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121章 不能讓太子得逞

第121章 不能讓太子得逞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確實是晚了,該看的都看過了。

    說不定該做的也都做過了。

    該死的是,她竟然一點印象都沒有。

    她將被褥扯上去了些許,遮住了自己,只留下了一張臉在外面。

    可饒是如此,也無法緩解她的窘迫之感。

    “你……你昨晚上對我做了什麼?”

    男人緩緩將身子往後方的床頭靠去,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這話,你問反了。你該問,昨晚上你對我做了什麼。”

    “……”甦雲沁嘴角抽了一下。

    看著這男人慵懶散漫的模樣,她怎麼有一股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

    感覺有東西堵在喉際,猶豫了好一會兒她才囁嚅了一下唇瓣問道︰“那……我昨晚上對你做了什麼?”

    風千墨沒有回應她,長腿交.疊,緋薄的唇角牽起了一絲完美的弧度。

    “自己看。”

    甦雲沁還待問什麼,目光赫然一滯,定定地落在了他的胸口上。

    一眼,她的眼眸瞪大,臉頰染上了紅暈。

    他的胸膛上有許許多多的牙印,這些牙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的杰作。

    好一會兒,她才艱難出聲問道︰“我……我們……”

    她想問,他們昨晚上不會圓房了吧?奈何這樣的話她始終說不出口,讓她難以啟齒。

    沒人會想到她都是兩個四歲娃的女人,竟然還能如此純情。

    風千墨看著她窘迫的神情,笑意一斂,故作嚴肅地道︰“你抱著我,不肯讓我走,雲沁,你的酒品真差。”

    “……”

    甦雲沁扶額。

    得,她睡相差就算了,連酒品這麼差的事情都讓這男人發現了。

    真是太丟人了!

    饒是君明輝都不知道她的酒品和睡相到底差到什麼地步。

    “那……你脫我衣服干什麼?”她艱難干澀地問道。

    “吐了一身,你又抱著我不讓走,你說,怎麼辦?”

    “……”甦雲沁有些後悔了,早知道自己不該問了。

    也就是說,他還是個君子,昨晚上他們什麼都沒干?!

    他直視著她那略帶著惱意的臉,唇邊弧度越發深了幾許。

    甦雲沁在被褥下的手握了握拳又松開,才試探地說:“那我們……什麼都沒做?”

    除了她在他身上留下的牙印。

    “你想做別的?”他不動聲色地反問。

    甦雲沁只好干巴巴地笑了,“不是……”

    她現在真是尷尬窘迫地不知該說什麼,好像說什麼這男人都能尋到個點來戲謔她。

    想到這里,她忽然推了推他。

    “你,你先穿衣出去。”這話是命令式的而非商量。

    風千墨目光落在她從被褥伸出的縴細手臂上,他眸色一深,沒有言語。

    甦雲沁也愣了好半晌,因為她發現,她白皙的手臂上也有很多……紅印。

    她連忙低下頭來檢查自己的身子,之前醒來太匆忙,腦子混沌一片,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她掀開被褥往身上看,一張臉徹底黑沉了。

    “風千墨!”她有些惱怒地抬起頭來。

    可身邊的男人不知何時已經起身,而且穿戴干淨,正要往外走。

    甦雲沁只覺有一口老血堵在胸口,差點要噴血。

    男人走到門邊,看著她惱怒地表情,淡笑著說︰“雲沁,挑釁一個男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昨晚上他被這小女人折騰地夠嗆,自從五年前踫過她後,至今為止就沒有再踫過任何女人。昨晚上他忍得如此辛苦,可這小女人還不安分。

    這也算是收點利息。

    甦雲沁氣惱地抓過枕頭朝著門口砸去。

    “卑鄙無恥!趁人之危!”

    可惜枕頭沒能砸男人,男人已經淡笑著往外走了。

    門闔上,甦雲沁氣的胸膛起伏。

    她起身走到鏡前看,何止身上有印記,就連她的脖子上下巴上都有印記,可想而知昨晚上到底是有多麼激動。

    她扶了扶額,連忙尋來干淨的衣裳穿上。

    風千墨這混蛋,趁著她喝醉……

    “表姐,救命!”正想著,門口傳來了宵月的叫聲。

    甦雲沁懶得理會,要不是昨天被這死丫頭拉著自己喝酒,今天怎麼會這麼濉br />
    她穿戴好後,便坐在了銅鏡前仔細把臉上的瘢痕畫上去。

    門外的叫聲還沒有停止,宵月的聲音越來越大︰“表姐,救命啊!表姐夫要殺我!”

    這聲音,讓甦雲沁的動作驀地一頓。

    她連忙起身往外走。

    風千墨確實做得出來這樣的事情。

    門外,金澤正鉗制著一身白衣男裝的宵月,她應該是昨晚上被人扛到甦府後就沒人管了,以至于這衣裳還是昨天穿的。

    原本該是上好材質的月牙白錦袍,卻皺巴巴的,她的頭發也是凌亂不堪,看上去有些狼狽。

    此刻門外的情況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甦雲沁的視線落在了金澤的臉上,他的表情還映著一分尷尬。

    “金澤,放了她。”甦雲沁心微嘆,上前從金澤的手扯回了宵月。

    風千墨在一旁,雖未出聲,可他身上強大的氣場讓人難以忽視。

    甦雲沁睨了他一眼,看向宵月。

    她此刻的面容上滿是驚懼,尤其是被甦雲沁拉扯著手臂後,那不發一語的男人冷冷掃過來的視線好像要把她給碎尸萬段似的。

    “表姐……”

    “你干嘛?嚇著我表妹了!”甦雲沁也回瞪了一眼男人。

    風千墨這黑沉著臉像個煞神似的瞪過來,實在太有威懾力了。

    更何況此刻他臉上還覆著鬼面面具。

    “表妹?”金澤愣了一下,低低地重復了這兩個字。

    風千墨蹙眉,也看向甦雲沁。

    “對啊,這是我表妹,你們不會以為她是個男人吧?”甦雲沁這才明白為什麼剛剛某男那煞氣沖天的樣子,感情是吃醋了。

    宵月從她的身後弱弱地探出了個腦袋,尷尬地扯著唇說︰“表姐,你沒跟表姐夫解釋呀……”

    “我,我解釋什麼呀我?”甦雲沁感覺昨天醉酒的後遺癥再次出現了,讓她的腦袋隱隱作痛。

    好一會兒,她忽然意識到什麼,轉過頭來看向宵月。

    “表姐夫?”

    他們這一個兩個的,還真是會自來熟。

    “難道……我叫錯了?”宵月有些委屈。

    她今天早上本來想來找甦雲沁,順便再商討一下她的逃婚計劃,沒想到一到門口就被金澤給鉗制住了。不但鉗制住了,而且還眼睜睜看著這墨衣又戴著鬼面面具的男人從表姐的屋走出。

    不用猜,她也知道這男人肯定是在甦雲沁的屋待了一晚上的……

    這關系,早已昭然若揭。

    甦雲沁嘴角抽了又抽。

    “沒叫錯。”不等甦雲沁回應,那方沉默寡言的男人沉穩有力又篤定萬分地回應。

    他本以為這小白臉是個男人,可既然是甦雲沁的表妹……那對待的態度自然不同了。

    宵月一听,立馬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笑容來。

    “表姐夫好。”

    “……”甦雲沁的嘴角持續抽搐。

    風千墨沒有回應,帶著幾分深意地看了一眼甦雲沁,便回到了隔壁的屋。

    待男人離開了,那彌漫在空氣的壓迫感也頓時消散無蹤。

    宵月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拉住甦雲沁。

    “表姐,要是我爹待會兒過來跟你要人,你千萬別把我供出去了。”

    甦雲沁張了張嘴,宵月又說︰“我並不想嫁給那太子,你得幫我。還有七天,就是大婚之日了。”

    “這麼快?”甦雲沁有些驚愕。

    她是知道聖旨已下了,但是沒想到時間竟然如此急迫。

    冷星塵這麼著急娶宵月,恐怕是要動手了吧?

    如今冷星耀被打入天牢,這麼大好的機會,冷星塵自然是不肯放過。

    “就是啊!我必須要離開古越國,否則日後我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表姐,你幫幫我,真的!”

    “你別急,我幫你想辦法。”甦雲沁拍了拍她的手背,“不過我得先去把我的兒子女兒接回來。”

    順便去見見淵。

    她相信,身為丞相的淵肯定也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渣男太子。

    宵月抿了抿唇。

    “我幫你易容,你跟我一同去府。”

    甦雲沁的提議,讓宵月眼眸倏然大亮。

    這倒是個好事。

    “你想想,你若是逃婚了,難辭其咎的就是你爹了。到時候……”

    宵月咬了咬下唇,听著這話,心底頗不是滋味。

    這層面,她也有想過。

    她的心底掙扎了很久,但是至今為止,淵也沒有拿出點實際行動,讓她心倍感煎熬。

    ……

    甦雲沁帶著易容成小廝模樣的宵月入了府。

    一踏入府便瞧見了堆積滿院的箱子,箱子打開,如數奇珍異寶,綾羅綢緞頓時引得四周的家丁驚嘆。

    而站在最前方的則是一身銀袍的冷星塵。

    他被幾名侍衛簇擁著站在那方,正與淵對峙。

    “太子殿下……”淵臉色不太好看,尤其是看著滿院子的“聘禮”,心情極度糟糕。

    冷星塵不等淵將話說完,赫然打斷他,“丞相,本宮親自來下聘禮,如此誠意十足,丞相不會還不給本宮這面子吧?”

    淵眉一皺,眸底洶涌著幾分怒意。

    “小女確實不在府,你若是想見,改日再來見,今日恐怕是見不了了。”

    “淵!”冷星塵惱了,“本宮好聲好氣與你說話,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