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386章 讓你受委屈了

第386章 讓你受委屈了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甦雲沁的神情呆滯了一下,仿若還尚在夢,似乎還沒有從靜容的話醒悟過來。

    靜容以為她是沒听見,又強調了一句︰“陛下回宮了!”

    她這才像是回神似的,猛地從床榻上彈跳而起。

    “娘娘,您別急。”靜容連忙上前扶住了她。

    娘娘腹還有孩子,這麼突然跳起來,也要考慮到腹的孩子。

    靜容都被她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

    甦雲沁才抓住了靜容的手,語氣急迫地說道︰“快給我更衣,我要去見他。”

    之前的消息可讓她擔驚受怕了五個月,現在得到消息,她一顆心幾乎要飛揚起來。

    靜容忙點點頭,將她扶著坐至床沿邊︰“娘娘別急,奴婢這就給您更衣。”

    ……

    甦雲沁走到御書房時瞧見門外跪滿了大臣,其有幾位正被侍衛不斷往外拖。

    被往外拖拽的大臣呼叫著︰“陛下饒命,陛下饒命!”

    這樣的場景一次又一次發生。

    很快,大臣們都被拖拽離開,唯獨只剩下了幾名大臣留在原地,低垂著頭,甚至大氣不敢出一聲。

    甦雲沁走至御書房門口時,突然一名大臣拉拽住了她的衣裙一角。

    靜容立刻上前呵斥道︰“放肆!”

    “皇後娘娘,皇後娘娘救救臣吧!陛下一定是誤會了,求皇後娘娘跟陛下求求情吧,臣是被冤枉的,臣……”、

    甦雲沁低下頭看向這人。

    她這五個月來除非是身子不適,否則一定會上朝。這些朝的大臣她都幾乎已經摸清楚了。

    看著眼前的這位大臣,她淡漠道︰“你拉著本宮替你求情,你前幾日可不是這麼求本宮的?昨日前日,你們可都還在逼迫本宮。”

    她急著入書房見人,被人給拽住了裙角,甦雲沁的眼戾氣更甚。

    御書房的門忽然被人給打開了。

    “大膽!誰準你對皇後娘娘動手的?”小風子出門立刻厲喝了一聲,他的臉上盛著怒容,也是因為這些大臣平日里對皇後可都是大不敬,這會兒知道求人了?

    大臣忽視了小風子的厲喝聲,死死拽著甦雲沁的裙角。

    “求娘娘開恩,求娘娘……啊!”話還沒有求完,屋內一道勁風直接掀飛了他。

    這樣的力道迫得大臣不得不松開了手。

    甦雲沁收回目光,看向御書房。

    御書房內的男人已經走向了她,他今日的穿著亦如往常玄衣錦袍,面冠如玉,俊美卓絕。

    他眸光深鎖在她的臉上,大步朝著她走近。

    “雲沁。”這簡單的兩個字卻蘊含了無數的情緒在內。

    甦雲沁眼簾輕輕顫了顫,听著男人熟悉的聲音,她的心情莫名很激動。

    “千墨。”

    “入屋說。”風千墨一手挽著她的腰際,一手牽著她的手,將她帶入了御書房。

    書房門被小風子給立時闔上了去。

    她忙問道︰“你沒事吧?這一路可把人給嚇死了。”

    她邊說邊拉住了他的衣角,想將他來來回回檢查一遍才甘心,不過手剛剛伸出去就被他給拉下來了。

    “我沒事,過來坐下。”

    男人的語氣溫柔如水,將她牽到了御案邊坐下。

    他說道︰“有何問題都可以問我。”

    “我不想問,我等你親自告訴我。”她揚起小臉,聲音卻很輕。

    其實她恨不能這個男人現在立馬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太多的問題也不知道從何處問起為好。

    既然如此,不如就等他親口告知。

    他在她的身邊蹲下身,將她兩只柔軟的小手握在掌心輕輕把玩著,“爆炸一事是我故意命人做的,他便誤以為我死了,我才有機會抓到他的把柄。”

    “他?是風千洛?”

    “他不是風千洛,他只是頂著千洛的一張臉。”男人沉沉地道,“更巧的是他也患有心疾,迫切需要換心。上次讓你見到換心的人就是他的親爹。”

    甦雲沁揚了揚眉尾。

    其實一開始他們就覺得這“風千洛”並非是真的風千洛,只是當時根本沒有機會找到證據。

    “你在外等待了五個月就為了抓到他的把柄?”

    這可真是……

    風千墨輕輕頷首。

    “只有他知道千洛的下落。”

    甦雲沁愣了一下,“那千洛呢?”

    這好不容易熬過了五個月,怎麼到頭來風千墨並沒有帶著風千洛回來。

    她的心底有絲不詳預感。

    風千墨忽然沉默了。

    整個屋子里都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安靜,竟是讓甦雲沁一時半會兒不知從何處開口。

    看自家男人這般神情,看來風千洛恐怕是凶多吉少。

    “他說,千洛死了。”許久之後,男人干澀地出聲。

    甦雲沁的手微微收緊,被他更緊地握在了掌心。

    雖然已經猜到了……

    “千墨,你還有我。”

    女子的聲音很柔很軟,可傳入風千墨的耳卻莫名極具安慰的力量。

    他的目光一柔,忽然將臉湊到了她的腹部上,輕柔地蹭了蹭。

    “哎呀,你別鬧。”甦雲沁忙推開他。

    男人也不再繼續鬧她,只是微微支起身來,看著她,“孩子已經五個月了?”

    “是呀,五個月了。”這五個月,她也是能把肚子養大不容易了。

    “雲沁,你瘦了。”他站起身來,捧住了她的小臉,“可不能這樣。”

    這日後還要生孩子,這麼瘦弱的身子怎麼能生產。

    甦雲沁嘴角抽了一下,在他雙手的捧著下,被迫抬起頭來對視著他的眼。

    他竟是說她瘦了?

    “讓你受委屈了。”他又道了一句。

    很輕柔的話,就像是清風拂面,徐徐而過,舒適而暖洋洋的。

    甦雲沁點點頭,沒有一點要反駁的意思。

    事實證明,她確實就是受委屈了眼,而且她還挺著一個大孕肚給他處理這朝堂的爛攤子。

    看著女子十分肯定地點頭,那模樣就好像在控訴他一把。

    風千墨失笑至極,干脆捧著她的臉細細密密落下無數吻。

    這樣的吻突然砸落下來,甦雲沁也難得安靜而睜著大大的雙眸看著他,知道他的薄唇落在了她的眼瞼上,她才輕輕闔上眸子。

    輕柔的吻在她的眼瞼上留下一陣酥酥的感覺。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男人身上熟悉的氣息縈繞著她,還有他身上熟悉的溫度,無一不是在告訴她,他回來了,他就真實在她的身邊!

    ……

    風小陌和風小野湊到了門口。

    風小陌小聲道︰“爹爹回來了,娘親肯定高興。”

    “哥哥,都說過了不許叫爹爹和娘親,要叫父皇和母後呀。”風小野癟了癟小嘴。

    風小陌輕哼了一聲︰“你以為你那個墨易寒哥哥救了你,你就可以教訓我了?”

    一提到那叫墨易寒的少年,風小野的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意。

    “哥哥你胡說什麼。”

    這事情若是讓甦雲沁知道,墨家一定又要被甦雲沁給責備一番。

    她略微擔心。

    風小陌卻沒有把她的警告放在眼,反而鎮定自若地解釋著︰“妹妹啊,我不是告訴過你,那小子根本不行。那小子可是有婚約的呀,你還小,咱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東西要學。”

    這般老氣橫秋的語氣,听上去真不像是一個普通五歲孩子的說話口氣。

    風小野輕嗤了一聲,直接將哥哥的話拋諸腦後。

    哥哥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嗎?

    她才不會要答應這種事情。

    再說了,她跟那墨易寒什麼事情都沒有,她被大臣給抓走又不是她自願的,墨易寒能夠來救她也算是有恩情在先了。

    少女的表情很是倔強,讓風小陌竟是無從勸解。

    這個丫頭身上還有心疾呢,就不知道姑姑和君蜀黍去了天焱尋藥沒有?

    斬月果作為救治風小野心疾的最後一道藥材,這次千萬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

    天焱。

    狂風乍過,風就在耳邊狂烈虎嘯。

    風絕舞坐在山間叢里,看著火堆 啪作響,她蹙了蹙眉。

    君明輝這時候打了一只野兔走了過來,架在了火上烤著。

    “餓了吧?”他處理干淨野兔,翻轉著插著野兔肉的樹枝,轉頭看向風絕舞。

    她正抱著雙膝坐在火堆邊,目光幽幽,視線透過燃燒旺盛的火焰不知在想什麼。

    “絕舞?”君明輝小聲喚了她一聲。

    風絕舞才抬起頭來看向他,“你說,我皇兄現在回去了嗎?”

    畢竟此刻他們在山間,外面的消息都沒法傳入這兒,他們幾乎與外界隔離了。

    本來是尋斬月果,為了拿到這果子,他們是晝伏夜行,為的就是能夠在懸崖峭壁上看見一只成熟的果子。

    只是這分明是果子成熟的季節,所有樹枝上剩下的果子全部都是歪瓜裂棗。

    這一片尋不到,風絕舞打算去下一片山尋找。

    風千墨對她如此之好,甦雲沁對她也是極好的,她不想讓他們出事。

    君明輝又翻轉了手的烤兔。

    “放心,你皇兄肯定會沒事的。”

    “你怎麼確定?”風絕舞暗暗撇嘴,覺得他這話可真是篤定地好沒有道理。

    君明輝突然抬起頭來,目光灼灼。“只有你皇兄沒事,我才能娶你。”

    “……”風絕舞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了一下。

    她想說什麼,這時候叢突然傳來了動靜。

    二人同時抬起頭來看向前方子深處!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