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帝業 > 第91章

第91章

作品:帝業 作者:何其溫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才能有現在的職位。

    而池北現在的性格冰冷,從未與人深交,因此說到了故人,便定是前朝故人。于情于理,孫能都不能也不敢再問下去了,要是深究的話,不是自己掉腦袋就是池北掉腦袋,而兩者也沒有什麼不同。

    “你跟孫管家說了?”元青青也是做了那麼長時間皇上的,沒有那麼笨,也知道孫能想問什麼。

    “沒說太清楚。”池北主動掂起了元青青的小包袱,看著上邊的補丁鼻子有點酸,“若是擔心的話,我便帶你到別處去,離開皇城。”

    “那倒沒事,估計邢征遠還是以為我死了的。”元青青本來一直在擔心受怕自己會被追殺,但是連問話的士兵都沒有出現過。

    “是,其實……”池北知道要元青青的其實並非是邢征遠,但糾結于要不要告訴他最後還是決定按照自己所說的坦誠相待,“其實當初要你的不是邢征遠。”

    “嗯?”元青青挑眉,“那是誰?還有誰會要我?”

    “坤羅。”

    “!”元青青驚悚,說話都結巴了,“他他他……”

    池北伸手在半空中虛壓了壓︰“因為邢征遠以為你已經……因此無法交代,便讓我將其解決。”

    “你看著他死的?”元青青也知道解決是什麼意思。

    “對,因此不必再擔心。”

    元青青長長地松了口氣,但在屁股剛剛挨著椅子面的時候彈了起來︰“邢征遠是跟外族合作的?!”

    “邢征遠解釋說擔心西北邊疆在其攻入中原時被外夷攻陷,便先同其聯合,待成功之後,滿足其要求。”

    “要求?就是要我?!”元青青覺得自己完全就是一件戰利品,“那還好我是先被羅源給‘解決’了……”

    听到這樣的話,池北的心口又疼了一下。

    “疼麼?”

    “嗯?這兒?”元青青撫上自己胸前的刀口位置,看到池北點了頭,“第一下吧,挺疼的,之後的感覺就是冷,刺骨的冷,尤其是在劍□□之後。長刀口的時候又疼又癢的,現在就沒什麼事了。”

    元青青說得是很輕松,但當初的他天天晚上都會疼得撓牆,總要咬著布巾才能勉強入睡,但是過去了也就是過去了,就像是池北當初那麼對自己,現在還不是變了性情。

    “我……”

    “行了,你也不用說什麼了,反正我也沒估計你的感受雖然你也沒跟我說。但現在你才是將軍,我不過是個小雜役,還得你來養我。”元青青倒是想得開。

    池北把手伸給元青青︰“但你永遠是我的皇上。”

    元青青喜笑顏開,覺得自己跟做夢一樣的︰“但你也不能總把我當成皇上看啊,該說什麼說什麼唄,我都隨意了這麼多,你自然也應當順從時事。”

    池北微笑︰“自然。”

    門里的氣氛相當融洽,而門外的孫能卻是不小心听到了兩人的後半段對話,驚詫地往後退了一步,眼中寫滿了震驚,嘴巴久久合不上。知道孫能好好地深呼吸了幾次,準備轉身離開,卻踫見了終于听說池北回來的馮詩婧。

    “孫能,將軍可是回來了?”

    孫能的眼神看向馮詩婧身邊的小丫鬟,心想不是都吩咐下去不讓馮詩婧靠近書房麼,怎麼這麼不守規矩呢?

    小丫鬟往後邊瑟縮了一下,自己也知道犯錯了。

    孫能還是笑了一下︰“將軍回來處理下府中事務,車馬已經備好,應該是要出城了。”

    馮詩婧點頭,嘴角的微笑有些僵硬,話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那孫管家怎不及時匯報?”

    “這……”孫能語塞,“將軍說不必打攪夫人了,不過回府半個時辰,若是讓夫人過于勞累便不好了。”

    馮詩婧智商不算很高,被孫能這麼一哄就輕松地相信了。

    “也不勞累,時時刻刻都給將軍備著糕點呢,這不是就拿來了。”馮詩婧示意了一下自己身後的小丫鬟,拿出來了一個大食盒。

    孫能只好點點頭︰“還請夫人稍等片刻,在下進去通稟將軍。”

    “有勞。”馮詩婧仍舊是保持微笑,心情卻是很激動的,很少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見池北第二次。

    池北已經听到了屋外的兩人,眉頭皺了起來,元青青好奇︰“那個馮詩婧是誰家的千金?”

    “曾經的西北軍副將馮志,記得麼?”池北目光重新轉向了元青青,眉間的聳起瞬間消失了。

    “哦……他啊,記得記得,就是那個把元源打了一頓的。”元青青印象倒是很深刻,因為說要懲罰一下的,最後也不知道有沒有實行。

    “對。”池北也記得當初那件事。

    “邢征遠指的吧。”元青青雖然這麼想,但心里還是忍不住有點膈應,試探性開口問道。

    池北伸手搭上元青青的肩頭,把他往旁邊帶了一點︰“對。”

    元青青又是喜笑顏開︰“就知道你不會看上這樣的人……連我都看不上,就那女人?哼……”

    池北被元青青的小聲嘀咕逗笑了,因此在孫能敲門進來的時候還保持著臉上沒有消去的肌肉動作,把孫能驚了一下︰原來將軍還會笑啊。

    孫能解釋了一下馮詩婧的想法,當然是得到了池北的拒絕。

    “軍中士兵多有妻兒老小,他們並未經常回家,也未常有人看,若是我做此‘表率’,他們又會做何想法?”

    “這……在下這便去將將軍的意思傳給夫人。”

    “嗯。”池北一也是這麼想,二也是不怎麼願意見馮詩婧,再加上元青青還在這里。

    總算是把馮詩婧給勸走了,也已經臨近了城門關閉的時間,府門前的赤龍一見元青青就興奮地打著響鼻,把頭探過來左拱右拱,蹭了元青青一身口水。

    元青青驚奇︰“嘿,它還記得我!”

    池北站在旁邊微笑不語,在他眼中,這兩天就像是做夢一樣,是時候來另外一個既認識元青青又還在自己身邊不會告密的確定一下了。

    好不容易把赤龍的馬臉推開了,元青青想到了自己的馬。

    “桃花呢?”

    池北搖頭,一邊把元青青拖上了馬,一邊回答︰“不清楚,在我去馬廄看的時候就已經不見了。”

    “好吧。”元青青有點遺憾,覺得池北都不討厭自己了,赤龍說不定也不討厭桃花了。

    “坐好。”

    池北一夾馬肚子,手中的韁繩一抖,赤龍就朝著前方小跑而去,蹄子在青石板上踏出的清脆聲響悅耳動听,奏出了一首夜光奏鳴曲。

    第108章 就是坦誠

    元青青到了軍營之後就被從北邊塞到了自己的帳篷之中,告訴他沒事盡量先不要出門。元青青表示理解,畢竟自己的身份要是被人爆出來的話池北和自己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池北現在軍營中處理了一些事情,和付明哲交代了一下之後才返回到軍帳之中,帶來了燒好的一大壺熱水。

    “洗洗?”

    元青青撇嘴,已經脫得就剩里衣了︰“不要,困。”

    “那你先躺下。”

    池北軍帳之中的布置極為簡單,只有一張大桌子,上邊放了些整理好的訓練計劃,字還是有些力道的。桌子後邊就是鋪在地上的稻草加上褥子,簡單到有點寒酸。

    元青青已經在帳篷里轉過一圈了,覺得實在是比不上自己當初見到的王勇的軍帳,而且差得還不是一星半點。

    “邢征遠的軍政支出只有這麼點兒麼?明明是將軍,怎麼連個好地方都不給安排?”

    “如今對于邢征遠來說,只有東南方向留有余患,因此兵力只在東南方向多有安排,皇城周圍士兵數目銳減,軍營範圍也縮小了,只是留出來能勉強保護皇城的兵力。”池北一邊解釋,一邊到了熱水,把毛巾潤濕之後擰干,就像元青青當初對自己一樣幫著他擦臉。

    元青青的臉上一邊被不怎麼柔軟的布巾揉擦,腦袋還不忘旋轉。

    “東……九……在……南……”

    等到臉被擦完了,元青青才總算找到時間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九叔就在東南!”

    “對。”池北又重新熱了毛巾,拿起了元青青的爪子,仔仔細細地擦著,“因為元承仍舊佔據東南一方,所以邢征遠還不算是真正取得了天下。”

    “那倒挺好。”元青青思考自己當初怎麼就沒想到往東南去投奔元承呢,“但看邢征遠的模樣,就跟坐穩了皇上的椅子了一樣,明明感覺做得還沒我好……”

    池北听到了元青青的不樂意,嘴角又忍不住浮上了一絲微笑︰“邢征遠作為將軍,領兵的確有方,然若為皇帝,免不了落下個暴虐成性的名聲。”

    “但如今民間對他評價挺好的,說他一上任,老天就下雨了……”元青青還在對當初說自己惹惱了天神,所以又大旱作為懲罰的說法耿耿于懷,但是一看到池北臉上的笑意心情就突然開朗了,“你是不是不做御林軍而是做將軍之後就高興了?”

    “嗯?為什麼這麼說?”

    “你就在笑。”元青青被擦好了一只爪子,就伸出來戳了戳池北的臉。

    “嗯。”池北沒有否認,臉上的微笑反而更大了。

    元青青︰“哦。”

    也不知道有沒有听出來元青青似乎有些不大高興,池北沒再說話,直接伸手一撈,把元青青的腳撈到了手里。

    “干嘛?!”元青青覺得癢了,把腳縮了回來。

    池北仍舊話不多,只挑重點︰“解乏。”

    話說完,也不管元青青是不是不情願,直接把他的腳擦了干淨,然後放進了被子里。

    元青青一邊嘀嘀咕咕地撇嘴,心里卻有點樂呵,感覺池北對待自己的態度和之前相比也有所變化,兩個人相處變得更加自然而和諧了。

    池北到帳篷外倒完水,突然看到付明哲在自己帳篷外邊轉悠,因為帳篷里有元青青,所以池北警惕性很高。

    “有事?”

    “是……”

    付明哲還真是有些奇怪,池北以前從來不在沒事的時候回城,尤其是在前一天晚上剛剛回去過的情況下,這樣看來,今天就相當反常。再加上在回城的當晚就又重新返回,在洗漱之後還端了盆熱水進帳篷,這就更加反常了。

    “將軍可是把夫人領來了?”

    “不。”池北搖頭,而後也稍稍猶豫了一下,“但也可以這麼說。”

    付明哲不理解︰“什麼意思?”

    池北還是要先確定一下,而問話的方式也一如他原本的直接性格︰“你更信我還是邢征遠?”

    付明哲被池北的問話弄迷糊了,但還是回答了︰“當初追隨將軍,為的本就不是今日所謂地位,只是認為將軍為人頗為剛正,便有意結交。”

    “好。”池北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很好的人,但卻莫名的運氣很好,“你隨我來。”

    付明哲有些吃驚,沒想到自己總算說出的推心置腹的話居然還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在跟著池北走進帳篷之後,付明哲更加吃驚于池北對于自己突如其來的信任。

    帳篷中的元青青更加吃驚,看到池北進來的時候也沒感覺什麼,但在看到池北身後的付明哲的時候?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帝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