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 72、溫卿的計劃

72、溫卿的計劃

作品: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作者:雁字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溫卿愣了愣, 像是沒有想到冉醒來以後會第一個詢問冉簫似的, 她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說︰“他去給你叫醫生。”

    冉只是點點頭, 低頭不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有人把冉扶到旁邊小店的凳子上休息,冉就在那里等待冉簫回來, 出了這麼一檔子事,節目自然不能再拍下去了, 還好這檔節目已經快要拍完了,只需要過幾天再錄一下一行人回去的部分就行了。

    冉簫趕來的時候,帶著幾個穿著苗族服飾的人,幾個年輕人圍著一個老太太,老太太(身shen)體看起來(挺ting)硬朗,走過來給冉搭了搭脈,沉思許久。

    “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溫卿心里著急,等了許久都沒听老太太開口, 忍不住出聲問道。

    冉簫連忙制止道︰“噓,先別說話。”

    溫卿狠狠瞪了過去,卻在看到冉簫的那一刻愣住了, 只見冉簫大汗淋灕, 汗水把碎發都打濕了, 一綹一綹地黏在臉側,本來就不好的臉色泛起潮紅,口罩戴的不那麼正, 整個人十分狼狽。

    看來,他還是(挺ting)關心的嘛……

    其實溫卿對冉簫總是有種復雜的感覺,她對冉簫有愧疚,冉簫重新與冉相遇,溫卿自然是為冉而高興的,但她又有那麼一點點害怕。

    害怕那可能出現的未知因素。

    而且,冉見到冉簫以後,(身shen)體又突然出了點事,溫卿擔心這會不會是車禍留下的後遺癥?

    不過溫卿也不知道車禍的具體內(情qing),冉是在法國出的車禍,事後她在法國養了大半年的傷才回國,可以說,國內的這些人都不知道車禍的具體原因和結果,就連娛樂圈的人也不知道,媒體只是大略爆出了沒有根據的報道而已。

    要不是冉自己和溫卿提過,溫卿都不知道冉傷到的是腿。

    溫卿心里的念頭一閃而過,卻趕緊壓下心思,看著老(奶nai)(奶nai)給冉看病。這個老(奶nai)(奶nai)看病的手法好像很不專業的樣子,估計也只是寨子里的赤腳醫生,她有些不放心。

    “她沒什麼事,就是氣血不足,而且她的臉色也很差,(身shen)體比較虛寒,需要補一補。”良久,老(奶nai)(奶nai)才緩緩開口說道。自始至終她都淡淡的沒有什麼表(情qing),讓別人有些懷疑她的說法。

    不過,這個老(奶nai)(奶nai)在寨子里好像很有權威的樣子,她在這里,寨子里的人都不敢說話,也不由自主地調整了一下站姿。

    “氣血不足會暈倒嗎?”溫卿不放心,放柔了聲音問道。

    “有時候會。”受到了質疑,老(奶nai)(奶nai)倒是沒有生氣,只是沉聲回答道,“她應該是在一年以前受過傷,傷沒有好全,留下了一些毛病。回去冷水和冷飲就不要踫了,還有那些寒涼的食物也不能吃,多吃補血的東西。也就只能這樣,沒別的辦法。”

    溫卿看老(奶nai)(奶nai)把冉的病(情qing)說得很輕,只是體質的一點點小問題,就松了口氣,心里記掛著回到歸城要給好好補一補。

    一行人謝過老(奶nai)(奶nai),就要回旅館。溫卿有些擔憂地問冉︰“你還好嗎?頭暈不暈?我扶著你回去吧。”

    冉擺擺手拒絕︰“不用不用,一點點小問題而已,我現在已經完全不暈了。”說罷,她還故意晃了晃頭,想要向溫卿證明自己沒事。

    溫卿連忙制止冉︰“哎,別這樣做,我相信你就是了。”她心里也為沒事而高興。

    溫卿正要和冉一起走,冉卻不肯動(身shen),回頭看著冉簫︰“哥哥,你真的不用一起走嗎?你就不想……”

    冉簫卻嘆了口氣,說︰“不用了,我在這里過得很好,你自己回去吧。”

    冉用力地咬著嘴唇,看得溫卿都心疼了,最後,冉點點頭,轉(身shen)和溫卿一起回了旅館。

    坐在旅館的(床chuang)上,溫卿小聲問道︰“,你要不要去洗澡?”

    她卻沒有得到冉的回答,冉坐在(床chuang)邊,望著窗戶的方向不說話。窗簾沒有拉開,冉其實只是盯著深色的窗簾布發呆而已。

    “?你有在听嗎?”溫卿從另一邊的(床chuang)上爬過來,用右手在冉面前輕輕晃了晃。

    冉頓了頓,才反應過來︰“啊,你有事嗎?”

    溫卿被噎了一下,笑道︰“沒什麼,就是問你要不要去洗澡。下午出去逛街也出了一(身shen)汗吧,洗個(熱re)水澡正好放松一下。”

    “嗯,好。”冉應了一聲,就下(床chuang)去開箱子拿衣服。她好像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動作有些遲緩,找拖鞋都用了好久。

    冉好不容易穿上拖鞋,找到衣服進去洗澡,全程沒有給溫卿一個眼神。她洗完澡出來以後就抱著被子坐在(床chuang)上發呆,有一下沒一下地把玩著手機,最後連手機從手里滑落了也不知道。

    冉的表(情qing)十分奇怪,時而喜悅,時而哀傷,有時像是要說話,卻沒有說出來。

    到了睡覺的點,溫卿征詢過冉的意見以後,就關燈睡覺了,期間冉也只有溫卿問她是否可以睡覺的時候嗯了一聲,就在沒有和溫卿說過話。

    溫卿窩在被子里,總覺得心里有點兒悶悶的,她知道剛剛見到思念了十年多的哥哥,心(情qing)激動在所難免,但是以前從沒有這麼忽視過她,只要和她在一起,就總是悄悄地蹭到她(身shen)邊。

    這麼一來,溫卿的心里有一點點小失落。

    不過,她馬上就安慰自己道︰和哥哥見面,這是件好事(情qing)啊,自己這些年來也一直在找冉簫,現在意外中找到了,不是一件大好事嗎?叔叔阿姨要是知道了,肯定特別高興。

    不過,自己似乎也該做點什麼吧?不要一切都只是去承擔、去尋找。

    溫卿有了一個主意,偷偷地笑了笑,慢慢地也就睡著了。

    今天她顧及冉的(身shen)體和心(情qing),就沒有去打擾她,也沒有像前幾晚一樣湊到冉(身shen)邊抱著她,就這麼自己睡著了。

    溫卿迷迷糊糊間感覺到冉一直在翻(身shen),似乎睡得並不好,不過溫卿也沒有去在意,這是久別重逢後的正常現象吧,自己勸也勸不好的。她太困了,又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旅游團還是待在寨子里。導演本來想把冉先送去看看醫生的,卻被冉拒絕了,冉說她知道自己的(身shen)體狀況,只是老問題,要劇組繼續拍攝。導演也怕冉在這里出事,堅決要人帶冉去醫院,其他人可以照常拍攝。于是,冉就由莊湄和助理孫筍帶去了醫院。

    接下來還有大概兩天的拍攝(日ri)程,冉一早上就去醫院了,導演干脆讓溫卿也別拍接下來在寨子里的部分,來一個學生專場,溫卿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導演本來以為,按照溫卿和冉這麼好的感(情qing),溫卿會陪著冉去看醫生,卻見溫卿笑眯眯地和冉道別,目送冉走後,背了個包就去寨子里了。

    她想干什麼?

    卻說溫卿到了寨子里,直接趕去冉簫所在的小店。不知道出于什麼心理,冉簫明明不想見到冉,卻仍然開店,他站在半明半暗的店鋪里,戴著個口罩,看不出是什麼表(情qing)。

    冉簫低頭一刀一刀切著做好放涼的米糖,米糖很硬,發出比較大的響聲。溫卿走進來,他感覺到有客人來,也不抬頭看,只說道︰“黑米糖三十一袋,白米糖二十五一袋,其他的賣完了,自己挑,旁邊有試吃的。”

    “冉簫。”溫卿站定在冉簫跟前,淡淡地叫道。

    “你怎麼來了?這里不歡迎你。”冉簫微微一愣,抬頭看向溫卿,發現是昨天跟在冉(身shen)邊的那個女孩,立刻就做出了一個趕客的姿勢,冷冷地說道。

    “我怎麼不能來?”溫卿笑著說道,“黑米糖和白米糖,都各給我包一袋吧。”她一邊說著,一邊把玩著包包的流甦帶子。說著要買糖,她卻沒有給可憐的米糖一個眼神,只是看著冉簫。

    冉簫一愣,似乎是沒有想到溫卿會一開口就要買米糖,不過上門的生意他也沒打算不要,就悶頭打包剛剛切出來的米糖。

    “你在看什麼?”冉簫感到溫卿一直在注視著他,終于忍不住了,沉聲說道。他的聲音比冉的更加低沉,是那種會讓少女尖叫的低音炮,溫卿听起來卻覺得辣耳朵。

    “沒看什麼啊,我發呆呢。”溫卿笑嘻嘻地回答道。

    冉簫封好兩個紙袋,遞給溫卿。他的手修長而有力,卻看得出手上長了許多老繭,像是干過許多粗活的樣子。

    溫卿看了心里一痛,冉簫的手不像溫卿和冉,溫卿是沒有做過什麼家務的人,小手柔若無骨,冉雖然家務干得多,又經常打球,但冉的手也只是有一點點薄繭,和冉簫的手完全不同。

    要是冉簫當初沒有被拐賣,該是多好啊……溫卿不(禁jin)想,要是她……

    “你怎麼還不走?”冉簫把米糖遞給溫卿以後,見溫卿就杵在那兒出神,不(禁jin)開口問道。

    “走什麼啊,我們聊聊天唄,帥哥。”溫卿笑得無辜,配上她那軟軟糯糯的嗓音,像個鄰家姐姐。(不過她也確實是冉的鄰家姐姐)

    換成別的十五歲小男生,也許就被溫卿這幅樣子迷得七葷八素的了,可冉簫並沒有這樣。他停下手中的工作,看向溫卿,不說話。

    溫卿笑容絲毫沒有收斂,她說︰“你長得和還是真的很像,要不是我知道你不是她,都要認錯了。”

    冉簫警惕地看著溫卿。

    “不用看我。你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吧,你不是真的不想見到,要不然,你就不會繼續在這里開店了。”溫卿繼續說道。

    冉簫像是被說中了心事,沉默不語,低頭繼續一下一下切著米糖。只是這回,他的動作明顯慢了一些。

    “我自己開的店,有錢為什麼不賺?現在店面很難找的。”冉簫冷冷地說道。

    溫卿卻揭穿了冉簫︰“你騙誰呢,你這間店鋪幾乎到了長街的邊緣,一般都沒什麼客人來,這里旅游的人也不是特別多,賣米糖的店更是數不清楚,除了,有什麼能讓你繼續待下去呢?”

    溫卿突然收起了笑容,注視著冉簫的眼楮,說道︰“小弟弟,說實話吧,姐姐騙人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冉簫停下手中的工作,猛地抬頭看向溫卿,冷聲說道︰“你到底想干什麼?”

    作者有話要說︰  哈哈哈,純潔的冉簫哪里斗得過腹黑的卿卿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