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中宮 > 511 那你不就要足足再等一年

511 那你不就要足足再等一年

作品:中宮 作者:阿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A,最快更新宮最新章節!

    “嫉妒她什麼?” 兒問。---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我也說不上來,但我知道不該這樣。”元元輕輕晃著母親的胳膊,笑容燦爛,“但是在晉國時,我和琴兒就說好了,我不可能擁有她的榮光,不可能變得她這樣偉大,可我將來會有自己的家,我會扶持我的丈夫、教育我的孩子,讓他們成為大齊的棟梁。我還能在您和父皇面前承歡膝下,能哄皇祖母開心,這一切琴兒再也做不到的事,我都能替她做。而她呢,就連帶著我的份,讓世人看見大齊公主的光芒,我們姐妹即便分開了,也要像從前那樣,幸福地活下去。”

    “說的真好。” 兒欣慰極了,抽出手來,將自己的氅衣敞開,把女兒裹在里頭,兩人依偎著緩緩走回涵元殿, 兒嗔道,“可是生好多好多小重孫這樣的話,再不可對旁人說了,你不害臊呀?”

    “啊呀,皇祖母要是對嬸嬸說,嬸嬸要是對那個家伙說。”元元一個激靈,要是叫沈雲知道自己說這種話,將來還不被他吃得死死的。

    “母後,您先回去,我要去對皇祖母說,千萬別叫她告訴雲裳嬸嬸我剛才說的話。”元元說完,轉身就跑了。

     兒怔了怔,看著她急匆匆跑去的背影,與一旁的清雅對視一笑︰“她呀,怕是永遠也長不大,便是離了家,沈雲寵著她,看看她婆婆就知道了。”

    那一日後,皇帝欲將長女指婚于沈哲之子沈雲的事,漸漸在朝堂內外傳開。雖然這曾是太後念叨了很多年的事,但間有了個秋景宣,人們的熱情一時淡了,這會兒又有消息傳出來,大臣們唯一擔心的是,淑貴妃才歿了本就,皇室就大操大辦一場婚禮,是否有欠考慮。

    但是皇帝很快就給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決定,這個決定,隨著皇後為女兒準備的恭喜她懷孕的禮物,一起送到了晉國。

    養在深宮的琴兒看著母後的書信時,心感慨萬千,蒙格從前天朝歸來,知道今日大齊送來東西,畢竟是岳父岳母的心意,他一定要來看一看才是。

    “怎麼了,看著信發呆?”蒙格關心地說,“有什麼要緊事?”

    “過了正月,二月二十二,姐姐就要出嫁了。”琴兒道,“也好,我算是落下一件心事,不然我總也走不開,要怎麼才能去給他們主婚,難道他們就一年一年地等著我不成。

    “這是好事,可你怎麼怔怔的。”蒙格問,“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呢。”

    “父皇頒布的旨意,說是姐姐心系天下,不願她的婚禮耗費國庫太多金銀,將她的婚禮所需花費的銀子,一半用于救濟天災下的百姓,另一半則賜給了軍隊。而她的婚禮,將免去一切繁縟節,雖父皇祭告天地之外,便僅僅是皇室里的一件家事,一乘花轎抬出皇城,拜過天地,她就算嫁了。”

    蒙格好生意外︰“也不必如此節省,到底是大齊第一位公主。”

    琴兒道︰“是啊,這也太簡單了,姐姐她難道不會不開心嗎?”

    蒙格看了信函,說道︰“不過大公主的英名,也是立下了,一場婚禮耗費金銀無數,用于百姓和軍隊,是很大的一件功德。”

    他又道︰“父皇果然英明,把這麼一筆錢用在軍隊上,不知不覺便可擴充軍隊,不會給百姓造成恐慌,也不是故意向別國施壓,旁人也發難不得。我在父皇身上,要學的還很多很多。”

    琴兒笑道︰“你還這麼年輕呢,不要著急。”一語方落,她忽然惡心干嘔起來,蓉佑趕緊來伺候,她推開蒙格說,“你別待著,我不自在。”

    蒙格卻說︰“什麼不自在,你不過是怕我嫌髒,你這樣辛苦為了我們的孩子,我若嫌髒,還是不是人了?”

    琴兒干嘔過了一陣,舒坦下來,平躺下,蒙格就守在她身邊,百般愛撫,想要她減輕痛苦。琴兒嗔道︰“什麼是不是人這樣的話,可是堂堂帝王該說的,虧的你說的是漢語,叫人其他宮人听去,該笑話你了。”

    “朕是帝王,哪個敢笑。”蒙格道。

    “你說哪個敢?”琴兒眼波婉轉,又是嫵媚又是霸道。

    “你敢,只你敢。”蒙格好生哄著,“不過你要听我的話,眼下任何事,都不及你的身體。”

    “我知道。”琴兒道,“我有兩件事托你,讓蓉佑那紙筆來,我口述,你替我寫信,我現在懶得,連筆都拿不動。再有一件事,往後除了寫信時,我們之間要說晉國的話,行晉國的禮,我要盡快融入這里的一切,把自己真真正正變成晉國的國母。”

    “我……”蒙格剛開口,說的是漢語,忙改口用晉國的語言答應,“我答應你。”

    妹妹的祝福送到大齊時,已是臘月末。就快過年了,這日長壽宮里,尚服局送來初制的公主嫁衣,可是左等右等,不見元元來試穿, 兒派人問了幾次,才傳來消息說,大公主和大公子吵架了,大公主正在太液池邊哭鼻子,大公子本是要哄的,可是皇上傳話來要帶大公子去閱兵,他不得不去。

    太後嗔道︰“這兩個小冤家,你們先把元元找回來,這都要嫁了,他們吵什麼。”

    可去了的人沒多久,就回來說︰“奴才趕去時,大公主正在清明閣後頭,踮著腳給大公子系氅衣帶子呢,臉上還帶著淚花,卻千叮萬囑,要大公子千萬小心騎馬。”

     兒道︰“母後您別著急,那小丫頭再鬧騰,總有雲兒在呢。難道將來小兩口過日子,咱們也跟著操心不成,元元多半是耍性子,不能有什麼大事。”

    太後不僅不生氣,笑呵呵地贊嘆︰“不是冤家不聚頭,我呀,就等著他們成了親,天天撿現成的樂子解悶。”

    雖說大公主婚禮從簡,可太後和皇後拿出的體己,足夠體體面面辦一場婚禮,只是場面不能鋪張隆重,畢竟百姓們還睜眼瞧著,但收拾衣裳和妝奩在箱子里的嫁妝,絕不比她的妹妹差。

    從年前到年後,宮里就在張羅這些事,並且好些東西,都已經提早送去王府。

    項元有自己的公主府,但帝後念她年幼,且沈哲膝下只有一子,公主下嫁後先在王府居住,待日後再做安排。

    自然這一切,不過是走個形式告知天下一番,自家人里頭,根本不計較這些事。元元一點也不懼怕婚後的生活,從前是皇叔嬸嬸,往後是公公婆婆,不過是改個稱呼罷了。

    婚前的日子,正月里元元和沈雲還時常相見,到了二月,太後就不怎麼讓他們踫面,不想這樣短短的分別,竟勾起無限相思,如是,一直到婚禮之日。

    對外雖不鋪張隆重,宮里該有的規矩,從清早起,元元就跟著禮官喜娘一一做足,秋老夫人和白夫人也都被請到宮里來接受外孫女的叩拜,太後與白夫人都樂得合不攏嘴。

    至于帝後二人,項曄心里總有些不樂意,但這是女兒一輩子的幸福,他必然是祝福的,而嫁到皇城根下,和嫁去千萬里遠,完全不一樣,今日出了門,明日就能見,皇帝什麼時候想見女兒都能見到。

    他和 兒,都沒覺得有什麼可悲傷的,這叫他更加後悔,把小女兒嫁去那麼遠的地方, 兒最懂皇帝的心思,自然是會好好在身旁安撫的。

    禮畢,如信上告訴琴兒的那般,一乘花轎,大公主就出嫁了。

    雖說婚禮從簡,可一整天下來,也實在累得元元夠嗆,而為了所謂的吉祥如意,她必須端端正正地坐在婚房里等待駙馬來行合巹之禮,不能去外頭湊熱鬧,一直到天黑,沈雲終于出現了。

    在喜娘的指引下,揭開喜帕喝了交杯酒,婚禮全部的禮儀總算做足了,宮人侍女們紛紛散去,看熱鬧的小晴兒和潤兒他們,也都被雲裳催走了。

    婚房里靜悄悄,院落里也沒有人,他們早已不是第一次同住一間房,也早不是頭一回睡一張床,可是今天起,元元就是沈雲的人了。

    他們就能堂堂正正地在一起。母後再也不會派人來催她回家,從此沈雲在的地方,便是項元的家。

    沈雲去鎖了門,從外頭進來,一盞一盞將蠟燭吹滅,元元心里砰砰直跳,說︰“你干什麼呢,我還沒換衣裳,你把蠟燭都吹滅了,我就看不見了。”

    “全吹滅,我就看不見你了,自然是要留下幾盞。”沈雲說著,將那一對最粗壯的紅燭擺在了桌上,柔柔的光線投射在床榻上,他朝元元走來,“我幫你換衣裳。”

    “我自己來就行,你別……”元元一下子被沈雲抱住了,他小心地摘下元元的鳳冠,拆下滿頭的發簪翠玉,最後一支簪子抽出來,滿頭青絲傾瀉而下。

    “啊!你干什麼呀!”元元只顧著腦袋上,根本沒感覺到腰帶已經被沈雲抽開,青絲落下的一瞬,她的衣衫也散開了。

    沈雲猛地將她抱起來,看著懷里蜷縮的小人兒,儼然大丈夫氣勢︰“你說,咱們要干什麼。”

    元元捂著臉︰“我不嫁了,不嫁了。”

    沈雲將她輕輕放在床上,反手放下紗帳,高高大大的人如山一般壓下來︰“來不及了。”

    元元囁嚅︰“我害怕,再過兩天可好……”

    沈雲道︰“那怎麼追的上琴兒,咱們的孩子,好歹和琴兒的長子同年,你做姐姐的面子,不就扳回來了?”

    衣衫褪盡,元元羞得渾身發燙,側過臉輕聲道︰“傻子,那你不就要足足再等一年。”

    *****

    後續相關內容,會在新書《黑店小娘子》講述。

    微信號︰asuo_1013(請注意是下劃線,不要搜公眾號,直接輸入搜索,就會出現

    以後大瑣有時間,會在微信公眾平台上寫一些小短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關注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中宮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