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 106、盧塞恩,回國(高甜)

106、盧塞恩,回國(高甜)

作品: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作者:雁字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下午, 接近傍晚的時候, 兩人手牽著手漫步在盧塞恩的街上。沿途有很多售賣手工藝品和鐘表的小店和小攤,溫卿走走停停, 很感興趣的樣子,時不時拿起一個小物品觀察一下。

    “喜歡就都買吧,我付錢。”冉站在溫卿背後, 看她那麼戀戀不舍地放下一件又一件紀念品,開口說道。

    午後的陽光灑在溫卿的頭發上, 映出一點點金色的光芒,一圈一圈的,看得冉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發絲被曬得帶上了些溫度,不像雪色般寒冷。

    冉忍不住又摸了一下。

    溫卿察覺冉的小動作,嗔道︰“別搗亂。”她又在這家古董店挑了好一會兒,指著一塊表用英語問店員︰“那個多少錢?”

    穿著民族風格服飾的店員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嗎?七百五十瑞法。”

    溫卿看中的是一塊古董款式的懷表,銅棕色的表盤,表殼有貓頭鷹的鏤空雕刻, 表鏈已經有些磨舊了,卻帶著一種獨特的古典意味。

    七百五十瑞士法郎,折算五千多人民幣。溫卿在心里大致計算了一下, 笑著說︰“我買了, 請幫我包起來。”

    冉趁店員轉過(身shen)去找包裝紙的時候, 附(身shen)在溫卿的耳邊低語道︰“這個有點貴了,這里的古董店其實只是賣舊貨的,價值是有, 但不一定有那麼高。”

    溫卿笑得燦爛︰“管它呢,我喜歡這塊表啊。”

    冉縱容地笑笑︰“好吧。”她從懷里摸出錢包要付款,卻被溫卿攔下來了。溫卿笑靨如花的說︰“你就讓我買單嘛。”

    冉認真地注視著溫卿的眼楮,溫卿有點心虛︰“我送人。”

    “哦。”冉漫不經心地抄著手走到了一邊,等溫卿拿了包裝好的懷表走過來的時候,冉只是慢吞吞地跟在後面,一改她平時邁開大長腿大步走的風格。

    溫卿撲哧笑了一聲,踮起腳尖捏了捏冉的臉蛋︰“好酸啊~吃什麼醋呢?”

    冉哼了一聲,不說話。

    冉這回沒有住在什麼親戚朋友家里,而是訂了一座小旅館里面的一間雙人房,說是小旅館的老板娘她認識,人特別好,而且旅館的條件也很好,就當感受一下瑞士風(情qing)了。

    等到吃完晚飯回到小旅館的時候,冉才喜笑顏開。

    因為溫卿讓冉坐下,然後仔仔細細地把懷表系在了冉的大衣內側。

    “我就知道是給我買的。”冉笑得眼里水波((蕩dang)dang)漾,帶著一絲艷色,溫卿被晃了一下眼,有些臉紅。

    溫卿擠兌她︰“你就嘴硬吧,下午也不知道是誰在那里吃醋。”

    冉繼續嘴硬︰“哦?有嗎?居然有人吃醋?”

    冉看溫卿笑得花枝亂顫,頓時惡向膽邊生,一把將溫卿撲倒在了(床chuang)上。溫卿的脊背突然觸上柔軟的大(床chuang),吃了一驚,隨機咯咯地笑了起來。

    “不許笑!”冉黑著臉說道。

    溫卿繼續肆無忌憚地笑著。

    冉也咧嘴笑了一下,狠狠地吻住了溫卿那不乖的紅潤小嘴。

    “唔唔——”溫卿睜大了眼楮,下意識伸手去推,卻在觸踫到冉柔軟(胸xiong)口的一瞬間閃電般收回。

    冉的唇略微離開一點,擦著溫卿的唇低語道︰“反抗無效。”隨即重新咬上溫卿柔軟濕潤的唇。

    溫卿總是在慌到了極點的時候做出一些神奇的事(情qing)。

    比如,她現在過于慌張,一把揪住了冉的衣襟,順帶在那兩團柔軟上狠狠地摩擦了兩下。

    “迫不及待嗎?”冉壞笑道,“沒想到卿卿是這樣的人。”

    “什麼這樣的人,我怎麼听不懂呢……唔”溫卿若無其事地吃著豆腐,卻被冉再次封住了嘴,無法說話。

    夜幕降臨前最後的一抹橘紅光暈透過小旅館有些老舊的窗玻璃,一圈一圈照在兩人(身shen)上,把整間房里的氣氛照得格外美好。

    深藍顏色爬上天幕的時候,窗外的鳥兒還在歡唱。

    “啊——”s市國際機場中,此起彼伏的尖叫聲震耳(欲yu)聾,許多人等候在國際到達接機口外,還有人去vip通道出口處蹲守。這些人有男有女,手中大多舉著鮮花禮物,還有人拿著專門定制的手幅,手幅上的少女淺淡而隨(性xing)地笑著,卻透出一股說不出的攻氣。

    “女神!冉!看我看我!”

    “啊啊啊啊啊女神又美了!怎麼可以這麼美!”

    眼尖的粉絲們發現了從接機口出來的幾人,人群頓時沸騰。冉飛去瑞士一周,顯然粉絲們已經接到了冉得獎的消息。

    說也奇怪,別的明星獲獎還八竿子打不著一撇、只得了個提名的時候,網上通稿就滿天飛了,可冉愣是把消息捂得嚴嚴實實的,還是獲獎以後有人在外媒的通稿上發現冉,她得獎的消息才在國內瘋傳開來。

    冉剛從瑞士飛回國,衣服還來不及換,穿著很厚的羊絨大衣,裹著圍巾,只露出小小的白皙的半張臉來,她覺得很(熱re),摘下墨鏡之後又把淺灰色的圍巾解下來,露出整張臉。

    只上了個淡妝的臉沒有了往常公眾活動中她給人的印象。帶著些異域風(情qing)的容顏總是顯得靡麗一些,五官輪廓深邃,帶著種天然的氣勢,而現在的她穿著杏色羊絨大衣,化了淡妝,淺淺地笑著,居然顯得有些清秀。

    粉絲們看見不一樣的偶像,不(禁jin)有些呆了,隨即響起更加(熱re)烈的歡呼和尖叫聲。

    冉五指與溫卿相扣,她緊了緊那只柔滑的小手,在溫卿耳邊低語道︰“怎麼都是我的粉絲,沒看見幾個你的呢?”

    溫卿甜甜一笑,絲毫不介意地說道︰“那證明你比我火了唄。”

    “不是,說正經的。”

    “因為這次是你得了影後啊,你不知道已經在(熱re)搜上掛了好幾天了嗎?而且來的也有很多我們的cp粉啊,你看。”說罷,溫卿指向粉絲群中最亮眼的一角——那一片粉絲舉著粉嫩嫩的手幅,捧著玫瑰花,手幅上是兩人的同人漫畫形象,漫畫上溫卿一手抓住冉的衣領,踮起腳尖輕輕吻在她的鎖骨上。

    冉︰……

    沒想到這些粉絲比她們自己尺度還大。

    不過溫卿倒是喜聞樂見,笑得一雙眼楮像彎彎的月牙一般。

    親眼目睹兩人的耳語,那一片(騷sao)氣無比的cp粉陣容中,許多人捧著臉尖叫了起來,有人激動得直跳。

    “——有必要這麼激動麼?”冉有些疑惑。

    溫卿笑著為她解惑︰“當然有啦,我們兩個是習慣了這種相處方式,但是粉絲們沒有習慣啊!而且這可以說是我們兩個公布戀(情qing)之後第一次合體,她們看見了當然激動。”

    也對,兩人的綜藝還沒有開始播,粉絲們激動確實很正常。

    冉不是一個習慣炫耀的人,粉絲們的(熱re)(情qing)讓她有些不自在,不過她還是不由自主地開心了起來。

    畢竟她有這麼溫(sha)柔(diao)優秀的一個女朋友,被人當眾羨慕夸獎確實很能讓人自豪。

    由于冉這次是獲獎歸來,機場同樣有蹲守的記者。一名娛記努力地把話筒伸過來︰“冉,請問你以不到十六歲的年紀成為娛樂圈內最年輕的影後,有什麼感想?”

    冉淡然答道︰“沒有什麼感想,我覺得這次只是僥幸,多虧了李居彥導演的悉心指導,獲獎的是我們的《光》電影,我只是在里面混了一個獎項而已。”

    “我覺得,我還有很多很多需要向各位前輩學習的地方,所以現在說影後為時太早。”冉淺淺地笑著,眼楮里仿佛有粼粼波光。

    記者以為這只是圈里人常說的謙虛話語,也不以為意,還想問其他的問題,卻被別人擠了下去。

    “冉冉,听說你在頒獎台上當眾親吻溫卿,你想對cp粉說什麼?”

    “冉,你接下來在演藝上的計劃是什麼?”

    “請問你當眾親吻溫卿的時候,有想過可能給青少年帶來不好影響嗎?”

    听到最後一個問題,冉眯了眯眼,這個問題明顯尖銳得多了,這個記者的報社是不是有些針對自己的意味了呢?

    冉不急著回答,可回不回答他們這些娛記都會回去寫不利于她的報告。

    冉沉聲說道︰“你讓一讓,擠著我粉絲了。”

    娛記臉色一僵。他當然知道自己擠著了前面舉著手幅的女孩子,但這不是經常會發生的事(情qing)嗎?何況這里人還那麼多,為了得到搶眼的新聞,擠著幾個無關緊要的普通人有什麼關系?

    再說了,這不還沒摔倒嗎?又關他什麼事了?

    眾目睽睽之下,被揭穿的娛記也只能悻悻地往後仰了一點,後面的人又不滿了︰“你擠什麼擠啊。真是。”

    娛記很想發火,他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重新把錄音筆往冉面前懟︰“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看來是逃不過了。

    冉深吸口氣,回答道︰“在這之前我想先向你普及一下,瑞士的女(性xing)合法結婚年齡是十八歲,而我很快就要過十六歲生(日ri)了,溫卿也早已經成年。鑒于不可能越過戀(愛ai)直接結婚,在瑞士我這個年紀談戀(愛ai)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而且你不要忽略了,我們家是西式教育,我更是在歐洲出生,而且我領獎這件事是在瑞士做的,完全合法,你就不需要擔心這些問題了。”

    “如果你要批判我,覺得早戀本來就是一種犯罪,好的,那我問你,現在電視上隨處可見的青(春chun)(愛ai)(情qing)片,是不是也符合你這一觀點?當然,我只是舉個例子,我絕對沒有否認青(春chun)片的意思。”

    記者一時間說不出什麼話來,莊湄幾人趁機護著冉和溫卿往前擠,冉和溫卿的粉絲大都比較理智,也開始維持這邊的秩序,組織粉絲們給偶像讓出一條路來。

    “,你真聰明。”好不容易到了車上,溫卿笑著夸了一句,可冉卻看得出她並不是真正開心。

    冉垂了垂眼簾,傾(身shen)揉揉溫卿柔軟的發頂,溫聲道︰“你不用在意剛剛那個記者的話,和你在一起是我自願的,又不是你的錯。”

    溫卿咬了咬嘴唇,糾結道︰“可是也是我先主動接近你的,如果不是我一天天計劃著和你……你也不會被罵了。”

    冉突然笑了,很輕松地說道︰“這有什麼,再說了就算是錯,也該是我們倆共同的責任。”

    溫卿沉默了一會兒,點點頭。

    冉突然彈了溫卿光潔的額頭一下,笑道︰“哎呀,我們都在說什麼呢,其實我們兩個哪有錯,是那些人過于苛刻了。”

    是啊,憑什麼那些男生女生小小年紀談戀(愛ai)就被接受、被說好甜啊好青(春chun)啊,接受著他人羨慕的眼光;而她們兩個在一起,就要被質疑、被唾棄呢?

    (愛ai)(情qing),無論是什麼樣子,在這個年紀,都應該是最好的啊。

    為什麼,要被偏見所染黑呢?

    醒悟過來的溫卿,看著冉,笑了,笑得越來越開心。

    作者有話要說︰  喜歡雁雁和雁雁的文章的小可(愛ai)們,可以考慮加一下讀者群,群號在入v前最後一章作話有放。這里強調一下,雖然我平時真的很沙雕,但群規還是有的,過度違反會被踢,主要是昨天有人嚴重違反規定被我踢了,然後我難過了一整個晚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