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 9、試鏡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你演這段試試,五分鐘之後開始。”薛導挑出一個本子,示意工作人員遞給冉t。

    冉t翻看著劇本,這段劇(情qing)里女主阿灕知道了瑟瑟“喜歡”徐r之,勸徐r之接受瑟瑟,徐r之內心痛苦絕望,最後還是應(允yun)了女主的請求。

    五分鐘後,冉t深吸口氣,放下劇本,說:“我可以開始了。”

    薛導挑眉,漫不經心地揮揮手:“開始吧。不用別人對戲,你一個人試試看。”

    之前听溫卿說起的時候,冉t還有些緊張,現在一站到台上,她反而不緊張了。台下的人、事、物漸漸模糊,她心中只有她的角色、她的舞台。

    這一刻,她就是徐r之。

    冉t閉上眼楮,深呼吸後,緩緩睜開了雙眼。那雙眼楮不復剛才的清澈,而是幽靜如深潭,蘊藏著淺淺淡淡的溫柔。

    她似是透過空處看到了什麼,微笑著說:“阿灕,你來了。”目光中有抑制不住的欣喜,和醉人的溫柔。

    仿佛來人,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她跪坐在台上,輕拂(身shen)後,仿佛貴公子撫平錦衣下擺的那一抹褶皺。她右手虛握,仿佛正悠閑地為來人斟上一壺清冽的香茗。

    “倒是難得見你來找我。”她看向虛處,溫潤一笑。

    數息之後,她卻如同遭遇狠狠一擊,臉色驟然慘白。

    她(情qing)緒激動,以至于嘴唇都在輕輕顫抖,眸中翻涌著幽深的波浪,隱隱有一絲絲怒火,已經難以抑制。

    她艱難地開口,聲音低沉微啞:“你確定?”

    聲音中,蘊含著滔天的怒火,卻被她死死抑制。感(情qing)如此強烈,使得台下眾人紛紛看向冉t。

    薛導不由得漸漸坐直了(身shen)子,目光炯炯。

    是了,原著中,阿灕興致勃勃地對徐r之說:“你覺得瑟瑟怎麼樣?”

    “我覺得她(挺ting)好的,看你們也相處的不錯啊,不如在一起吧?”

    台上的冉t沉默了許久,突然直直看向前方:“既然你想,那麼,好。”

    她仿佛看到(嬌jiao)美少女臉上那一抹欣喜,自己眸中卻透出悲涼的氣息。

    她保持著跪坐的姿勢,端坐在小幾前,脊背筆(挺ting),想要維持自己最後的一絲尊嚴與驕傲。

    良久,才喃喃自語道:

    “阿灕,你是真的不明白嗎……”

    不明白,我對你的心?

    她的眼神由憤怒逐漸轉向悲涼,帶著深深的無助與絕望。

    徐r之活這一世,本就是為了她,奈何她總像鏡花水月,一觸即無。他用生命去守護她,換來的卻是她一次次的遠離。

    她從不明白他的心,或者,裝作不明白。

    “罷了,既然你想,那我便與她在一起罷。”冉t緩緩念出最後一句台詞,憤怒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自嘲。

    “好!”薛導在台下率先叫道,他用力地鼓了兩下掌,把冉t從徐r之的思緒中拉了出來。

    冉t鞠了一躬,走到薛導面前。

    “你的天賦很不錯,雖然還有瑕疵,但是作為新人,潛力非常大。”薛導贊賞地說,“上過表演課嗎?”

    冉t搖搖頭,她受徐r之的(情qing)緒影響,一時間笑不出來:“沒上過。”

    她只是從小喜歡模仿電視里人物的一顰一笑而已。

    薛導笑著直接拍了板:“好,這個徐r之的角色,就是你的了。”

    “謝謝薛導。”溫卿早就站了起來,柔柔的笑道。

    薛導一瞪眼:“謝什麼,這可不是你的功勞,是這個新人自己演的好。”他轉向冉t,“對了,你多大了?”

    “十四歲了。”

    薛導看著冉t,她一米七七的(身shen)高已經可以俯視很多男星了,中(性xing)帥氣的打扮像個恣意的少年,下了舞台,她就像少年時代的徐r之,意氣風發的樣子讓人心生向往。

    “行了,既然你簽了溫卿的公司,那你應該是有經紀人的吧,你可以回去了,好好休息,後面的行程我們安排。”

    “好的,謝謝薛導。”冉t鞠躬道謝,和溫卿一起走出了小廳。

    出了小廳,冉t臉上終于浮上淺淺的笑容,溫卿戴上墨鏡和口罩,也一臉興奮地說:“tt,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不過,我倒真的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厲害!”

    “哪里比得上你呀,以後還請前輩多多指教啊。”冉t戲謔道,“接下來我們去哪?”

    溫卿眼楮一黯,說:“我五點有個通告,不能陪你啦,你先回去吧。”

    冉t微微一愣,笑著說:“沒事,那我自己回去了。”

    “等等!”溫卿叫住她,一雙眼楮亮晶晶的,“我存一下你電話吧。”

    冉t報了電話號碼,溫卿撥過去,兩人存下對方的電話號碼。溫卿悄(咪mi)(咪mi)打下聯系人姓名:“草莓巧克力”。

    心有靈犀的冉t偷偷看了溫卿一眼,存下備注:“大寶貝”。

    “路上小心。”

    “好。”

    冉t一路晃悠回了學校,中午和半個下午都請假了,她可不想晚上再請假。下午的活動已經結束了,同學們陸陸續續回到教室放東西,有人留意到她,一個女生湊上來問:“那個……冉t,今天上午跟你一起走的,真的是溫卿嗎?”

    冉t看向女生,記起這是班上一個成績一般般的同學,叫梁晴,長相倒是(挺ting)不錯的,偏蘿莉,在年級也有一些追求者。

    “……不是。”冉t回答道,她沒打算繼續聊這個話題,找出一本化學書,準備在飯堂排隊時看。

    冉t走出教室,沒想到梁晴也跟了上來,提著個牛仔包包,微微喘氣:“等等等等,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吃飯嗎?”

    冉t有點驚訝:“可以。”

    一直到兩人坐在飯堂開始吃飯了,冉t還覺得有點奇怪,有點緊張。上了初中之後,她很少這樣和朋友一起吃飯,除了上次的童之衡,就再沒有其他人了。

    這個梁晴,為什麼突然在初三找她一起吃飯呢?

    初中的人際關系很復雜,又很簡單,一般女生都是分為兩人或三人團體一起出入,她從來不屬于任何一個團體。

    冉t看看與自己面對面坐著的梁晴,心下竟然有點小小的開心。自己現在,也算有了一個小團體嗎?

    她吃著學校的晚餐,心里又有些懊悔,學校除了早餐的粥之外,就沒有什麼好吃的了,她剛剛為什麼不吃了飯再回來?

    這時梁晴好巧不巧地從牛仔包包中掏出一個hello kitty圖案的小瓶子,旋開瓶蓋,里面是大半瓶榨菜。

    “tt你要嗎?”

    冉t看著榨菜,她向來不太(愛ai)吃這種東西,但還是挖了一勺,誰叫學校的飯菜太難吃呢。

    梁晴見她接受了自己的好意,笑得很開心,本來就小小的眼楮彎成兩彎月亮:“學校的飯菜很難吃對吧?所以我每天都帶著榨菜。”

    “謝謝。”冉t真誠地看著梁晴,她總覺得梁晴的笑容很甜,太甜了。

    在班上,梁晴總是對每一個人好,她很貼心,男生女生都喜歡她。冉t倒是听過關于梁晴的一些傳聞,但她不太相信。

    冉t自己在學校里也有很多傳聞啊,可見傳聞不真實,相信需謹慎。

    吃完一餐飯,兩人的關系已經近了很多,至少不像一開始的陌生人一樣了。冉t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手里捧著梁晴買的(熱re)(奶nai)茶,歸城冬天濕冷的風刮著她的臉龐,她心中依然暖暖的。

    就像這杯(熱re)(奶nai)茶一樣。

    “tt,那個人真的不是溫卿啊?”梁晴也捧著一杯檸檬茶,一邊走一邊問道。

    冉t吞下一口(奶nai)茶,咸香的芝士味在口腔中蔓延開來。她想想溫卿是大明星,不宜暴露行蹤,還是否認道:“不是,網上說溫卿在我們學校表演完就回去了。”

    “哦。”梁晴有點失望地說。

    冉t看著梁晴失望的小眼神,心里也升起一種莫名其妙的失望來。她去忙通告了,那應該……很久不能見到她了吧。

    回到課室,又是一個初三緊張而專注的晚修,冉t做完作業,開始復習,精力十分集中,效率出奇的高。

    下課鈴響,同學們陸陸續續地離開,冉t還坐的住,一直背完手頭的古文譯文才抓起包就跑,飛快地關了電閘和門,回頭看見值(日ri)生已經快到九班門口了,不(禁jin)狠狠地松了一口氣。

    華臻學校有關燈時間規定,超過晚上9:45關燈就要扣分,還好她動作快。

    冉t走在風雨走廊上,加快了步伐想要迅速回到宿舍。時間不早了,一路上沒有什麼人,英式路燈昏暗,映出走廊兩側層層疊疊的樹影。

    其實她每天晚上都是這樣留到最後一個的,然後自己一個人走回宿舍。

    獨行時她總覺得這段路特別長,怎麼走也走不到盡頭,初一的時候還偷偷哭過。可又有什麼辦法呢,就像小時候她怕黑,在久遠的記憶里,她還可以摸黑爬到雙層(床chuang)上哥哥的上鋪,抽泣著抱住哥哥。

    哥哥明明自己也怕黑,卻總是裝作不怕的樣子,于是兩個怕黑的小小孩抱在一起蜷縮在被窩里,互相安慰打氣。

    四歲之前的無數個夜晚,他們都是這麼度過的。

    可是四歲之後呢?

    ……她再也沒有見過哥哥。

    于是冉t只能學會堅強,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堅強一點、再堅強一點。她怕黑,她六年級常常夢魘,每次被夢魘纏(身shen),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動,卻偏偏能感受到外界的一切。

    快要死亡的時候,也是這樣難過的感覺吧?

    可是她要堅強。她一定要堅持下去。

    于是,她學會了一個人睡,學會了一個人走夜路;學會了努力忍住淚水;學會了把自己關在浴室里,看著鏡子無聲地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