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262章 你也配讓我笑話

第262章 你也配讓我笑話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甦雲沁下了馬車後,臉上表情還算平靜。

    一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建築,愣了一下。

    這不是哪里,這是賭坊!

    風千墨竟然把她帶到了賭坊來?

    她轉頭看向也正撩開車簾的男人,不解至極地問道︰“你帶我來這里做什麼?”

    按照她對風千墨的了解,這男人是絕對不會隨便賭博的。他的自制力,大家都知道,強得厲害,當然……除了和她在床榻上的時候。

    風千墨走至她身側,與她並肩而立,伸出手臂攬住她的肩膀。

    “想送你一些東西。”

    甦雲沁古怪地看著他。

    自從那日君明輝將蠱後的食物草給了她之後,她回到古周國便趁著空閑的時間將草研磨成了易于攜帶的粉末。她和風千墨在一起這麼久,都沒有再發生過相互蠱王蠱後發作的情形,也是得益于風千墨自己的蠱藥以及她身上的粉末。

    一旦有點發作地征兆,她自己服用就是了。

    好在,這麼久相處下來,再親昵,彼此之間都沒有任何的異樣。

    她說過她要重新審視自己身上的蠱後,以及他身上的蠱王。

    她會想到一個萬全之策解決的,必須!

    此刻她人已經被男人牽著往里走。

    賭坊的老板發現他們衣著華貴,氣度不凡,又是動作親昵,一看便知是貴族家的年輕夫妻,老板便格外熱情。

    “找人。”金澤上前,從手摸出了一塊玉牌,遞給了老板看。

    老板接過後,神情赫然一震,對他們的態度就更加恭敬了。

    “二位,請。”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甦雲沁還真的不知道風千墨要做什麼,也只好由著他攬著自己往里走。

    賭坊里一片鬧騰,喧囂的聲音此起彼伏,從未斷過。大家的聲音幾乎蓋過了一切,若是此刻說話的話,必然會被這樣的嘈雜給吞沒殆盡。

    甦雲沁忍不住側頭看了一眼風千墨,只能看見他堅毅而完美的側臉線條。

    跟著老板七拐八拐,最後在一間屋門前停駐了腳步。

    屋門緊閉。

    而賭堂里的嘈雜也頓時被阻隔了去。

    老板替他們開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屋子里倒是安靜,光線也極其明亮。

    屋的一人忽然起身走了過來,一臉喜色地迎接他們。

    “陛下!”是一個男人,兩腮都留有胡子,上前禮貌而喜悅,恭敬之感倒也顯露無疑。

    “坐。”男人做了一個手勢,目光不由得落在了甦雲沁的身上,瞧見風千墨竟然伸手攬住了甦雲沁的肩膀,微愣,“陛下何時成親了?我竟不知道?”

    “還未,快了。”風千墨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女人,眼底浮動一絲淺笑。

    甦雲沁其實腦子里還有些懵逼的,不過他們的態度,讓她察覺到風千墨對這個男人的親昵和信任。

    這是他的人?

    他的人為什麼會在古周國?

    二人落座後,風千墨便向甦雲沁介紹起對年的男人,道︰“這位是陸掌櫃,曾是漠西的皇子陸逸風。”

    “呃?”瞬間,她驚呆了。

    漠北其實是以前吞並周邊小國而來的,雖然如今漠北的國土依舊很小,可比起十多年前大了不少。其最有名的就是十年前的西北一戰,漠北將漠西給吞並,成就了今天的漠北。

    陸掌櫃……滅國之後,這位皇子倒是過得相當悠閑自在嘛。

    “原來是陸掌櫃,幸會幸會。”甦雲沁禮貌應道。

    “這是孤的準媳婦,甦雲沁。”風千墨又向陸逸風介紹自己的媳婦,臉上是驕傲。

    陸逸風也是頭一回看見風千墨如此模樣,有些想笑,但也只是微笑。

    甦雲沁一直在打量著他。他的年紀恐怕也只是比風千墨大個三四歲罷了,但因為兩腮留著胡子,倒給他整個人添上了一絲粗糙老成的魅力。

    風千墨也成熟內斂,但是由內而外。

    而這個男人,是外表看上去粗獷。但做生意的人,沒幾個會粗獷,恐怕是個心細如塵的吧?

    “幸會。”陸逸風微笑,“你讓我辦的事情都辦好了,這是地契。”

    說罷,他從一旁取出了一只錦盒,推向了風千墨。

    錦盒就擺在眼前,風千墨神情沉靜,隱隱還含著幾分滿意之色。

    他看向風千墨,等待著他把盒子打開。

    風千墨卻將盒子推向了甦雲沁,吩咐道︰“你來。”

    甦雲沁一臉莫名,但還是將盒子取過來打開,里面總共躺了三張地契。看著這些地契,她沒有立刻拿起來看,而是看向風千墨。

    出門之時,他說他要送東西給她,現在來到賭坊卻問人家陸掌櫃要的地契。

    這……該不會就是他要送的東西吧?

    送地契給她做什麼?

    “怎麼不看一眼?”風千墨見她猶豫之際,抬了抬下顎,示意她將地契打開來看看。

    甦雲沁抿了抿唇。

    對面的陸逸風也笑著說道︰“公主,陛下為您籌備這些,可是吩咐我一個月前就做了。”

    這讓她很驚愕。

    大概也是因為她從來沒想過風千墨要為她做什麼,更不需要風千墨去給她送什麼東西。她拿過地契打開看,瞳孔赫然收縮了一下。

    “三家醫館?”

    說實話,銀魂門的醫館雖然在古周和天焱有幾家,可在天玄一家都沒有。

    並非是她不想開,而是天玄境內要開醫館的要求極其高,並且要求他們必須是本國人才可。所以那會兒听見這樣苛刻的條件後,她就放棄了。

    怎麼也沒想到,風千墨要送的,竟是這個!

    “嗯,三家,日後你去了天玄,倘若覺得無趣還可以去醫館玩耍。還有小野小陌,給他們一人一家。”

    “……”兩個四歲娃娃,現在說給他們醫館是不是為時過早呢?

    甦雲沁輕嘆了一聲,將手的地契整整齊齊地放在了錦盒里。

    風千墨看著她的模樣,眉梢微揚,“不喜歡?”

    “不,不是。”相反,她很高興。只是拿著這樣的東西,她會覺得心底更加沉重。

    感覺他這是在變相逼她,逼她最後不管結局如何,她都要去往天玄。

    至今為止,她從未踏足過天玄半步。

    陸逸風意識到二人的氣氛古怪,站起身來道︰“二位好好聊,我先……”

    “不必了,逸風多謝。孤先告辭了。”他起身,將甦雲沁拉起便走。

    甦雲沁順手把錦盒拿走,被他拉扯著,有些無奈。

    陸逸風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有些覺得好笑。

    說實話,他從來沒有見過風千墨如此模樣,為了一個女人如此費盡心思。只是他母後那一關恐怕不好過,畢竟太後可是出了名的手段可怕。

    ……

    被風千墨強制地拉出賭坊,甦雲沁一手抱著錦盒,一手任憑他拉著。

    她被男人塞入馬車內,根本沒有機會反抗。

    “爺兒,我們接下來……”

    “回宮。”風了兩個字。

    金澤再也沒問。

    甦雲沁坐入馬車內,問道︰“你怎麼突然想給我這些東西?”

    風千墨垂眸看著她懷抱著的盒子。

    “雲沁,冰雪聰明的你,會不明白?”

    甦雲沁抬起頭看著他,直視著他眼底的沉斂深情。他的眸底情緒涌動瞬息萬千,而他臉上的表情卻沉靜至極。

    她知道他的意思。

    他希望她跟他去天玄,他希望她陪在他身邊,日後哪怕不想待在皇宮里,也可以在醫館里照看生意。那時候,她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想見她也是容易些。

    心底流淌的情緒,澀澀的,酸酸的,還有些暖暖的。

    她輕嘆了一聲,放下了錦盒,握住了他的手。

    “千墨,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還要一起走很長的路,我不會隨便離開你。”除非是喪偶……雖然他們還未有正式的夫妻關系。

    男人回握住她的小手,感受著她小手的柔軟,垂眸,嘴角上揚。

    果然是他的小女人,跟他默契十足,知道他想要什麼。

    ……

    天色漸暗時,甦雲沁回宮,風千墨就被兩個孩子纏上了。

    她微笑著聲稱自己有點事離開,便走了。

    風千墨轉頭看向離開的甦雲沁,眸光微閃。

    “爹爹,娘親是不是要去秘密做什麼壞事哇?”甦小陌抬起小腦袋,一臉莫名。

    風千墨沒回應兒子的問題。

    甦雲沁離開,去往密牢。

    密牢與天牢不同,天牢歸刑部管,但凡若是天牢里的囚犯出了差池就是刑部的責任。

    而密牢,便是在皇宮的地下暗室。

    這里有極強的戒備,無人敢闖,地下密牢更是機關重重,與地下地宮相隔。

    甦雲沁入了密牢,密牢外的侍衛無人敢阻擋她。

    坐在牢房的周茵茵听見了動靜,猛地站起身來,但瞧見走入的甦雲沁,她整個人就像是懨了一般。

    “你來干什麼?想看我笑話?”

    甦雲沁冷冷地注視著她那一副頹廢至極的樣子。

    “你配讓我笑話嗎?”

    “你!”周茵茵頓時惱怒,踉蹌著從地上站起身瞪她,“你要殺就趕緊殺了我啊,不然等我出去,一定饒不了你!”

    她說罷,惡狠狠地撲到了牢房前,死死抓著牢房上的鐵欄。

    甦雲沁站在外面,抱著手臂,走近道︰“我猜,你這是在等人救你?”

    這種激將法對她毫無作用。

    周茵茵料定他們不會殺她,所以她肆無忌憚地挑釁。

    周茵茵如此愚蠢,怎麼她娘親的女人?簡直可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