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 第407章 皇位不要了

第407章 皇位不要了

作品: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作者:琉璃火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最新章節!    金澤抬起頭看著男人逐漸泛起殺氣的眸子,心咯 了一下,連忙點頭應道︰“屬下明白,這就去辦。”

    但凡陛下說“活罪難逃”這麼四個字,他便知道怎麼處置這些犯人。

    一向犯人的命運多是死路,所以若是活罪,那絕對是痛不欲生的……

    ……

    甦雲沁看著窗外的夜色,她忽然覺得有些毫無睡意。

    興許是因為白天暈厥的關系,這會兒精神奕奕,她除了盯著夜色等待男人回來,便不知道該做什麼。

    不知這麼盯著窗外的夜色多久了,門被人推開了。

    听見動靜,她轉頭看向門口。

    風千墨踏入屋見她竟然還未睡,有些意外地揚了揚眉梢。

    “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甦雲沁朝著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趕緊過去落座。

    風千墨莞爾地揚了揚唇角,走至床沿邊坐下,隨即將她的小手握在了手心細細把玩著,“怎麼睡不著?”

    “天焱那邊打贏了仗,你打算怎麼跟天焱談判?”

    既然睡不著,那不如就跟他聊天談談心。

    反正她現在有孕,他也不能做什麼。

    風千墨的神色頓了頓,側頭看向她,見她正雙眸炯亮地看著他,等待著他回答。

    大概是她眼底期待的光太明顯,他若是不說反倒是拂了她的期待也不好。

    “割地賠款,亦或者……”他薄唇輕啟,闔動的唇瓣吐出了一句寒涼的話,“讓太後也嘗嘗墜崖的滋味。”

    甦雲沁一听這話,著實有些驚愕。

    她知道他狠,可是這狠勁可真是比她更狠。

    她以為無非最多就是割地賠款這麼簡單,竟是沒想到他這麼狠,要把太後推下山崖。

    可她完全沒意見。

    “這個天焱太後,確實應該給她點教訓。”

    風千墨凝視著她臉上的憤慨之意,揚起唇角道︰“不過這也要看君明輝了。”

    按照時間計算,君明輝如今已經帶著風絕舞回了天焱京都吧?君明輝這男人能不能好好解決問題?

    ……

    第二日晨曦落下,天焱皇宮里今日出現了奇怪的場景。

    先帝與現任帝王都在殿,非但如此,連同天焱的太上皇與太後皆在此。

    此刻殿圍觀的大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風絕舞本是跟隨著君明輝入宮,此刻面對著眾人的目光,她下意識地牽住了君明輝的手。

    不管多難,她都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太後看見兒子平安回來,心底一陣激動,但隨即目光落在兒子身邊的女兒身上,激動的感覺頓時一滯。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還沒死!

    “明輝,你……”太上皇率先出聲,眉宇皺得緊緊的。

    但君明輝只是牽著風絕舞在殿跪下,朝著上方的太後與太上皇行了一個大禮。

    風絕舞也跟隨著他做。

    “父皇,母後,兒臣這次大難不死已是看開了,今日來此是來想母後與父皇辭行的。”

    一听辭行,大家議論紛紛。

    “什麼辭行?你辭行是什麼意思?”太會聲音不免尖利了起來。

    這是她最疼愛的兒子,也是最優秀的兒子,一直養在身邊的孩子,怎麼這會兒說走就走?

    她狠狠捏住了椅子扶手,胸口一陣悶疼。

    君明輝行完禮便起身將身邊的風絕舞給扶起。

    “如今已經讓堂弟繼承了皇位,那我便可以專心做我的大夫。我本就無心做這皇帝,只想做一名普通大夫,在村莊里我也已與絕舞成親拜堂,絕舞便是我的妻子。日後我們夫妻二人便一同開醫館開藥鋪。”

    听見這話,太後險些吐血,她連忙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你你……”她指著君明輝,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來罵人。

    太上皇拉住了她的手。

    君明輝面色不變,反而還禮貌微笑道︰“多謝父皇與母後的養育之恩,日後我與絕舞一定好好孝敬二老,經常回宮看父皇與母後。”

    風絕舞低著頭沒敢看太後的臉色。

    她想,這個女人現在發現她沒死肯定還會再尋機會害她的……

    畢竟所有人都以為君明輝放棄皇位就只是為了她。

    誤會便誤會吧,她也無所謂。

    太後氣得渾身發抖,“明輝,你……”

    “堂哥說的極是,這是個兩全之策。太後娘娘難不成還想讓堂哥在回來坐這皇帝?”一直沉默地皇帝突然問道。

    他犀利的眼神落向太後。

    君明輝淡淡瞥了一眼君淵,聲色平靜道︰“皇上放心,我對這位置不感興趣。如今皇位既然已給皇上,我便不會再想其他之事,還請皇上好好治理天焱。”

    君淵看向這位堂哥,臉上的笑容平靜而帶著不懷好意。

    “好。”

    太後想說什麼卻被太上皇給拉住了手。

    再說下去也是無用。

    太後眼眶紅得厲害,看著這好不容易養育長大的兒子如今竟是恨不能脫離她的模樣,心情就一陣難過。

    君明輝拉著風絕舞朝著幾人行了一禮,便離開了皇宮。

    “明輝!”太後在後方激動地叫了一聲君明輝。

    君明輝拉著風絕舞停頓了一下腳步。

    太後眼角落下了兩行淚,卻說不出一句話。

    “母後,父皇,告辭。”君明輝轉過頭看向二老,輕輕說道,說罷後便轉回身子拉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離開了。

    太後原本是站起身來的,兒子這果斷決絕的背影,讓她重重坐回了位置上,心底沉重而難受。

    她怎麼也沒料到,有朝一日會是如此下場……

    走出皇宮。

    風絕舞湊到了君明輝的面前看他。

    “看什麼?”君明輝聲色依舊平靜。

    她眨了眨眼,依舊盯著他看,可如今這樣的模樣讓她實在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她想看他是否心情有點不好。

    可顯然……沒有。

    “明輝,這麼丟下你母後和父皇真的好嗎?他們畢竟是你的父母。”這樣一來人家就會說他不孝了吧?

    君明輝將她塞進了馬車里。

    “沒什麼不好,從很久以前我便想逃離這皇家,否則你以為我五年前為何要離開皇宮,好好的太子不做而偏要去做大夫?”

    風絕舞一愣,才恍悟似的點點頭,“原來你並不喜歡這皇宮。”

    男人俊逸的面容上緩緩綻開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幽幽道︰“誰會喜歡呢?遠離這權利的紛爭,才是我最想要的。”

    娶一溫柔賢妻,一同打理銀魂門,一同給病人治病,發揚銀魂門,這才是他最想要的生活。

    當初能認定甦雲沁,也是因為想到日後能與他並肩的只有甦雲沁。

    可如今……

    真正的緣分原來在這兒。

    女子的小手忽然伸來,將他的大手握住。

    “不管怎樣,我都陪你。吃苦也好,富貴也罷,我都與你一同。”她的眼浮動出了最為堅定的光,“大不了我們回天玄,我皇兄肯定不會嫌棄我的。”

    君明輝︰“……”

    風千墨是不嫌棄她,可是絕對會嫌棄他。

    更何況,他還不至于讓自己的媳婦留宿街頭吃不起熱飯的地步。

    ……

    天玄,數日後。

    侯府的安寧侯傷勢已經恢復,這時候甦雲沁他們依舊還住在侯府。

    只是那君浩被救走後,這消息就這麼斷了,城門封鎖了數日,卻沒有消息。

    甦雲沁心漸漸升起不安。

    “听說那天焱的新帝把太後和太上皇給送到了新城去,說是他們年紀大了不適合再過問朝堂之事。”

    “哎呀,本來就不是親爹娘,尤其是那太後過問朝堂事情太多,遲早是要被新帝趕走的。”

    “听說那太後還派人刺殺我們公主,把人給推下了懸崖。”

    幾名侯府丫鬟正好從甦雲沁的面前走過,正好就議論著這事情。

    甦雲沁全听進了耳里,目光幽幽。

    關于天焱的消息,最近特別多。

    她知道君明輝已經帶著風絕舞離開了,準備去銀魂門總舵,日後銀魂門交由君明輝處理,她便再也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這……也算是一個好結局吧?

    今日卻不見風千墨的身影,她在侯府的園子里尋了一番都不見人影。

    靜容見她東張西望的,便明白她的心思,小小聲地問道︰“娘娘,您是在找陛下嗎?”

    一听靜容這麼問,甦雲沁連忙輕咳了一聲。

    “你知道?”

    靜容點點頭,“今日听邪風說,陛下打算今晚上去偷斬月果,等了這麼多日,他們已經有了消息。”

    甦雲沁訝然地看向靜容,小小聲地問道︰“你是說……他們去偷斬月果?”

    不敢想象,風千墨竟然親自去偷斬月果。

    他這麼一個高冷悶騷的男人,親自去偷藥,真是讓她驚呆了。

    靜容很是認真地點點頭。

    “是啊,我听邪風說的。”

    “邪風也去了?”

    靜容狠狠點頭。

    甦雲沁臉上神色微微收斂了一分,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突然覺得有些煩躁。

    她現在只能在這兒等待消息,什麼忙都幫不了!

    “娘娘,你要不要先坐下歇歇?”靜容听見她嘆氣的聲音,連忙上前扶住她。

    “也罷。”甦雲沁剛轉身要去落座,只听得一名小廝匆匆忙忙入了侯府。

    小廝邊跑邊叫嚷著︰“侯爺侯爺,出大事了!這下完了!”

    听見小廝這咋咋呼呼的聲音,整個侯府的人都將目光落向了小廝。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毒醫狂妃︰暴君娶一送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