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 113、(完結高甜)你是我一生一世的光

113、(完結高甜)你是我一生一世的光

作品: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作者:雁字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113章(完結)你是我一生一世的光

    文/雁字吟

    “……”溫卿只覺得臉都要羞紅得燒起來了, “你先出去。狂沙文學網 ”

    是, 她從山上下來,沒換道具服裝就進了酒店, 可這不是重點好不好?

    可真是氣死她了。

    見冉沒有出去的意思,還幫著開始放(熱re)水了,溫卿立馬就慌了。

    “好了好了, 我自己洗吧,我自己可以的。”溫卿連忙伸手攔住冉。

    冉給她一個輕飄飄的眼神, 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你剛剛不是說手疼嗎?

    也是,溫卿現在的肩關節脫臼了剛剛接上,整條手臂都是沒有力氣的,而且她手掌還有擦傷,都不能踫水,很難自己洗澡。如果冉不幫忙的話,她一個人……

    可是,溫卿一想到那畫面, 就……就臊紅了臉。

    “哦,對了,你手疼, 我幫你脫吧。”冉像是突然想起溫卿手上沒有力氣, 俯下(身shen)來就幫溫卿拉下裙子的拉鏈。

    她動作太快, 溫卿來不及阻止,拉鏈被拉開一半,露出光滑白皙的美背來, 還有一小截被窄窄的月白色(胸xiong)衣束縛住,顯得格外(誘you)人。

    冉的眸光驟然深邃了起來,呼吸急促了些,手也停了下來,沒有把拉鏈全部拉開。

    溫卿見冉盯著自己的背看,惱羞成怒地用那只沒脫臼的手把她推了推︰“你看什麼呀,快點閉上眼楮!”

    “哦。”冉被嚇了一跳,下意識閉上了眼,看起來呆呆的很有趣。

    溫卿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明明以前穿露背裝、抹(胸xiong)裙的時候一點感覺都沒有,本來她也不介意給冉看看的,不就是背嘛……可在這個場合,這個時候,這樣不免顯得有些尷尬。

    不對,是非常尷尬。

    冉終于回過神來,輕咳一聲,問道︰“真的不要我幫忙?”

    溫卿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冉的目光一掃而過,轉(身shen)出了浴室︰“你先不要下水,等我一會兒。”

    溫卿本來是個好奇的(性xing)子,可剛剛被冉那麼一驚嚇,也就跟只鵪鶉似的待在浴室里沒動。

    她靠著牆捂著(胸xiong)口,心快要跳出來了。

    冉打了個電話,讓孫筍下去餐廳問服務員要了兩個保鮮袋,孫筍和服務員的動作很快,沒幾分鐘就拎著倆保鮮袋上來了。

    “,你要干嘛?”孫筍從房門探了個頭進來,好奇地問道。

    冉無語地戳了戳她的腦門兒︰“你們溫總要洗澡。”

    “……”房門關上以後,孫筍愣了半天,她硬是沒想出洗澡和保鮮袋有什麼關系。

    冉把溫卿擦傷了裹著紗布的手再用紙巾包了薄薄的一層,(套tao)上個保鮮袋扎緊,說︰“好了,現在你可以洗澡了,傷口不會弄濕。”

    溫卿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這人腦袋是什麼做的呢,居然想出這樣沙雕而實用的妙法。

    冉看溫卿用“充滿迷茫”的眼神看著自己,補充道︰“你洗澡的時候不要用脫臼了的那只胳膊,用另一只手洗,然後脫臼了的胳膊搭在浴缸邊上……”

    冉突然想起了什麼,說︰“不對,听說酒店的浴缸不干淨,我剛剛已經讓人消過毒了,但……安全起見,你最好還是站著洗,要不要我幫你?”

    再次听見冉發出的“邀請”,溫卿的腦袋混沌一片。

    她傻氣兮兮地搖頭,然後,砰地一聲,把冉關在了浴室外面。

    冉︰“……”

    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的溫卿︰“……”

    溫卿終于洗完澡出來,坐在(床chuang)上,冉自動自覺地拿著吹風筒過來幫溫卿吹頭發。

    溫卿的頭發很軟,很順滑,冉慢慢地幫她吹著頭發,沉默著。

    突然,冉說︰“卿卿。”

    “嗯?”溫卿正享受著吹頭服務,從鼻腔里發出舒服的哼唧聲。

    “其實……我看了你的(日ri)記。”

    冉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炸的溫卿外焦里嫩。

    溫卿當然知道冉看了她的(日ri)記,除了冉,沒有人有她家鑰匙,而且這鑰匙還是自己親自給冉的。

    可這件事就這麼在這個溫馨的時刻,被冉突然點破,溫卿一下子不知道怎麼是好。

    冉也不管溫卿有什麼反應,接著說︰“我知道了那件事……這些天,我一直在想,到底誰有錯,今天我突然發現,其實我們都沒有錯。”

    “……你說什麼?”溫卿以為自己听錯了,問道。

    冉說道︰“今天你差點摔下去的時候,我覺得天都塌了,上一次讓我有這種感覺,還是十三年前,在我以為哥哥再也不會回來的時候。”

    听到冉提起這件事,溫卿有些尷尬,恨不得把頭埋到地里才好。可冉的手仍然輕柔地托著她的頭發,在發間靈活地穿梭,吹風機的暖風正悠悠地蒸發著發上的水。

    溫卿這些年,其實一直在懺悔。

    她遇到那件事的時候已經懂事了,當時沒有及時報警確實是因為她的膽小。後來她追悔莫及,想要報警,報了警卻說不出車牌號,只大概描述了一下小男孩穿著藍色的衣服,人有三四個。

    沒辦法,她當時乍一看被嚇得魂都快要飛了,慌忙逃走,又在沙發後面藏了那漫長的幾個小時,後來她雖然很努力地去回憶,可那些細節她竟然一點都想不起來。

    溫卿無數次在漆黑的夜晚被夢驚醒,夢里那個小男孩沉默地看著她,很久很久。

    小男孩問︰“姐姐,你為什麼不救我?”

    為什麼……不救我……

    溫卿拼命搖著頭,一步步退後︰“不,不是我不救你……我很想救你的……對不起,對不起!”

    緊接著,和小男孩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冉也出現了,她抱著溫卿送給她的泰迪熊,狠狠地推了溫卿一把。

    “雨馨姐姐,你為什麼要害我的哥哥?我恨你,我一輩子都不要理你了!”

    “不……我不是……”溫卿搖著頭,接著就醒了。

    多少個夜晚。

    淚流滿面。

    溫卿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可她控制不住地想要為自己解釋。

    這是她的戀人。

    她好害怕,害怕冉離她而去……冉是她唯一的光啊。

    失去了光,她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溫卿不敢想象。

    卻听冉說︰“這些天我想了很久,我知道,你沒有錯,也許我們都沒錯,但……也許我還是錯了吧。”

    “是我不該,非要拉著哥哥偷偷出門。”

    冉垂下了眼簾,長而卷翹的睫毛搭在眼瞼上方,在梳妝台燈的照耀下,它在臉上落下一小片淡淡的(陰yin)影。

    溫卿的心一揪一揪的疼。

    她抬起沒有脫臼的那只手,反手握住了冉修長的手,轉(身shen)看向她。

    “不,你沒有錯。”

    冉愣住了。

    溫卿深吸口氣,說︰“真的,你沒錯。我之前也一直覺得我錯了,其實我也不一定錯得特別離譜……”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但是……”溫卿咬了咬唇瓣,突然抬頭咬上了冉的唇,卻只是輕輕一咬,化為溫柔的((舔tian)tian)吻。

    溫卿嘗到了淚水的咸味。

    她輕柔地、一下一下地吻著冉,口齒不清地道︰“你別難過。”

    “事(情qing)不是都過去了嗎,現在我們兩個,還有你哥哥,我們都好好的。”

    冉的(身shen)體僵硬了一下,隨即用力地回吻著溫卿。

    吹風機早已被她手一松放開,掉在了酒店的地毯上,但冉無暇理會這些,她一手摟著溫卿的腰肢,另一只手托著溫卿的後腦,用力地吻著。

    她的動作不像平時般耐心,而是有些急躁,眼楮卻沒有閉上,就這麼看著溫卿。溫卿的臉上飛上兩抹紅霞,卻也看著冉。

    冉的心在(胸xiong)腔里咚咚的跳。

    良久,她才放開了溫卿,聲音沙啞︰“謝謝你,卿卿。”

    “我明白了。”

    冉開口本來是想安慰一下卿卿的,沒想到自己反而被卿卿安慰了,她也終于笑了出來,笑得很開心。

    也對,她們也許並沒有錯。

    若是冉簫知道,以他沉默體貼的(性xing)格和將妹妹視若珍寶的心(情qing),一定也會勸她們放下心來。

    “。”溫卿叫了一聲。

    冉笑著看過去,溫卿飛快地在冉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真好。”溫卿甜笑著說。

    “這才是我想說的,卿卿,”冉認真地注視著她,“遇見你是我的幸運。”

    “你是我,一輩子的光。”冉如是說。

    溫卿有些驚訝,緊接著紅了眼眶。

    她離不開冉。冉一直是溫卿生命中唯一的光芒。

    溫卿一直對冉有愧疚,不只是因為當初那件事,還因為溫卿覺得是自己把冉哄到了手,畢竟冉還未成年。

    可她從來沒有想過,冉居然也將她視為自己一生的光……

    溫卿哭了。

    她哭得昏天黑地、眼淚鼻涕全往冉(身shen)上揩。

    “喂,別哭了。”冉寵溺地揉揉她的頭發,“我的雨馨姐姐。”

    很久沒听到這個稱呼了,溫卿愣了一下。

    然後,她鑽進冉懷里,幸福地笑了。

    笑得像個小傻子,腦門上還冒著傻氣的那種。

    一周後,溫卿的胳膊好差不多了,節目又不需要抬舉重物,兩人就重新參與到拍攝之中,很快就拍完了兩個人的戲份。

    獵人冉突然叛變,完全幫親不幫理,一邊倒向溫卿,于是探險小隊只艱難地救出了蓮藕村一枝花,獲得6個地雷的獎勵。

    一年後,冉高考完畢,順利地考入了國內學術頂尖的b大。

    也成為了極少數的,b大出(身shen)的藝人。

    慶功宴的時候,有記者采訪她︰“你為什麼不讀影視學院呢?溫卿的母校就是一所很優秀的藝術學校。”

    冉只是大大方方地回答道︰“因為夢想。”

    她淺淺地笑著,眼底有璀璨星光。

    對啊,夢想。

    當初那些人瞧不起她、嘲諷她、排擠她的時候,她就暗暗下定決心要考上b大。

    現在終于實現了。

    如果你都沒有努力,又談何夢想?

    而如果你連夢想都沒有,又談何成功呢?

    冉離開記者的包圍圈,一道(嬌jiao)小的(身shen)影蝴蝶般撲進她的懷里。

    冉含笑看著溫卿,突然當眾吻了下去。

    “唔……”溫卿睜大眼楮,十分震驚。這是公眾場合!

    冉的唇瓣在溫卿唇上摩擦,低聲呢喃道︰“卿卿,我成年了。”

    溫卿︰?!!!!

    她好像聯想到了一些不可告人的東西!

    在記者的閃光燈之下,冉絲毫不畏懼,摟緊懷中的人,繾綣地吻著。

    良久,她松開溫卿,聲音喑啞,眼帶笑意。

    “我早就想這麼做了。”

    (正文完)

    (作話里我有話對你們說呀!還有卿、哥哥、姐姐的番外!)

    作者有話要說︰  歷時剛好一年零十七天,終于完結了。中途歷經數個月的月更乃至斷更(中考修仙),辛苦各位讀者大大追了這麼久的文,鞠躬,非常感謝!

    這篇小說,其實是一個救贖向的故事。冉和溫卿之前一直有一定的心理問題,她們兩個人都在家庭上有很大的傷痛,冉差點失去了哥哥,而溫卿幾乎沒有得到關(愛ai)。兩個小小孩互相取暖,是彼此的一道光。

    我一直說取材自親(身shen)經歷,是的,我遭受過嚴格意義上兩年、寬松意義上六年的冷暴力,排擠、冷眼、嘲笑、謾罵,男生女生,老師同學,都成了噩夢。童年的很多事(情qing)也取材自我的回憶。

    其實有的時候家長不在意你在學校受到了傷害,是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個問題,所以我不怪他們。

    其實我不怪任何人。大概……也放下了吧。

    只是,後來追求我的許多男生,我看著他們都沒有任何感覺。當初他們可以冷眼旁觀,為什麼一個人瘦了、白了、成績好了、自信了的時候,又要一窩蜂圍上來?

    我覺得很可笑。

    不過,看到這篇文的讀者大大們,我想說,如果你曾經自卑過,不要害怕和仇視這個世界,世界上總有一道光屬于你。如果你還沒有遇到自己的光,那麼就去努力讓自己變得優秀吧,你的光自然會在一個適當的時機來到你(身shen)邊。

    而我與你們同在呀。

    冉和溫卿對于我來說都是朋友一樣的存在,當一個角色被創造出來,就擁有了自己獨立的人格。

    番外也許有車哦~~還有姐姐和時姜、哥哥的未來、溫嵐雅的心結……要來看看嗎?

    如果你願意的話,收藏我的專欄吧,讓我永遠陪伴著你,你也陪伴著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家女神是學霸〔娛樂圈〕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