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帝業 > 第93章

第93章

作品:帝業 作者:何其溫良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硬︰“你把衣服脫了才有意思。”

    “好,听你的。”

    池北也不含糊,就按照元青青的話,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露出來了精壯的胸膛,但同時上邊也有不少細小的傷口。

    “怎麼弄的?”

    “有些是舊傷,有些是殺坤羅的時候被外夷人士刺傷的。”池北回答得輕松,但傷口看起來也不算是很淺,只是比元青青胸口的那個傷疤要稍好一些。

    元青青戳了戳,嘴角也露出了笑意,指了指自己胸前︰“跟我一樣,不比我多多了。”

    “嗯,不會再有了。”池北簡單回答,內里卻包含了無窮的堅定信念。

    話音落下,池北就已經把元青青身上僅存的一片布給拽了下來︰“休息好了吧。”

    “當然!”元青青也不服氣,開始手腳並用地脫著池北身上的衣服尤其是下半身,但這樣做的後果就是第二天的悲慘命運。

    池北醒來的時候總算是見到了元青青的睡顏,小臉睡得紅撲撲的,雙眼緊閉。

    池北松了口氣,總算是沒再跟著自己一起醒過來了。因此,池北特意輕悄悄地下床,到離床較遠的地方換了衣服,在出門後還和在門前守著的孫能吩咐。

    “禁止任何人進書房。”

    “是。”

    孫能知道前一天晚上元青青是和池北一起回來的,雖然在他眼中,那個人叫做楊青,但也沒什麼區別。

    孫能親自守在了書房門前,等著元青青從里邊出來之後對他嚴加審訊一番,畢竟自己還是個大管家,相信他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

    但是孫能在這件事上卻完全失算了,因為直到池北上完早朝回府了,元青青還是沒能起床。

    “起來了麼?”池北一邊扯松衣領子,一邊問道。

    “回將軍,尚未。”孫能跟著池北急匆匆地步伐,從院門口趕到了書房門口,卻只趕在關門之前看到了書房的桌子,剩下的就是緊閉的深棗紅色大門。

    轉過屏風,池北看到床上被子底下鼓起來了一坨,應該就是元青青在睡覺。

    池北不準備打擾他,就退出到外間看看書,順便告訴孫能要吃完午飯才走。沒用多長時間馮詩婧就听到了這個消息,簡直是欣喜若狂,親自挽起袖子,用基本上不怎麼沾陽春水的十指下廚做飯,幻想著這頓飯過後池北就能回心轉意地常住府中,而不是經常性到軍營中居住。

    作者有話要說︰

    之前一個月快要忙瘋了,但最後可能會得到的東西也沒能拿到,真是心塞,流年不利。。

    希望大家都能心想事成吧。。

    第110章 燒

    已經快要到正午了,而元青青還沒有要起床的意思,只是翻身的頻率大大增加,睡得極不安穩的模樣。

    池北覺得有些不大對勁了,起身走到屏風後,手臂撐在床上往里邊看去。

    元青青的臉蛋兒仍舊是紅撲撲的,但已經是有些不大正常的紅暈了,雙眼緊閉,嘴唇也緊抿著,稍稍有些干燥起皮。

    池北皺眉,伸手把人撥了過來,手剛剛放在被子上就能感受到滾燙的熱意,瞬間就變了臉色。

    把元青青拉進自己之後,池北發現面前這人還真是發燒了,渾身滾燙,額頭的溫度簡直就跟冬天的火盆一樣高。

    池北馬上把人裹著被子抱了起來,有些慌了心神,顯示在屋子里轉了兩圈才想起來自己應該趕緊去叫郎中。

    于是趕緊把元青青重新放回床上,又拉了一床被子出來蓋在他身上,然後沖出門去叫孫能。

    “快去叫郎中!”

    “是,不知……”孫能想要有重點地針對一下病癥。

    “發熱了!”池北難得音量提高,眼神中也有些慌亂,還不如孫能鎮定。

    “將軍不如先把人帶到東側廂房中去,更為寬敞干燥而舒適。”

    “你去叫郎中,我把他帶去。”池北深呼吸了幾下,總算是找回了些神智了,能夠沉穩地下命令了。

    孫能馬上點頭,飛奔到府門口讓門前的侍衛去請郎中,然後又飛奔回去到東廂房,想要幫著收拾一下。

    沒想到他前腳剛剛邁進了大門,就被池北呵斥出去了,驚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池北先是把元青青安置好,然後緊皺著眉頭到了門外︰“怎還沒來?”

    “已經著人去請了,還請將軍稍安勿躁。已經讓廚房燒了熱水,到時可用熱水擦擦身子。”孫能趕緊說話,還想要幫著池北減少一下負擔,“將軍早上便沒有用飯,不如現在先填些肚子,奴才幫將軍照看著屋內之人……”

    “不必,我自親力親為。”池北眉間的聳起仍舊是沒有落下,直到看到一個花白胡子老頭在侍衛的引領下急匆匆地趕來才面色稍霽。

    池北只讓郎中老頭子一人進了屋,待郎中仔仔細細地把過脈查看過元青青之後目光便有些閃爍,言語也變得有些吞吞吐吐。

    “這……”老郎中面色也是微紅,但畢竟年歲在那兒放著,見多識廣也不少見為怪了,“男子的身子畢竟還是比不得女子,故在床弟之事方面將軍還是應當多多注意著些,莫要過于渴求啊。”

    池北被說得也有些臉紅,有手握成拳頭放在嘴邊,輕咳了兩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這發熱之事……”

    “只是招了風寒,休養幾日便可以了,老夫這便開幾味藥去,將軍可以放心。”

    池北點頭,松了口氣,把郎中老頭送了出去。

    孫能負責看著郎中寫好了藥,然後遞過去了不少的出診費,臉上的笑容是大家都明白的意思。

    老郎中也明白了孫能的意思,笑著點頭︰“還請放心,老夫昨日多飲了酒,睡到黃昏才會起呢。”

    “多謝多謝。”孫能招手讓侍衛過來把人送出去,順便去抓了藥回來。

    “將軍,既然沒有什麼大事,將軍不如先吃些東西,免得傷了自己身子啊。”孫能仍舊是勸導。

    這次池北才點了頭︰“我自會前去,你便在此處守著,不論是誰,均禁止入內。”

    “是。”孫能剛剛在門外听到了一些郎中說的話,所以才特地多加了些銀子進去,同時也為自家的夫人感到惋惜,好好的一個姑娘,怎麼就這麼命苦呢。

    池北不過用了兩個大饅頭解決了自己的肚子問題,然後就開始考慮起元青青。既然還在發燒就不能吃太油膩的,而因為自己要留下吃午飯,廚房備下的都是大魚大肉,根本不能入口,若是直接吃藥又難免不怎麼舒服。

    所以,池北直接想到了在兩人初遇後做給他的清湯須面,于是就挽起袖子,親自上陣。

    馮詩婧听到消息後從飯廳趕過來,剛好看到池北再切菜的模樣,非常認真因此也就非常帥。

    “將軍這是做什麼,有什麼想吃的吩咐下人去做就是了,何必親自動手。”馮詩婧還上前一步想要把池北拉開。

    池北只是輕輕地一側身就躲開了額馮詩婧的手,仍舊是在小案板上沉穩地切著菜,即使很久沒有動過手,也看不出來什麼生疏的表現。

    馮詩婧有些尷尬,孫能趕緊提議︰“不如夫人也動手?”

    馮詩婧的興致就被提起來了,,因為繼承了父親的爽朗性格,因此二話不說,直接卷起袖子就上任了。

    孫能摸了摸腦門上的冷汗,打發一個廚子去看看中藥熬得怎麼樣了。

    馮詩婧本來心情很好,因為池北就在身邊,說不說得上話什麼的她已經不在乎了,唯一不好的就是旁邊還有不少沒有眼力見兒的下人看著,真是鬧心。

    小丫鬟秋瑩急匆匆地從廚房外邊走了進來,在看到池北的一瞬間愣了愣神,但還是快步走到了馮詩婧身邊,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什麼?!”馮詩婧聲音很大,驚得屋里的人都看向她,只有池北沒抬頭。

    馮詩婧也自覺失禮,尷尬地笑了一下之後就把秋瑩拉到了門外︰“你再說一遍!”

    “將軍把一個人從書房報到了東廂房,好像還叫了郎中。”

    “一個人?誰?!”馮詩婧柳眉豎了起來,明明自己也是這將軍府的主人之一,怎麼進了個人這麼大的事她都不知道?

    “沒看清呢,將軍用被子抱著那人的臉,是男是女都沒看清楚。”秋瑩攤了攤手,“不過好像是生病了,廚房後邊在熬著藥呢。”

    馮詩婧想了想,決定先去探探虛實,于是帶著秋瑩就往東廂房趕去。

    東廂房院外守著的有士兵,是被孫能從門前的守衛處調來的,看到馮詩婧走過來嘩地一伸手。

    “夫人請止步!”

    “知道是夫人還敢攔著?!”馮詩婧雙手叉腰,一副河東獅吼的模樣。

    其中一個侍衛面色不變地答道︰“將軍禁止任何人入內,還請夫人莫要違抗將軍的命令。”

    馮詩婧咬咬牙,顯然是氣急了,但也只是在門口跺了跺腳,激起了一圈灰塵之後灰溜溜地回到了廚房。

    “夫人真的不進去看看麼?”秋瑩趕了上來,覺得自己夫人應該沒有這麼軟弱。

    “管他是誰!進了我家門又不讓我知道!活該!”馮詩婧先是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了,拿了點東西之後直接到了廚房後邊。

    後邊的小棚子里果然支起了一個小烤爐,上邊坐著黑色的罐子,正在咕嚕咕嚕地冒煙,一個小雜役正在一邊扇火,看到馮詩婧來了慌忙在一邊站好。

    “將軍讓我來瞧瞧熬得怎麼樣了,可又偷懶啊?!”馮詩婧整了整袖子,下巴微微揚起。

    小雜役慌忙搖頭︰“沒有沒有,奴才一直在這里守著,從來沒讓人走近。”

    “嗯,那就好。”馮詩婧頷首,同時走近,“我來看看。”

    小雜役知道孫能吩咐說不能讓任何人靠近,更是不能翻看,擔心被看出了藥物的種類,從而知道了些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但是面前這可是將軍夫人啊,應該沒什麼事吧,小雜役這麼想著,就往旁邊讓開了地方。

    馮詩婧緩步走到罐子前,然後微微彎腰,從袖子中掏出了一個小瓶子,秋瑩看到了她的動作,嚇得轉過身去,閉上眼楮默念“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

    馮詩婧很快就直起身來,拍了拍手︰“好了,你來繼續看著吧。”

    “是。”小雜役趕緊重新守到罐子旁邊,盡職盡責地“煽風點火”。

    等馮詩婧回到廚房的時候,池北已經把面條下好了,在端著出門的時候問道︰“藥熬好了沒?”

    “這”孫能算了算時辰,“應該還差些時候。”

    “熬好了,直接端過去。”

    孫能︰“是。”

    池北回到書房之後,小心翼翼地把元青青叫醒了。

    “嗯……”元青青帶著濃濃的鼻音,睡了一身大汗,坐起身來。

    “吃不吃東西?”

    “不想。”元青青感覺渾身都不舒服。

    池北還是把面條端了過來,準備喂給他︰“還是吃些吧,過會兒要吃藥,不然不舒服。”

    “啊?不想吃藥。”元青青直接抗拒,把頭扭到一邊,伸手推著池北的手。

    池北無奈︰“面條吃不吃?”

    “嗯?”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帝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