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中宮 > 503 終究是強者勝

503 終究是強者勝

作品:中宮 作者:阿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A,最快更新宮最新章節!

    大齊已然入冬,姐弟倆坐在書房的長廊下,腳下燒著一盆炭,折了枯枝插在地瓜里,堂堂公主和皇子,竟然在宮里烤地瓜吃。(((手機閱讀訪問 m.ck101.org )))

    “我們去的路上,沈雲帶我住在農家里,那家里的老婆婆就烤地瓜給我們吃,不過她不是用明火烤,是捂在爐灶里,可香了。那婆婆見我們倆吃的那麼香,就說我們一定是富人家的孩子,他們日日都吃地瓜,吃得胃都泛酸,也就我們這樣的,難得吃一次,香得什麼似的。”

    盆里的木炭燒得猩紅,地瓜烤得糖汁兒都溢出來,元元的故事終于講到了梁國,潤兒好不耐煩地說︰“姐姐,我想听二姐和蒙格奪取皇權的事,你和沈雲的事,我可不稀罕。”

    元元故意賣關子︰“哎呀,你不叫我按著順序說,我要亂的。”

    想听故事,只能耐心等,地瓜終于烤熟了,元元一面喊著燙,一面掰開往嘴里塞,掰了一塊往弟弟嘴里送,他皺皺眉頭有些抵觸,可硬是被姐姐塞了一口。

    又軟又綿甜糯可口,皇子平日里吃到的地瓜,不知配了多少稀罕食材,吃在嘴里早就沒了地瓜的味兒,這原原本本的味道,實在是香。

    元元逗他︰“還想吃嗎?”

    項潤點了點頭,姐姐又掰了一塊,要送到他嘴里,他說︰“我自己吃。”

    “就老實點吧,我還舍不得分給你呢。”項元硬是要喂,弟弟到底張嘴了,她嬉笑著,“長大了就 頭倔腦的,一點兒也不可愛,小的時候多乖呀,父皇每天還沒下朝,你就在涵元殿門前等著了,父皇一來,就把你抱起來舉得老高老高。”

    潤兒狐疑地看著姐姐,雖然童年沒過去多少年,可開始讀書後,腦袋一下子被天地理今古歷史充斥,他似乎忘了曾經的自己是什麼樣的。

    “小不點兒那會兒,你可喜歡撒嬌了。”元元笑道,“結果一長大,就變成這樣,想親近你都不行。”

    “我是男人,再說了,我那會兒,姐姐你也沒多大,你能記多少事。”

    “這就是男人啦,沈雲都不敢說自己是男人,你才多大?”元元笑著,摟過弟弟,強行在他臉上親了口。

    項潤慌忙跑開,羞得臉色通紅︰“姐姐,你可別再這樣了。”

    元元霸道地說︰“等你將來娶媳婦了,我就不這樣了。”

    潤兒有些生氣︰“姐姐,我們好生說話。”

    項元朝他勾勾手︰“老實過來坐下,不坐下我可不給你講故事了,那天晉國的大殿爆炸,想听具體的事兒嗎?”

    弟弟咽了咽唾沫,是烤地瓜唇齒留香,也是晉國發生的故事太誘人,他想了想,萬般無奈地坐下了。

    可是元元卻不著急說,她這兒還有母後托付的事。

    “潤兒,姐姐問你,等洹兒長大了,你會管教他嗎?”她說道,“是寵著他由著他自由自在地長大,還是會管束他,讓他成為優秀的皇家子弟?”

    “當然要管他,十幾年後,我已成年,而父皇漸漸老去,國事天下事擔子那麼重,我不能為父皇分擔,管教弟弟就是我的責任。”項潤認真地說,“姐姐要寵便寵,可我不會寵他,反正他也不缺人寵。”

    元元笑問︰“那你愛他嗎?”

    項潤道︰“兄弟手足,自然是情深的,可我們都是男人,哪能像姐姐們似的,沒事兒抱在一起笑一起哭。”

    元元欣慰地說︰“你這麼想,我就安心了。這兩年呀,是洹兒最討人喜歡的時候,父皇母後看著小兒子還那麼小,難免覺得自己還很年輕,必然是無比寵愛。你看我想跟你親近一下,你都躲得遠遠的,而那小東西肉呼呼的捧在手里,哪個不喜歡?你小的時候,也是這樣過來的,可別看著弟弟招人疼,就以為自己不被人疼了。再說了,過個三年五載,你娶媳婦了,就有小娘子疼你了。”

    項潤忽然覺得,姐姐拉著自己說這一大車的話,並不是來與他將晉國新君與皇後的故事,而是來安撫他失落的心。

    他很受用,可是……

    “姐姐,快告訴我。”

    “叫聲好听的。”

    “……”

    “乖呀。”

    “好、好姐姐……”

    項元大笑,把地瓜掰了一大半給弟弟,晃著腿,繼續講她這一路所見所聞,一直到琴兒穿著鳳袍爬上廢墟,到她的手被瘋狂的河皇後扎穿。

    盆里的炭火早就添了兩回,元元終于講完了,感慨道︰“下次你再見著你二姐,你就會明白姐姐的感受,她不再是咱們的小公主了,再也不是了。”

    項潤陷入沉思,蒙格如斯,都用勇氣成為一國之君,而他擁有如此優渥的條件,到底在怕什麼。

    “將來你是大齊的帝王,二姐是晉國的皇後,而她的兒子也會成為晉國的皇帝。”元元道,“你們要各憑本事,建立更強大的國家,縱然有一天兩國不得不兵戎相見,終究是強者勝。”

    “姐姐?”

    “哪有那麼容易,世世代代和睦。”項元笑道,“和睦,也會靠打出來的不是嗎,咱們周邊這些國家和部落,哪個不是父皇打服帖的?”

    “是,我知道。”

    “好了,故事講完了,我該走了。”項元爬起來拍怕手,長長一嘆,“宮里的日子,實在太悶了,我倒想去三哥的封地瞧瞧,可惜那邊的人,未必樂意看見我。”

    數日後,項灃順利到達三弟的封地,雖說他是被父皇圈禁在此,可若不明言,誰能想到生活如此優渥之人,正在承受一輩子的懲罰。許久不見,弟弟氣色比在京城時好多了,這從他的側妃有孕也能看出來,他開始遺忘夏春雨了。

    項灃交代了一些事和東西,便來探望母親,母親衰老的速度讓他內心驚顫,長壽宮里的皇祖母,都比她有精神。

    淑貴妃懶懶地看了眼兒子︰“你來了。”

    項灃道︰“母妃可安好。”

    淑貴妃冷笑︰“死不掉,算不算好?”

    項灃知道母親不會有好話說,他早就習慣了,來也不過是盡兒子的責任,看過了,他便該走了。

    但淑貴妃卻有想知道的事︰“項琴做皇後了?”

    項灃道︰“是,眼下元元都回宮了,她的駙馬蒙格登基,快兩個月了。”

    淑貴妃奇道︰“項元去哪兒了?”

    項灃便把沈雲帶著項元走了趟晉國的事告訴了母親,淑貴妃冷笑︰“堂堂公主,成何體統。”

    “母妃,您歇著吧。”項灃覺得,談任何話題,最後都只會換來她的幽怨,又何必費心思。

    “灃兒。”可是淑貴妃卻又道,“你父皇,可還惦記我?”

    項灃如實稟告︰“父皇命我探望您,方才我已經說了。”

    淑貴妃問︰“他自己呢?”

    項灃輕嘆道︰“您又何必強求。”

    淑貴妃干瘦的臉頰上,已經沒有淚水,她的眼淚早就干涸了,冷冷一笑︰“大抵我死了,他也不會來為我舉哀。”

    盡可能地應付了母親,再與弟弟交代一些話後,項灃沒有在這里過夜,當天就返回樂京城。

    這一來一去極快,數日後剛剛到京,就被父親叫去問話。項曄關心了幾句,但見兒子說得很敷衍,猜想淑貴妃那邊是沒什麼好話可傳達的,也不願他為難,就放他走了。

    “前些日子沈雲剛接的幾件差事,他病了做不得,你替他看一下。”項曄吩咐道,“等他病好了,再丟給他就是。”

    項灃問︰“雲兒怎麼了?”

    皇帝笑道︰“陪著你妹妹辛苦了幾個月,他也不是鐵打的。”

    項灃應下後,便往宮里去,弟妹身孕的事,還要向太後與皇後交代,在長壽宮外遇見晃晃悠悠的元元,他問︰“怎麼不去看看雲兒。”

    “看他做什麼?”項元口是心非故意說,“這幾個月見天和他在一起,我都厭煩了。”

    “沒良心的小丫頭。”項灃道,“人家為你辛苦一場都病了,還換不得你一句好話。”

    “他病了,什麼病?”元元當真不知道,這一下心都揪起來,前些日子只知道他忙,還接了幾件差事辦,怎麼突然就病了。

    一駕馬車飛馳到王府門外,元元跳下馬車就往門里沖,門前門後的下人早就認得大公主,當然不會阻攔。

    項元熟門熟路地直接闖到沈雲的臥房,雲裳嬸嬸帶著小晴兒,剛剛給他喂下一碗藥,見了她來,笑道︰“元元,你怎麼來了。”

    病榻上的人,看起來稍稍有些憔悴,倒也不算太糟糕,眼神是朦朧倦怠的,曾經那樣精神,星眸炯炯有神的家伙,可見是真的病了。

    “風寒而已,沒敢驚動宮里,怕你皇祖母知道了,嚇著她老人家。”雲裳溫柔地笑著,把元元推到床邊,“你來了正好,他剛吃了藥不得躺下,我要趕著去尚書府賀喜他們添丁,不能看著他了。”

    “嬸嬸慢走。”元元道。

    雲裳立刻帶著女兒離開,一並囑咐下人不得進去打擾兩個孩子。

    “你怎麼就病了,真沒用,我都沒病。”項元道,“跟你走一樣的路,吃一樣的飯,你看我好好的。”

    “我是回家著的涼。”沈雲嗔道,“我沒事,別大驚小怪,別驚了皇祖母。”

    “我知道。”元元心疼地說,“肯定是天天睡地鋪鬧得,你說你,回來的路上我讓你睡我邊上,你就是不肯,之前睡都睡過了。”

    沈雲笑︰“我這不是,怕我把持不住,我可不想回家來,被我爹剁了手腳。”

    元元雙頰緋紅︰“混賬東西,我要去告訴嬸嬸。”

    話雖如此,定定地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沈雲朝她伸出手,她慢吞吞移過來,摸到了滾燙的手,好生心疼,又湊近些摸摸額頭︰“你可快些好起來,我會心疼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中宮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