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他超凶的!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作品:他超凶的! 作者:葉煜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雨澤快速趕往吳眠所在地, 這是他第一次在人間使用術法。

    黎昕這會也顧不上打電話了,直接傳音給葉雨澤。

    “葉雨澤現在立刻回土地廟。”

    葉雨澤猛的听見黎昕的聲音,腳步頓了頓,抬頭看了眼地界,“老板?”

    “嗯。”

    葉雨澤听到黎昕的聲音,心中踏實了不少,“你怎麼不打電話給我?傳音多費力氣。”頓了頓, 繼續說︰“白正說丑娘出事了,我不放心過來瞧瞧。”

    “丑娘的事自有白公處理,你回土地廟。”

    黎昕說話氣息有些不穩, 葉雨澤听了出來,“老板你在趕路嗎?”

    “嗯,我回來了,你回去等我。”

    葉雨澤不明白黎昕為何老讓他回去, 難道是自己平日里怕鬼的窘態讓他覺得自己很弱雞?

    他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自在的說道︰“老板雖然我怕鬼, 可是我的術法還可以,當初天庭考試我還拿了第一名呢,你別擔心,只要不是鬼魂, 別的人奈何不了我的。而且我已經到門外了,現在回去也麻煩,況且我是地府的小主子,丑娘是地府的居民, 我有責任的。”

    黎昕聞言沉默了,葉雨澤耳邊傳來颯颯的風聲,

    他試探的問了一句︰“老板?”

    黎昕許久才回了兩個字,“……等我。”

    “好!”

    ……

    到吳眠家附近,他一眼就看見屋子窗外站著的白衣少年,溫文爾雅,書生氣十足,和白公的氣質太像了。

    他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遲疑的問道︰“白公?”

    白公本以為是白正,轉頭看見的卻是葉雨澤,瞬間就不淡定了,黎昕給他的任務他可沒敢忘,“你怎麼在這?白正呢?!”

    葉雨澤踮著腳尖想要看看里頭發生了什麼事,一邊敷衍說︰“白正沒跑過我。”

    白公皺了皺眉,一幅仇大苦深的表情,“爺走的時候吩咐過不讓你出門,你怎麼就……”

    “打住,”葉雨澤忙叫了暫停,“這話我已經听了好多遍了,我術法高著呢!而且剛才老板說他正在回來的路上,他默許了。咱們先解決丑娘的案子,這鬧哄哄的,里頭發生了什麼事?”

    白公頭疼,揉了揉太陽穴,有一個白正不著調便罷了,現在又來一個不听話的葉雨澤。

    黎昕不可能無端的禁足葉雨澤,想來肯定是有原因的。只能安慰自己黎昕已經在路上,應該不需要太久,自己在這段時間里他多注意下葉雨澤便是了。

    “我也才到不久,听的不是特別清楚,隱隱只听見這群人讓吳眠交出什麼東西。”

    屋子里烏央央的一片人,吳眠被兩個人壓著跪在地上,丑娘蹲坐在吳眠身後雙手環抱護著他。

    一個黑色西裝的男子端坐在椅子上,看著倒不像是和旁邊那些混混一伙的,單拿出來說打扮反倒更像是個成功人士。

    葉雨澤扒在玻璃窗上,用手擋了擋光,不那麼反光,看得更清楚了些,便瞧見了當初酒吧里那個紋白虎的兄弟。

    他暗道了聲和這大兄弟可真有緣啊!訕訕的說道,“我想我應該知道怎麼回事了。”

    紋白虎的那位兄弟叫李虎,這幾日他似乎過得不怎麼好,鼻青臉腫的,手里拿著一把匕首拍了拍吳眠的臉,威脅道︰“看見這把刀了嗎?你要是再不把東西拿出來,這把刀就會‘噗呲’從你的肚子捅進去,然後攪爛你的腸子,見過人的腸子嗎?拔刀的時候說不定還能帶一截出來讓你瞧瞧。”

    玉佩是在李虎的手上丟了的,他被勒令這兩天內要把事情查出來,否則就等死吧。

    吳眠捂著肚子,很難受的樣子,“那東西真的不在我這里……你為什麼就不信呢!它被偷走了!”

    李虎咬緊牙根,目眥欲裂,狠狠將吳眠踢倒,聲音沙啞還摻著些許害怕,“被偷走了?!我告訴你這玉佩要是我找不到我就得死!我死了你以為你活的了?要不是你把玉佩拿走現在有這事?!”

    吳眠沉默了,玉佩的確是他偷拿的,也是從他手中沒掉的屋,“我賠你錢,你出多少我都賠,就算現在沒有我以後也掙給你好不好?”

    李虎笑死了,“賠?你拿什麼賠?你十輩子都掙不到!”

    西裝男沒那麼好的耐心,站起身緩緩走到吳眠的身前,從懷里掏了一把槍出來,抵在他腦門上,壓低聲音說道︰“那人告訴我玉佩就在你這,那就是在你這,我勸你最好不要和我玩什麼花樣。”

    吳眠一動不敢動,他只要再受傷一次自己或許沒事,但丑娘必定是要魂飛魄散了。

    “別……別沖動……”

    葉雨澤瞧著事態不對,只是一腳便將鎖死的鐵門踢了開來,白公忙跟在後頭。

    葉雨澤生怕他的槍走火︰“有話好說,你先放開吳眠,玉佩……在我這。”

    暗里對白公使了個手勢,本想讓他直接用咒把槍搞壞,結果對方卻告訴他只要蓋上了這虞城土地廟的戳子,就不能破壞虞城人民的財產。

    他不信邪的試了一下,發現自己的法術對那槍還真起不了作用。

    葉雨澤欲哭無淚,天道這是要整死我吧!

    “這槍肯定是違法的!這算什麼財產!”

    白公︰“這由天道定,咱們做不了主的。”

    他們突然闖進來把西裝男嚇了一跳,戒備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丑娘見到葉雨澤頓時喜笑顏開,凶巴巴的瞪著西裝男,嘴里喊個不停,好像找到了靠山一般。吳眠也頓覺松了口氣,想起這都是自己惹得麻煩,有點不好意思不敢看葉雨澤。

    葉雨澤剛想要說什麼被白公攔了下來,白公笑道︰“我們是吳眠的好朋友,你說的玉佩的確是在我們手中。”

    “哦?”西裝男質疑的眼神,“拿出來看看。”

    白公對葉雨澤使了個眼色,暗示他拿出來,葉雨澤蒙圈,“那東西我怎麼會有?”

    白公,“不是你說東西在你那嗎?”

    “我瞎說的……見都沒見過……”

    “……”

    白公看著西裝男越來越不耐煩的眼神,勉強的扯了扯嘴角,“哈哈哈……那個要不你先放人?放人之後我們自然會給你的。”

    “……”西裝男︰“……我看起來很弱智嗎?”

    白公假咳了一聲︰“好吧……玉佩不在我這里,但是我可以作證玉佩也不在吳眠那。”

    “你能拿什麼保證?”西裝男轉頭吩咐下頭的人,“既然那人告訴我東西在這里,那就不會錯,李虎你們把屋子上下全給我搜一遍。”

    李虎應下,十幾個混混拿著木棍將東西一一掃到地上,鍋碗瓢盆碎了一地,要說是搜查倒不如說打砸比較貼切。

    直到西裝男放下話,“都給我小心著點,要是摔了玉佩你們死十次都不夠。”

    他們這才收斂了些。

    沒過一會,李虎從吳眠床角處的禮盒里找出了丑娘的照片,拿在手上甩了甩,“放這麼好,還以為什麼寶貝了,結果只是一張照片。”

    吳眠臉色立馬就變了,丑娘自有這一張照片,這是吳眠見到丑娘的唯一媒介,如果被毀了……

    西裝男敏感的發現了吳眠的變化,讓李虎將照片給他,他拿著照片看了一眼上頭的人,“媽媽?”

    吳眠低著頭沒有回答,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怒了他,這照片就危險了,西裝男倒也不在意他會不會回答。

    “梁哥,東西找……”話戛然而止,李虎在櫃子里看到了從他手上丟失的玉佩欣喜若狂,可是定楮一看,只覺得一盆冰水從頭澆下,心涼了半截。

    “找到了?”

    梁木林著急玉佩一時錯神,葉雨澤一個飛踢將他手中的槍踢走,把吳眠扯到自己身後,卻顧不上槍了。

    梁木林這下也不在乎吳眠了,將槍從地上撿了起來,一雙眼楮狂熱的盯著李虎。

    李虎臉色發青,手止不住的顫抖,豆大的冷汗順著額頭滑了下來,“玉……玉佩碎了……”

    “……”梁木林嘴角的弧度慢慢平緩,“你說……什麼?”

    “玉……玉佩碎了!”李虎將碎成幾節的玉佩放在手心,攤開給他看。

    梁木林接了過去,怔怔的看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梁木林把玉佩放在桌上,近乎瘋狂的拼著,玉佩拼成完整的拿起來又碎成幾瓣。

    吳眠雙目圓睜,“玉佩怎麼會在這里!?不是我做的……”

    “你們毀了我的小慧,我的小慧回不來了……”

    誰都沒想到上一刻還霸道無比的梁木林竟然哭了,手撫在臉上眼淚從指縫中滲透出來,不需任何話語就能感覺到他的絕望。

    葉雨澤抿了抿唇,偏過頭去,這種感覺讓他很難受,啞著嗓子對白公說道︰“帶吳眠走。”

    白公不同意,壓低了聲音,“要走也是你帶他走,我來斷後。”

    吳眠搖了搖頭,“照片在他手里,我不能走。”

    這些天和丑娘相處的日子是吳眠這輩子最開心的時間了,丑娘雖然智商不高可是卻會護著他,因為照片的關系她可以觸踫這個屋子里的家具,還能做飯給他吃,陪他去買菜,雖然只有他一個人能瞧見丑娘,可這就夠了。

    “走?”吳眠的聲音略大了些,被梁木林听見了,他舉著照片,“要照片是嗎?”

    “刺啦”一聲,照片被撕成兩半。

    吳眠使勁搖了搖頭,“不要!”

    轉身去看丑娘,她好像電影一樣一幀一幀消失在他眼前,“媽!”

    丑娘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听到吳眠喊他,她便想過去抱抱他,卻沒想到直接穿過了,丑娘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焦急。

    吳眠眼楮頓時紅了,他以後再也見不到丑娘了……

    梁木林冷冷道,“你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我等了兩年,只要有這塊玉佩小慧就能活過來了,你竟然把它搞碎了?你怎麼敢!”

    說著舉起手中的槍,葉雨澤神色一凜,雖然不能毀了他的槍,可是這也只是小小的一把槍,要躲過去倒是簡單,護著吳眠也不難。

    白公卻覺得有些心神不寧,腦海里總是劃過黎昕的話,有些擔憂的看著葉雨澤。

    屋外,瀟寒看著里頭好像看一場戲一般,臉上的笑就沒停過,“我就喜歡看著種大戲,生離死別什麼的真是好玩。”

    巫聃也不知道是贊同還是反對沒有做聲。

    “這幾個土地廟的管事倒是蠻稱職的,不過嘛……”瀟寒臉色一冷,“呵,人類根本就不值得幫,幫的再多最後也只會落得和老頭子一樣的下場。”

    巫聃將衛衣的帽子褪了下來,露出一張異常蒼白的臉,“師尊我也是人類。”

    “我知道。”瀟寒冷笑,“我閑的無聊養你玩玩,屋子里的陣布好了嗎?”

    巫聃並沒有因為瀟寒的話變了臉色,始終滿眼寵溺的看著他,“布好了,只要他們用術法,就會入陣。”

    瀟寒挑了挑唇,“那便好,今天倒巧,那土地沒來,否則還真是沒把握。”

    ……

    屋內,梁木林的槍直直的往吳眠對準,要是早一個月,吳眠還真不怕,現在他整個人團縮在白公和葉雨澤身後,滿腦子都是自己不能受傷。

    葉雨澤單手捏了個決,整個屋子都晃蕩起來,一陣陣罡風刮過,他睜開眼,自己的咒威力什麼時候這麼大了?!

    屋子里的人都有些站不穩,更有甚者已經摔倒在地。

    白公暗道不好,連忙喊道︰“葉雨澤快停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他超凶的!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