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205章 這就是他要說的秘密?

第205章 這就是他要說的秘密?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天焱國的皇帝和皇後上次一見,她也看出了他們的性子比較溫和。

    不用懷疑,君明輝一定是他們親生兒子,這溫和的性子果然是一脈相承。

    她只是有點擔心君明輝罷了。

    她闔上門,背靠在門板上,長長地嘆息了一聲。

    隔著一道門,風千墨卻凝著門板沒有離開。

    他幽邃的瞳孔里映上一分深意,這才緩緩收回視線轉身離開。

    邪風原本隱在暗處,見人走了,連忙掠至風千墨的身側,小心翼翼地問道︰“爺兒,當真要動手殺玄王?”

    “豈能這麼隨意如他所願。”風千墨冷笑。

    隨著男人冷笑,四周一股涼意四散,讓邪風感覺到深深地寒。

    往常出現這樣的笑容時,證明他們家陛下想要奪一個人的命,而且是要把人給折磨地痛不欲生那一種。

    想他一個堂堂七尺男兒,依舊抵抗不住他們家陛下的深深虐人手段,不禁抖了抖身子。

    風千墨瞥了邪風一眼。

    他可不會忘記,單雲那時不時探究的目光落在甦雲沁身上,那雙眼楮……讓他很想立馬毀了。

    ……

    這一陣風波過後,甦雲沁便安心在客棧里等待拍賣會。

    可在拍賣會前一日,風絕舞忽然匆匆忙忙入了客棧,顯然要沖上二樓尋人。

    “絕舞,怎麼了?”甦雲沁帶著兩個孩子坐在一樓,一眼便看見風絕舞直接沖了上去,一副恨不能把知道的事情都找個人倒出來似的。

    听見她的聲音,風絕舞這一只踩在梯子上的腳驀地收回,沖回到甦雲沁的面前。

    “甦姐姐!明日拍賣會被取消了!”

    “為什麼?”甦雲沁瞳孔驟然瑟縮了一下。

    好不容易等到明天,怎麼能夠說停就停了?這是把人當猴耍呢!

    風絕舞握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湊到了甦雲沁的耳邊說道︰“這就是我要找皇兄的原因。”

    她頓了頓,又道︰“不跟你說了,我上去找皇兄了。”

    不等甦雲沁說什麼,她人已經麻溜地沖上了二樓去。

    看著她風風火火的樣子,甦雲沁暗暗搖頭。

    “娘親,拍賣會要是沒有了,妹妹的藥怎麼辦?”甦小陌抬起小臉,皺著小臉問道。

    他一想到即將能拿到的藥卻就這麼打水漂了,他就生氣!

    那個得月樓的老板蜀黍是個大壞蛋!

    甦雲沁伸手輕輕拍在孩子的後背上,輕輕安慰道︰“沒事,娘親上去偷听。”

    風絕舞沒有與她說,而是率先跟風……

    有問題。

    自從那日從得月樓密室出來後,之後幾日她在客棧里就沒有再見到風千墨。男人經常神出鬼沒,即便是知道可能在一家客棧里,卻一直沒有踫面。

    甚至,兩個娃娃想見他都沒有見著。

    “我也要去!”一听上去見爹,甦小陌立刻雙眼冒泡,一副欲要沖上去的樣子。

    甦小野也連忙起身,“我也要去!”

    已經有很多天沒有見到爹爹了。

    甦雲沁扶額,可一轉頭,看見這兩個娃娃,她雙眸忽然微亮。

    “好好好,不過你們得按照娘親的吩咐做。”

    看著娘親炯亮的眸光,兩個娃娃相視一眼,隨即同意似的點點頭。

    娘親難道要惡作劇?

    ……

    “皇兄,玄王的命是你取的?”風絕舞激動不已地問道。

    “不是孤,髒。”風千墨垂眸看著棋盤,頭都未曾抬起。

    他的視線落在棋盤上,好像根本沒有關注到風絕舞的神情似的。

    風絕舞露出了一絲訝異的目光︰“那……是你派人做的?”

    “絕舞,你想問什麼?”

    男人的耐心有限,放下了手的棋子,才抬頭看她。

    風絕舞縴細的手指輕輕來回摩挲著下巴,用一種沉思而古怪的目光打量著眼前的皇兄。

    皇兄這樣故作深沉的樣子……嗯,有問題。

    “我就是想問,皇兄到底動手了沒?明天拍賣會取消了!”

    “並未取消。”男人听見她如此問,眉梢微揚,“明日照常舉行。”

    風絕舞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暗自咕噥︰“皇兄,你怎麼說得好像這得月樓是你的了似的。”

    這時候門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听見聲響,二人同時看向門邊。

    之間兩個小腦袋從打開的門縫里探了進來,兩個小娃娃雙眸閃亮地看著屋的他們,眼眸亮晶晶的,就像是兩只受傷的小動物。

    看著這兩個娃娃,風千墨險些有些失笑。

    “進來。”

    風絕舞也特別喜歡這兩個娃娃,尤其是這兩個孩子還是她的佷女佷子。

    “我們是不是打擾到爹爹了呀?”甦小野小心翼翼地問道,可這蒼白的小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自責之意。

    風道︰“你和哥哥坐上來。”

    甦小陌和甦小野相互對望了一眼,又極有默契地爬上了椅子。

    風絕舞撇嘴,“那皇兄,我先走了。你確定,明日的拍賣會照常?”

    “嗯。”他輕描淡寫地嗯了一聲。

    風絕舞古怪地又看了他一眼,只好轉身走,可剛邁出了一步又被身後的風千墨給喚住。

    “記著告訴你皇嫂。”

    風絕舞先是一愣,慢半拍地才想起這“皇嫂”指的是誰,正是她喚得習慣的甦姐姐。

    她有些無奈地看了一眼風出口就得負責。既然是皇兄說出口,就由皇兄轉告好了,我走了。”

    言罷,不顧風千墨的瞪視,直接大步朝著往外走。

    她那逃命似的模樣,讓風千墨嘴角抽了一下。

    他當然明白,她是故意的。

    這幾日,他並不在客棧,幾乎沒有與甦雲沁踫面……

    一低下頭,就對上了兩雙盈盈閃爍的眸子,兩個娃娃都帶著些期許地看著他。

    “爹爹,我告訴你一個娘親的秘密。”甦小陌湊到了他的身邊,神秘兮兮地說道。

    風千墨揚起眉梢,略帶不解地問道︰“哦?”

    娘親的秘密……

    小女人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秘密?

    甦小陌眉眼彎彎,隨即朝著風千墨揮了揮小手,示意他彎下身來听。

    一旁的甦小野看著他們父子兩,冷著一張小臉輕哼了一聲,撇開了頭。

    幼稚鬼!

    鬼使神差的,風千墨彎下了身來,甦小陌連忙貼上他的耳側告訴他︰“爹爹,我告訴你,其實娘親每天都在想你哦!”

    這就是他要說的秘密?

    風千墨有些意外,但愉悅的心情不由得再心底擴散開,瞬間溢滿了整顆心。

    不由得,他將身子往椅背一靠,笑容已經從那雙幽邃的黑瞳溢出。

    “當真?”

    “當真!娘親每天都要來隔壁看一眼,發現爹爹的房間里沒人,又故作淡定地離開了,其實心底一點都不高興。”

    當然,這不是娘親教他的。

    剛剛娘親教他們上來套爹爹的話。

    不過娘親還是不懂,套爹爹的話,當然要先給爹爹糖吃,才好為後期套話做鋪墊。

    甦小野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暗觀察她家美爹爹。

    爹爹顯然很高興了呀!

    ……

    甦雲沁在一樓等了許久,兩個娃娃都沒有下來。

    倒是風絕舞走下樓來,垂頭喪氣的。

    “怎麼了?”甦雲沁問,心底不安。

    如果拍賣會不能正常進行……她只能冒死再去偷一次。

    橫豎都是要取藥,只要能救自己的女兒,她不在乎冒再多的危險。

    時間拖得越久,風千洛的身子也扛不住。

    “皇兄不告訴我。”風絕舞撇嘴,“甦姐姐,皇兄這幾日都不在,肯定是去處理了那漠北王。玄王的死訊你听說了沒?在玄王府里尋到的尸體,仵作說是因為他舊疾復發導致醫治不及時。”

    甦雲沁沒想到君明玄死了。

    死得太快太蹊蹺!

    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消息傳得太快,更何況這幾日都不見風千墨的身影,難道……真的跟他有關?

    “你懷疑你皇兄派人殺的?”

    風絕舞點頭,“只是皇兄他呀總是守口如瓶的,甦姐姐你去問一定能問出來……”

    “娘親,不好了!”風絕舞的話被甦小陌驚懼的叫聲給打斷。

    甦雲沁和風絕舞同時抬頭看向二樓的甦小陌,甦雲沁神情微斂問道︰“怎麼了?”

    “爹爹……爹爹說他不舒服!”甦小陌為了表達自己的著急,還特地在二樓的樓梯口蹦跳了兩下。

    甦雲沁眉目不動,慢條斯理地哦了一聲,問道︰“所以呢?”

    “所以?娘親你怎麼這麼淡定哇!”甦小陌邊跳邊叫,隨即跳著從樓梯上屁顛屁顛地跑下來,一把拉扯住甦雲沁的手往上扯。

    “快快快,娘親快去見爹爹!”

    “他哪里不舒服?”甦雲沁由著兒子拉扯,語氣很平淡。

    小樣兒,自家兒子這點小伎倆一眼就看穿了。

    甦小陌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自家娘親給看穿了,還在一個勁地賣力演戲,表達︰“爹爹說,要見到娘親才能好的病。”

    “……”這種鬼話,絕對不是風出口的話。

    甦雲沁懶得再跟兒子鬼扯,人已經上了樓進了風千墨的屋子。

    屋的父女兩氣氛很和諧,風千墨正教導著女兒下棋。

    整個屋子里,除了甦小陌的聲音,便是棋子落盤的聲音。

    “娘親,看吧!”那意思好像真的在說,爹爹有病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