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140章 想怎樣才會消氣

第140章 想怎樣才會消氣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隱約覺得小風子這一聲叫喚有些驚悚。

    甦雲沁皺眉問道︰“你一驚一乍做什麼?”

    “那些……奴才听聞這峭壁下方的食肉花在夜晚會無限生長吃人。”

    無限生長?

    甦雲沁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瞳孔驟然瑟縮了一下。

    難怪剛剛小風子叫的如此驚恐萬分,原來後方竟有如此光景。

    一朵朵巨大的花苞從峭壁下方竄上,在瑩白冰雪的世界里,這些花兒開的艷麗動人,花苞處的花瓣一張一合,猶如人的嘴唇。

    花根很粗,花根上密密麻麻的尖刺,很銳利。

    它從峭壁下方伸上來,似乎是能嗅到血的氣味似的。

    這哪里像株植物,簡直像成精的花精。

    甦雲沁曾在醫書上看過這樣的食人花圖片,書籍上前人明確說過要采這樣的花很危險,可食人花的藥用價值很大。

    它的花苞里都是毒液,人一旦沾上,瞬間斃命。

    她沉了沉眸色,這才抬步往前走。

    “甦姑娘,你怎麼還去?”小風子急的跳腳,“明日白天再來可好?”

    甦雲沁皺了皺眉,腳步沒有停下。

    “不行,如果等到明天白天,這拆骨花的藥用價值就會減半。只有晚上踩摘它,讓它吸進夜色光華,才行。”

    至于後期怎麼制作解藥,風千墨那會兒已經寫在了一張紙上告訴了她。

    小風子捂住了雙眼。

    他一顆心懸著,不安至極。

    而那方的食人花在前方的峭壁前不斷搖擺晃動,寒風拂動,它們如同暗夜里索命的妖精。

    甦雲沁捏了捏手的藥粉,躍了過去,眼看它們地花苞大張,手的藥粉瞬間撒了出去。

    花苞含了藥粉,瞬間縮了下去。

    她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

    花苞縮回,她敏銳地攀爬住了峭壁往下走。

    小風子捂著眼楮的手微微放開了一絲縫隙,慢慢看了過去,但懸崖已經沒有了甦雲沁的身影。

    他緊張兮兮地奔到了懸崖邊往下看,就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攀附在了峭壁上。

    峭壁因為常年是冰面,光滑至極,只有用刀用力刺進冰壁上,才能穩住身形。

    甦雲沁低下頭往下看,深黑的夜,下方只有一片漆黑。

    拆骨花就在離她腳邊還有十米的距離,從冰面壁縫生長出來,迎著寒風搖曳著。

    她微微眯了眯眼眸,計算著自己能否在半個時辰爬過去。

    因為冰面太厚,她要用匕首刺進冰面。

    一步,兩步……九步……

    就在挪動到第十步之時,匕首沒能順利刺進冰面上,手上一空,她的身子頓時便懸空了起來。

    “呀!”上方的小風子緊張地驚叫了一聲。

    比甦雲沁更害怕的模樣。

    甦雲沁腰際被繩索勒得有些難受,她身子微微使力撞上了冰壁上,匕首更深地刺進冰面。

    這次終于穩住了身形。

    “甦姑娘,小心。”小風子看著下方,心揪得緊緊的。

    甦雲沁沒有回應小風子,再次挪動身子,終于靠近了拆骨花。

    她一手攀著匕首,一手小心翼翼地將拆骨花給折斷下來。

    喀拉——

    黑暗,有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

    甦雲沁心咯 了一聲,抬頭往上看。

    “小風子,繩子是不是要斷了?”她捏緊了手的花。

    此刻她已經爬到了距離懸崖上二十多米的地方,以她這樣的速度,再看看小風子那瘦弱的身軀,恐怕是沒法把她給拉上去。

    “沒有啊。”小風子連忙起身檢查繩子。

    可下一刻,又一次響起了“喀拉”響聲。

    小風子這下是徹底傻了。

    “天啊!有東西在咬繩子!”

    甦雲沁眯著眼楮往上看。

    因為下方的光線太暗,上方的光線還算充足,更何況小風子的手還拿著燈盞,他應該立刻看清楚了到底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她追問。

    她不敢輕舉妄動,萬一一個用力往上蹬,繩子斷了可怎麼辦?

    這麼想著,她首先想到將拆骨花塞入衣襟的布袋里。

    不知道下方是個什麼情況……

    “是一條雪蛇。”

    能夠在冰面上來去自如爬行的蛇,渾身通體透亮,瑩白的身體幾乎和冰面融為一體。

    難怪剛剛他們都沒有發現它。

    甦雲沁低咒了一聲︰“我剛剛給你的銀針呢?”

    小風子正從袖取出一根銀針,但那條雪蛇身子附在繩索上來回晃動,他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 ……”

    又是一聲繩索斷裂的聲響,這次繩子是徹底斷了!

    “甦姑娘!”小風子驚呆了,震驚地看著被一條蛇給咬斷了繩子重重往下方的黑暗處墜去。

    他剛要起身準備沿著繩子爬下去,眼前一道黑影疾風般掠過,他也來不及看清是誰……

    ……

    甦雲沁的身子失重,猛地往下墜落。

    下方的食人花像是徹底活躍了起來,猛地起身,張開了花苞,興奮地舞動起來。

    寒風不斷刮過臉頰,她剛將手的藥粉灑了下去,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腰際。

    那力道很沉,攫住她腰際的大手幾乎要捏碎她的腰際去!

    甦雲沁猛地抬頭看向突然抓住自己腰的人,瞳孔赫然瞪大。

    “風……”

    她一個字剛剛出口,驟然被他狠狠咬了一口。

    即便此刻兩人的身子急速往下墜。

    “絲……”唇瓣被咬的很疼,甦雲沁有那麼一刻懷疑自己是因為將死出現了幻覺。

    可唇上的痛意清晰襲來,不斷提醒著她,這絕不是幻覺,這個男人是真真切切出現在這里!

    哦不,他是真真切切地從炫耀上跳了下來!

    意識到這一點,她險些要吐血。

    “你跑下來干什麼,你瘋了?”

    風虎嘯而來,將她的聲音吹散了些許,有些模糊。

    可風什麼,他的眉宇深擰著,未發一言。

    花苞受了甦雲沁藥粉的刺激,徹底闔上了,二人身子急速下墜後直接摔在了食人花的花苞上。

    食人花搖晃了兩下。

    另外幾處沒有受到藥粉刺激的食人花立刻延伸了過來。

    甦雲沁被男人緊緊控制著腰際,她的身子幾乎是完全貼合在他的懷。

    他抱著她從食人花身上躍下,地面上傳來了濕噠噠的水聲。

    這些食人花只能生長在水。

    直到掉落到懸崖下方,甦雲沁才有一種置身在第二個世界的錯覺。

    懸崖下方與上方的冰天雪地真是天差地別,下方綠樹環繞,小溪清澈,無處不充滿著勃勃生機。

    興許是因為懸崖峭壁將所有的冰凍積雪阻隔在了上方,所以下方的植物都生活得極好。

    “風千墨,你怎麼會從懸崖上跳下來?”甦雲沁被他抱著走,雙腳無法沾地,無奈之下,只好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的俊臉隱沒在暗淡的光線下。

    甦雲沁不知道他此刻是什麼表情,但憑直覺,他臉色此刻相當陰沉。

    她心微嘆。

    淌過了溪水,那些食人花像是忌憚風千墨,花苞再也不敢往這個方向伸來。

    甦雲沁發現他似乎並不打算回應自己,便不再說話了。

    看起來某男是相當生氣,恐怕是不會想要再回應自己了。

    過了溪水後,她被男人放下,隨即男人大步往前走,再也不理會她。

    “你能不能說兩句話?”甦雲沁連忙追上他的腳步,“君明輝畢竟是為了我如今才會變成這般,更何況五年來都是他在照顧我,難道我還不能報恩了?你這麼生氣有些沒道理。”

    她不是非要跟他說大道理,但是她並不喜歡被人誤會。

    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她心愛的男人。

    前方高大的男人猛地停滯下腳步。

    甦雲沁一個不慎,猛地撞上了他的後背。

    她心情有些亂糟糟,被撞了頭,她扶了扶額際。

    這男人的後背將她的額際撞得生疼,但她心底倒是絲毫不惱。

    “既然這麼在乎他,在乎到連命都不要了,何須跟孤解釋這麼多。”他冷冷出聲。

    他的眸底好似覆上了一層冰霜,比這頭頂的冰天雪地更凍人。

    甦雲沁覺得他有些無理取鬧,輕輕抿了抿唇,“我解釋是因為也同樣在乎你,你若是不領情,我還能說什麼?”

    麻蛋,跟這個男人怎麼這麼難溝通?

    感情他以為他還是十幾歲的毛頭小子,像個小男孩似的,這麼就吃醋生氣了。

    男人漠然地掃了她一眼,再也沒有說話,大步往前走。

    那一刻,他心底的情緒五味雜陳。

    他生氣,他惱怒,可卻第一次多了一種無力感。

    甦雲沁和君明輝的五年,永遠都是他無法企及的的距離。

    他只是惱,如若自己就這麼離開,他對甦雲沁來說恐怕也不過就是一個過客,所謂的一月之約都是空話。

    他太了解這個女人。

    甦雲沁意識到這個男人是真的非常非常生氣,她第一次看見他如此惱怒。

    她吃力地追著他的腳步,奈何男人腿長,她得費很大的勁才能追上他的步子。

    好一會兒,她才拽住了他的衣袖。

    “你到底想怎麼才會消氣呢?”她微微喘著氣問道。

    男人的眉心一跳,垂眸看著突然落在自己墨色衣袖上的白皙縴細手指。

    怎樣才會消氣?

    這小女人有時候精明得厲害,有時候又糊涂得厲害。

    竟然問他怎麼才能消氣?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