “有二十麼?”孫能年紀是不小了,人到中年,但卻覺得元青青像個剛長大的小孩兒。

    “二十三了!”元青青抓狂,自從他除了皇城,到了那個小村莊之後,村民們都覺得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帝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