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89章 真是虧大了

第89章 真是虧大了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金澤上前來,恭敬道︰“甦姑娘,您受了傷,該離開。”

    “我……”她脖子上多了道淤青罷了,如何算是受傷!

    可惜被抓過脖子後,確實喉際處難受灼燒。

    她皺眉。

    錦榮也不是省油的燈,那一抓,自己身上恐怕是受了他身上蠱毒的影響。

    她回頭看了一眼風千墨,男人逼近錦榮,每一步邁出就如同死神在拉扯錦榮一分。

    “甦姑娘您放心,剩下地交給我們便可。”金澤又繼續安慰道。

    幸虧甦雲沁的法子,這次沒讓錦榮逃跑。

    錦榮身上毒效發作,插翅也難飛。

    往日一旦得知錦榮的消息,他們再趕到時,這錦榮早已逃跑。

    甦雲沁抿唇,拂袖往外走。

    腦子里想到了一個詞——過河拆橋。

    剛剛踏出了廟宇,廟內便傳來了錦榮的叫喊聲。

    “陛下饒命!”

    她此刻人已經走至院落里,頭頂的陽光晃得厲害,脖子上的灼燒感一路往下延伸。

    再往下便是心肺食管……

    她點了自己幾處大穴,以此放置那蠱毒的繼續蔓延。

    邁著沉重的步子往山下走,她眼前的景色在一點點變得模糊,她強壓著欲要暈厥下去的身體,一步又一步往下走。

    “甦姑娘!”小風子站在山下,看著甦雲沁那搖搖欲墜的身子,驚得臉色煞白!

    他沿著階梯沖了上去,在甦雲沁即將要往山下倒去的瞬間動作極快地扶住了甦雲沁。

    甦雲沁虛弱地出聲︰“帶我……回甦府先。”

    小風子看了一眼上方,不知道陛下怎樣了?

    ……

    午時,陽光正烈。

    甦雲沁迷迷糊糊地甦醒了一次,可耳邊的嘈雜聲不斷,讓她再次闔上了眸子。

    “娘親,我娘親怎麼樣了哇,風子哥哥?”甦小陌趴在床邊,明明看見甦雲沁有睜開了一絲縫隙,可又闔上了。

    小風子在屋來回踱步。

    “我已經給甦姑娘喂了續命丹。”他邊走邊說,其實他比甦小陌更著急。

    倘若甦雲沁有個三長兩短,陛下一定會砍死他。

    甦小野也趴在床邊,看著甦雲沁的臉上漸漸冒起了冷汗,她連忙從一旁拿起干布巾擦拭甦雲沁臉上的冷汗。

    甦雲沁听著耳邊的嘈雜,腦子也無比混沌,意識漸漸消散了去。

    不知多久,她迷糊听見了甦小陌一聲驚喜的叫聲︰“爹爹!”

    ……

    再次醒來時,窗外已經黑夜替代白晝。

    甦雲沁猛地坐起身,卻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坐在了藥桶里。

    空氣彌漫的都是藥味。

    只是這些藥,並非是她平日里所熟悉的藥。

    她低頭一看,水面上還漂浮著兩只蟲子。

    她嚇得猛地站起身來。

    “嘩啦啦”聲響,水也溢滿了地面。

    “在做什麼?”突然,低沉的男音在屏風旁響起。

    听著熟悉的嗓音,甦雲沁猛地轉過頭去,便看見了一身布衣的男人正神色慵懶地斜倚在屏風旁。

    他的臉上還是那張易容的臉,連身上的衣裳都沒有換掉。

    難道他一回來就來看她了?所以……至今沒有換衣裳?

    唯有男人一雙風華瀲灩的墨眸里,滿是灼人的亮光。

    灼熱的視線好像在審視她身上的每一寸。

    甦雲沁才恍然意識到自己身上未著寸縷,猛地又坐回了浴桶。

    男人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那有些驚慌失措的模樣。確實甦雲沁有如此神情,當真是很難一見。

    見他靠近浴桶,甦雲沁冷聲警告︰“站在那,不許動!”

    靜容那丫頭呢?

    還有大寶小寶那兩個娃娃呢?

    怎麼這會兒這個男人會如此輕而易舉進入她的浴室,簡直了!

    她的警告于男人而言並沒有任何用處,他人已經站定在浴桶邊。

    “別動,我看看。”他兩指捏住她的下顎,將她的臉抬起。

    甦雲沁憋屈地瞪著他,頭被迫抬著,由著他那長指在她縴細的脖子上摸索。

    實在不明白他到底在摸索些什麼。

    “你摸夠了沒?”甦雲沁沉凝著一張臉,臉也憋紅了。

    男人手未離去,順著她縴細的脖子往下游弋。

    “風……”

    “蠱毒應該解了。”他打斷她的話,松開了她。

    甦雲沁的臉憋得很紅,不知是這藥浴的關系,還是因為這男人面色不改地站在她浴桶前的緣故。

    她撇開了臉,好一會兒才別扭地道︰“謝了。”

    蠱毒這玩意,她回頭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

    看著她別扭的模樣,男人輕笑,低沉的嗓音夾雜著夜色的撩.人醉意。

    “水涼了,起來。”

    “你出去。”她竟然讓一個男人看了身體,真是虧大了。

    最讓她氣惱的是甦府這麼多人,怎麼沒有人攔著他?讓他堂而皇之地入她浴室,過分!

    風千墨輕輕揚了揚眉梢,沒有逗留,轉身走了出去。

    見他如此干脆,甦雲沁微微松了一口氣,探了個腦袋往外看。

    可轉頭意識到自己沒有衣裳,又忙叫道︰“等等!風千墨!”

    已經走出屏風的男人腳步一滯。

    “那啥……幫我拿衣裳。”屏風後的某女頗為尷尬地出聲,有些難為情的逡狻br />
    要不是這兒沒人,她還不至于再把這妖孽給叫過來。

    男人薄唇輕揚,笑意微顯。

    不過一會兒,他便取了一件衣裳過來遞給她。

    甦雲沁結果,連忙道了一聲謝︰“咳,謝謝。”

    她接過衣裳,正靜靜等待著某男離開。可等了許久之後,這男人依舊站在身側不動,她這才不解抬起頭來看向他。

    她直視著他那隱在陰影之的臉,仿佛在用眼神警告︰還不滾?

    風千墨依舊不咸不淡地看著她,神色可謂是鎮定自若,好像根本沒有將她眼底的警告當一回事。

    “我抱你?”反而誤解成了另一種意思。

    “……”甦雲沁猛地搖頭,整張臉都開始抽搐了。

    他抱她出浴,那還了得?

    風笑而已,哪里會想到她竟是如此在意,低低一笑,沒有再逗留轉身往外走。

    再待下去,他還真擔心某個小女人會在浴桶里著了涼。

    看著男人踩著沉穩的腳步離開,甦雲沁才松了一口氣,起身將衣裳換好走回床榻上躺下。

    不知道最後錦榮會怎樣?

    他最後拿到了蠱後嗎?

    唉……真煩。

    她好像真的越來越在意他了。

    不知是自己昏迷太久,亦或者腦子里想的事情太多,甦雲沁在床榻上輾轉反側了許久都沒有睡著。

    她起身,掀開被子,穿鞋,出門。

    做這一系列動作時,她毫不猶豫,直到在隔壁的屋門前,正要抬手敲門,她卻猶豫了。

    心底掙扎了許久,這手始終沒有敲下去。

    嘎吱——

    門開了。

    她的手還抬在半空,正和迎面走出的男人視線相撞,她略微有些尷尬地放下了手。

    “你……”她緩緩說了一個字。

    男人應該是剛剛洗浴過,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玄衣,這玄衣上毫無花紋點綴,與他平日的穿著並無異樣。三千青絲垂下,夜風輕揚,發絲輕柔地拂過了甦雲沁的臉頰。

    自眼前的男人身上散發著淡雅清冽的幽香,縈繞在她的鼻尖,竟是讓她難得地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有事?”還是男人率先出聲問道。

    甦雲沁連忙清了清嗓子,這才抬起頭看他。

    這一抬頭,月光一寸寸侵染在眼前男人俊美容顏上,風華絕代。

    今夜的他,少了往日的凌厲和懾人,竟是染上了夜色的柔色,反而多了邪魅妖冶之色,比那盛開地罌粟更易蠱惑人心。

    他狹長的鳳眸里氤氳著別樣的流光,璀璨瑰麗。

    甦雲沁怔了一下,發現她詞窮了。

    麻蛋,到底是誰把這男人生的這麼妖孽的?

    “……錦榮怎麼樣了?”好一會兒,她才像是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似的,張了張唇,帶著些許試探之意。

    風千墨深知她會問,看了一眼她穿的單薄,側身。

    “進屋說,夜涼。”

    甦雲沁沒有猶豫,抬步往里走。

    身後傳來了關門的聲響,她驀地轉過身來看向關門的他。

    屋只有他們二人。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夜黑風高……

    有點危險。

    她自然是警惕的,頓覺自己有一種羊入虎口之感。

    男人已經朝著她走近,她下意識往後退,奈何屋子太小,一下就毫無退路,直接被逼的坐在了床榻上。

    他站定在她的面前,看著她赫然坐下,眉眼間染上了幾分戲謔的笑意。

    “你笑毛線!”看著眼前這笑的妖孽惑人的男人,她暗惱。

    沒天理,笑就算了,還笑的這麼好看。

    她自認不是花痴,不會見到個好看的男人就會看呆。可眼前這廝,不知是因著自己心緒改變,亦或者其他原因,總之……

    橫看豎看這男人都覺得太養眼了。

    眼前黑影籠罩下,男人高大的身子忽然朝著她俯下身來,她蹙了蹙眉。

    “你就這麼不想見孤?”他的氣息此刻全數噴灑在她的頰上。

    絲絲縷縷,溫溫熱熱。

    甦雲沁垂眸,長而翹的眼睫覆下,在眼底落下一片陰影。

    “陛下,我在問正經事,我覺得陛下好像跑題了呢?”

    倒不是不想見到他,如若見不到他,她會覺得不安……

    可就是因為如此,她才覺得太危險。

    如若眼前這是個普通的男人,沒有身份芥蒂,她可以毫不猶豫地接受。

    可是……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